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還用問嗎?自昨晚解決了那兇墳之後,破了風水,方局長所中的邪性不攻自解了,應該已經回去了吧。”吳安平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樣子。

我愣了一會兒,才道:“動作還挺快嘛,這都回去了,那個柳天生又去什麼地方了?”

吳安平沒有回答我,而是塞給我一張紙條,我拿過來一看,上面寫着一行字,“善後就交給二位處理了,我還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如有來日,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柳天生敬上!”

“他倒挺會甩鍋,轉身立馬逃了,萬一警方追查,豈不得咱們二人來替他頂了?”對於他不辭而別,我微微有些不快,兩人正聊着,我接到了小何打來的電話。說是讓我們趕快到辦公大樓一趟。

心裏一陣咯噔,難不成又出什麼麻煩了,最近一段時間都快把我們給整得神經過敏了,連問都沒問清楚便坐着出租車衝到了辦公大樓,然而迎接我們的卻不是什麼麻煩,而是一個激動的擁抱。

在辦公室裏,方局長親自拿着一面錦旗交到我倆手中,並給了我一個激動的擁抱,他哽咽道:“要不是有你們兩個在,我這條命八成是救不回來了,以後你們有什麼麻煩儘管來找我便是,不管怎樣,我好歹是個一局之長,陳東,吳安平,謝謝你們了。”

眼前的一幕,讓我不由露出苦笑,頓時感慨萬分啊,有道是人生大起大落,誰能料定?

我對方局長道:“你身上發生的那些還是不要對外人多講,畢竟現代社會若不是親身經歷過的人,是很難相信的,有些事情還是糊塗一些爲好。”

方局長意味深長的嘆息道:“你們說得不錯,這一次全是我自己作下孽,沒什麼好感謝的,我讓人送了一副錦旗,聊表謝意,另外如果兩位不介意,就收下這筆勞務費吧。”

他遞過來一個信封,吳安平也沒客氣,直接拿過來當衆數了一下,卻是笑開了花!

(本章完) 老者只看到墨九狸的識海一片漆黑,連個人影都沒見到,察覺到墨九狸想要攻擊自己,急忙撤退。

然後憤怒的瞪著墨九狸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魂力也如此強大?」

「無可奉告!」墨九狸冷聲道。

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她覺得繼續墨跡下去,跟這老頭兒也無法溝通,自己還不如走算了……

但是老者身影一動就擋住了墨九狸的去路,讓墨九狸忍不住微微皺眉,看著擋住自己的老者,眼底慢慢泛起冷意,對方如果想逼她的話,她也不介意殺了對方……

老者似乎看出墨九狸的不悅,這才開口說道:「小丫頭你別不高興,而是我必須弄清楚才行,否則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

「你想弄清楚什麼?」墨九狸冷聲問道。

「我想知道你是誰,如果你告訴我,不讓我弄清楚事實,你別想離開這裡,雖然我傷不了你,但是我也有的是辦法跟著你阻止你的,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老者看著墨九狸十分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瞪著眼前的老者十分無語,但是她不否認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如果對方硬來,她也確實會很吃力!

「行,你問吧,能說的我自然會告訴你!」墨九狸想了想看著老者問道。

「那你到底是誰?」老者看著墨九狸期待的問道。

「我姓墨!」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姓墨?你真的姓墨?」老者聞言眼神一亮的問道。

「是的!」墨九狸皺眉道。

「難怪啊,難怪你能吸收我的靈力,原來真的是你啊,真的是太好了啊!」老者聞言自言自語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皺眉看著老者沒有說話。

「丫頭啊,我們是一家人,竟然還打起來了,哈哈哈,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啊?」老者回神看到墨九狸的眼神,這才急忙說道。

墨九狸……

墨九狸現在覺得自己可以肯定,這老頭兒絕對是腦子不好了!

所以聽完老者的話,墨九狸也是沒說一句話,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能說的了!

