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話說出之後,展承鋒想了一下笑道:「這話也算是正確。」

對於這個展承鋒可是很有體會,畢竟從冷昊宇在破天宗的時候展承鋒就清楚的知道冷昊宇的境界,但是這才多長的時間,現在冷昊宇都已經是高級大宗師了。

雖然說真要算起來他的升級速度也不慢,但是只有展承鋒zi才知道為了這升級他付出了多少。

當然這並不是關鍵,畢竟只要將境界提升上去了。是沒有人管你用什麼方法提升的。

而真正的讓展承鋒不得不在意的是,他雖然在之前的速度提升得很快,但是這並不代表在之後他的速度還是一樣能保持。因為前期境界的提升難度相對而言很容易,但是在後期那難度可就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但是冷昊宇就不一樣了,因為冷昊宇給他們的感覺就是,冷昊宇提升境界那完全就是在不聲不響之間。

在展承鋒的話說完之後。陸風嘉道:「所以如果真要按修為算的話。那麼在百年之後冷昊宇肯定就是大哥,而大哥你肯定就是三弟了!」

這話一出展承鋒不在意道:「那也不是要等上百年的時間嗎!」

冷昊宇笑道:「其實我也覺得沒有那樣的必要,我們還是一直都就這排名次的好!」

對於這個排名次什麼的其實冷昊宇還真的不是很在意,況且當小弟其實並不是什麼壞事,最少有一點,在有事情要幫忙的時候,當小弟的更加容易開口一些。

當小弟的要擋大哥的幫忙這個很正常吧,但是當大哥的要當小弟的幫忙。雖然說也並不是不可以,只是怎麼也沒有當小弟的來得那麼理所當然!

展承鋒見冷昊宇和陸風嘉都如此說。他自然也不會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笑道:「既然這樣,那我這個大哥就一直這樣當下去了!」

冷昊宇和陸風嘉同時出聲道:「正該如此!」


於是就這樣,之後明傳千古的三兄弟就在這樣的qingkuang下完成了他們的結拜的,只不過也正是因為有他們三人的結拜在先。

在後世當整個神武大陸都有了神武編年厲之後,結拜的時候大家都是按歲數排名次了。

因為在冷昊宇三兄弟中,gen史載冷昊宇的實力明顯在他兩位哥哥之上,既然冷昊宇都能做到這一點,在後世的人自然不會不跟著學。

畢竟那個時候,冷昊宇已經是所有神武大陸修鍊者的偶像,是他們一生所追逐的目標,只是從來就沒有人能做到冷昊宇那樣的程度。

當然了這些並不是冷昊宇他們所能知道的事情,在結拜完之後,冷昊宇道:「二哥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應該能提升你的實力!」

陸風嘉不解道:「我現在就已經是巔峰大宗師,要是再提升可就是虛空境了!」

冷昊宇自然知道這點,所以冷昊宇道:「二哥我說的是提升你的實力,而不是提升你的境界,對於實力和境界二哥你應該能分得清楚吧!」

陸風嘉點了點頭,然後道:「既然這樣那就好,我倒是很想kankan,你怎麼提升我的實力!」

其實陸風嘉一直都在尋找提升zi的實力的方法,當然這是指在不提升修為的前提下提升實力,畢竟他現在還覺得並不是渡劫的最佳時期,當然了至於說什麼時候才能算是最佳時期這個陸風嘉zi都不知道。

而現在冷昊宇既然說能不改變境界的同時提升zi的實力,這怎麼可能讓陸風嘉好奇,在冷昊宇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那些特殊建築的前面。

再次看到這些誒特殊的建築,陸風嘉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然後很是小心的看著這些建築,等冷昊宇走到治療中心之前,冷昊宇開口道:「二哥你進去吧,我想等你出來的時候就會看到zi的變化了。」

要提升實力治療中心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選擇,畢竟就好像現在展承鋒他們就算是在治療中心呆的時間再長也沒有用,因為在他們的身上已經沒有了作用。


