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玉案之上便是少昊轉世之前留下的十數種修鍊秘法,即便在上古之時,也都是冠絕洪荒的頂級不傳之秘。

在龕台玉案左邊放置的分別是《赤霄天書》、《火煉真文》、《列缺古卷》、《火龍秘旨》這四章金書,右邊則是《坐忘》、《神解經》、《清微仙笈》、《紫府迷篆》、《琅琊天書》這五篇玉札。

中間則只有三道天書玉冊,分別為《太陰地冊》、《星宿劫經》與正中的《太虛玉策》,是諸般道書法訣中最頂級的存在。來自於天帝少昊之師,洪荒有數的大神通者古神太微。

江元峰兩眼通紅地看著這十二冊天書,隨便一冊都能讓他在修鍊上少走無數地彎路,直通天仙大道。這還不說,周圍還有數不清的天庭藏書。與眼前這些相比,之前他所得地上清派那不知傳了多久一代不如一代的藏書,便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可惜的是,他現在的元神修為太低,僅僅能看到其中的隻字片語,最重要的法門還全部隱藏在禁制中。不過就是那稍有顯露出來的些許法訣,就已經讓江元峰如痴如醉的深深沉浸其中了。

過了不知多少個時辰,從這天書之中退出來的江元峰雙眼布滿了血絲。對於十二冊天書,他著重選擇了目前適合他的《列缺古卷》、《神解經》、《清微仙笈》,與《紫府迷篆》這四冊天書中的基礎法訣來參悟,而其它的金書玉冊,江元峰最多只看了下大致內容。另外那些浩如煙海的天帝藏書,更是僅僅瀏覽了下目錄,便不得不停下。

不是不想繼續,而是沒有那個時間與能力。就說一些高深的修鍊法訣和禁法秘術吧,全都是要達化神期以上才能夠閱讀研修的東西。而其他的那些雜書就更沒有時間去看了,只能留到日後有閑余時間再一一整理了。反正已經煉化了鎮宮靈牌,成為了歸墟世界的主人,以後想幹什麼都可以,來日方長嘛!

精神恍惚的來到外面,在一方玉石古井中取出一瓢淡青瑩白的液體,張口連飲一氣。

只感覺一陣美味甘甜的清涼之水下肚,江元峰立刻就是渾身精神一振,沉浸在天書中所過度耗費的元神之力,被一絲絲的清涼之氣所滋潤,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恢復了過來,而且還比以前更加的凝實幾分。

「這便是那傳說中的瓊漿玉液了!」低頭看看那玉瓢中的東西,這種天生的寶物具有安神回元、解毒療傷等多種功效,雖然每一種都顯得不是十分出奇,但卻完全沒有任何副作用,是上古神人、仙家必備的居家飲品。

不過在如今的修道界想要找到這瓊漿玉液,幾乎是不可能的了。因為要想生產這種仙家飲品,必須要有一方受地脈靈氣滋潤萬年以上的極品靈玉,達到一定的界限,才能每年產出少少數量的玉髓靈液。

再看眼前這口玉井,本體是一塊巨大的美玉,深入地下百丈,上面冉冉升起青色煙霞,這要積累多少萬年的時間,才能在裡面凝結出紫青色、品質絕佳的玉髓靈液?怪不得飲這幾口,方才耗費的心神便全都恢復過來。

飲過傳說中的瓊漿玉液,神清氣爽之後,江元峰離開了這琅玉府。他的第三處目標就是下面的後宮大殿。記憶中這後宮大殿乃是天帝起居之所,裡面存放著三件歸墟世界絕頂的寶物神器。

