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那人聽了這句話之後,直接暴怒了。

他們這些大統領的親衛在水王府的權力極大,因為大統領在水王府擁有生殺大權,而具體行事的人正是他們這些親衛,而他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敢第大統領不敬的情況。

韓易其實在心裡也思量過,這個大統領,在水王府的地位恐怕也只是一個執法堂的堂主這種職位,自己又不是水王府的人,自然沒有必要害怕他。

而且,自己這種身份,也不可能招惹來神王級別的高手,既然沒有神王,自己身邊還有蟲王這個超級高手,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安全問題。

還有,只要自己的身份不暴露,那一定不會有事。

「你們幾個恐怕還沒有任何能力帶我回去吧?」韓易不屑的看著這些人。

這些人其實也想動手,或者他們根本就不敢動手,因為他們從來都沒有動過手。

在水王府之中,他們這些人總是耀武揚威,藉助大統領的威嚴,甚至連聖子和聖女都要欺壓。

只是,他們作為執法者,在水王府之中佔據主動權,這也是水王親自賦予的權力,整個門派沒有一個執法的地方是不行的,所以大家都對大統領比較懼怕。

「你們住手!」

此時,水逆聖女等人也趕來了。

她們原本距離這個地方就不遠,看到這裡發生了事情,自然要觀望一下,沒想到竟然看到了易水寒與大統領的人鬧起來了。

「水逆聖女?」這些人當然認識這個聖女第一人。

而且,她們一起來的還有水源聖子,這個聖子第一人。

「這是怎麼回事?」水逆聖女的臉色很難看。

當初這可是自己等人力保的易水寒,要跟其他人區別對待,現在人家陷入如此境地,她們的臉上也掛不住啊!

「水逆聖女,今天的事情你不能管!這是大統領親自點名要的人。」那人冷冷的說道。

水逆聖女一愣,大統領要的人?難道大統領看出這個易水寒有什麼問題嗎?

不過,大統領即使有所懷疑,也得有證據啊!這樣將人帶走的話,說不定就出現了什麼意外了。

因為他們的大統領處理事情從來都不會公布結果,但一般被大統領帶走的人,從來都沒有回來過。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水逆聖女無奈的說道。

如果是門派的事情,她或許能幫上忙,可是大統領這幫人屬於直接聽名於水王,別人根本插不上手,甚至也不敢插手,畢竟誰也不敢插手水王的事情,要不然還不被以為要奪權呢!

「請問,我是你們水王府的人嗎?」韓易微微一笑。

水逆聖女一愣,她當然明白韓易的意思。

「不是!」水芸聖女卻很誠實的說道。

「既然不是,你們大統領要我去見他,我也有權力拒絕!」韓易淡定的笑道。

「你敢!?」那人突然提高聲音說道。

此時,來了這麼些聖子和聖女,他自然有了底氣。

「我敢不敢你看就完了,而且我現在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如果你們的大統領想見我,那就讓他自己來找我,我現在沒時間見他。」韓易微微一笑,突然繼續邁步前行。

「站住!」這些人怎麼能忍受韓易如此態度。

「不要動手!都是自己人!」水逆聖女當即喊道。

戰鬥真的就要一觸即發了。

「易先生,大統領只是要見你一面,或許有些事情要跟你談,我陪你一起去如何?」水源聖子當即說道。

在整個場面之中,除了韓易,就水源聖子最冷靜,既然大統領要見韓易,那必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所以現在已經無法改變結果,那就試圖從過程之中去改變。 「是啊,易先生,我也陪你一起去。」水逆聖女當即說道。

對待韓易這一點,他們也非常尊重,畢竟以後或許很多事情都得拜託這個神秘人。

「水逆聖女,水源聖子,今天的事情你們也不必來勸說我了,如果從剛開始的時候你們這樣做,我或許會同意,可是我現在心情不好,我不想答應了,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他想見我,那就讓他自己來吧!」韓易瞬間釋放出了自己的威壓。

沒錯!

韓易直接釋放出自己強悍的威壓,直接震懾了全場。

誰能想到,韓易的氣息竟然不輸於水逆聖女和水源聖子。

這些執法隊的人頓時就退了好幾步,就連水源聖子和水逆聖女都忍不住驚嘆這樣的實力,他們又如何敢於對抗!

韓易非常不屑的掃視了他們一眼,然後就大步流星的走去了。

誰也攔不住他,誰也不敢阻止他。

就連水逆聖女和水源聖子都非常驚訝的看著這個背影,誰能想到,一個靠著陰謀論生活的人,竟然有可能超越自己的實力。

在玄仙之中,水逆聖女還沒有服過誰呢!

