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還有這回事?”我結果了那個“吊墜”。

吊墜的模樣,真的是一面青銅鏡子。

那面鏡子,只有一個大拇指的大小,吊飾很精美,模樣逼真。

我掂量掂量了青銅鏡子後,聞了聞,然後遞給了大金牙,偷偷對他說:白芊芊沒說假話……這枚鏡子,有陰氣!

大金牙也聞了聞,說這鏡子,可能真的就是“東宮妖鏡”。

我握住了“東宮妖鏡”,問白芊芊:你爲什麼不在能取下吊墜的那一天,把吊墜直接丟掉呢?這樣,你就能夠擺脫鏡妖的控制了?

“擺脫不了。”白芊芊紅着眼睛,說:你們可能不知道,我每次丟出了這個吊墜……第二天,我一打開門,就瞧見那吊墜,躺在我家的門口。

“有一天,我故意不撿,就讓吊墜在我家門口,然後,我通過貓眼,偷偷的看了一陣後,發現很多人經過我家門口,可就是沒有人撿走那枚吊墜,你說怪不怪?”

白芊芊說:我不是沒有想過脫離鏡妖的控制,可是,我實在逃脫不了啊。

“自從我被鏡妖控制後,我感覺我的嫉妒心,一直在變強,也變得更加小心眼,因爲年終獎的問題,我就下陰術,把那老師的胎給墮了,我就因爲我的一位學生跟我頂嘴……我就給他下了巫蠱,把他折磨得半死!我已經變壞了,我不想變成這樣的!”

白芊芊痛哭流涕的說道:我想做一個好人……真的,高人,你們要幫幫我啊!

我看着白芊芊的模樣,確實有些心疼……這女人,曾經是一個溫柔的女人,現在卻被害成這個樣子,確實可憐。

至於白芊芊做過那麼多的惡事……幾乎都是被鏡妖控制的,所以,要說她有沒有罪過?我覺得沒有。

所以,鏡妖我一定要抓到。

抓到了鏡妖,才能幫白芊芊洗刷“冤情”。

我一把握住了白芊芊的肩膀,說:鏡妖的事情,交給我了……你按照我說的辦……我一定讓你……重獲新生。 白芊芊問我:真的能夠幫我收拾鏡妖嗎?他很厲害的,可以完完全全的控制我。

“能搞定!”我拍着白芊芊的肩膀,說道:三天之後,你再次來酒店……我幫你消除鏡妖……天羅地網布陣,鏡妖逃不了的。

“那太好了。”白芊芊聽了我肯定的答覆,激動得跳了起來:我以後能過自由的日子嗎?我能無憂無慮的教書嗎?

“只要抓到了鏡妖,就能。”我看向了白芊芊,說:今天的聊天,就到這兒了,我其餘的也不多說,三天之後,鏡妖伏法。

現在,實打實的確定了,白芊芊脖子上面的那個吊墜,就是“東宮妖鏡”,那我只要請來天羅地網,鏡妖插翅難飛。

這晚,我們總算能夠睡個安穩覺了,一切塵埃落定,只等三天之後降服鏡妖了。

我躺在酒店的牀上,閉着眼睛,準備進入香甜的夢鄉。

剛剛入夢,我突然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那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我猛的睜開了眼睛,瞧見白芊芊,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袍,站在了我的跟前。

我一咕嚕,想要坐起來,卻發現,我根本坐不起來。

我下意識的驚住了,我被白芊芊,控制住了。

白芊芊盯着我,說:招陰人……我來了。

“白芊芊,你想做什麼?”我問白芊芊。

白芊芊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白芊芊。”我盯着她說。

白芊芊搖了搖頭,說:前兩天,你和那個大金牙,招我進了鏡子,當了一次鏡仙。

“你是鏡仙?”我問鏡仙。

鏡仙盯着我說:我前兩天以爲你們不是好人,現在才知道,你們是爲鬼伸冤的好人……去成功大學自習室1605室的第一排的第一張桌子裏,找一件東西,你就知道這次“鏡妖”事件的始末了,我告訴你,鏡妖,根本不存在。

鏡妖根本不存在?

我記得前兩天,大金牙招鏡仙的時候,問過鏡仙:你知道鏡妖嗎?

當時鏡仙就說從來沒見過鏡妖。

現在,她又跟我說鏡妖根本不存在?

可是,白芊芊剛纔約我們幾個人談的時候,明確說過……鏡妖就在她的吊墜裏面,現在怎麼又不存在了呢?

我到底應該相信誰。

鏡仙說:去吧,找到那張桌子,打開它,你就知道事情的始末了,對了,鑰匙找姓陳的圖書管理員去拿,千萬要記住,姓陳的圖書管理員……再次切記。

說完,鏡仙就徹底消失了,這天晚上,再也沒出來過。

我這天晚上,一直再想,鏡仙讓我去找一件東西……那到底是一件什麼東西?

