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麼淺顯的道理,夜千羽當然懂。

「好了,不要再婆婆媽媽了,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一直被殤保護著,其實是種甜蜜的負擔,她想要的,是和殤並肩,哪怕風雨再大,也一起面對。

北流殤:「……」

居然被小羽兒嫌棄了。

「那我走了。」

夜千羽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包東西扔給北流殤:「不許受傷。」

是龍涎果,在華夏三年,攢下了好幾百顆,這一包,是一百顆整。

北流殤接過後,邪氣一笑:「遵命,我的小羽兒。」

依舊和以前一樣,北流殤只帶走了左影,將心思比較細膩的端木祁留給了夜千羽。

北流殤走後,夜千羽哪裡還睡得著,閉著眼睛假寐,等身上的酸痛感不那麼強烈了,立刻穿衣起床,啟程去火神宗。

火神宗是一定要去的,一則看看小慕兒,二則將天階功法給秦沐風他們。

去完火神宗,她立刻鞏固修為去。

墨小弟要跟去,夜千羽隨他了,墨小弟的資質很不錯,玄魂的攻擊力也極強,是個好苗子,不過缺乏實戰經驗,跟著她歷練一番也好。

她用藥草改變臉部的輪廓,將顏值降低,又叮囑墨小弟和端木祁:「因為一些原因,我還不能暴露身份,暫時叫我洛羽吧。」

墨小弟回了句:「好的,師父。」

端木祁點點頭:「知道了,主母。」

夜千羽:「……」

星落城繁華依舊,夜千羽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頗有些感嘆。

世事當真無常,三年前,她突然就被空間亂流甩回了華夏,能回來真的是萬幸。

路過一家拍賣行時,她拐了進去。

她本來有兩個儲物戒,不過一個給了大寶,她進來是為了再弄個儲物戒來用。

一個年輕小夥計跑來招呼她:「姑娘想要什麼?」 夜千羽道:「儲物戒。」

年輕小夥計報了個價格:「一口價,一千中品玄石。」

夜千羽其實已經身無分文了,三年前,為了沖煉藥師等級,她將身上本就不多的玄石花光了,很多藥草還是用煉製出來的丹藥換的。

「可不可以用丹藥換?」

年輕小夥計一臉嫌棄的樣子,連一千中品玄石也拿不出來,比他還要窮。

墨小弟要幫夜千羽付,夜千羽沒答應。

她朝年輕小夥計道:「我用五品丹藥來換,給你一成的好處。」

在滄雲大陸,五品丹藥很珍貴,有錢想買都買不到,到了洛川大陸,雖然貶值了一些,不過還是挺值錢的。

有一成的好處可拿,年輕小夥計的態度立刻變了,殷勤十足地幫她計算丹藥的價格,換了一枚儲物戒給她,然後恭送她出門。

「姑娘走好,歡迎下次再來!」

冷星落剛好到拍賣行買東西,看到夜千羽的背影,有些愣住。

是她回來了嗎?

三年前,他突然被人綁了,又突然被人救了。

醒來時,父親問他,是誰救了他。

除了她,還有誰會救他?他想當面向她道謝,並把拍下來的那套寒針送給她,門房卻送來她的辭別信。

很簡短,寥寥數語,她沒有絲毫留戀地走了,似乎都沒有將他當作朋友。

同一時間,腿有殘疾一向深居簡出的大哥突然服毒身亡了,在父親的調查下,他才知道,原來,他會遭受那麼多不幸,都是大哥在暗中害他!

大哥會服毒身亡,應該也是因為她。

她救了他,又幫他解決了害他的罪魁禍首,卻不辭而別。

起初,他保持著理智,後來,他實在按捺不住對她的思念,想去找她,卻怎麼也找不到她,整整三年,她就好像從大陸上消失了一樣!

冷星落追上去,攔下夜千羽:「這三年,你都去哪裡了!」

夜千羽認出他,微微皺眉,這種質問的語氣是怎麼一回事?

冷星落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不好,將聲音放緩:「我一直找不到你,有點擔心你。」

夜千羽看到他眼底的柔情,眉頭皺得更深。

當年,她察覺到冷星落可能對她有意思,沒當面和冷星落道別,只留了封簡短的書信,就離開了星落城。

她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冷星落會忘記她。

不過似乎並沒有。

有必要讓冷星落清醒過來。

夜千羽突然道:「這三年,我其實生孩子去了。」

冷星落瞳孔微微收縮,卻又很快擠出一個笑容:「你們成親了嗎?」

夜千羽點點頭。

本來是要成親了,卻被破壞了,不過,她連殤的孩子都生下了,成不成親都沒差。

冷星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其實幻想過,夜千羽和北流殤分開,然後他和夜千羽在一起的場景。

僅僅是幻想,就讓他無法自拔,他想,他真的愛上她了。

很深很深地愛上,三年來,他等待著她的出現,每一天都過得無比焦灼,就好像度日如年。 夜千羽大概能明白,冷星落對她的憧憬是怎麼來的。

當年,她先後救了冷星落三次,如果不是她,冷星落早已不明不白地死了。

她會救冷星落,一則,覺得冷星落人還不錯就這麼死了有點可惜,二則,那時候初來乍到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她想結一份善緣。

她完全沒想到冷星落會喜歡上她。

「冷星落,我救你,是為了賣人情給你父親,逼你大哥服毒自盡,其實是迫不得已,他是個可憐人,我毀掉了他的計劃。」

她這話說得有點重了,不過,為了徹底斷掉

冷星落的念想,必須下重葯。

冷星落果然懵了。

她救他,有所圖,他能接受,也能理解,只不過,她怎麼會憐憫他大哥?他那位大哥,明明將他害得那麼慘。

夜千羽看出他心中所想:「你知道他的腿是怎麼斷的嗎?他的母親是怎麼死的嗎?他的腿其實有救,但是沒人肯幫他醫,因為你父親不讓,他殘廢著,你才能順風順水地繼任城主之位。」

冷星落瞳孔猛地收縮。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單純的受害者,原來,大哥害他是有原因的?