「你別不信我說的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啊!」老者看到墨九狸的眼神,不滿的說道。

「嗯!」墨九狸無奈的應了一聲,發出一個單音。

「你不信我是吧,跟我來吧!」老者想了想說道,然後也不管墨九狸返回,抓起墨九狸的手臂縱身飛到空中。

墨九狸本來想要掙脫老者的,但是想了想又放棄了,她算是看出來了,想要徹底擺脫老者,只能讓對方自己放棄跟自己糾纏,不然自己要麼殺了他,要麼被他煩死……

所以,墨九狸想看看老者到底想做什麼,看到墨九狸沒有掙扎,老者微微一笑,也沒說什麼直接帶著墨九狸飛向遠處!

這時墨九狸才發現一個事實,這死亡山脈分明是禁空的,但是這個老者卻能凌空帶著自己飛行,看起來對方真的還是有點不簡單的……

畢竟之前她自己也試過飛行,卻根本不行的! 墨九狸跟著老者飛行了差不多不到一天的時間,傍晚的時候才飛到了一處山谷裡面,墨九狸發現這裡應該算是死亡山脈的內圍深處附近了……

老者帶著墨九狸飛進山谷,不多時就落下來了,然後拉著墨九狸又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來到了一做山峰前,老者鬆開墨九狸的手,對著面前的山峰,打出一些複雜的手印,墨九狸發現是古老的結界手印……

隨著老者手中複雜的手印,打出的靈力落在對面的山峰上面,很快面前的山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不大的庭院大門出現在墨九狸的眼前……

墨九狸眼底微微露出詫異,眼前的庭院看起來典雅精緻,重要的大門上面一副橫樑黑色的牌匾上面,用水銀刻著三個深灰色的大字傀儡族……

「主人,真的是傀儡族啊!」小青在墨九狸心裡驚呼道。

「是的,看起來你說的傀儡族真的存在!」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丫頭啊,跟我進來吧,別擔心我一直在等你,不會傷害你的!」老者回頭看著墨九狸愣在原地,笑著說道。

墨九狸回神直接走了進去,前腳進去,身後響起一道聲音,墨九狸回頭髮現大門也消失了,變成了一面牆壁,但是墨九狸知道那都是結界所制……

墨九狸跟著老者來到院子裡面,小院很乾凈,無花無草,四周也都是牆壁,整個小院就好像是被鑲嵌在一個山洞裡面一般,頭頂不見天日,但是頭頂的石壁卻是散發著亮光,和靈氣的,有一絲風從中間的位置掃過,墨九狸猜測是頭頂中間的位置,有一個空隙是通向外界的,可以說是通風口吧……

小院內還有一個竹屋,只有兩間,內外兩室,隱約能看到內室一張木床,外室一張桌子一把椅子,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看起來這裡只有老者一個人居住……

小院外面一個石桌,四個石凳,墨九狸直接坐了下來,看到老者進屋,墨九狸也沒多問什麼,不多時老者從屋內出來,手裡多了一個茶壺和兩個茶杯,放在桌子上面,給墨九狸倒了一杯清茶,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墨九狸並沒有喝,也沒說話,她只想知道老者帶自己來,到底想做什麼?

「墨丫頭,這裡說話很安全,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你是墨族人對嗎?」老者看著墨九狸一改之前的態度,十分認真的問道。

「墨族也很多,不知道你說的墨族和我所在的墨族,又是不是一個意思,不過,我的家族,確實是墨族!」墨九狸看著老者說道。

「這你就錯了,世間只有一個墨族,不管那個界面,總之墨族只有一個,你所知道的別的墨族,不過也都是墨族延續下來的!」老者看著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知道你不信我說的話,我確實是來到蒼穹界等你的!你也不必急著否認,說什麼你不認識我的話,如果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三月陽春劃開了寒冬臘月的冰雪,冷了將近一個季度,人都快凍壞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的天氣更是讓人不舒坦,整日陰沉沉的,其中還不時飄着小雪,好不容易迎來溫和陽光,氣溫逐漸回升,我們終於決定出去走走,散散心。

雖然已經過了寒冬,但走在大街上,凜冽的風還是跟冰刀子似的,刮在臉上還有耳根,生生作疼。

我順道給楊薇買了一副手套,那手套價值可不便宜,好幾百塊呢,就因爲一個名牌,要不是因爲圖她開心,我才捨不得去花那個冤枉錢呢。

楊薇把那雙手套帶在手上,在我眼前晃了兩下,“怎麼樣,好看嗎?”