我怎麼也沒想明白,覺也沒睡好。

第二天一早,我讓兄弟們好好休息,我一個人,獨自去了成功大學的自習室。

成功大學的自習室樓,第一層是圖書館。

鏡仙讓我找圖書館的姓陳的管理員拿鑰匙,那我首先得去拿鑰匙。

我走到了前臺,敲了敲桌子,問前臺的圖書管理員:你好,你們這裏有姓陳的圖書管理員嗎?

那圖書管理員約莫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鵝蛋臉,是個女的。

萌寶坑爹:首席,復婚無效 她擡着臉,望着我,呆呆的說:哦,我就姓陳啊,我叫陳三花,你找我什麼事?

找她什麼事?我一時半會還沒反應過來,我總不能跟她說,一隻鏡仙,讓我找她要鑰匙吧?那人家還以爲我神經病沒治好呢。

我乾笑一聲,說我一位朋友託我找你辦點事情。

“什麼事情?”陳三花看我躲躲閃閃的,以爲我不是好人。

我把頭湊到了她的耳邊,說:一把鑰匙。

“什麼鑰匙?”陳三花的表情,突然變得緊張起來,眼神也很謹慎,不停的掃着我,打量着我。

我說:1605的鑰匙。

“哦,哦,這件事啊。”陳三花連忙低頭,拿出了手包,掏出了一套鑰匙,從裏面動作熟練的拆出來了一把,遞給我,說:我守這把鑰匙,守了兩年了……想不到真的有人來領呢。

我接過了鑰匙,說了一句謝了,就開始去找自習室。

1607、1606……1605,我找了十幾分鍾,總算找到了這麼一個自習室。

1605自習室是整個自習室樓最上面的一層,人數比較少。

我進了裏面,才發現了兩三個人在裏面自習。

我找到了第一排的第一張桌子。

這桌子,上面全是灰塵,看抽屜的縫隙,已經佈滿了蛛絲。

剛纔我在找自習室的時候,稍稍瞭解了一下,這自習室裏,有一些是公共自習室,也就是免費的,位置不會固定,有一些算是“付費自習室”,位置都是固定的。

1401之後的自習室,都是要花錢購買位置的,所以,這些自習室的人數,都不是很多,這年頭,免費的都要比付費的東西更受歡迎。

我打開了這張桌子的抽屜。

裏面,是一個古樸的日記本。

日記本的表面,是老舊的牛皮紙,打開之後,裏面全是娟秀的筆跡。

我看完了整本日記之後,我才知道……爲什麼鏡仙讓我來這裏……整個“古鏡奇談”的來龍去脈,也在這一瞬間,讓我徹底瞭然了。

我一字不落的看完了日記後,把日記本,收了起來,我想,我們招陰人家的“天羅地網”,不需要再請了。

我給家裏大哥打了個電話:喂!大哥,你還沒出發吧,如果沒出發,那就不用出發了,天羅地網,用不着了。

掛了電話,我又給老白打了一個電話:老白……今天中午,到成功大學來!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你妹妹的事,我給你一個徹底的交代。

打出了這兩個電話,我就回了酒店。

剛剛到酒店門口,我的手機響了——是辛帥給我的電話。

“喂!小李爺。”辛帥在電話裏,有些興奮。

我問辛帥是不是收到了“底片”。

前兩天,我把“白芊芊”撞邪的底片,寄給了辛帥,讓他幫我洗出照片來,看看白芊芊到底撞了什麼邪。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辛帥笑哈哈的說:昨天晚上收到的,我已經給你洗出來了,然後掃描了一張圖片,現在發你手機上去?

“喲,手腳這麼快呢?這次得謝謝辛帥老哥了。”我對辛帥的敬業精神十分佩服。

辛帥笑了笑,掛了電話。

接着,我的微信,接到了一條消息,是辛帥傳給我的照片。

我看完了照片,笑了……這張照片的出現,論證了我對白芊芊的“設想”,是沒有問題的。

白芊芊……她本人,其實是有很大問題的。

今天,我要讓這一切,重見天日了。

……

中午的時候,老白到了酒店,急急忙忙的問我:小李爺,我妹妹到底撞了什麼邪?