治療中心的作用一般qingkuang下都只是在第一次的時候效果最好,畢竟在第一次之後身上就已經沒有暗傷了,所以在第二次去了之後自然就不會有什麼好的效果了。

但是現在陸風嘉可是第一次進去,而在暗傷治癒之後不用說,陸風嘉的實力肯定會提升一大級。

當然了到底能有多少提升這就不是冷昊宇所能知道的了,畢竟這主要還是看陸風嘉的體內到底有多少的暗傷。

要是在陸風嘉的體內有不少的暗傷,那麼在這一次將所有的暗傷都治癒之後,那麼陸風嘉的實力提升肯定是相當可觀的,至於說體內的暗傷少的話,那麼治療中心的效果肯定就要差上不少。

在外面展承鋒看著治療中心道:「你說二弟他什麼時候能出來.」

其實這在一定程度就能看出他受傷的程度了,無疑越是嚴重的傷在治療中心裏面的時間肯定就要多上一些了。

而只要在裡面呆的時間足夠短,那就說明了他原本的暗傷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冷昊宇想了一下道:「應該不會太久吧,我想應該在半個小時就能出來!」

冷昊宇雖然因系統的原因能看清楚別人的生命值,但是根本就不知道對方其他的信息,比如說暗傷什麼的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就算是有破天宗萬年一現天才稱呼的陸風嘉,在這樣的場面下都不能確定他體內的暗傷到底有多嚴重。

半個小時就能搞定的暗傷肯定算不上是多嚴重的暗傷,而冷昊宇說這樣的話也算是有一定的gen,畢竟大多數的巔峰大宗師在第一次進治療中心的時候,都會用上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只是這一次冷昊宇的話也說錯了,因為只是二十分鐘之後陸風嘉就從治療中心裏面走了出來,雖然只是相差了十分鐘的時間,但是千萬不要小看了這十分鐘的時間,因為對於在治療中心內而言,十分鐘已經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了。

冷昊宇和展承鋒整準備上前和陸風嘉說話,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陸風嘉的眉頭一皺道:「不好,我居然感應到了虛空劫。」

要知道他們在沒有感應到虛空劫之前還能壓制,但是在感應到了虛空劫之後,除非一些特殊的qingkuang,在那個時間虛空劫都會落下!

此時陸風嘉的話一說完,冷昊宇和展承鋒頓時都是臉色一變,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代表的含義是什麼,冷昊宇忙問道:「二哥你是虛空劫是在什麼時候來?」

陸風嘉閉上眼睛一會之後,開口道:「一個月之後!」

而陸風嘉的話剛說完冷昊宇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因為特殊qingkuang激活任務,渡劫。

任務要求,在一個月之後幫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位成功渡劫,任務成功獎勵合擊技能一本,任務失敗展承鋒和陸風嘉死亡,等級減五!

居然有這樣的任務,冷昊宇的臉色一變,只是他此時卻是看向了展承鋒,因為這系統中可是說了幫這兩位一起渡劫的。

而就在冷昊宇看向展承鋒的時候,展承鋒苦笑道:「我居然也感覺到了虛空劫。」(未完待續……) 突然之間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感應到了虛空劫,對於這一點展承鋒可是真的很鬱悶了,要知道他一直都有壓制zi的修為,按道理說還沒有到感應虛空劫的時候。

還有一點這居然是在陸風嘉說出他要在一個月之後引來虛空劫的時候,展承鋒就這樣突然的感應到了虛空劫,這時間上未免有些太巧合了。

冷昊宇忙道:「大哥你感應一下你是虛空劫是什麼時候吧!」

要知道對於他們這些修鍊者而言,虛空劫可以說是最為重要的一次轉折,畢竟只要渡過之後那麼就是另外的一番天地。

那個時候不要說什麼實力大增,實力雖然是大家所看重的東西,但還有一樣比之實力的誘/惑力更大。

那自然就是壽命了,實力雖然重要,但是這也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得在有命去享受的qingkuang下。


