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還沒有等葉風他們去找黑龍,黑龍便自己送上門來了。

葉風看著盤旋在空中的黑龍,心中也是一喜!但是黑龍卻是直接將目光落在了火鳳凰的身上。

「你衝破封印了?」黑龍一臉震驚的看著火鳳凰說道。

「哈哈哈。。你也感覺到了嗎?不錯!我已經恢復到了巔峰實力!而且已經達到了妖皇八階!」火鳳凰一臉驕傲的說道。

眾妖一聽到火鳳凰說出自己的實力,也是嚇得不輕,當然,他們也是十分的慶幸,自己臣服了葉風!

黑龍自然也是一臉的震驚,畢竟他們以前被封印的時候,實力雖說也有著妖皇境界,但是卻只不過只有妖皇初期罷了,也就是三階左右!

但是這火鳳凰一衝破封印之後,居然達到了妖皇八階!這確實也是讓他敢到不可置信啊。

「黑龍啊!咱們兩個相識一場,只要你臣服於陛下,到時候你的封印也自然被會陛下解除的!」火鳳凰一臉激動的說道。

黑龍這時候才注意到葉風的存在,畢竟火鳳凰說話所處在的置,那可是在葉風的後面一點啊!那就可以顯而易見,葉風才是正主啊!

「你是說的真的?」黑龍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火鳳凰問道。

這時,葉風也是笑了起來,看著空中的黑龍說道:「你可以不相信本皇,但是你也應該相信火鳳凰!還有一個便是,你站在那麼高的位置,本皇說話,那豈不是要仰視你?你想恢復到原來的境界,那你最好還是乖乖的下來!」

黑龍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己確實還在空中,如果想要恢復實力,那就必須有求於眼前的葉風,所以他也是乖乖的落到了地面,然後一臉恭敬的看著葉風.

而且現在葉風身邊可是有火鳳凰啊,而且現在已經恢復到了巔峰,如果他自己敢對葉風產生一點點惡意的話,估計不用等葉風動手,那火鳳凰就直接動手了!而且只需要一個小火球,就可以讓自己灰飛煙滅.

見到黑龍如此懂事,葉風也是十分的高興,只要將這黑龍也收服,到時候這個荒天秘境之行,也該結束了,而且葉風也不必等到十五天結束之後再出去,畢竟這裡面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值得葉風再呆在這裡面繼續等下去了.

"如果你想解除你身上的封印,那就與火鳳凰一樣,臣服於本皇!"葉風淡淡的說道. 黑龍聽到葉風的話,也是有些吃驚,畢竟做為龍族的他來說,怎麼可能向一頭螞蟻妖獸低頭呢.

但是現在,他這樣的情況,如果不向葉風臣服的話,那還會有好結果嗎?難不成就這樣一直呆在這個暗無天日的荒天秘境之中嗎?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在這裡面生活了多少年,如今可以恢復實力,而且還有機會能夠去到外面的世界,這如何能讓他不激動啊,但是卻要向葉風臣服.

黑龍思考了一會,火鳳凰卻是有些不耐煩了!立即對著黑龍說道:"我說小黑!你倒是給個準話啊,如果你現在臣服於陛下,那你的實力,我相信不到一會,你就會恢復到巔峰狀態,但是如果你不臣服的話,估計你這一輩子都只有呆在這個裡面了!"

"火姐!哎...好吧,我願意臣服!"黑龍說完,便直接向葉風獻上了自己的靈魂,這樣一來,他也與火鳳凰一樣,居為了葉風的手下!

而且葉風對黑龍也是如法炮製,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後,葉風帶著黑龍從時空塔裡面出來,黑龍也是恢復到了巔峰狀態,與火鳳凰的境界差不多,都達到了妖皇八階!

現在整個荒天秘境的妖獸,可以說都被葉風給收服,就算留在這裡面,也沒有了任何意義!