我嗯了一下,“好看,你穿什麼都好看。”

“切,你真沒勁兒。”她似乎是覺得我的誇讚太過潦草,反而失去了興趣,卻是把手套取下來小心的疊好放進了包裏。

咱倆也算是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自從告白成功之後,我跟她也如普通戀人一樣陷入了熱戀之中,年輕人就是一股衝動勁兒,腦子一熱,要是不經過深思熟慮,什麼事兒都能幹出來。

楊薇和我現在就處於這樣一種狀態下,可我倆心裏比誰都清楚,完全是心甘情願的,哪怕是以後在感情道路上有什麼磕磕碰碰,也絕對會共同度過,誰的人生道路是一帆風順的呢?

我們漫無目的的一路散步到街心公園,正值午飯時間,便想就近找一個餐館吃飯,楊薇挽着我的胳膊道:“東子,咱們好像很少像這樣兩個人來約會過呢。”

聽到她的話,我不免苦笑一聲,“是啊,好在上次救回了那方局長的命後,再也沒遇上其他的麻煩,要不然,我非得折壽不可。”

提到這兒,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老吳最近都在忙什麼呢?成天不見他影子,每次都是大半夜纔回來,他又幹嘛去了?”

楊薇聳了聳肩,“誰知道呢,前天晚上我問起他,他卻神叨叨的告訴我,說是再準備一個大項目,要是幹好了,下半輩子吃喝不愁,還準備把咱們盤下的清潔公司給轉手了呢。”

我皺了皺眉頭,隱約想起吳安平確實提起過某件事情,可時間一長,且我沒怎麼在意,轉眼卻是給忘了,不行,得找機會問個清楚,他小子的脾性我最明白,要是趁我們不注意給捅了什麼簍子,那就不妙了。

然而,還不等我小兩口吃個清淨午飯,說曹操到曹操就到啊。

也不知吳安平是怎麼找到我們的,他一股腦衝進飯館,直接坐到我們面前,把我都給嚇了一跳,然而他臉上的欣喜之色卻讓我有些摸不着頭腦,怎麼了這是?難不成是來的路上撿錢了?

對於他而言,平生能讓他心動的東西,除了錢怕是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我問他吃飯了沒有,他也不客氣直接點了份不怎麼便宜的小菜,隨後激動的說道:“我已

經打探清楚了,那個單子咱們可以接了!”

“什麼單子?”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差點讓他給繞了進去,他好像是一路跑過來的,氣喘吁吁。

楊薇遞了一杯水過去,他咕咚咕咚喝下才算冷靜下來,“還用問嗎?就是最開始咱們之前接的第四個單子啊。”

經他一提醒我逐漸回想起來,當初跟吳安平正式合作的時候總共引來了不少鬼魂求助,最終我們按照價格高低,加上自己能力總共接了四個,前面三個都交單了,就剩這最後一單留到了現在。

我和楊薇都有些吃驚,我說道:“老吳,你這幾天該不會一直都在忙着跑商吧。”

吳安平哼了一聲,“什麼叫跑商,我還不是爲了咱們以後的日子好過一些纔去的,不然你以爲我去幹嘛了?”

楊薇拍了拍桌子,“老吳,上次你找我借的六萬塊,你拿去幹什麼了?”

“六萬塊?”我滿心狐疑,望着吳安平的眼神也越發奇怪,對了還有前幾個月警察局給的勞務費他也一個子兒沒吐出來,難道私吞了,方局長給了多少我沒過問,但五萬塊左右絕對夠數,結果他不但沒有平分反而還找楊薇要了六萬?

我頓時不樂意了,“老吳,你拿那麼多錢去幹嘛啊?”

