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邊大壯豪邁的給了莫宇辰一記老拳,隨後便向外走去。

「有機會進入內門?」莫宇辰看著邊大壯的聲音,嘴角勾勒起一個會心的笑容:「一年後的內門大比,我們會見面的。」

種田娘子 繼而,少年也不再耽誤,繼續往焚天谷的內圍闖去。

一個時辰后。

橫穿一萬年 莫宇辰在一片火紅色的樹林中,仔細的端詳著喬師兄給他的地圖。

只見那副地圖上,關於焚天谷之內的標註都非常清晰,而且不少地方上面還有詳細的描述解釋。

「喬師兄這張地圖,可是一個寶貝啊。」莫宇辰越看越心驚,心裡驚嘆連連。

不過隨後,他臉上的神情凝固了。

「末日妖炎!」

莫宇辰死死的盯著圖上的幾個大字,激動得他差一點跳起來。

要知道,他現在最渴望的就是給先天火靈提升威力。

現在這焚天谷中,有這末日妖炎,無疑就是他此行最大的收穫。

雖然他不知道這張圖是什麼時候繪製的,也不知道末日妖炎現在有沒有被別人收了。

但是,就憑著這四個字,就值得他冒著危險闖上一闖。

「大師兄!」一想到劍堡里的那個中年人,莫宇辰就打心裡感謝他。

以焚天谷之大,如果讓他漫無目的的亂闖,說不定給他十年時間都未必能找到這末日妖炎的所在。

但是,現在有這一副地圖就不一樣了,莫宇辰能按照地圖上的各種地方快速的讓先天火靈的實力提升起來。

可以充分利用接下來這兩個月的時間,好好修鍊。

「按照地圖上的標註,還是先到這火精澗吧。」

「先試試水,看看火精澗中的火精,對先天火靈的提升有多大。」

莫宇辰心中暗自想道。

如果在這火精澗中,能讓先天火靈提升一個層次。

那莫宇辰以後僅僅憑藉先天火靈,就算是遇上了凝嬰強者也有逃命的資格了。

不至於連一逃的機會都沒有。

「火精澗!」莫宇辰眼眸一凝,定格在地圖上一個三角形符號上。

這是地圖上標記的所有險地,危險等級最低的地方。

但是,儘管他是危險等級最低,可在凝丹境中,還是無人敢進入這一處險地探險。

畢竟不是誰都跟莫宇辰一樣,手中擁有先天火靈這樣逆天的寵物。

「不想了,第一戰就你了。」

莫宇辰眼神一定,快速的記住了路線后,便把地圖放進到乾坤戒中。

繼而往火精澗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根據地圖上所記載,這九陽焚天谷分為外圍、內圍、核心以及谷底。

莫宇辰現在要去的所在就是焚天谷的內圍。

雖然此處的兇險程度較為低下。

但是別忘了,這個險地,也一直是紫霄劍宗與真武玄宮兩大勢力爭奪的地方。

平時兩大宗門的弟子很多都在這個地方歷練。

要是莫宇辰一旦被真武玄宮那些弟子發現的話,他很有可能就要受到兩面夾擊的場面。

畢竟谷中的危險,一點都不比被那些玄宮弟子追殺的危險弱。 呼哧!

呼哧!

莫宇辰趕了兩天的路后,發現不遠處的火精澗火光衝天。

周圍的溫度,已經上升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高度。

就連周圍最耐熱的赤炎桐樹,都有些隱隱乾枯的跡象。

「難道有高手在闖火精澗嗎?」

莫宇辰皺著沒有,滿臉警惕的望著前方不遠處的異像。

回想一下腦海中的地圖,他確認前方發生異像的位置,便是火精澗無疑。

想不通事情的來由,莫宇辰收斂身上的氣息,慢慢的往火精澗靠近。

守衛者之星際狂飆 「大傢伙加把勁,不要節省真氣。」

「只要收了這波火精,賣給宗門那些煉丹煉器的長老們,賺取到的真靈石,絕對夠我們修鍊一個月了。」

「沒錯,吳師兄在古墓得到的這個靈獸袋,實在是太好用了,以後我們這些人就發財了。」

「沒錯,要是能抓到幾隻九陽火精的話,那我們每個人都不愁修鍊用的真靈石了。」

……

莫宇辰貓在一個赤炎桐樹身後,將這些玄宮弟子的話,一字不差的聽在耳中。

在火精澗上,總共有八名真武玄宮的弟子,都站在澗邊的懸崖上。

兩人護在周圍,專心一志的擊殺著漏網的火精,而另外六人,則控制著靈獸袋,正一大波一大波的收取著火精。

那波火精,按照莫宇辰粗略估摸,至少要上億隻。

每一隻都有鴿子那般大小。

身上都冒著熊熊的大火,烏央烏央的,看得讓人頭皮發麻。

而且都還暴躁的很,不斷的掙扎,想要突破靈獸帶的吸力。

莫宇辰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火精,原本他以為都是蚊子那麼小,一巴掌能拍死幾萬隻。

可是,現在他見到了,感覺自己的想法真的是錯得離譜。

他非常的震驚,這哪裡是火精,分明就是一大群妖獸。

不去招惹還好,一招惹立馬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人家全家族出動來干你,誰受得了。

