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座白雲仙宮之雄奇壯觀,比之林鋒的鯤鵬殿還要高大。

白雲仙宮一出,窮奇大聖的黑色光屏頓時破碎,窮奇大聖厲嘯一聲,額頭上一個詭異的符印文字閃動光輝。整個身體被巨大的黑色光球包裹,和鈞天瓏玉所化的白雲仙宮對撞在一起。

一黑一白兩道光華震撼著一方天地,再次對決,雲氣黑光四散飛射,狂暴的力量衝擊波向著周圍擴散,橫掃一切。

而在另外一邊,則是朧夜替燕明月擋下了海龍鷹。她的雙眼蒙上一層幽藍色的詭異光彩。

雙手一攏,一個藍色光球出現在面前,朧夜接著屈指輕彈,瞬間就是成千上萬道符咒被打入藍色光球之中。

撲到她前面的海龍鷹頓時止步。目光凝重的注視著朧夜,脫口而出:「混元妖典?」

朧夜不答,但她面前的藍色光球,顏色突然變得晦暗起來,可是就這樣一個直徑不過一尺的圓球,卻給人以無比沉重的感覺。

那不是單純的重量所能形容的沉重,不是單純的物質,而是融合了無盡的空間,悠久的歲月和萬千生靈意志,共同組成一方宇宙造化,化作一方世界的沉重。


林鋒看著朧夜面前的光球,也微微露出驚容,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見朧夜出手,混元妖典的神通果然不同凡響,營造一方小世界,比林鋒的諸天小世界還要更加完善。

倒有點像是林鋒與玉京山、玄天寶樹、周天紫氣四位一體,驅動玉京山全力撞擊時凝結成的世界相類似。

力量雖然還差了許多,但在意境上與林鋒四位一體相同,都已經無限接近真實造化世界。

那晦暗的光球中,時間彷彿被極速逆轉,造化眾生全部倒退回了洪荒初開前的蒙昧宇宙狀態,緊接著便開始轟然爆發,造化破滅的力量狂轟向海龍鷹。

不管是林鋒還是朱易,都是以自己法力塑造的小世界,將敵人困住后,再使小世界破碎,模擬天地寂滅,從而殺傷被困的敵人。

而朧夜這一下,赫然不需要將敵人先困入世界,而是直接獲取了模擬天地寂滅的力量,然後加以操控,憑自己心意攻擊對手。

混元妖典上記載的大道神通,混天元始寂滅妖光!

面對朧夜的攻擊,即便海龍鷹是不滅妖魂第二重境界的修為,也不敢大意,長嘯聲中,突然變了模樣。

他一身翎羽絨毛盡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層亮晶晶,黑漆漆,彷彿黑水晶一樣的鱗片。