夜千羽繼續道:「其實你們都沒有錯,你比你大哥幸運,好好加油吧,未來的城主大人。」

冷星落心境驟變。

本來,他以為他配得上她。

但是,他是罪人,他雖然沒有親手殺死大哥,大哥卻因他而死,背負著這樣罪惡的他,是配不上她的。

他微微苦笑:「是我痴心妄想了。」

夜千羽鬆了一口氣,看來她的嘴遁成功了。

「我該走了,對了,因為一些原因,你就當今天沒見過我吧。」

夜千羽轉身離去,冷星落無言目送著她。

路邊是一間茶樓,夜非離一邊端著他的白玉小茶杯喝茶,一邊看著外面上演的這一出。

「還好我沒被她發現……」他喃喃自語道。

他同樣憧憬著她,只不過,他有自知之明,從未做過任何不理智的事。

「姐姐,可不可以給我一點吃的?」一個小乞兒突然抱住夜千羽的腿。

端木祈要將小乞兒拉開,夜千羽朝他擺擺手手,拿出一包點心,遞給小乞兒:「拿去吃吧。」

「謝謝姐姐!」小乞兒抱著點心歡呼雀躍地走了。

墨小弟冒起星星眼:「師父你人真好!」

夜千羽扯扯唇,她可不是什麼善良的小姐,只不過,她曾是孤兒,遇到向她乞討的小乞兒,她通常都會給點食物。

夜非離看到這一幕,目光微微有些迷離。

事實上,他會對她有好感,就是因為看到她送食物給向她乞討的小乞兒。

或許,他喜歡的不是她吧,她只是和那個人很像……

夜非離的思緒飄回,那時候,他還不到十歲,也是個小乞兒。

別的小乞兒乞討,都會說很多好聽的話,而他,從來都是一言不發。

很少有人扔食物給他,還經常被打,他因而很瘦弱,還傷痕纍纍的。

他和另外幾個小乞兒盤踞在一間破落的旅店附近,有一天,有一支歷練隊伍經過。 和他一起的小乞兒,為了乞討到食物,賣力地討好著那些人,而他和以往一樣,一言不發。

他又被打了,打他的人,出手很重,他的意識逐漸模糊。

他感覺到死亡的鄰近,他沒求饒,死對於他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

她卻救了他,給他珍貴的療傷丹藥吃,還給了他一大包食物。

那是一位很漂亮和高貴的小姐,同樣不到十歲的樣子。

在他加入紅月樓,有了力量后,試圖尋找過她,卻怎麼也找不到,他不知道她的名字身份,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連她的長相都變得模糊不清……

「非離大人……」

他的思緒突然被打斷,夜非離轉頭一看,是一個藍衣女子,紅月樓的第二殺手錦藍,實力僅次於他。

「非離大人,這三年你都去了哪裡,我很擔心你。」

夜非離撇撇唇,多麼耳熟的話語,和冷星落對千羽說的一模一樣,不過,錦藍對他抱有的不是憧憬而是殺心,第一這個名頭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的,錦藍一直想取代他的位置。

錦藍其實巴不得夜非離再也不回來,說完違心的奉承話,她切入正題:「樓主請你回去。」

夜非離微皺眉頭。

那女人手裡,同樣有一塊滴了他血的血玉。

那女人會派人找過來,在他的意料之內,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那部妄心決,就是那女人交給他修鍊的,那女人應該很清楚,十年的期限已到,他的修為在流失,很快就會變成一個廢人。

這麼多年,他只不過是那女人殺人的工具,如今,他已殺不了人,那女人為什麼還要派人找他回去?

……

出了星落城,夜千羽將剛換來的儲物戒套在手指上,咬破另外一隻手的手指,滴血認主,然後拿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放進去裝樣子。

星落城位於北境,而火神宗位於西境。

往南離開北境,再往西進入西境,趕了好幾天路,終於來到火神宗。

秦沐風在火神宗混得風生水起,不是想見就能見的,三年來,左影端木祁和墨小弟時不時就會來,怕守門的弟子阻攔三人,他給了三人一樣信物。

「我們求見風公子,這是信物。」

端木祁將信物出示給守門的弟子看。

守門的弟子進去通報后,沒過多久,秦沐風就出來接人了。

守門的弟子和他說,拿著信物前來拜訪的一共三個人,他就以為來的還是左影端木祁和墨小弟。

看到夜千羽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愣在那說不出話。

還是夜千羽先開口了:「好久不見。」

秦沐風有一種熱淚盈眶的衝動,小殤終於把千羽找回來了。

「小殤呢?他怎麼沒來?」

夜千羽道:「他有點事,暫時抽不開身。」

秦沐風對三年來發生了什麼很好奇,不過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你們跟我來。」秦沐風將三人領到他住的院子。

很大的一間的院子,裝飾得很華美,假山流水,曲徑通幽,足以說明他在火神宗的地位。 逸兒帶著小慕兒在花木間玩耍,看到進來院子的人當中竟然有夜千羽,跟秦沐風一樣,愣在那說不出話。

小慕兒看到墨小弟和端木祁,無比高興。

翎哥哥和端木叔叔又來看她了,只不過,左影叔叔怎麼沒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