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冷笑道:「將血痕宗除名,憑你們刻命宗也配?」

隨後三個人便架著林香茗,準備立即離開這裡,因為如果有刻命宗的高手趕來的話,他們就要完蛋了。

而就在這一刻,那些往四周逃命的百姓,居然又聚了回來。

「放開香茗聖女!」

「混蛋,敢欺負香茗聖女,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香茗聖女,有我們在,一定不會讓這三個混蛋把你帶走。」

「我們雖然沒用,但是也知道知恩圖報,香茗聖女,你為我們做的一切,我們都看在眼裡!」

「誰想傷害香茗聖女,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

……

說這些話的人,雖然每個人都是在大聲的咆哮,氣勢如虹,但是仔細看的話,都能夠看到他們的肩膀在顫抖。

是的,他們在恐懼,但是無論有多麼的恐懼,他們依舊十分堅定的站在那裡,誓死也要保護香茗聖女。

數萬人中,有的人逃走了,有的人留了下來,不是每個人都怕死的,也不是每個人都不怕死的。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從來都很單純,他們沒有太多的心思,他們知道別人對他好,他就要對別人好!

林香茗戴著面紗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清淚,她張了張嘴,但是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心底只有一種情緒,叫做感動。

她幫助這些人,真的從沒有奢求過會有回報,因為她只是單純的想幫助一些可憐人,她不想別人的命運和自己一樣凄苦,她想讓這個世界少幾份家破人亡。

當這些人站在這裡,一個個脆弱的背影連成一線,真的給了林香茗很大的震撼。

不僅是林香茗震撼,葉辰這裡的人也震撼了。

「他們,真的不怕死嗎?」李建華目瞪口呆的看著上萬人悍不畏死的站在那裡,臉上露出了迷惘。

一個化神境界的修士,就算是面對上萬的普通人,也能夠輕易的斬殺!因為正如他們所說,凡人和螻蟻一般。就算是一萬隻螻蟻凝聚在一起,他們也可以輕易的一腳踩死!

葉辰看著這些百姓,臉上露出一絲複雜,他輕聲的說道:「沒有人不怕死,但是有時候心底某些東西,比生死更重要!」

他想到了尉遲峰擋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擋下了必死的一槍,想到了羅文,同樣是替自己當一槍而死。

他們或許可以不死的,但是為了救自己,他們選擇了犧牲!

葉辰看著這些沒有什麼實力的普通百姓,他看到了這些人臉上的恐懼,他看到了這些人顫抖的肩膀,到那時這些恐懼並不能夠讓他們退縮。

有時候,心底的堅持和信仰,的確比生死更加重要。

葉辰這一刻突然想到了地球上的祖國,那些悍不畏死的前賢先烈,那些寧死不屈的壯志英雄。

這是一種精神!

葉辰突然間有了一種很強烈的明悟,這種明悟讓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得到了升華,念頭似乎一瞬間通達了不少。

精氣神!

精神,同樣是一個人的力量。

精神,不是神識,但是卻又包含神識。

器靈一直在葉辰的腦海中叫喚,讓葉辰出手救林香茗,因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將林香茗搶過來。

血痕宗在搶林香茗,器靈也在慫恿葉辰強搶林香茗。(未完待續~^~) 老嫗乃是化神中期,那個黑袍人也是化神中期,兩個人的戰鬥力旗鼓相當,戰起來一時平分秋色,分不出勝負。

而那個香茗聖女,看到黑袍人將隨手轟殺了數十人,並且將一個孩童血液吸食殆盡,化為乾屍后,她的臉上就露出了暴怒。

一向心善,以救人為主的她,又何時見過如此血腥暴力的畫面?

她辛辛苦苦的才能夠救一人,但是這些人卻隨意的揮手,便轟殺了數十上百人,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

林香茗的臉上露出了憎恨,她痛恨這些人對於生命的漠視,對於生命的殘害。

為什麼他們會這麼的殘忍?

看著地面上那具化為乾屍的孩童,林香茗感覺自己的心揪痛了起來。

不遠處,葉辰也淡淡的看著這一幕,他的表情很冷漠。是的,冷漠,因為他早就已經見慣了這種殺戮。

他自己不會如此的殘殺普通凡人,但是看到旁人這麼做,他已經沒有了憤怒,沒有了憎恨!

葉辰看著醫台上林香茗那個瑟瑟發抖的身體,感覺到這個少女滿腔的悲憤和怒火,心底泛起了一絲漣漪。

因為,他曾經也宅心仁厚過,他曾經也單純善良過。

可惜歲月的侵染,殘酷的經歷,讓他將這些善良,親手捏碎!

