全球高武

邪艷的表現讓葉凡很是振奮,邪艷跟她的屬神絕對能夠成為一支殺手鐧,只要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就算是一尊真正的仙王在這裡,怕是也能夠瞬間將之轟殺。不過唯一讓葉凡鬱悶的是,這些邪武族的女人成為邪艷的屬神之後,性格都開始跟她同化,一個個變得異常邪惡。當然,如果僅僅是邪惡也不會讓葉凡鬱悶,而是這些邪艷的屬神完全就將他是做自己的男人,對於主動貼上來拉開他的神甲做最邪惡的事情沒有一點心理壓力。

……

葉凡一行都在優哉游哉的提升實力,可是第三層神殿內的邪血族就有些做不出了,本來他們認為肯定是邪武族的人最先坐不住,可是十多天過去了,邪武族人的看情形倒是在神殿外徹底安置下來,他們似乎考慮一直就這麼下去,將神店外當做自己的家,一點離開或者要求進入神殿的意思都沒有。

「該死!金麗斯這個賤人到底在玩什麼,她難道不知道現在離族王規定的集結之日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邪武族就不怕淪為炮灰嗎?」

血龐的臉色很是陰沉,他知道自己用一個非常霸道的條件將邪武族堵在外邊,邪武族的人雖然一定會倒霉,他自己也要當風險。本來血龐就是當風險也是不怕的,可是邪武族的人實在是太鎮定了,讓他心中發毛,總覺得自己掉進一個坑裡,正在越陷越深。

血狼神看著臉色陰沉的血龐突然道:「金麗斯表現得太鎮定了,她一點兒也不怕耗時間,我覺得的她完全就是有恃無恐。」

「有恃無恐?」

血龐不屑道:「她有什麼有恃無恐的資格,整個邪神一脈沒有人會站在她那一邊的,到時她的邪武族絕對會成為攻打神殿的第一批炮灰。」

「你認為金麗斯不知道這個?」

血狼神搖頭道:「金麗斯可是精明的很,以前就算是忍受再大的委屈,她也會咬牙忍下來,絕不會拿邪武族開玩笑,現在她這麼做絕對反常,這表明她已經有了應對目前這種局面的方法。」

「什麼方法?」

不少邪血族強者都看向血狼神。

血狼神沉聲道:「我感覺金麗斯應當已經擁有仙王的實力,這才是她一直自信的根源。」

「不可能!」

血龐第一個跳出來道:「金麗斯可不是神裔,她是真正的神靈,要想晉陞到仙王境,除非她的實力能夠晉陞到神王境,這在這個被封印二弟神殿中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常的晉陞的確不可能,但你我都是神靈,不要忘了,有些神靈血統高貴,他們如果運氣好能夠覺醒血脈之力的話,那他們就有可能一瞬間晉階。」

血狼神說出一個完全接近事實的猜測來。

血龐一呆,他遲疑道:「這個女人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吧?」

雖然血龐嘴中在質疑,但是他心中卻突然間升起一道明悟來,金麗斯這個女人或許還真是血脈蘇醒了。

媽的!

這女人的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 血龐妒忌的發狂,他瘋狂詛咒一番金麗斯之後眉頭不由緊鎖起來,如果這個女人真的已經能夠擁有仙王境力量,那邪武族的綜合實力一下子就差不多跟邪血族拉平。現在自己將邪武族堵在神店外,最終追究下來,倒霉的只會是他自己了。

該死啊!

血龐一顆心狠狠抽搐起來,他沒想到自己想出來整治邪武族的主意,最終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該怎麼辦?

血龐不是傻子,既然倒霉的只會是自己,那這個時候只能將邪武族的人放進來,只是萬一這個女人發狠,將神殿掌控住他該如何應?