“老白,稍安勿躁,我把人找齊了,你就知道她是中了什麼邪了。”我拍了拍老白的肩膀,讓他不要這麼着急。

有些事情,着急,真的沒用。

大概在一點左右,我喊的人,全部到齊了。

我、大金牙、風影、祁濤、喬拉,五個人,全部到位了。

皇上,給條活路! 同時,我也邀請了五個人。

這五個人是……老白、白芊芊,以及曾經和白芊芊關係最好的三名同事——蕭如男、朱江、韓諧,還有一名同事李子欣傳聞已經死在了控制白芊芊的鏡妖手上,那自然邀請不過來了。

我在酒店,租下了一個會議室,我們十個人,都在這會議室裏。

白芊芊今天似乎又發瘋了,見了我們,就罵我們:你們這羣大陸仔,喊我過來幹什麼?我白芊芊很忙的,好嘛。

大金牙說白芊芊還是昨天沒有被鏡妖控制的時候,更可愛一些。

我乾笑一聲,其實我現在知道……鏡妖這個東西,完全不存在……東宮妖鏡……從明朝朱見深的妃子萬貞兒死了之後,也重來沒有現世過。

“小李爺,我信任你……才把白芊芊的那些惡事,說給你聽,現在,你轉眼把我和蕭如男賣了,你算什麼東西?”韓諧似乎對我邀請他們夫婦過來,非常不滿意。

我也是一笑了之。

我拍了拍會議室的桌子,說道:蕭如男、朱江、韓諧,你們三個,曾經和白芊芊的關係,非常好,對嗎?

“那是過去的事情了。”朱江說道。

我又笑了笑,說:沒錯,那的確是過去的事情了……今天,我喊你們過來……不是爲了敘舊談感情的,而是要把你們這幾個殺了白芊芊的兇手,全部喊過來,讓你們殺人償命的!

“誰?誰殺了白芊芊?”朱江的表情,明顯有些緊張。

我一拍桌子,一字一頓的說:朱江、韓諧、蕭如男……你們三個,夥同另外一個人……殺了白芊芊。

“夥同誰?”韓諧怨毒的看着我。

我猛的一指白芊芊:夥同他!你們四個,一起殺了白芊芊。

白芊芊先是一愣,緊接着,她哈哈大笑:李善水,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就是白芊芊,你說我殺了白芊芊,莫非是我自己殺了我自己?

“你不是白芊芊,你是……李子欣!”我指着白芊芊,狂吼了一句。 我指着白芊芊怒吼,你不是白芊芊,你是李子欣!

白芊芊盯着我,說:李子欣,早就死了,我是白芊芊。

我頓時,咧着嘴,笑了,笑得很歡快:李子欣,你真不承認嗎?

“我承認什麼?我就是白芊芊,哥,我是不是白芊芊。”白芊芊又問老白。

老白也是一頭霧水,說她的確是白芊芊,接着,他還問我:唉!小李爺,這的確是我妹妹,你怎麼說?

我問老白:你憑什麼說她是你妹妹?

老白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兩眼,接着,又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唉!小李爺啊,你快把我搞糊塗了……這是不是我妹妹,我咋還要證明?這兩年,雖然我和我妹妹見得比較少,可是我天天關注她的facebook,她長什麼樣,我太知道了……這鼻子、這臉、這模樣,造不了假啊!

大金牙、風影他們,也盯着我,想看看我到底能說出個什麼花來。

我站起身,走到老白麪前,說道:曾經,美國的心理學家,做了一個實驗……實驗裏,選取了五百個人,分別跟他們編號,一號到五百號。

五百號人裏面,一號和二號模樣很像,二號和三號模樣很像,三號和四號模樣很像……以此類推,四百九十九號和五百號很像。

然後,心理學家,找了一個實驗者,讓那個人,從一號開始認,兩個人一組的認。

那個人,看了一號和二號,說是一個人,然後看了二號和三號又覺得是一個人,看了三號和四號,又覺得是一個人……一直看到五百號,他舉得五百號和四百九十九號也是一個人。

最後,那志願者問心理學家:你從什麼地方……找來了五百個一模一樣的人!

心理學家哈哈一笑,把“一號”和“五百號”同時喊了出來。

這時候,志願者才發現……一號和五百號完全是兩個長相完全不一樣的人。

當時志願者懵逼了,他說他明明覺得每個人都很像的,爲什麼一號和五百號,完全不像?

心理學家告訴志願者——人的感官,很難分清楚細微的東西,只有那些細微的變化積累到了一定數量之後,人才能分辨得出來,這個叫“閾值”。

這也是心理學上,著名的“階梯實驗”。

這個實驗也可以用在同一個人身上,一個人,十七歲和三十歲的模樣,完全不是一個樣子的,可是,我們每天卻又沒感覺到自己長相變化,事實上,我們每天發生的變化,需要積累幾年,纔能有一點點比較明顯的區別。

“哦,你意思是我天天關注我妹妹,她每天變化了一點點,我卻沒有察覺,導致她現在變化很大,我依然覺得順理成章?”老白問我。

我沒有理老白,直接對白芊芊說:李子欣,你也不要再裝了,我猜測……你剝下了白芊芊的人皮,試圖假冒白芊芊,你身材、身高,和白芊芊相仿,你在披上白芊芊人皮的那一天,你的模樣,和當時的白芊芊當真是一模一樣。

“可是!你的臉部骨骼,和白芊芊是不一樣的,骨骼和臉皮之間有縫隙,導致臉皮每天都在收縮,臉皮收縮一點點,模樣發生一點點變化。”我指着白芊芊說:這也是爲什麼你的模樣,一直在變……朱江、韓諧、蕭如男,一直騙我,說你的臉型變化,其實是鏡妖搞得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