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瑟主要採取防禦,不知道他這種打法是源自哪裡,但是這就是自己近身的機會。

如果自己能夠接近那瑟,自己的進攻就會輕鬆些許。

散櫻門只是一個下屬支派,所以武學自然是有優缺點的,不像桜落刀法那麼完善。

所以就需要揚長補短。

所以莫相離採取的就是近身進攻的方式。

、面對直接嘗試近身的莫相離,那瑟也不吝嗇,後撤同時甩開手中的木棍,向著向前發起橫斬。

輪起來手感極差。

畢竟要輕得多啊。

莫相離僅僅是想減速同時,將身體向前壓。

這是一個比較危險的做法。

身體前傾,就會導致自己頭部的破綻漏出。

因為身體前傾,就會導致頭部向下移動,所以視線就會降低。

但是對於那瑟是十分有效的。

因為那瑟的步法是非常生草的。

純粹的流氓步法凌亂不堪,所以僅僅是快節奏的攻擊外加預判,那麼就可以直接亂了那瑟的步子。

那瑟的身體純粹是按照身體自然的重心變化來自己的步子,所以——

莫相離閃電刺出自己手中的木棍,直直的戳在那瑟的腳邊上。

那瑟微微一驚,但是並沒有驚訝,而是迅速的將木棍尾部向著莫相離的後腦勺咋砸去。

不得不說,莫相離是真的矮!

那瑟的往下砸就感覺出來了,自己按照這個力道下去就回直接將之砸趴在地上。

所以刻意收起力道,落到莫相離後腦勺上僅僅是輕輕一磕。

隨即那瑟迅速向後退,將進攻方式放的更低。

既然對手已經是知道自己的步子接下來的節奏,那麼……

不動不就好了?

那瑟乾脆原地站住,隨即手中的木棍變換攻擊架勢,一邊招架莫相離的攻擊,一邊迅速展開攻擊。

現在莫相離的攻擊節奏加快了不少。

似乎是發揚了自己個子矮的優勢,迅速就對那瑟的腹部展開攻擊。

現在那瑟用的就是雲瀑的劍術,來自華夏的苗刀,注重防禦和消耗戰。

「啪!」「啪!「「啪!」「啪!」「啪!」

莫相離很快就感覺出來那瑟方式的變化,表情愈發凝重。

似乎是對於這種進攻的方式束手無策。

幾輪進攻之後,莫相離自己喘息著停了下來。

「呼——呼——呼——」莫相離扔下木棍,就地坐下,「一模一樣,和當初一模一樣……」

「你在說什麼?」那瑟問,同樣扔下木棍,問。

「當初敗給雲瀑師兄也是同樣的一招,不進攻,純粹的防禦……」莫相離說,「你為什麼會這種刀法?」

「我能夠模仿任何人的技能。」那瑟說,「好巧不巧,我就從雲瀑那裡模仿來了他的進攻方式,所以……」

「怪不得,你的平青眼·無明三段刺起手式都是錯的,卻能夠施展出全部威力……」莫相離搖搖頭,站了起來,「怪不得我連做他的下屬的權利都沒有……」

那瑟不語看了看厄洛斯。

這姑娘……又吃醋了。

「厄洛斯。」那瑟拾起地上的木棍,「你也來試試?」

厄洛斯陰鬱的表情恢復幾分,「好的,閣下。」 靠,自己這個想法蠢透了。

和厄洛斯比劍術,簡直就是自己找死啊!

真·找死。

自己如果想要和厄洛斯比劍術,至少也要再練上一萬年啊!

畢竟自己對於面對所有劍術流派,自己也要這麼多時間去學習和練習啊!

所以,輸定了。

但是,這是在哄老婆,沒辦法的事情嘛。

所以……

那瑟決定全力應戰。

不僅僅是用雲瀑的苗刀的技巧,自己的惡魔之爪、效仿波塞冬的波濤三環戟,也要用。

對,波濤三環戟!

自己練習的最多的是波濤三環戟。

厄洛斯拾起地上的木棍,在莫相離的腳邊划拉划拉幾下,示意她讓開,隨即躬身,示意可以那瑟開始了。

那瑟不語,僅僅是微微一笑,隨即也擺開攻擊架勢,準備迎戰。

和厄洛斯切磋……自求多福吧。

和厄洛斯就必須近身戰。

畢竟厄洛斯施展出圓舞步的身法進攻,自己瞬間就會被逼入牆角了。

所以自己必須先手!

那瑟沒有過多的猶豫——畢竟猶豫不起,手中的木棍帶起的是波濤三環戟的綿延之勢,進步攻擊。

厄洛斯反應簡直雲淡風輕,淡定的墊步側跳,向著那瑟的側翼進攻。

波濤常變,自然是變化無常,隨即扭轉棍子,格開厄洛斯的攻擊,隨即手腕一翻,右手惡魔之爪就向著心口襲來。

厄洛斯反應極其激烈,左手手肘砸在那瑟手背上,隨即指尖向著那瑟眼睛刺去。

戳眼睛?