……

「那胖子終於屈服了?」

金娜一臉的興奮。

金麗斯淡然道:「想來他應當已經意識到我應當晉陞到仙王境了,所以知道這麼繼續拖下去,最終倒霉的人只會是他。」

金娜興奮的道:「娘啊,待會兒一定要給那死胖子好看,竟然敢將我們擋在神殿外,他一定要付出代價才行。」

葉凡一臉輕鬆的道:「咱們還是直接掌控神殿吧,萬一將來發生意外,直指掌控神殿的話,對我們很有利。」

金娜點頭道:「相公說的沒錯,我們要將這個神殿徹底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才行。」

邪武族的大軍終於開拔了,百萬大軍整齊劃一,可怕的氣息甚至於練成一體,那感覺就是一尊恐怖的仙王在對神殿虎視眈眈。

血龐看著緩緩向著神殿開進的邪武族女武士,嘴角狠狠抽搐一下,他心中明白這次邪武族一定會藉機發難,他唯一奢望的就是這些該死的女人不要失去冷靜,做出什麼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來。

金麗斯坐在戰車上,她嘴角綻著淡淡的笑容道:「如今所有部族聚集的日期將至,再耗下去的話對誰都不好,還是快點將門打開吧。」

血龐臉色陰沉的道:「繼續耗下去的確對誰都不利,本座將城門大開也行,不過奉勸族王一句,現在是最為關鍵的時刻,還希望族王不要因為一己之私壞了整個邪神一脈的大局。」

金麗斯淡然道:「這點就不勞你操心了,還是快點將城門打開吧。」

血龐嘴角狠狠抽搐一下,猶豫半響他還是決定開啟城門。

「慢著!」

血龐的命令還沒有下達,一道冷哼聲突然出現,霎時間一股恐怖的力量浩蕩而來,瞬息間一道身影出現在城牆上。恐怖的血腥之氣從身體中散發而出,那氣息遠遠強出血龐一大截。

這是一尊邪王!

從氣息來判斷,他應當是屬於邪血族的,只不過是他並不是血王。

金麗斯看到這人的瞬間臉色微微一變道:「血邪天沒想到你竟然恢復了仙王境的力量?」

這尊仙王就是邪血族曾今的神王血邪天,他是顯然邪血族血王的親哥哥,不過他在當年追殺母源邪母的過程中收了重傷,現在出現就表現出一身強橫的實力,著實讓金麗斯吃驚。

血邪天生得異常的魁梧,他的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刀疤,看上去一場的恐怖。陰冷的目光看著金麗斯,血邪天冷笑道:「現在這小胖子的話仍然有效,你們邪武族要想入城必須自封修為才行。」

金麗斯冷哼道:「血邪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血邪天冷笑道:「金麗斯,我只道你晉陞到了神王境,可這又能如何,我們邪血族現在有兩尊能夠發揮出仙王境力量的強者,而你只有一位,想要從這裡過去,你們所有人都必須自封修為。」

金麗斯冷笑道:「這麼僵持下去最終其他神族的神王都會驚動,你這樣做能有什麼好處。」

血邪天嘿嘿笑道:「沒什麼好處又如何,本王只要能夠出一口氣就行,你能耐我何。」

金麗斯的臉色陰沉下來,她沒想到會碰到這個血邪天,就如同對方說的一樣,就算最終將所有族王都引來了,最終也只是一個不了而了之的局面,不過這樣一來他們邪武族的顏面就不好看了。金麗斯自然明白他們邪武族也有兩位仙王境戰力,只是這樣也只能跟邪血族持平而已,最終的局面只能是他們咽下這口氣罷了。

金麗斯的臉色並不好看,只是這個時候她一點辦法都沒有,對方處在神殿內,如果不將神殿門戶大開,他們邪武族也只能幹瞪眼。

這一幕只讓葉凡皺眉,他沒想到眼看一切都向著有力的方向發展,而突然間卻殺出一個不速之客來,讓一切又回歸原點了。

葉凡一直處在邪武族女武士之中,他完全變成一個女人,這樣就是不讓自己顯得太過突兀,畢竟邪武族中可是很少有男人上戰場的,他一個男人絕對顯眼。

「公子,需要我出面嗎?」

武妖出現在葉凡身旁,她的身後有一大群跟她裝束一模一樣的女武士,顯然這些女武士都是她根據葉凡的命令收的。葉凡掃了一眼這些女武士,眼中的興奮之色難以掩飾,足足一萬人啊,這麼一支強橫的武力讓他很是激動。

自己的力量葉凡自然不會吝嗇,他讓母娘將最好的裝備給這些女武士,每一個都散發出斬仙圓滿境修為,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身可以穿的神體。顯然作為神族,邪武族的女武士更能夠發揮出神體的威力來。

葉凡的目光看向城牆上那散發出恐怖氣息的血邪天,說實話這個時候神殿不打開,就算是武妖出面也沒用,這讓他心中就像似憋了一團火似地。

該怎麼辦了?