他的頭部也發生了變化,由原先鷹鷲一般的頭顱,直接變化為龍首模樣。

震天龍吟聲中,海龍鷹將自己一身禽類特徵完全褪去,外觀上看,已經完全是一條真龍了。

身體盤旋之間,隱隱有陣陣海潮聲傳來,周圍一方虛空被他攪碎,徹底變了形狀,無窮無盡的海浪翻滾著,海龍鷹化身黑晶海龍,卷帶著碧波萬頃,降臨這個中千世界。

黑晶海龍面對朧夜的混天元始寂滅妖光,全身黑水晶一樣的鱗片一起抖動,瞬間各種氣息暴走。

他自己的妖氣,無窮海浪的靈氣,雲林界本身的靈氣,甚至連一旁林鋒等人都感到自身靈氣震動起來。

所有力量匯聚在一起,彷彿末日降臨,引發滅絕人間的海嘯,迎上了朧夜的混天元始寂滅妖光。

這一波碰撞之激烈,比起燕明月方才與窮奇大聖的對決,有過之而無不及。

林鋒看得連連點頭:「元神一重、不滅妖魂一重的修為,硬抗不滅妖魂第二重境界的大妖,完全不吃虧,當真堪稱絕代雙嬌了。」

不過,在窮奇大聖和海龍鷹來說,這一戰可不是什麼高手對決,而是最原始血腥的狩獵,所以他們絲毫沒有單打獨鬥的意思。

周圍的幾名妖族大聖立刻圍了上來,擺明就是要群毆。

林鋒皺了皺眉,在沒有弄清楚金鵬大聖在搞什麼鬼之前,他實在沒有興趣在這裡跟窮奇大聖、海龍鷹他們糾纏,所以他輕輕扣了扣眉心,周天紫氣瀰漫開來。

燕明月和朧夜對視一眼,非常有默契,趁著窮奇大聖和海龍鷹被逼開,其他妖族大聖還沒有圍上來的時候,果斷投身沖入了茫茫紫氣之中。

對於她們的動作,林鋒採取了默許的態度,眼下金鵬大聖等妖族才是首要敵人。

燕明月、朧夜這對宿敵,都能老鼠跑去給貓當伴娘,他自然更不會介意暫時聯手了。

林鋒望向同朧夜一起現身的那個紅衣艷麗女子,臉色有幾分古怪:「這妖力波動……是那個赭衣老太太?」

雖然有些吃驚,但這個艷麗無方,看上去不過二、三十歲年紀的紅衣女子,確實便是剛才那個老態龍鐘的慈和老太太。

她此刻正面臨兩名妖族大聖的圍攻,不慌不忙,翩翩起舞,化作一道艷麗紅影在空間中穿梭。

一層層彩色霧氣散開,瀰漫在白光樹海之中,林鋒赫然看見,凡是接觸到彩色霧氣的古樹枝葉,光芒立刻黯淡下去,接著枯萎。

就彷彿中了劇毒一樣。

那不是單純的生命,不是單純的古樹,而是在金鵬大聖操縱下,與整個中千世界相融合,幾乎已經等同於世界一部分,可是現在面對那彩色霧氣,竟然不斷枯萎,意味著世界的一個角落,不停崩滅。

如此毒霧,當真恐怖之極。

紅衣女子轉頭看向林鋒,粲然一笑:「請帶著夜兒離開,老身來斷後,這裡先謝過林宗主了。」

「斷什麼后,明明都能一起走。」林鋒雙眉一軒:「你這成故意送了。」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等等,莫非……」

林鋒微微蹙眉,當下在不多言,玄天寶樹放出七彩寶光,破開虛空,周天紫氣捲起燕明月和朧夜,一起遁走,衝出重圍。

窮奇大聖和海龍鷹想要阻擋,卻被那紅衣女子攔住去路。

林鋒視線中最後一幕,便是那紅衣女子再次變了模樣,艷麗妖冶的面容突然變得平淡無奇,一身紅衣也變成白衣,面貌年齡從看上去二、三十歲,突然變成四十餘歲。

眨眼之間,那艷麗的紅衣女子就變成了一個身著白衣,面貌平凡的中年婦女。

可是她周身上下妖力更加恐怖,身上飄出的彩霧,也變成了白霧。

ps:求十月保底月票!

謝謝大家! 相較於之前妖艷的彩霧,此刻的白霧顯得非常不起眼。

但林鋒面對著白霧,心中卻立刻拉響警報,感覺到強烈的危險,哪怕自己不是白霧的目標,也一陣心驚肉跳,而一眾大妖看見白霧,更是全身毛髮都倒立起來。

連不滅妖魂二重境界的窮奇大聖和海龍鷹,神色都稍微凝重了幾分。

這是林鋒遁走之前,視線中最後一幕景象,眼前光影變幻,人已經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當林鋒重新停下腳步時,眼前仍然是茂密的白光樹海,他將玉京山和山上寶樹紫氣一起收起,這樣的力量雖然可以突破雲林界世界之力的壓制,但也更容易被金鵬大聖鎖定位置。

燕明月和朧夜之前都被林鋒用周天紫氣包裹,沒有目睹他將玉京山收入神魂的一幕,這種緊急關頭,她們也不敢用法力探查,都老老實實讓林鋒帶著,沒有絲毫輕舉妄動。

但兩人心中無疑都感到非常震驚,在金鵬大聖掌控了雲林界世界意志后,鎮壓之下,就算是關沖劍尊、石宗岳和天狼大聖這樣的強者也無法自如行動,但林鋒卻似乎不受影響。

不過兩人都將驚疑壓在心底,沒有表露出來。

「剛才那位,就是傘仙姑吧?」燕明月輕攏耳邊髮絲,臉上表情似笑非笑看向朧夜:「天魅大聖麾下最為神秘的妖族大聖,一向深居簡出,想不到這次竟然會出現在這雲林界里。」

林鋒看向她:「傘仙姑?」

燕明月點點頭:「不錯,天魅大聖來歷神秘,就算是我太虛觀也不知其種族根底,她沒有親族,但麾下強者如雲,收羅了許多大妖。」


「有些大妖或為天魅大聖四處征戰,或牧守一方,統御萬千妖族。都名聲在外,放在整個天荒廣陸都是聞名遐邇的妖族強者,比方說天狼大聖,風頭之勁不在妖族十聖之下。」

燕明月看了朧夜一眼,接著說道:「但也有些妖族強者異常低調,來歷也極其神秘,居於天魅大聖羽翼庇護下。深居簡出,外人很難知道其中詳細情況。」

「所以,天魅大聖麾下勢力到底有多強,至今仍然是未知數。」

「不過,只要存在,就難免會流露出些許風聲。比方說那位傘仙姑,就我所知,雖然低調神秘,但頗得天魅大聖看重,醫術和毒術都有極深的造詣,只是從來都居於幕后,像這次走上前台來。還是頭一次。」