目前雖是確定了歸墟世界的歸屬,即便再有其他元靈轉世分身來到,也撼動不得他的所有權。不過好東西還是要儘快掌握在自己手裡才能安心

9?9?9???O?M,sj.9?9?9???o?m,。9?9?9???o?m ?赤城天闕主峰之上共有三座大殿。

前宮大殿為上古眾神群仙朝議之所在,保存著天帝少昊之元神印記。

中宮大殿是天帝處理日常政務之所在,其後的琅玉府存放著少昊為轉世之身所準備的修鍊之法,與一部分上古天庭藏書。

後宮大殿乃是天帝起居之所在,裡面則存放著三件歸墟世界絕頂的寶物神器。

此殿不同前中兩宮的大殿,乃是通體由上古神樹建木所造。

「有木,青葉紫莖,玄華黃實,名曰建木,百仞無枝,上有九,下有九枸,其實如麻,其葉如芒,大嗥爰過,黃帝所為。」其「生天地之中,高百仞,眾神緣之上天。」

如此天地靈根神木,但凡一根枝條,都能煉作仙器至寶一流,而如今卻被用來建屋作榻,實在奢侈的令人咂舌!江元峰恨不得拆了其中一根柱子,好製成幾十件仙器拿出去賣!

進入大殿之後,就見殿中央是一座白虎皮毛製成的寶榻,其上有一座青玉案,上面放置著三樣東西。江元峰走近觀看。

左邊這一件,名曰璇光鏡。乃是一面瑩光燦爛的寶鏡,周圍緩緩浮動著神秘的太古符號。又名太華寶鑒,其與崑崙鏡、昊天寶鑒(又名天皇鏡或伏羲先天八卦鏡)齊名並稱為上古三大神鏡。這璇光鏡能借太陰月華之力,綻放億萬玄光制敵;還可回溯時光,尋影照形,與能夠穿越空間的神器崑崙鏡本是一對,和那天皇至寶昊天寶鑒一同供奉在不周山天庭之中。后不周山倒,其根化為東崑崙,為玉清聖人道場,而崑崙鏡連同一大批天宮寶物落在了西崑崙,被神人瑤池金母所得,這西王母也因此而成為天下女仙之首。

這璇光鏡在少昊退位時便被他取走。所以才得以保留在歸墟之中。

江元峰再看右面那一件,卻是一件他十分眼熟的東西。那一尊銀光流轉,其色璀璨的古樸酒樽,不正是之前最終的記憶畫面里,在天帝少昊手中大展神威的絕頂法寶天河星觴嗎!

此寶又名太乙流光金樽。原是上古天庭用以控制天河流量地神器。防備天河泛濫從而引發下界災難。其質非金非木。乃是億萬天外混沌隕星煉化而成。不但可收天裹地。裝載乾坤。更能煉化收入其中地一切事物為仙丹靈液。增長主人法力。而光是江元峰所知道地。這金樽裡面就至少收了數個金仙。同上百名天仙一流地人物。金仙暫且不說。就是那在上古洪荒實力屬於墊底人物地天仙之流。在如今來說那也是遙不可及一方仙聖人物。上百個天仙煉化了之後也不知道會生出什麼樣地仙丹?可惜他自己並沒有那個實力動用這件至寶!

最後一件寶物。是擺在玉案中央地一方圖卷。名曰山海卷。此卷乃是由一方圖畫組成地畫卷。不過一尺見方。算上封頁共十四幅。裡面水墨彩畫。或清淡或凝重。數之不清、觀之不明。看似一幅擺在正堂山水圖畫。實則內中畫面每一刻都在不停地變幻。畫裡面有十洲仙島。三界神山。青峰碧流。宮闕台榭。仙人採氣。童子撲蝶。內蘊廣大無邊地世界。

傳說中能夠納須彌於芥子地神仙多不勝數。甚至一些高明地修道者也有能力建立自己地洞天福地。可是這些所謂地「天」、「地」都是無法出現真正地輪迴。自己產生天地靈氣。所以嚴格說來。這些洞天福地只是本源世界地延伸。無法與外界完全斷絕。

而上古神人一類大神通者。則可以開闢完全屬於自己地世界。甚至構建出輪迴地法則。達到「自成天地。不假外求」地地步。靈氣由其本身或者某些條件提供。不必依賴外界。傳說中地人族聖母女媧娘娘手裡那方山河社稷圖。就是這種內中自成世界地無上神器。

而少昊費盡數千年苦功。收集了大量地材料。消耗了諸多人力物力才煉成地這方山海卷。也是此類中地至寶。不比山河社稷圖能夠攻擊防禦。幻化困敵等等諸般功能。此寶僅能夠憑藉眾多條件成功演化一方真實世界。