葉凡知道母青在第五層神殿中,或許能夠讓自己一尊分身降臨這座神殿,只是這樣一來容易暴露他跟母青的關係,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很不利的。

突然!

一道身影出現在城牆上。

葉凡看到這一幕一愣,就在他感覺莫名其妙時,這個人突然開口了。

「血邪天,好久不見,沒想到你小子還沒有死。」

這是一個男子,渾身被一件神甲包裹,讓葉凡無法窺探到對方的身份,不過聽到其說話,他心中立時湧現出一種熟悉感來。

這人他認識!

葉凡一怔,他還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遇到熟人。

到底是誰?

葉凡的腦中很快浮現出當初在第二層神殿世界中遇到的那個跟自己談判的男性武者,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而且似乎還認識血邪天?

就在葉凡疑惑的瞬間,城牆上原本一臉冷笑的血邪天臉色猛地一變,他一臉駭然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男子道:「你……你是……你是武……武神!」

血邪天的臉上儘是驚恐與不可思議之色,他死死的盯著身穿神甲的男子,就像似見了鬼似地。

身穿神甲的男子幽幽嘆道:「沒想到你這小子還記得我啊,當年我被你們的血神偷襲受了重傷,沒想到我沒死,而他卻死了,這真是福禍難料啊。」

血邪天一臉驚恐的道:「當年……那是主神出手的,可跟我沒有一點兒關係,大人啊,您……您不知道突然出現,有何貴幹?」

身穿神甲的男子淡然道:「將城門打開吧,我不想說第二次。」

血邪天嘴角狠狠抽搐一下,雖然身穿神甲的男子氣息看上去很弱,但他絕對不敢有任何妄動,要知道對方曾今可是真正的主神啊,就算對方重傷未愈,要幹掉他怕是都輕而易舉,畢竟主神那是整個宇宙神國中最頂尖的存在,而一尊神王在其面前還遠遠不夠格。

「大人,您……為什麼出手幫邪武族的人?」

血邪天不由在心中惡意的猜測,眼前的男子是不是跟金麗斯有一腿,不然對方沒理由幫忙。

「哼!」

血邪天的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身穿神甲的男子突然冷哼一聲,下一刻,一口神刀出現在其手中,一股讓他驚駭欲絕的感覺出現。

「慢著!大……」

血邪天的話還沒有說話,身穿神甲的男子突然出刀了,根本無法形容那一刀的帶給人的感覺,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男子出刀,血邪天站在那裡宛若一個木頭人一樣,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應,下一刻所有人就看到血邪天的頭顱飛起來。

葉凡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他真的沒有想到局面竟然會瞬間發生劇變,看著一刀就將血邪天斬殺的男子,他突然一種直冒冷汗,還好當初沒有跟這傢伙發生衝突,不然自己怕是要被這傢伙一刀幹掉吧。

身穿神甲的男子一刀直接斬殺了血邪天,哪怕這傢伙的本體是一尊真正的神靈,仍是直接死了,根本沒有一點兒懸念。身穿神甲的男子一刀幹掉血邪天之後,他冷冷的看著血龐道:「開門。」

血龐多直打顫,血邪天有多強他實在是太清楚了,可是竟然被對方輕描淡寫的一刀秒殺,他很清楚自己要是在跟血邪天一樣啰嗦的話,下場絕對身首異處。血龐的動作異常麻利,城門很快開了。

金麗斯看著城牆上的身披神甲的男子愣神,那套神甲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尤其她剛剛清晰聽到了血邪天的話。 城門開了!