雖然挺下三濫的,但是厄洛斯追求的就是能夠致命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是不強求的。

也沒問題。

但是那瑟對於這種情況,只有一個辦法。

這個辦法對厄洛斯用,絕對是搓衣板。

「認真點!」厄洛斯對於那瑟的走神斥道,自己可不想就這麼簡單結束了這場切磋。

被獵神本能·警覺激發的那瑟自然是一歪腦袋就躲開了厄洛斯的手,隨即乾脆拋棄木棍,藉助男性體能優勢,直接將厄洛斯的手腕抓住!

厄洛斯對於那瑟會這樣像小孩子一樣表示無語,正準備直接上摔跤技,卻發覺那瑟根本就沒打算留手!

過肩摔!

虧你敢啊!

當然,既然是切磋,那瑟在最後還是接了一下厄洛斯,不然按照那瑟的臂力,直接脊椎骨都給厄洛斯摔斷了。

正準備直接就將厄洛斯扶起來就完了,但是沒有想到,厄洛斯居然還沒有打算結束。

畢竟已經是決意要成為那瑟的劍了。

所以!

柔軟的腰肢直接抬起雙腿直接鎖住那瑟的脖子,順勢一轉,向後一貫!

兩極反轉!

厄洛斯瞬間的剪刀腿直接將那瑟扭到在地。

但是自己估計也摔得不輕。

那瑟無語,看來是沒有半天是結束不了了。

被剪刀腿直接鎖住脖子的那瑟雙手已經空了出來,雙手的動作暴力到過分,不過那瑟那大開大合的攻擊方式也一覽無遺。

直接扶住厄洛斯,向地面磕去!

果然。

被這麼磕一下,厄洛斯不穿鎧甲,那可就慘了。

所以,趕緊掙脫那瑟——也不是刻意使勁按住,所以立刻就掙脫開,脊背著地。

靠,這是你老婆還真的忍心摔?!

但是也怕不使出渾身解數,厄洛斯更加加強了做那瑟的劍的想法。

厄洛斯爬起來,現在五步之多的距離,厄洛斯擦去嘴角的一點灰塵,腳步突然迷離起來,急速的向著那瑟衝去。

怎麼回事?

那瑟第一反應是躲避,他的確這麼做了。

但是!

厄洛斯簡直快的不可理喻!

厄洛斯純粹就是用雙手發起進攻!

畢竟是天啟騎士「死亡」,所以能夠使用拳法殺人也不是不是不可能。

厄洛斯瞬間化掌為劍,身隨掌走,其勢迅猛,其速如風,對於那瑟的抵擋的惡魔之爪微微一偏便是錯開,徑直刺向那瑟的小腹。

!!!!!

那瑟意識到這一下挨了絕對出事,但是至少用有骨頭保護的地方接!

身體一沉,厄洛斯的手直接點在那瑟的肋骨末端。

厄洛斯表情微變,剛剛的攻擊並不削弱速度,隨即退後,再次進攻。

這一次厄洛斯提高身姿,隨即是直接閃入那瑟懷裡,卻沒有半分曖昧之意,而是直接雙手一提,左手手臂直接攻向脖頸,右手手劍已經抵在那瑟心口上!

快!

實在是快!

厄洛斯看了一眼那瑟同樣停在厄自己胸口併攏的惡魔之爪,表情緩和了下來,收起已經抵達要害的攻擊姿態,「還不賴。」

那瑟則是無語,這都已經超出切磋範圍,已經到正常拼殺的範疇了吧!

不過對於厄洛斯來說,還真是切磋程度。

這兩個從剛開始的持械戰鬥到近身肉搏,當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那瑟剛剛那一下過肩摔,還是迎來了不少人的。

畢竟天花板晃了兩下不上來看看才不對勁吧!

然後就是厄洛斯的柔技鎖喉,錯身手劍等等一系列騷操作。

看的上來的表情各異。

葉卡捷琳娜是將注意停留在了厄洛斯的閃避技巧上。

她經常因為格擋的問題弄鈍了刀刃,所以進攻就成了問題。(作者:你是傻子吧,誰讓你用刀刃去招架的?不該是用刀身嗎?)

既然如此,那就減少格擋,用閃避代替。

牧珂則是看這厄洛斯的二連手劍攻擊。

對,自己現在提不起拳頭,手只要握緊,就會不住顫抖,然後泄力。

那麼,改用手劍不就可以了?

所以……估計是要找厄洛斯學習手劍了。

曹夢瀲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綳直的身體表明——他認真了。

「你們怎麼都上來了?」那瑟問。

「樓都被晃了幾下誰不會上來看看啊……」牧珂現在對於那瑟的態度也就只有冷嘲熱諷,「你倆神仙打架,還要危及全體啊?」

「厄洛斯,有空就幫我教教他們好了。」那瑟說。

「教?教什麼?」厄洛斯有點奇怪。

「很多,」那瑟說,這已經明擺了要充分利用厄洛斯了,「諸位也是,我想從她這多學點東西是有好處的。」

「我不會教別人啊……」厄洛斯極其尷尬的說。

「沒關係,一遍遍反覆,總能記住的,」那瑟說,「教我的人,可比你更稀鬆呢。」 吃過晚飯,那瑟也是看到現在的尷尬狀況,那就是既有想要問厄洛斯的,但是迫於之前差點被厄洛斯收下項上人頭,又不敢問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