水源聖子雖然知道這個易水寒非常神秘,可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強大,他現在都有一種衝動想要挑戰他了。

其實,韓易做出這麼衝動的事情是有原因的,韓易需要用一種方式離開水王府。

他現在不想繼續攪合在水王府之中了,因為此事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現在事情很快就會蔓延,如果他繼續留在這裡,遲早會敗露,那個時候青葵與水芸等人也一定會受到牽連。

所以,現在離開是最佳的時機,但又不能無緣無故的離開,所以藉助這個大統領,自己或許可以找到理由離開,雖然這樣做也有風險,但是韓易現在想不出任何可以離開的方式了。

如果大統領惱怒之後,韓易甚至可以禍水東引,將這一次的災難直接鎖定在大統領的身上,到時候也免除了青葵等人的麻煩。

而且,這樣也正好合適,畢竟自己是被大統領逼走的,這樣也是大統領為了讓韓易儘早離開找借口。

韓易想罷之後都為自己的計劃沾沾自喜,他希望將自己所有經歷的事情都能成為自己利益的輸入,這樣也是一個完整的策劃人了。

很快,水逆聖女等人也追了上來。

「易先生,你可能誤會大統領的意思了。」水逆聖女當即解釋道。

畢竟這或許關乎易水寒的生命,即使易水寒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是大統領的對手,更何況這裡又是水王府大本營,易水寒就算再能算計,也不可能脫離這個地方。

「其實你們不用勸我,我就是這個脾氣,我不管對方的身份是什麼,在我眼裡,一切都平等,需要我的地方,我自然會恭敬的對待,就像是水芸聖女待我為上賓,我自然願意為她效力。」韓易緩緩的說道。

「可是,大統領還會找你的呀!」水芸聖女也有些著急。

這畢竟是自己請回來的人,誰能想到,接二連三的災難降臨,最後竟然招惹到了大統領。

「哈哈哈哈!找我又能如何?我不僅能看透你們的未來,我自己的未來我更清楚,只是你們的一個大統領罷了,還不是我的對手。」韓易自信的說道。

「可是……」水芸聖女還是感覺有些不妥。

「既然易先生已經做了決定,咱們支持就好了。」水源聖子突然說道。

他一直都認為這個易先生不一般,而且這一次也正好是展現他實力的一次,所以水源聖子也想看看這個易先生到底如何來應付大統領。

如果真的如同他所說的能夠輕而易舉的化解大統領的危機,或許自己就該有所選擇了。

因為這個易先生支持的人應該在青葵聖女和水芸聖女之間,不過按照水源聖子的推測,應該是青葵聖女。

所以,現在這個水王府的權力分化已經越來越迷離了。

水源聖子根本就沒有爭奪權力的心思,只要自己的弟弟能夠得到一些好處,自己未嘗不能放棄一些利益。

「哈哈哈!你們聽聽,聽聽水源聖子的話,你們應該相信我的。」韓易自信的說道。

眾人雖然有些擔心,但還是拗不過韓易。

韓易直接來到了被水王府限制的外人區域。

有些事情他需要跟死亡領主交代清楚,不然自己這麼離開了,他或許還要跟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轉呢!

韓易微微一笑,直接看到了正在閉目沉思的死亡領主。

其實,水王府並沒有徹底限制這些人的自由,畢竟誰都知道,這都是暫時的,只是這些人也相當配合,不想鬧事罷了。

韓易來到之後,這些人都非常驚訝,沒想到這個被水王府破例的人也被關押來了。

「大家好!我是易水寒。」韓易笑著說道。

眾人都起身靜靜的看著韓易,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你們應該清楚目前發生的事情了吧?」韓易突然說道。

「易公子,你怎麼也進來了?現在他們連你都不信任了嗎?」很快有人就跟著說道。

「不是不信任,因為這一次的事情蹊蹺,恐怕水王府的災難要來臨了。」韓易沉聲說道。

「什麼意思?」眾人驚訝的看著韓易。

「事情的調查結果應該差不多了,現在整個水王府的禁地所有的長老,都消失了,而且不是單純的消失,而是毀滅。」韓易悄悄的說道。

韓易這是要故意的煽動這些人,這些人恐怕要成為自己的替罪羊。

要想得到一件事情的成功,那就必然要付出一些人的利益,甚至是生命。

而且是與自己無關的人的利益與生命。

韓易其實也不想這樣做,但是現實就是需要他去做一些抉擇,有些東西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韓易真的覺得自己的力量非常非常小,現在自己也試圖去改變這一切,那就是讓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強,只有更強大的自己才能徹底左右戰局。 那個時候,不需要任何的計謀,自己只要靠著力量就能改變一件事情的結果。

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現在各路高手都好像要出山了,以前歸隱的一些老傢伙好像也感覺到了風吹草動了,一些失去蹤跡的老傢伙都可能復出了。

現在的宇宙萬界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韓易其實更加好奇,諸天宇宙到底要發生什麼變化呢?難道諸天宇宙的災難要降臨了,難道傳說中的紀元結束之日就要來臨了嗎?