面對我倆的質問,吳安平非但沒有一絲愧對,反而是義正言辭的道:“廢話,我當然是做該做的事情了,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人家開單整整一千萬呢,要想零成本拿回一千萬?你乾脆去做夢好了。”

關於他到底拿錢做了什麼我也不想多問了,反正只要不違反犯罪就行,再說咱們這行業法律還管不着,能管得住我們的也就只有自己了,我們常走夜路,也已經習以爲常,不過轉眼十多萬沒了,我心裏對他還是有很大意見,我不滿的道:“咱們是朋友,朋友明算帳,你要拿錢幹什麼總得跟我們吱一聲吧,拿我倆當外人了?”

吳安平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哪能啊,咱們合作多久了,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陳東,你是我吳安平最佩服的一個搭檔,不說別的,你身上有些能耐估計江湖上很多人都沒有呢,區區十多萬,只要把眼下單子給接下了,完全不在話下。”

他一頓胡吹亂侃,自己倒是樂在其中,可把我倆卻冷了場子,我跟楊薇對視一眼,頓覺有些頭大,拿他實在沒有辦法,他見我仍然不爲所動居然是搬出了那套說了幾百遍的陳詞濫調,“東子,咱們之前可是有言在先,成立了靈異處理公司,我不放手,誰也不許放啊,眼下大好機會在前,你怎麼就不開竅呢。”

楊薇道:“老吳,我算是把你給看明白了,敢情是以錢多錢少來丈量咱們之間的友誼是吧?”

吳安平一下急了,“什麼話啊,一千萬啊,你們是土豪出身,看不上還是怎麼的?我就是拿你們二人當朋友才風風火火跑來告訴你們的,一句話,幹還是不幹,下半輩子全指望在這上面了。



情況也沒那麼糟糕,想我陳東在認識他之前,收入不多,但也不至於把下半輩子都給交代出去了吧。

吳安平早年出去遊蕩江湖,別的大本事沒學多少,嘴皮子倒是厲害,幾番遊說,我總算繳械投降了,也不跟他爭論了,既然接了單子不管什麼原因,什麼時候都一定要是去做的,畢竟那單子不同尋常,要是惹怒了正主,搞不好倒黴的就是自己了。

且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自古以來,天經地義。

我嘆了口氣,“那你說說情況吧,當初那個姓李的留下單子是想讓咱們幹嘛?”

見我鬆了口,吳安平立馬來了精神頭,“我就知道你好說話,其實吧,這事兒要是放在以前,咱們或許還不好入手,可現在我們有了人脈,有了資金,還有了一定的實力,倒也不怎麼難了。”

他說完,從衣服兜裏拿出一個摺疊好的文件袋放到桌子上,“這是那富豪的基本資料,你先過過目。”

我將信將疑的拿來還沒動手,卻是問道:“你消息可靠嗎?人家可是億萬富豪,個人信息怎麼能讓你隨便弄到手?”

吳安平舔了舔嘴脣,自信的道:“那不然你以爲我把那些錢拿去幹嘛了?要不是我嘴皮子快,區區十多萬就想應付下來,癡人說夢呢。”

打開文件袋,從裏面取出一本厚厚的資料,我和楊薇都有些吃驚。

吳安平沒有說假話,這些確實是那個富豪的個人資料,從姓名家庭住址,到他是幹什麼的,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就差人家的銀行賬戶和密碼了。

我掃了一眼,“李大海,三十五歲,九泰集團總裁兼任理事會主席,國內知名企業家,早年創辦集團,現如今身價早已過億……”

一直等我看完了手中的材料,吳安平才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你心裏可有數?”

我把資料給放回了袋子裏,沉吟道:“這個還真不好辦啊,上面說李大海的弟弟李建成得了怪病,至今未痊,還在病牀上癱着呢,且人家身份非同尋常,咱們要想接近,怕是有些困難。”

“他那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吳安平說道:“聽說是年幼時受了邪寒,寒氣入體,沒能及時逼出體外,留到現在後遺症發作,下半身動彈不得,而且時常感到寒冷,前些日子送到省外的大醫院去,人家醫生檢查說他沒幾年可活了,他還不想年紀輕輕就死去,對外發布了詔告,廣招天下名醫,說是如果誰能治好他的病,他可以把自己名義下的股份給出三分之一。”

我嚇了一跳,“三分之一的股份?那是多少?”