某明的,葉辰想要保護住少女的那份單純和善良,因為那是他早已經丟掉了多年的東西。

這些被葉辰丟掉的善良和單純。已經沒有辦法找回來了,但是他偶爾也會懷念。

「我也曾經善良過!」葉辰笑了,嘴角露出了一絲莫名其妙的弧度。

化神中期的黑袍人黑老嫗糾纏住。但是還有另外兩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存在,他們同樣沒有對林香茗出手,而是對著周圍的百姓落下了屠刀。

「香茗聖女,跟我們走,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這些人都會因你而死!」兩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猛然一掌拍向了周圍。然後頓時有七八個人身軀炸開,死於非命。

林香茗的身邊,除了一個化神境界的老嫗。其餘隨行的幾人都是普通的藥師,並沒有什麼修為,而她自己也不過是通神前期而已,根本那就無法和化神境界抗衡。

這些黑袍人並沒有對林香茗出手。因為他們的少主楊力已經說了。不可以傷到林香茗,那是他的女人。


血痕宗的少宗主,雖然提親不成,但是依舊將林香茗視為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禁裔。所以他雖然命令這些人抓林香茗,但是又不准他們傷害林香茗。

而這些黑袍人也很聰明,擔心對林香茗出手會誤傷到她,所以便選擇殺害百姓來逼迫林香茗就範。

你這個聖女不是善良嗎。不是喜歡救人嗎?那就答應我們的要求,不然的話。會有很多人為你而死。

看到林香茗依舊在那裡顫抖,不說話,黑袍人冷笑道:「不願意?」

說話間,他猛然一拳轟出,這一拳之下,又有十幾個百姓的軀體炸開,化為了一灘血泥。

「你如此見死不救,似乎不符合你聖女的身份?你要知道,這些人不是我們殺的,是你殺的,是你不救他們!!」

這個黑袍人不僅心狠手辣,歹毒無比,更加是熟悉攻心之道。他這幾句話,字字誅心,就好像是一柄一柄尖刀刺在林香茗心頭一般。

看到黑袍人又抬起了手,準備虐殺百姓,林香茗怒道:「住手,我跟你們走!」

她知道自己實力低微,也只有用這種妥協的辦法,才能夠阻止對方繼續殺人。事實上她也看清了現實,就算是自己不答應,結局也是一樣,會被對方抓走。因為她們的實力,本來就比不過對方。

望都城雖然距離刻命宗比較近,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將消息傳遞出去,甚至於就算是將消息傳遞出去,宗門內也不可能瞬間有高手過來!

根本來不及,遠水難救近火,除非是望都城中有刻命宗的高手在。可是林香茗很清楚,宗門大部分的高手都前往飛龍疆域參加百宗演義了,少數的高手留守宗門也都是在鎮守祠堂,根本不會輕易外出。

或許血痕宗的那個少宗主楊力,也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敢選擇今天出手的!

隨著林香茗的那句「我跟你們走」,兩個黑袍人果然住手了,因為他們和這些百姓又沒有仇,何必無緣無故的殺人呢?

就算是螻蟻,一般情況你見到了螻蟻也是懶得上去踩一腳的。

「聖女,不可啊!!」正在和化神中期黑袍人交手的那個老嫗大喊道。

可惜的是,林香茗已經束手就擒了,事實上她就算是全力一搏,也不會是兩個化神前期修士的對手。

老嫗滿臉的凄苦,她又何嘗看不清現實,她嘴上喊著不可,但是心底也充滿了無奈。

「花婆婆,你走,他們攔不住你的!」林香茗這個時候已經被兩個黑袍人封住了修為,任人擺布。

老嫗看著林香茗,道:「聖女,你不用多說,我怎麼可能棄你而去?就算是死,我也要脫這群王八蛋下地獄!」

林香茗搖頭道:「婆婆,你現在回宗門,才有希望救我,留下來根本是徒勞無用!」

那個被稱作花婆婆的老嫗臉上露出了遲疑,她能夠修鍊到化神境界,自然也不是易於之輩,能夠看清楚形勢。


她知道林香茗說的不錯,因為這個時候她留下來沒有絲毫的用處,她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方三個人的對手。尤其是知道了是血痕宗動的手,回宗門之後稟明一切,才有希望去血痕宗救回聖女。