只見那一大群一大群的火精從澗中飛出來,前仆後繼的沖向那些玄宮弟子。

可是,它們還未靠近,就已經被靈獸丹強大的吸力,收了進去,根本來不及發威。

不過,莫宇辰他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靈獸袋的威力也越來越弱。

而且,澗中的後續火靈似乎知道,懸浮在半空中的那個袋子不好惹,所以也都躲在澗中,不出來。

「那袋子真的阿是好東西啊。」莫宇辰望著半空中的袋子,眼中浮現出一抹貪婪之色。

隨後,他靜悄悄的靠近一些,暗中關注戰鬥中的那八名玄宮弟子,準備等他們精疲力盡的時候,給他們來個一鍋端。

畢竟有便宜不佔,那就是王八蛋。

像坐收漁翁之利這樣的便宜事,是莫宇辰最喜歡做的事。

然而,那些真武玄宮的弟子們,還不知道他們的背後埋伏著一個巨大的危險。

這一刻,他們還是熱火朝天的揮霍真氣,收取那大量的火靈。

一個個都在做著發財大夢。

「先讓你們高興高興。」

「待會有你們哭的時候。」

莫宇辰心中得意的想道,繼續隱藏自己的氣息。

那些火精非常的憤怒,顯然是被這些玄宮弟子急怒,它們依然不肯放棄抵抗。

終於,在那些玄宮弟子真氣斷節的那麼一剎那間,六隻火精沖向最前排一個真氣枯竭的玄宮弟子。

不等兩旁的二人阻攔,六隻火精同時自爆,強橫的火光瞬間將那名弟子吞噬,最後將他燒成了一縷黑煙,連一點殘魂都沒留下。

其他玄宮弟子見狀,臉上瞬間一白,驚懼的想要逃離。

「鎮定點,都別害怕,就只剩下這麼一小群而已。」

「再出點力就可以回去了。」

一名像是領頭模樣的玄宮弟子,冷聲喝住那些想退逃的人。

旋即,他一咬牙,加大真氣的輸出,讓靈獸袋大光一震,再次猛吸。

其他人見到靈獸袋又再次發威,驟然信心大震,重新將真氣注入靈獸袋中。

一炷香之後,這群真武玄宮的弟子,終於再付出一人的生命后,完美的收完最後一隻火精。

「終於完了。」

懸崖邊上的六名玄宮弟子,氣喘吁吁的軟倒在地上,眼中充滿激動的神色。

然而,就在這時。

莫宇辰眼中殺氣大震,連一點遲疑都沒有,腳下踩著驚雷步。

對著那名還有戰鬥力的玄宮弟子斬出一劍。

一道璀璨的劍芒,從樹林里,向那名還有戰鬥力的玄宮弟子斬去。

繼而,莫宇辰魂力透體,附著在靈獸袋上,將上面原主人的魂力衝垮。

「啊!~」

那吳師兄抱著腦袋慘叫一聲,臉上帶著痛苦之色,不斷在地上打滾。

「什麼人,敢偷襲我真武玄宮的人。」

剩下的五名真武玄宮的弟子,紛紛爆發一聲怒吼。

敢情,他們忙活了這麼大半天,還讓付出了兩個同門的性命,最後卻是在為他人做嫁衣,這讓他們怎麼能不怒。

尤其是那抱著腦袋的吳師兄,他此時的恨意最大。

因為他感覺,自己跟靈獸袋的感應不見了。

「還我靈獸袋!」

那吳師兄忍住靈魂的劇痛,用丹田中,僅存的真氣對莫宇辰轟出一拳。

雖然,此時他油盡燈枯,但是在他拼盡全力的一拳下,威勢還算是不錯。

「有本事就來拿。」莫宇辰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一拳轟出,迎向那吳師兄奔襲而來的一拳。

嘭!

一聲巨響,響起。

莫宇辰一動不動的收住拳頭,看著倒飛回去的吳師兄。

花落,花開 他臉上面無表情的彈出一指,射出一道劍氣沒入那吳師兄頭顱中,徹底斷了他的生機,以及毀了他的魂海。

「我記起來了。」

「他就是玄宮懸賞的那個怪物。」

剩下真武玄宮的弟子,認出莫宇辰之後大驚失色,忍不住驚得四散逃開。

甚至有一個慌不擇路,向著莫宇辰衝來,結果可想而知。

必定是人魂同時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

「散開跑!」

「誰逃得出去立即回駐地通知宗門長輩。」

真武玄宮的那些弟子,見到又有一人死在莫宇辰手裡,腳下跑得更快了。 「走得了嗎?」

莫宇辰冷笑一聲,左手一指。

先天火靈迅速撲出,朝那些逃走的玄宮弟子撲去,先天火靈冒著澎湃的大火彷彿要燒了這一片森林一般。

呼哧!

熱浪滔天,那幾個逃跑的玄宮弟子瞬間化為一縷輕煙。

事實上,自從莫宇辰邁入了凝丹境之後,無論他的肉身還是真氣修為,已經足以媲美那些凝丹境高階的修者了。

所以,就算是剛才他們那幾人處在巔峰狀態,想要戰勝莫宇辰也只是痴心妄想而已。

嗖!

發威之後的先天火靈,回到了莫宇辰的左手中。

於此同時,莫宇辰還發現,不知道何時,自己手中竟然多了兩個乾坤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