朧夜一直靜靜聽著,此時低沉的笑了笑:「姑姑靜極思動罷了,哪有燕姐姐說得那麼誇張?」

她輕聲笑道:「其實,姑姑經常一個人外出遊歷採藥,只不過她老人家低調,少有人知罷了。」

林鋒靜靜說道:「這位傘仙姑,是草木成妖?」

朧夜點點頭,而燕明月在一旁說道:「之前有消息稱。傘仙姑乃是某株天地靈種的菌菇修練成妖,最終成就大聖之境,方才看了她的戰鬥方式,看來所言不虛。」

林鋒同意燕明月的說法,心道:「原來是株毒蘑菇。」

蘑菇這東西,有的有劇毒,有的則無毒。一般來說,色澤越是鮮艷,毒性便越強。

傘仙姑最一開始化為人形是個不起眼的赭衣老太太,妖力波動也很平和。

但當她化形為一身紅衣。容顏妖艷的青年女子時,便可以施展出毒霧神通,毒性之強連元神強者也要小心,不敢輕易沾惹。

但其實,有些看上去色澤樸素的蘑菇,毒性也很兇猛,甚至比那些色澤艷麗的毒蘑菇還要猛烈。

當傘仙姑化形為面貌平凡無奇的白衣中年女子時,散發出來的白色毒霧更加強大,連窮奇大聖和海龍鷹那樣的不滅妖魂二重境界強者都要小心。


「不過……」林鋒微微皺眉,他之前注意到了一個問題,傘仙姑會通過轉換自身形態,從而使得戰鬥力發生改變。

白衣形態毫無疑問最強,但有利必然有弊,林鋒相信這個狀態傘仙姑無法長時間保持,而且那白色毒霧力量雖強,但肯定有一定限制,要麼數量有限,要麼對傘仙姑自身妖力負擔較大。

紅衣形態力量稍弱,不過應該是傘仙姑最常用的戰鬥形態。

那麼,赭衣老太太的模樣呢?

看情況,那才是傘仙姑平時最常保持的形態。

林鋒想起,那時的傘仙姑妖力波動雖然看上去是三個形態中最弱的,但身處白光樹海間,面對世界意志的鎮壓,卻反而最為輕鬆。

當時她們一行人中,論修為,天狼大聖最高,論根底,朧夜和傘仙姑一樣是不滅妖魂一重境界,一樣是草木成妖,可是面對白光樹海的壓制,他們都不如傘仙姑輕鬆。

而在傘仙姑同金鵬大聖一方的妖族強者交戰時,不管是紅衣形態還是白衣形態,都嚴重受到雲林界界域之力的壓制。

林鋒思索了片刻,心中漸漸有了一個猜想:「那個赭衣老婦的形態,應該也有特殊獨到之處才對。」

聯想到傘仙姑特意留下斷後的舉動,林鋒越發覺得其中有古怪。

燕明月之前提到,這個傘仙姑在天魅大聖麾下極為低調,向來都只在幕後活動,從不登上台前,鬥法也非其所長,此次一反常態進入雲林界,必然有特殊目的才對。

林鋒轉頭看向朧夜,白衣少女此刻一臉輕鬆的坐在一根古樹枝幹上,赤著雙足在半空中輕輕盪著,看上去極為悠閑。

見林鋒望向她,聆夜輕聲一笑:「姑姑不會有事的,金鵬大聖不捨得就這麼殺了她,對整個天荒廣陸來說,姑姑都是很寶貴的。」

「但也別忘了,金鵬正在忙著湊人數。」林鋒漠然說道,他看向朧夜:「現在,方便告訴本座,金鵬大聖究竟在打什麼主意了嗎?」

聽見林鋒這樣問,燕明月也看向朧夜,她同樣不清楚金鵬大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太虛觀雖然對天荒廣陸的妖族動向密切關注,但真要論妖族之間相互情報的掌握,朧夜那邊自然清楚得多。

朧夜笑了起來:「師叔不在這裡,當然可以說了。」

林鋒心底撇了撇嘴,他又如何看不出來,天狼大聖雖然是朧夜師叔,但朧夜真要想做什麼事情,卻未必會理會天狼大聖的意見。

朧夜看了林鋒一眼,視線又轉向另一邊看向燕明月,然後徐徐說道:「金鵬大聖,很有可能在謀劃一件東西,準確說來並不是有形有質的真實物品,而是一門神通法術。」

「法術?」林鋒和燕明月對視一眼,兩人都沒有出聲,金鵬大聖已經是不滅妖魂第三重境界的蓋世大妖,翻天覆地的強大威能,自然掌握了無數威力巨大的神通手段,更別說還有他自身金翅大鵬一族的種族天賦,就算是修練混元妖典的天魅大聖對上他,也不能說十拿九穩。

這樣的強者,會去謀求怎樣的一門神通法術?