老嫗冷冷的看著三個黑袍人,怒道:「敢動我們聖女一根汗毛,必定讓你們血痕宗在太矛疆域除名!」

這個老嫗也是乾脆的人,想明白了該如何做之後,便立即飛身而起,往刻命宗的方向衝去。

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冷笑道:「將血痕宗除名,憑你們刻命宗也配?」

隨後三個人便架著林香茗,準備立即離開這裡,因為如果有刻命宗的高手趕來的話,他們就要完蛋了。

而就在這一刻,那些往四周逃命的百姓,居然又聚了回來。

「放開香茗聖女!」

「混蛋,敢欺負香茗聖女,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香茗聖女,有我們在,一定不會讓這三個混蛋把你帶走。」

「我們雖然沒用,但是也知道知恩圖報,香茗聖女,你為我們做的一切,我們都看在眼裡!」

「誰想傷害香茗聖女,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

……

說這些話的人,雖然每個人都是在大聲的咆哮,氣勢如虹,但是仔細看的話,都能夠看到他們的肩膀在顫抖。

是的,他們在恐懼,但是無論有多麼的恐懼,他們依舊十分堅定的站在那裡,誓死也要保護香茗聖女。

數萬人中,有的人逃走了,有的人留了下來,不是每個人都怕死的,也不是每個人都不怕死的。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從來都很單純,他們沒有太多的心思,他們知道別人對他好,他就要對別人好!

林香茗戴著面紗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清淚,她張了張嘴,但是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心底只有一種情緒,叫做感動。

她幫助這些人,真的從沒有奢求過會有回報,因為她只是單純的想幫助一些可憐人,她不想別人的命運和自己一樣凄苦,她想讓這個世界少幾份家破人亡。

當這些人站在這裡,一個個脆弱的背影連成一線,真的給了林香茗很大的震撼。

不僅是林香茗震撼,葉辰這裡的人也震撼了。

「他們,真的不怕死嗎?」李建華目瞪口呆的看著上萬人悍不畏死的站在那裡,臉上露出了迷惘。

一個化神境界的修士,就算是面對上萬的普通人,也能夠輕易的斬殺!因為正如他們所說,凡人和螻蟻一般。就算是一萬隻螻蟻凝聚在一起,他們也可以輕易的一腳踩死!

葉辰看著這些百姓,臉上露出一絲複雜,他輕聲的說道:「沒有人不怕死,但是有時候心底某些東西,比生死更重要!」

他想到了尉遲峰擋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擋下了必死的一槍,想到了羅文,同樣是替自己當一槍而死。

他們或許可以不死的,但是為了救自己,他們選擇了犧牲!

葉辰看著這些沒有什麼實力的普通百姓,他看到了這些人臉上的恐懼,他看到了這些人顫抖的肩膀,到那時這些恐懼並不能夠讓他們退縮。

有時候,心底的堅持和信仰,的確比生死更加重要。

葉辰這一刻突然想到了地球上的祖國,那些悍不畏死的前賢先烈,那些寧死不屈的壯志英雄。

這是一種精神!

葉辰突然間有了一種很強烈的明悟,這種明悟讓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得到了升華,念頭似乎一瞬間通達了不少。

精氣神!

精神,同樣是一個人的力量。

精神,不是神識,但是卻又包含神識。

器靈一直在葉辰的腦海中叫喚,讓葉辰出手救林香茗,因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將林香茗搶過來。

血痕宗在搶林香茗,器靈也在慫恿葉辰強搶林香茗。(未完待續。。) 最終葉辰還是出手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叫做林香茗的聖女值得自己出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可就是決定出手了。

因為看上了這個女人?自然不是,葉辰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

因為器靈的慫恿,決定把這個女人搶到天靈宗,為了日後自己的心魔做準備?

依舊不是,因為葉辰並不懼怕什麼心魔,相反葉辰認為那個所謂的心魔能夠更加的淬鍊自己,讓自己修為更進一步。

那為什麼想要救人?

沒有為什麼,一個人一生中總會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葉辰承認,自己被這個善良的女人打動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葉辰扯出了一個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三個黑袍人劫持者林香茗,向望都城之外飛去。整個望都城中,都沒有幾個通神境界的高手,所以沒有幾個人能夠御空飛行。

黑袍人一走,葉辰對著幾位長老說道:「你們回酒樓等我們!」


說完,葉辰帶著步驚雲和聶風也往望都城之外疾馳而去。

天靈宗的幾位長老,都只是煉神境界,根本就無法御空飛行。如果帶著他們,肯定就追不上了,所以葉辰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帶著他們。

望都城外,三個黑袍人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們感覺到背後有人追了過來。

「還真是有人不怕死啊!」黑袍人下來之後便落在了地面上。雖然他們是通神境界,但是御空飛行也需要話費極大的消耗,所以他們知道背後有人之後,便落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