如果命都沒有了還說什麼實力,都死了就算有再高的實力那又如何,而在成為虛空境之後,除了實力大增這個改變之外,還一個讓不少人都冒險渡劫的原因。

那就是只要渡劫成功之後壽元立馬就會大增,大家都知道在大宗師只有五百年的壽命,但是在虛空境就不一樣了,成就虛空劫立馬就能翻個幾倍是壽命出來。

所以在一般的qingkuang下,很多巔峰大宗師都是在壽命已經快要完了的時候,才不得不冒險渡劫,雖然大家都知道渡劫的成功率很低。

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渡劫都有可能成功。而只要一成功那麼就是新生的開始,但是對那些壽元已盡的巔峰大宗師而言,要是不渡劫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在這樣的qingkuang下他們不選擇渡劫難道還會選擇等死不成。

所以但凡渡劫者一般都是壽元將盡的大宗師,可是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人在所有巔峰大宗師中都是那種年齡最小的,現在他們馬上就要引來虛空劫,要是說一點都不擔心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點從之前在說起這個事的時候,陸風嘉臉上的驚訝就能看出一些來,要知道陸風嘉這個人在一般的qingkuang下都不會有其他的表情,但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臉上也chuxian了一絲驚訝。

冷昊宇雖然已經知道展承鋒的虛空劫肯定會是在一個月之後。但是他還是一樣的問了一下,畢竟這還是要讓展承鋒zi確定的好。

展承鋒在感應了一會之後,有些奇怪道:「我所感應到的時間居然也是在一個月之後!」

這話頓時讓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人有些鬱悶了。雖然他們是在同一天內感應到虛空劫,這絕對已經是讓他們都難以相信的巧合。


但是現在他們的虛空劫居然都是在同一天降落,這就讓他們不得不奇怪了,因為這巧合未免有些過了。只是這虛空劫可不是誰能控制的。所以就算他們再多的奇怪也找不出原因。

冷昊宇開口道:「既然兩位哥哥的虛空劫都是在一個月之後,那麼你們就好好的準備吧!」

展承鋒和陸風嘉點了點頭,虛空劫這種東西可不能小看,展承鋒道:「本來還想與你一起離開天絕大漠之後渡劫的,但是現在看來是不行了,不過有二弟一起怎麼心情也要好一些了!」

冷昊宇笑道:「其實你們不用離開也行。「

這話一出頓時展承鋒就開口問道:「你有什麼辦法,為什麼說我們不用離開也行?」

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還在天絕大漠,而在天絕大漠內渡劫那絕對是找死的行為。畢竟在天絕大漠的空間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這個很重要,所以他們雖然都很相信冷昊宇。但是也不得不問出其中的原因,冷昊宇想了一下之後道:「請兩位哥哥相信我,你們渡劫並不需要現在就出天絕大漠,我會有辦法的。」

陸風嘉看著冷昊宇道:「既然如此,我相信你!」

見陸風嘉那麼輕易的就相信了冷昊宇,說實話展承鋒還是有些驚訝的,畢竟這可是關係著zi性命的問題,但是既然陸風嘉都已經相信了冷昊宇的話,沒理由展承鋒不相信。

所以在陸風嘉的話說完之後,展承鋒也馬上開口道:「不錯我們都相信你!」

冷昊宇臉上頓露出了驚喜的笑容,其實冷昊宇早就已經想到了不用出天絕大漠也渡劫的辦法,當然了暫時來說就算是渡劫成功也只能在總堂中。

這看起來用處並不是很大,但事實上肯定不是如此,畢竟那個任務可是說了要冷昊宇在一個月之後幫他們渡劫,如果說冷昊宇沒有掌握不出天絕大漠也能渡劫的辦法,那麼就只剩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離開天絕大漠。

只是他也知道現在的他只要離開天絕大漠之後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在這樣的qingkuang下能不出天絕大漠就渡劫那肯定是最好不過是事情。

當然了冷昊宇這個辦法也只能說只是一個想法,但是真要說行還是不行,這怎麼也要測試一番才行的。

在有了測試的打算之後,冷昊宇告別了展承鋒和陸風嘉之後,直接chuxian在天絕大漠之南,其實現在所在的位置已經不能說是什麼天絕大漠之南,而是應該說是天絕大漠最南邊了。

畢竟只要再往南邊不遠就能穿越天絕大漠直接到達瀛州大陸,現在冷昊宇就chuxian在了天絕大漠最南邊。

以往他都是直接進入那個副本中,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因為他現在要試驗zi的那個想法是不是可以用。