讓葉凡跟金麗斯統統的事情沒想到來了一個峰迴路轉,只讓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先前身穿神甲的男子一刀斬殺血邪天的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血邪天可不是普通人,那是一尊實力異常恐怖的神靈,雖然現在他只有仙王境的實力,但他的本體絕對是神王之體。

身穿神甲的男子能夠一刀將血邪天斬殺,就算他手中握有主神器,怕是也難以做到這一步。所有人瞬間意識到一點,身穿神甲的男子乃是一位遠超神王境的恐怖存在,

雖然眾人遲疑,但還是進城了。

身披神甲的男子第一時間出現。

「別來無恙?」

身披神甲的男子臉上綻著笑,他絕對是專門為葉凡而來。葉凡微微皺眉,他第一時間迎上前道:「多謝前輩出手相助,不然我們還真要被困在這座神殿之外。」

身披神甲的男子搖頭道:「你不用謝我,出手幫忙,其實也是為了我自己。」

「前輩此話何意?」

葉凡雙目一眯。

身披神甲的男子道:「曾今有一個人來找過我,他告訴我只要在母源神殿中靜靜等候,總有一天會遇到我要等的人。」

葉凡一愣,他的腦中無數念頭閃過,突然間他想到了月先生,身披神甲的男子口中說的人很可能就是這位岳父。

「前輩是說月先生?」

身披神甲的男子笑道:「除了他還能有誰了。」

葉凡看著身披神甲的男子道:「不知道月先生都跟前輩說了什麼?」

身披神甲的男子淡然道:「我是有邪惡母巢製造出來的神靈,因為重傷的緣故一直被困在這座神殿中。當初受的傷勢實在是太重了,要想完全恢復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回歸邪惡母巢,可惜只要困在這座神殿中根本就不可能去找尋邪惡母巢。同時我也很清楚,一旦脫離母巢,我的力量無法壓制的情況絕對能夠將天玄世界以及天邪大世界瞬間摧毀,一旦這種事情發生,邪魔宇宙國是不會袖手旁觀的,那時對於我們來說才是真正的危機。」

身披神甲的男子說到這裡嘆道:「當然,邪魔宇宙國並不算什麼,真正的危機應當是我感應到邪惡母巢應當被封印在某個地方了,以我的能力就算是找到了,也無法進入其中。」

聽到身披神甲的男子的話,葉凡的眼睛忍不住一亮,他算是明白了,對方之所以出手怕是也是知道自己已成為傳承之塔的繼承人,而這個消息應當是月先生說出去了。葉凡早就知道月先生來天玄十有**是就是沖著傳承之塔而來,萌兒進入月之崖很大的可能是月先生故意放進去的,不然他很難想象一個至少是主神的恐怖強者,會將自己的女兒弄丟。

身披神甲的男子看著葉凡道:「月先生說我會等到讓我脫離目前窘境的人,我一直不知道他這話真正含義是什麼,不過在看到葉公子時,我突然間心中有了一道明悟,尤其是在看到邪武族短短時間內統統覺醒了血脈之力。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葉公子應當繼承了邪惡母巢所說的傳承之塔,在母巢被封印的情況下只有成為傳承之塔的傳承,才可以掌握激活邪武族體內的血脈。」

葉凡雖然知道對方才道自己繼承了傳承之塔,但是聽到其說出來時,一顆心還是忍不住狂跳。傳承之塔是葉凡最大的秘密,他的一切成就都是因為這東西,一旦暴露在別人的面前,還是讓他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跟擔憂。

腦中無數的念頭閃過,葉凡點頭道:「前輩猜的沒錯,晚輩的確是傳承之塔挑選出來的傳人。根據傳承之塔器靈的話,邪惡母巢應當是傳承之塔一個組成部分,而前輩作為母巢創造出來的神靈,理應也屬於傳承之塔一系,不知道前輩這次突然來找晚輩到底是為了什麼?」