當然,葉風也不會這麼急著離開這裡,而是直接將所有妖獸全部都收進了時空塔裡面去,隨後自己也進入了時空塔裡面,開始了修鍊.

在剩下的幾天時間裡面,葉風也是抓緊著一切時間進行修鍊,就在最後一天的時候,葉風直接從時空塔裡面走了出來,此刻的他,已經達到了玄師一階!

而且進入了玄師境界,葉風才知道,現在的自己,與玄者境界的自己,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就在這一天,葉風直接捏碎令牌,然後一股柔光,直接將葉風籠罩在其中,便被傳送出到了外界的廣場上面.

眾人見到葉風出來,也是瞪大了眼睛,因為歐陽緒寧知道,葉風是捏碎令牌出來的,難不成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眾人在看葉風的實力時,也是大吃一驚,居然達到了玄師一階.

同時這個時候,白常天與陳東還有風老柒三人,也都來到了葉風的身邊.

正值中午時分,歐陽緒寧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直接打開畫卷,將裡面的人,全部都傳送了出來.

當然,對於是誰是第一名,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正是先前最先出來的葉風!

而第二名,正是楓月谷的藍麗英,以及第三名的郁可為!至於流光宗的大師兄,他們都知道,已經死在了裡面!

不過眾人都不是傻子,因為他們看到葉風的積分一下子變成第一名的時候,而流光宗大弟子卻直接消失在了排行榜上面,那麼就可以肯定一件事情,流光宗的大師兄是被葉風所斬殺的.

但是就算被葉風殺死,他們也無可奈何,畢竟葉風身邊,此刻可是站著三大玄王高手啊!他一個小小的流光宗,哪裡敢在葉風面前撒野!殺了就殺了!這個啞巴虧,他們也只好憋在自己肚子裡面.

這時候,歐陽緒寧也是立馬說道:"各位表現都很不錯,特別是葉風公子,獲得這一次的第一名!所以,葉公子,便可以進入皇宮藏寶庫裡面,隨意挑選三件寶物.

楓月谷的藍麗英,可以獲得兩件,至於劍心宗的郁可為,便可以獲得一件!



當然,第一名的自然還有另外的獎勵!寡人現在正是冊封葉公子,為大安王朝的一字並肩王!享親王待遇!賜塔斯郡為葉親王的領地!

對於歐陽緒寧的這個冊封,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而且往屆參加荒天秘境比試的人,哪怕是得到第一名的人,也沒有得到如此的冊封啊!當然,那些普通人,在看到葉風身邊的三人時,也算是明白了一些,這歐陽緒寧也不簡單啊!這是要將葉風拉到自己船上啊!

"多謝陛下!"葉風也是臉上微笑著說道.

當然,這就代表著葉風接受了歐陽緒寧的冊封,與此同時,台上的三大家族族長,以及老祖,當然還有各大臣,全部都圍到了葉風身邊,向著葉風道賀!

葉風也是一一回禮.

而且前三名的人,歐陽緒寧也是讓他們一起,回皇宮,參加今天的宴席!當然郁可為雖說得到了第三名,但是他看到葉風得到第一名之後,所得到的冊封,那可是十分的嫉妒不已!

心中也是將葉風給記恨上了.

當然,他並不知道葉風的真實身份罷了.如果知道的話,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把葉風給記恨上啊.

那可是直接給他們劍心宗樹立一個天大的敵人啊!

葉風一行,直接被接進了皇宮裡面,酒席上,葉風也是只坐在歐陽緒寧的下方罷了.再下面的則是白常天等人,以及三大家族的老祖!對於這樣的安排,眾人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不過這畢竟是皇帝的安排,他們比不好說什麼.

而郁可為則是被安排到了另外一桌,坐到了那些大臣們一起!

"來!大家一起舉杯,為三位勝出者乾杯!"歐陽緒寧站起來,端著杯子,對在坐的人說道.

葉風也是舉起杯子,一干而盡.