所以就要穿越天絕大漠,不錯冷昊宇現在就要穿越天絕大漠去瀛州大陸,這對其他的人來說那肯定是找死的行為,畢竟到處都是看來亂流,隨時都會死去。

也就只有冷昊宇這種因為有系統在身的人才有機會穿越天絕大漠,而冷昊宇既然已經打算了穿越天絕大漠,那麼肯定就不會再遲疑。

看著著地圖上所顯示的次元連接點,慢慢的往南邊繼續移動,這一段距離在地圖上看需要的路程並不是很長。

但是冷昊宇卻花了一天的時間才穿過,也就是說他是在第二天才穿過天絕大漠到了瀛州大陸。

當冷昊宇穿越過天絕大漠之後,第一個感覺就是在地圖上所顯示的次元空間鏈接點已經一下少了九成以上。

這個就好像是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一樣,其實真要算起來這說法也並不是打錯的,畢竟現在冷昊宇都已經到了另外的一個大陸,真要說這另外的一個世界也不算錯。

冷昊宇還記得在上記載的東西,fanzheng在那本書上說,這瀛州大陸絕對就是一個被詛咒了的地方,不然不可能有那麼多的災難在。

只不過此時冷昊宇卻沒有到瀛州大陸到底是不是真的被詛咒了,因為在他看來這瀛州大陸要比天絕大漠安全得多。

而在冷昊宇出了天絕大漠之後,馬上就發現了不少的紅點,冷昊宇頓時皺眉,難道說這個瀛州大陸之上的人都已經死了,或者說在這天絕大漠所連接的瀛州大陸是一片妖獸之地,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紅點。


為了搞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冷昊宇慢慢的往這些紅點的位置而去,很快冷昊宇就發現這些紅點所代表的。

在最開始的時候冷昊宇還因為這些紅點那都是一個個的妖獸,但是當走進之後才驚奇的發現這些紅點並不是什麼妖獸,而是人類。

不錯這些紅點就是人類,要知道這在之前是不可能chuxian的事情,在神武大陸的時候人類在地圖上顯示的可是黃點。

只有已經確定了與冷昊宇有敵對關係的人才會顯示出紅點,但是現在這些紅點卻全部都是人類,這怎麼能讓冷昊宇不驚奇。

這些人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最少在表面上看不出什麼,這跟神武大陸的人似乎真沒有什麼區別,當然了其實區別還是有的,只是不注意肯定看不出來。

所以在看了他們之後冷昊宇也就不在意了,然後冷昊宇開始在瀛州大陸到處闖,當然了他這樣做其實也是有目標的,而這個目標自然就是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

要測試展承鋒他他們是不是能渡劫,還有渡劫之後是不是能回到總堂,那肯定就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如果說並不能做到這點,那麼冷昊宇就只能讓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位在虛空劫還沒有來到之前先出天絕大漠了!

冷昊宇要證明在渡劫之後是不是還能回到天絕大漠,那麼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先有人渡劫才能試驗,而在這個時候要找人試驗,那麼找誰?

自然是他的一隻/寵/物,就是最開始的那隻半步虛空,這隻半步虛空三角龍可是馬上就要引出虛空劫的,只是在最後的時候跟冷昊宇契約成為了冷昊宇的/寵/物。

所以才阻止了虛空劫的降落,而冷昊宇現在要做的也很簡單,那就是直接將那隻半步虛空三角龍給召喚出來就行,只要將這隻半步虛空三角龍召喚出來,那麼虛空劫馬上就會chuxian。(未完待續……) 契約寵/物與用寵/物召喚術所召喚出來的寵/物還是有區別的,如果說這隻半步虛空是冷昊宇用/寵/物召喚術召喚的/寵/物,那麼境界肯定就停在了被召喚之時,自然也就不會出現渡劫的事情,因為冷昊宇用/寵/物召喚術所召喚的/寵/物,冷昊宇能控制其升級的速度。

說是控制其等級的提升,當然這其實也就是經驗值的分配而已,只要冷昊宇分配出一定的經驗值給自己的/寵/物,難他們升級的速度肯定就會快上不少,但要是說冷昊宇一點經驗值都不會分給他們,自然這些/寵/物的等級就一直都不會變了。