林鋒突然心中一沉:「等等,印象中看過的資料描述,混元妖典乃是妖族至高典籍天道妖經的第二卷,由於天道妖經第一卷失傳,所以現在公認混元妖典是妖族第一秘法。」

「能比混元妖典還強的,那豈不就是……」

果然,就聽朧夜靜靜說道:「金鵬大聖,他想要的是幽都冥華!」

燕明月臉色驟然凝重起來,顯然知道幽都冥華究竟是什麼東西。

林鋒沒聽說過幽都冥華,但他沒有進系統里去查詢,因為他知道「幽都」是什麼意思。

四千多年以前,神州浩土與天荒廣陸之間那場慘烈的種族戰爭中,最終隕落的那位,截至目前為止最後一代妖族聖皇,人稱幽皇,大名便是天海幽都。


幽都一族,極為神秘的妖族,但也無比恐怖,昔年這支妖族掌握了包括第一卷在內的全部天道妖經,君臨天荒廣陸。

但在當年的大戰中,幽皇天海隕落,幽都一族的其他族人全部消失無蹤,以至於天道妖經第一卷就此在天元大世界失傳。

戰後,包括天魅大聖在內的無數妖族強者,都希望可以尋訪到幽都一族的下落,可是四千多年以來,始終一無所獲。

幽皇天海隕落之後,再沒有誕生新一代妖族聖皇,某種意義上也和這種斷代情況有很大關係。

幽都冥華,不問可知,是幽皇天海昔日施展,縱橫天下的大能神通。

這位妖族聖皇雖然身死,但為了讓他隕落,人族修真界付出的代價無比巨大。

當時的蜀山劍宗宗主、大雷音寺方丈全部戰死!

太虛觀的觀主重傷隱退,太上長老會死傷過半!

而作為主戰場的大雷音寺險些全毀。

那時的大周皇朝還只是大秦邊陲一小國,大秦皇朝實力遠勝現在,但在那一戰中,當時的秦帝戰死,皇室勢力死傷慘重,這才給了大秦皇朝世家勢力崛起的機會,其造成的影響一直延續到今天。

林鋒只看燕明月的表情,就知道這門神通大致是個什麼級別的,尤其是,如果落在金鵬大聖這樣本就已經極為強悍的大妖手裡,會是怎樣恐怖。

朧夜靜靜說道:「我們得到消息,金鵬大聖在天荒廣陸無意間找到了幽皇昔日的一座別宮,別宮中雖然什麼都沒有留下,但據說金鵬大聖從中發掘了幽都冥華的線索。」 聽聞金鵬大聖掌握了幽都冥華的線索,林鋒和燕明月都沉默不語。

朧夜繼續說道:「他憑此線索作為根據,鑽研出了一種秘法,要令幽都冥華重現天日,具體細節不清楚,但傳聞中,需要獻祭九個元神境界或者不滅妖魂境界的強者,以此祭煉出幽都冥華。」

朧夜轉頭望向白光樹海中心,在那裡,一道彩色光柱衝天而起,光柱內火焰熊熊燃燒。

「那是第一個。」

話音未落, 乖乖前任你別逃

朧夜悠悠的說道:「這是第二個,姑姑應該沒有那麼快,這是又有其他人被擒住了。」

林鋒和燕明月靜靜望著遠方樹海中心處,第二道光柱很快由金色變為五彩斑斕的模樣,光柱內一蓬火焰跳動著亮起,懾人心魄。

「或許是天狼。」林鋒聳聳肩膀,無所謂的答道,而朧夜同樣悠然一笑:「也有可能。」

林鋒轉過頭來,平靜的看向朧夜:「先不說他能否成功,若是真成功了,最應該緊張的是尊師徒?」

天荒廣陸群雄並起,天魅大聖勢力最強,氣吞山河,被認為是最有希望成為新一代妖族聖皇。

而金鵬大聖是少有的幾個能對天魅大聖地位造成威脅的大妖,金鵬大聖此次收服窮奇妖族,平添一大臂助,更收穫了九曜崩天陣這樣的大殺器,本就已經實力暴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