一個紀元的終結,也就意味著一次毀滅。

毀滅既是重生,可是真正死亡之後哪有什麼重生,死了就是死了,根本沒有所謂的重生,因為你死了,只是別人活下來了罷了。

韓易堅定自己的信念,一定要活下來,不管別人是否去死,自己一定要活下來。

有些時候,信念或許會改變很多東西,尤其是一個人的未來。

關於宇宙萬界的事情,韓易專門請教過蟲王。

蟲王對此有自己的解釋,其實更多的是自己在遠古的接觸,畢竟她所接觸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韓易現在能接觸到的人,能夠了解事情最久遠的恐怕也是這個蟲王了。

可是,蟲王經歷的也只是遠古的那個年代罷了,後期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經歷,她自己給隱藏起來了。

但是,蟲王給韓易講到這個紀元的時候,韓易彷彿有一種貫穿自己整個身體的感覺,那種感覺帶給自己的是一種徹底的震撼,彷彿這個紀元就在自己身邊。

一個紀元的終結也就意味著一個紀元的開始,可是真的能開始嗎?

很顯然,不能!

很簡單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解釋的,紀元的終結也就意味著這個時代的結束。

完全的毀滅!就像是當初的九州大世界,這個紀元也就如同韓易一樣,將整個宇宙毀滅,從此之後,沒有硝煙,沒有戰亂,沒有早晨和晚上,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

或許,只能留下一些微塵。

可是,紀元之中也有生存的可能,只是這個可能卻微乎其微,誰也不知道御帝是如何生存下來的,因為他將整個長生門保存下來了。

韓易現在迫切的想要見一面這個大人物,或許他可以給自己解釋。

但是,他真的能給自己解釋嗎?

或許,宇宙只是他的一個玩物罷了,韓易有些時候自己去想,如果自己真的到了在宇宙無敵的時候,永生大世界在自己眼中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或許,那個時候,永生大世界雖然是自己的傑作,但也可能是一件玩物罷了。

一個人在什麼樣的地位,什麼樣的身份的時候會有不同的眼界,對同樣的事情也會做出不同的看法與判斷。

太虛天驕傳 所以,現在韓易有理由相信,永生大世界現在看似是自己的一個傑作,但到了那個時候,或許就只是一件玩物而已。

而韓易現在有些篤定,整個宇宙萬界或許就是御帝這等大人物眼中的玩物,就跟自己的永生大世界一樣。

自己創造了永生大世界,而那些大人物創造了整個宇宙。

沒有邊際,沒有想象中的可能。

韓易微微搖頭,或許現在自己考慮這些事情還為時過早,但自己真的能永遠不去想這種事情嗎?或許也不可能允許吧!

韓易很篤定自己的使命是什麼,按照他的聰明才智,經歷了這麼多的磨礪,現在韓易自己也相信了,自己或許就是這個紀元的關鍵點,等自己成長到了一定的階段,或許自己就跟當年斗戰聖佛的師父唐僧一樣被無數的人搶奪。

或許吃了自己就能躲過這個紀元的災難,這都是有可能的,因為一切都在瞬息萬變,尤其是在諸天宇宙之中。

韓易靜靜的沉思,他已經好久沒有考慮過這樣的事情了,更為甚者,韓易在不斷的經歷著這樣那樣的苦難。

彷彿有一隻大手在暗中操控,雖然讓自己經歷著苦難,可是卻不讓自己死亡,只是讓自己不斷的承受這些打擊。

不過,很快韓易就走出了這些冥想之中,畢竟這些都很遙遠,自己現在需要準備的只是對付大統領而已。

「易先生,你想要表達什麼?」下面有人在詢問。

在這些天之中,很多人也對這個神秘的易水寒有所了解了,所以對他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有戒心的,可是經歷了這一次事件,人家水王府依然將其當做上賓,這就很說明問題了,所以現在對韓易也很尊重。

「各位,情況已經非常不妙了,恐怕各位和我一樣,這一次要陷入一個死局之中。」韓易嚴肅的說道。

「易先生,到底什麼意思?」大家還是一頭霧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