吳安平搖了搖頭,“不清楚,李建成的身家雖然沒有他哥哥李大海那麼高,但也絕對不菲,想必至少一兩千萬得有吧。”

錢這個東西,有時候就是讓人容易着魔,本來我跟楊薇商量好是不再想幹,結果一聽到一兩千萬,頓時動了心思。

(本章完) 「我的傀儡蛇不可能不攻擊你,我早就該想到的,如果不是因為你吸收了我的靈力,我可能還不敢確定啊……」老者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等待老者的下文……

「你進來的時候也看到了,這裡是傀儡族,之前你毀掉的那些黑蛇,也是我用了萬年時間,培育出來的傀儡蛇,雖然不強,但是也是我用了萬年心血才培育出來的啊,就那麼被你毀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話說回來,既然是傀儡,那麼自然是有主人的,而你就是我傀儡族的主人,所以我才會在蒼穹界等你回來!」老者看著墨九狸十分認真的說道。

「傀儡族?主人?可能你認錯人了!」墨九狸聞言看著老者說道。

她從未聽說過傀儡族,也沒見過!

自然就更不可能是什麼傀儡族的主人了!

「唉……這是我傀儡族主人的畫像,你看看是不是沒有易容的你便知道了……」老者看著不斷否認的墨九狸,無奈的輕嘆一聲,然後拿出一個玉簡,放在桌子上面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桌子上面的玉簡,並沒有去查看,她不信任老者,自然不確定玉簡裡面到底是什麼了!

「我真的沒有騙你,如果我說謊,那就讓我魂飛魄散!」老者看到墨九狸的樣子,一時有些生氣的說道。

結果老者的話剛落下,一道誓言規則落在老者的身上!

老者一愣,無奈的看著墨九狸。

墨九狸猶豫了下,這才拿起桌子上面的玉簡,神識探入其中,看了眼裡面的東西,只是不看還好,這一看,墨九狸也有些傻眼了……

裡面確實是一張畫像,但是畫上的人,真的是自己,不是年幼的自己,正是現在的自己,畫像上面自己一襲紅衣站在一片黑色的土地上面,周圍跟著很多獸族,還有人族,但是似乎又不是真的獸族和人族,一個個圍在她的身邊,似乎只聽她一個人的話似的……

墨九狸十分的詫異,難道這畫上的人真的是自己?難道自己真的和傀儡族有關係?

墨九狸從畫上看到一種孤單的感覺,縱然話中容貌和自己一樣的女子,周圍很熱鬧,但是只是這樣看到,墨九狸心裡就知道對方很孤單,而且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墨九狸收回神識,看向老者問道:「我看完了,現在可以說了嗎?」

「你應該看到了,那裡面的人是你對不對?」老者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看著老者的眼睛,猶豫了下點點頭,算是默認了!

「見過主子,傀儡族最後一代傳人文子風見過主子!」老者見狀神情激動不已的,直接起身跪在墨九狸的面前的說道。

墨九狸微微皺眉,起身閃到一邊,用靈力托起老者,卻被老者給拒絕了!

「主子,你聽我說完……」文子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無奈只能坐到一邊,不然文子風跪著自己,聽他怎麼說! 有一個大單子要幹,我也沒心思陪着楊薇逛街散步了,三人草草吃完了午飯,便趕了回去。

吳安平先是想辦法聯繫到了九泰集團的工作人員,從對方口中得知李建成確實在四處尋找名醫治病,這下可把我們激動壞了。

本還一直琢磨着該怎麼接近對方,現在不正是有一個大好的機會嗎?

況且吳安平早年隨着他祖師爺學了一點醫術,雖然不太高深,但用來矇混過關是絕對綽綽有餘的了,他建議我倆僞裝成雲遊醫生,假借替他看病的理由,先混進對方公司內部再說,等打探到了消息,再來商量下一步行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