就在這時候,郁可為喝完這杯之後,也是來到了葉風的面前,舉著杯子,對著葉風說道:"葉公子,在下劍心宗郁可為!恭喜你獲得第一名!在下先干為敬!"

葉風看著郁可為的眼神,也知道這個郁可為的心情,畢竟他一個天才弟子,居然在這樣的比試當中,不說拿第一,至少也要拿個第二名吧,但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只得了一個第三名!

這讓他的心中無比的憤怒.

"好!多謝郁公子!"葉風站起來,舉起杯子,再次將酒一干而盡.

"葉公子得到了第一名,想必實力一定不差,而你的境界與我一樣,都是玄師一階,不如我們兩個切磋一番如何?"郁可為看著葉風,一臉不善的說道. 葉風如同看傻子一樣的看著郁可為!不過還沒有等葉風開口,而是劍心宗的長老,率開口頭對著郁可為大聲罵道:"無知小兒!你居然敢這樣跟並肩王說話!還不退下!"

郁可為一臉不爽的看著這名長老,說道:"劉長老,我挑戰並肩王錯了嗎?還是說我不能挑戰並肩王呢?"

其實劉文此刻也是十分的後悔,畢竟半個月以前的時候,他可是對葉風出言不遜啊!沒有想到,現在居然成為了一字並肩王,這可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啊.

估計就算是他們宗主在見到葉風,那也得客客氣氣的.

"好了!郁可為是吧!既然你想挑戰我,那我就答應你!也就權當為今天這宴席增添一點樂趣吧!"葉風看著郁可為,一臉平靜的說道.

聽到葉風同意了郁可為的挑戰,眾人也是十分激動,大家都想看看這個葉風的實力,而且現在葉風可是代表著大安王朝啊!

"好!那我就來見識一下並肩王的高招吧!"郁可為一臉自信的看著葉風說道.

這時候,歐陽緒寧,也是笑著站了起來,說道:"不如兩位就到演武場去吧!那裡地勢寬敞."

葉風站了起來,隨後,在一名太監的帶領下,眾人便全部移步到了演武場上面去.

原本這種場面,是沒有公主參加的,但是當他們來到演武場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告訴了歐陽芯月,她也是帶著一群婢女,趕到了演武場,畢竟葉風她也算是認識的.

郁可為率先站在擂台上面,手中拿著一把長劍,而這一把長劍,也是劍心宗宗主賞賜給他的.

"怎麼?我們的並肩王怕了嗎?"郁可為看著擂台下面的葉風說道.

葉風只不過是晚了一點點走上擂台,這小子居然就囂張起來了!

"哈哈哈..哪裡敢讓劍心宗的天才弟子久等,我這就上來!「葉風一上擂台,玄師境界的氣勢,便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郁可為見狀,也毫不勢弱,也是將自己的氣勢勢放出來!兩股氣勢直接交戰在一起.

葉風對於這個郁可為的實力,也是微微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郁可為單是從氣勢上面來看,就不比一些玄師二階的人差,就過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流光劍的天才弟子,那還是在葉風玄者十階巔峰的時候,就被葉風一刀秒殺,而現在葉風已經達到了玄師境界,在對上一個與自己境界一樣的人,那自然也不會放在眼裡.

"光憑這份氣勢,你就值得我全力出手!"郁可為一臉不屑的看著葉風說道.

"那我還得多謝郁少俠看得起了!既然如此,為了表示你的看重,等下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咱們今天也就生死不論!"葉風看著郁可為一臉微笑的說道.


當葉風說出這一番話來,下面的劉文也是皺起了眉頭,心中也是暗道不好!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郁可為已經同意了葉風的這一場生死之戰,最後能夠活下的,就只有一個人.

"好!那咱們兩個就來一場生死之戰!"郁可為說完,便直接一劍朝著葉風斬了過去!就在郁可為的長劍要碰到葉風的時候,葉風這時候突然動了,只是伸出兩根手指頭,直接夾住郁可為斬出的長劍.