身披神甲的男子笑道:「我是由邪惡母巢製造的神靈,在我的神格中就有服從傳承之塔繼承人的最高命令,這是無條件的,不會因為傳承者的實力強弱而有任何的改變。葉公子的實力雖然只有靈仙境,但根據母巢制定的規則,我應當全力輔助你。當然,這種輔助只會在這種神殿之中,一旦出了這裡,我就必須進入傳承之塔中沉睡養傷。這是沒有辦法的,因為受傷的緣故,我根本無法壓制自己身體的力量,一旦離開這種神殿,周邊所有的世界都會在第一時間內崩塌。」

葉凡興奮點頭,他自然明白一尊神靈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毀掉天玄世界跟天邪大世界不算什麼。雖然不能隨時聽候調遣有些遺憾,但只要在這座神殿中能夠發揮作用就行了。

「不知道前輩實力如何?」

身披神甲的男子淡然道:「以前其他神靈都稱我為邪武神,在我巔峰時期實力應當是一名主神,現在由於重傷的緣故,我能夠調用的力量有限,在神殿中最強也就巔峰仙王罷了。」

足夠了!

葉凡沒有想到邪武神竟然是一尊真正的主神,這種實力就算是放到邪魔宇宙國去那也是最頂級的強者,有這麼一尊絕世強者在身邊,他一顆心立時感到無比的踏實。葉凡很清楚,一尊受傷的主神,絕對要強過神殿中任何一位仙王,有了邪武神相助,他對於救出母源邪母更有把握了。

葉凡很是興奮,不過他還是非常謹慎的,邪武神曾今畢竟是主神,肯定會有人認識,所有他必須想辦法掩飾邪武神的身份。葉凡第一時間就找到了傳承之塔器靈,溝通一番之後,就讓邪武神暫時進入傳承之塔內,根據傳承之塔器靈的話,只要能夠進入傳承之塔九層世界中最高三層世界,邪武神是不用壓制自己身體中的力量,這樣一來有利於對方回復修為。

能夠增強邪武神的力量,那就等於增強葉凡自己的力量,他自然不會吝嗇,同時還讓傳承之塔幫邪武神準備一套臨時神甲,用來遮掩自身的氣息跟身份,避免一出現就被人認出來。

「葉公子,其實我還有一個人可以推薦給你,她曾今也是主神,不過卻不屬於邪惡母巢製造的神靈,只要條件合適,我想她會選擇加入我們陣營的。」

邪武神在進入傳承之塔前突然道。

葉凡心神一震,急忙道:「她是誰?」

邪武神笑道:「她是我在第一層神殿世界中的一個朋友,我們當年就一同並肩作戰過,只要我出面說服她應當不算什麼難事。」

葉凡看著邪武神含笑的模樣,有些恍然,這個女人十有**是邪武神的女人,夫唱婦隨,她或許真的能夠加入。只是葉凡有些猶豫,對方雖然是強大的主神,但將來萬一離開的話,很有可能會暴露他是傳承之塔傳承這件事情,這對於他來說可是非常不利的。

似乎瞧出了葉凡的擔憂,邪武神笑道:「公子不用擔心,我跟她有契約關係的,只要我加入了,她是不會拒絕的。」

葉凡點頭道:「既然前輩有辦法收服這位前輩加入,那實在是太好不過了,這次進入第五層神殿世界危機難料,如果我們手中能夠掌握更強的力量,這自然再好不過了。」

隨著葉凡點頭,邪武神立馬就幫這件事情了。

葉凡忙著跟邪武神商量事情,而邪武族的人同樣沒有閑著,他們在金麗斯的命令下徹底接管了神殿的控制權。沒有人敢反抗,血龐非常的配合,似乎邪武神一刀斬殺血邪天給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他害怕自己也被對方一刀幹掉。

「你們打算如何處置第二層神殿內所有的神族?」

葉凡看著一臉興奮的金娜不由皺眉,神殿共有五層,除了第一層,其餘四層都有數量龐大的神族,不過真要論數量還是第三層跟第一層最多,而第四層跟第五層從實力上說雖然更強,但神族的數量上卻是銳減,就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這種情況自然是因為實力的緣故,神族實力越強,越難以繁殖後裔,這點似乎是各大神族的共同特徵。

「我們已經讓邪血族的核心統統發下神靈誓言,他們已經宣誓向我們效忠,今後他們就要聽從我們的調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