事實上現在冷昊宇用/寵/物召喚術所召喚的那些/寵/物就一點經驗值都沒有得到,這對冷昊宇而言也是很無奈的事情,畢竟現在他的/寵/物真的太多了一些。

所以他得到的那點經驗值真心是不夠分,當然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冷昊宇覺得並沒有那個提升他們境界的必要,因為境界高的/寵/物並不少,就算是半步虛空的都有,那麼還需要去將其他的/寵/物等級提升上來嗎。

一是沒有那個必要,還有最為重要的一個就是,要將他們的等級都升上來這需要的代價太大,所以冷昊宇根本就不可能去升級那麼多/寵/物。

當然了因為契約/寵/物和召喚術所召喚/寵/物的不一樣,所以契約/寵/物其實升級並不需要經驗值,也就是說他們是自主修鍊的。

自然也就能提升境界,而冷昊宇在將那半步虛空三角龍召喚出來之後,它首先就是看著冷昊宇怒吼道:「該死的人類,你居然將我困了那麼長的時間!」

在冷昊宇的/寵/物空間中,其實大多數的/寵/物都是沉睡中,並不知道時間的流逝,就算是這半步虛空三角龍也是一樣。

它在進了/寵/物空間之間就是沉睡中。如果冷昊宇不將它召喚出來,那麼它一直都不會知道時間的流逝。

但是現在將它放出來,那就不一樣了,因為它馬上就能感應到自己在/寵/物空間中渡過了多長的時間。想自己堂堂半步虛空居然被困在寵/物空間中那麼長的時間,怎麼能不憤怒。

面對半步虛空三角龍的怒吼,冷昊宇不屑道:「我要是你的話,就應該想著怎麼渡劫!」

冷昊宇的話一說完,那半步虛空更怒了:「等我渡劫完之後再收拾你!」

當初在成為冷昊宇的/寵/物之前,天空就已經有劫雲出現,只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冷昊宇將其收進了/寵/物空間,這才導致劫雲消失,但是現在那半步虛空三角龍一出現,馬上在天空再次出現了劫雲。

在這樣的情況下三角龍也知道不是時候找冷昊宇的麻煩。當然了阿天本以為自己跟冷昊宇之間只是平等契約要找冷昊宇的麻煩那是很輕鬆的事情。

但是他並不知道現在的冷昊宇是什麼實力,更加不會知道冷昊宇寵/物空間對它的壓制,不要說他現在還只是半步虛空,就算渡劫成功也還是一樣,只要冷昊宇願意隨時都能將它收進寵/物空間之中。

當然這是在它渡劫成功之後的事情。現在冷昊宇所要做的只是試驗而已,其實他所要做的試驗已經成功了一半,只要確定那三角龍能在這渡劫就算是成功了。

冷昊宇先退出了三角龍渡劫的區域,然後想了一下,啟動了屬於掌門專用套裝的一個套裝技能,護駕召喚!

而冷昊宇將護駕召喚的目標指向了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人,這其實就是冷昊宇的計劃了。在展承鋒和陸風嘉就要渡劫的時候,將他們給弄到瀛州大陸來不就可以了!

而此時原本還在血旗會的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人,同時臉色一變,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突然發現眼前一變,然後就看到了冷昊宇。只是他們正準備開口說話,就都看向了遠處的空中!

這一看頓時色變,展承鋒驚道:「這就是虛空劫?」

他們這些巔峰大宗師對於虛空劫可謂都是相當敏感的,那就更加不要說他們現在已經感應到了虛空劫。

其實冷昊宇並不知道的是,他現在做的事情非常的危險。因為展承鋒和陸風嘉兩人都感應到了虛空劫,但是現在冷昊宇居然剛讓他們觀看渡劫。

如果這個被其修鍊者知道,一定會被看成是一個瘋子,因為對他們這些已經感應到了虛空劫的人而言,這樣做那完全就是找死的節奏。

對於已經感應到了虛空劫的人而言,在正常的情況下那虛空劫自然會在感應到的時間降落,但那只是在一般的情況下,而在特殊的情況下就不一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