郁可為也是傻眼了,因為他想要抽出劍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此刻葉風手中夾著的劍,就好像生了根一樣,無論他郁可為如何使勁,都無法從葉風的手中將劍拔出來!

與此同時,所有觀看的人,也是無比的震驚,他們可是感受到先前郁可為的這一劍,那可是基本使出了全力一劍,但是卻如此輕鬆的被葉風給破掉!

"哼!原來就這點實力,看來我還是高估你的實力啊."葉風一臉淡淡的說道,這時候,葉風的兩根手指頭,突然發力.

咔嚓一聲,手指夾住的長劍,直接被葉風給折斷!

郁可為此刻已經不能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心中的震驚,這把劍的來歷,他可是十分清楚啊,這可是他們宗主所煉製出來的劍!可以說,就算是玄靈強者,也不可能一下子將其折斷啊!但是現在卻直接被一個只有玄師一階的人給一下子折斷!

這樣的結果,是他史料未及的,就連劉文也是張大了嘴巴,別人不知道這把長劍的硬度,但是他清楚啊!但是在葉風的手裡面,卻如果一張紙一樣脆弱!

"該結束了!"葉風大喝一聲,直接拿出霸刀,然後一記不滅刀法,朝著郁可為斬了過去!

郁可為還在震驚當中,可是葉風的攻擊,已經斬到了他的面前,當他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只見,郁可為被葉風一刀斬殺!

郁可為的死,劉文也是十分的無奈!畢竟是郁可為自己最先挑起的戰鬥!如今他死了,那也就白死了!就算他們劍心宗,也不敢找葉風報復啊!

葉風一刀斬殺玄師一階高手,眾人也是十分的震驚,但是葉風二話沒說,直接將郁可為身上的空間戒指,給取了下來,然後收進了自己霸戒裡面!

這時候,歐陽緒寧也是走上台,對著葉風一臉微笑的說道:"我們的並肩王果然厲害!"

"多謝緒寧老哥了!"葉風一臉笑容的回答道.

不過芯月公主聽到葉風如此稱呼自己父皇,她也是感到十分意外,畢竟當初她可是與葉風平輩論交啊,現在居然一下子葉風矮了一輩,這讓她一下子還有些接受不了.

"劍心宗郁可為,自己挑起的戰鬥!如今身死,那也是咎由自取,好了,咱們繼續到前面喝酒去!"歐陽緒寧一臉笑容的說道.

葉風也是點了點頭,便再次隨著歐陽緒寧等人一起,朝著前面的大殿走去.

劉文看著死在擂台上面的郁可為,也沒有任何的憐惜,也是跟著一起,朝著大殿走去.雖說他們劍心宗失去了一個天才弟子,但是最後卻並沒有危及他們整個劍心宗,而且歐陽緒寧也只是把這件事情歸結與郁可為一人的行為罷了.

從某種層面上來說,歐陽緒寧,那是救了他們劍心宗一命. 所有人都沒有因為郁可為的死,而感到不愉快,而隨後的酒宴,眾人那是喝得更加的愉快.

酒過三旬之後,葉風也與白常天等人,直接離開了皇宮,而這時候,葉風等人直接來到了一個客棧裡面,訂下幾間屋子.

在葉風的房間裡面,白常天等人,卻是隨意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各位,我想知道,霸刀宗真的實力倒底有多強?"葉風直接對著白常天等人問了起來.

"啟稟宗主,霸刀宗現在的實力,可以說已經不如當年,比起老宗主在位的時候,要弱了一些,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今霸刀宗裡面,您那便宜師兄,他的實力,據說已經突破到玄皇境界!而之下還有三十多名玄王強者,一千多名玄靈弟子..至於玄師境界以下的,那就更多了!"陳東立馬對著葉風介紹道.

"哦?就只有這些嗎?"葉風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時,白常天卻是立馬說道:"當然不是,霸刀宗還有三位太上長老,他們的實力據說已經突破到了玄皇五階!不過他們三位,並不怎麼理會宗內事情,只有遇到宗門有大難的時候,才會出來!"

"原來如此!沒想到霸刀宗,居然有如此底蘊,看來咱們可以直接去霸刀宗了!"葉風一臉平靜的說道.

對於葉風的話,眾人也是一愣,不知道葉風所說的是什麼意思.

"宗主,就以我們幾個的實力,恐怕很難啊!畢竟現在霸刀宗都被陳天柱控制著!而且太上長老也並沒有理會這件事情!如果咱們就這樣上去的話,估計很難對付他們啊!"白常天皺著眉頭說道.

"我知道你們的顧慮,不過你們放心,本宗主,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就一定會有把握的,你們隨我進時空塔裡面!"葉風說完,便將幾人直接弄進了時空塔裡面,當然,葉風是將他們弄到了黑龍與火鳳凰所在的那個地方!

眾人一出現,白常天等人就感覺到兩股無比強大的氣息.眾人也是無比的震驚,因為當他們看到黑龍與火鳳凰的時候,這時候他們終於明白葉風的自信來自哪裡了!

原來有著兩頭如此強大的妖獸啊!而且還是一龍一鳳!他們也知道,這兩頭妖獸,如果是在妖靈大陸的話,那可是屬於神獸一級的存在啊!

"見到主人!"黑龍與火鳳凰兩個立馬飛到葉風的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禮.

"起來吧!"葉風說完,便對著白常天等人繼續說道:"你們說,有了他們,拿下霸刀宗,有多大的把握!"

"哈哈哈..宗主!沒想到您還有兩位神獸大人啊!如果有他們兩位在的話,那咱們這一次攻打霸刀宗,那就不在話下了!"白常天一臉激動的說道.

在他的心裏面,他也很想回到霸刀宗,畢竟那裡是他曾經生活的地方!而且他還是在霸刀宗裡面長大的!可以說,霸刀宗就是他的家,只不過最後卻不得不離開!

"好!既然如此,那咱們明天就直接前往霸刀宗!"葉風一臉自信的說道.

"是!謹遵宗主之令!"白常天等人恭敬的說道.

隨後,葉風便帶著白常天等人,直接出了時空塔,而後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間裡面,開始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常天等人就來到葉風的屋子外面等候著,這時,只見一隊人馬直接衝進了客棧,而帶頭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芯月公主!

見到芯月公主,白常天自然也認得.

"原來是芯月公主!"白常天一臉笑容的看著歐陽芯月說道.

"是白叔叔啊!葉風他起床了嗎?"芯月對著白常天一臉微笑的問道.

就在這時,葉風也是直接走了出來,看著芯月公主,隨後笑了笑,問道:"原來是芯月公主啊!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葉風,沒想到,你居然成為了並肩王!我今天過來,就是要告訴你,我不會叫你王叔的!"芯月公主嘟著小嘴,一臉不滿的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原來就是這個啊!不過你既然都這樣說了,那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畢竟那只是一個頭銜罷了,如果你真的叫我王叔的話,我還倒是有些不願意了!因為你把我給叫老了!"葉風笑著說道.

眾人一聽,也是大笑了起來!芯月公主這時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只要不讓她叫葉風叔叔,那什麼都好說!

而就在這時候,錢東也是來到了客棧,當他見到葉風的時候,也是一臉打趣的說道:"不知道我現在應該叫你並肩王呢,還是繼續叫你葉兄弟呢!"

"哈哈哈..錢東,你也來打趣我啊!你還是叫我葉兄弟吧!至於這個稱呼,我還有些不大習慣呢!"葉風一臉笑容的說道.

這倒不是葉風不習慣,而是他覺得這個頭銜也太貶低他的身份了,他可是霸刀宗的宗主啊!居然在大安王朝裡面,還要比歐陽緒寧矮上一級,如果讓他知道自己是霸刀宗的宗主,不知道他還敢不敢這樣給葉風一個一字並肩王的稱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