這山海卷乃是以大神通煉化了歸墟五座神山中。因被巨神龍伯吊走巨鰲而沉落地岱嶼與員嶠兩座神山。再結合諸塊太古洪荒世界地碎片煉製而成。其中含有洪荒世界地四道本源靈脈和無數上古年間就已絕跡地寶物資源。以無上法力塑造融合。開闢出了這樣一個獨立於其他世界地廣大空間。其內自生一界。靈脈天成。不再需要吸納外界天地元氣。內部靈氣便生生不息。無窮無盡。靈氣之盛。即便諸天仙府也不能比擬。

這山海卷中的十洲仙島,三界神山,現在都與歸墟連通在一起,只是他江元峰還沒有能力打開他們的入口,進入到其中一個世界去。

略感遺憾地看過這三件神器至寶,現在以他的修為還遠遠不夠開啟上面的禁制,煉化三件至寶。而且此種神器寶物已有靈性,江元峰也不敢擅動這上面的禁制,免得一不小心被其遁走,那豈不就是弄巧成拙,得不償失了!

歸墟所在不同十洲三界與外圍世界還有晝夜之分,赤城天闕這裡常年一片光明,所以江元峰也不知道他在這天宮中到底呆了多久,只知道在此停留的時間不短,眼前也是時候該回去了。不然恐怕家裡的一眾家人與弟子們都要等急了才是!不過走之前,他還要做完兩件重要的事情才行。

一個就是到天宮寶庫中取一些自己能夠使用的寶物;二來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封閉赤城天闕,禁止得到其他八座牌坊投影地生物在其中通行。這樣一來,即便是再有少昊的元靈轉世著拿著鑰匙出現在歸墟世界,他也進不了天宮的大門。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從那日邪派下了帖子,江元峰離開山莊到芙蓉山赴約,至今他已經消失了四個月之久了。

山莊中閉關修鍊的幾個弟子,已經有三人突破到了引氣後期的先天境界,依次便是關門弟子夏嵐。二弟子武城,還有出身殺手的刑斌。

首先是關門弟子夏嵐,一般關門弟子都是作為師長最喜愛的一個,吃地是小鍋,時常能得到師父的指點。可江元峰卻對這些弟子一視同仁,待遇並沒有太大地差距。不過夏嵐比其他人早入門幾個月。資質又是十分優秀地靈體,進步快速自然是沒得說。

第二個晉級的是弟子中年齡排行第二地武城,他地性格大巧若拙,心神穩重,悟性還十分不錯。山莊中靈氣充足,乃外界數十倍,加上以前將近二十年的鍛煉,一身硬功十分了得,將其肉身的基礎打熬的十分堅固牢靠。吸納起靈氣來沒有多大的顧忌,自然要比其他幾人來得快速一些。

第三個突破的刑斌,完全就是拚命修鍊才達成的結果。心性冷酷。耐得住寂寞,為了報滅門之仇,這一段時間以來,他把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修鍊上。雖則刑斌的資質是排在八個弟子地後面,但也不是一般普通人可比,超出常人的勤奮努力,自然會換回應該取得的成果。

至於大弟子上官青和,因為要主持山莊大小事務,所以在修鍊上便有所耽誤。至今仍在引氣中期顛覆左右沒有突破。

意外地是,下一個有望突破先天境界的竟然會是那神棍弟子張子初,這小子骨骼輕盈,身長玉立,很有幾分修道的根骨,而且因為在世俗底層打混了許久,真正明白這種機遇得來不易,所以分外珍惜現在的生活,修鍊起來也十分賣力。

江元峰這煉丹師不在。清夜山莊供給各派的丹藥也在兩個月前就斷了貨。實際山莊中的存貨還有不少,不過大弟子上官青和將剩餘那些都留了下來,以免賣光了之後,自家的靈丹需求都不夠用。

而且他們幾人也不是整日修鍊,沒有事務。在江元峰失蹤的一個月之後,之前在星海動工的武館就已經大體落成了。有上官家盡心幫忙辦事,還有李存新那小子在後面幫襯著,相關執照等等事情全都在很短地時間就辦了利索,各部門方面也都打點過了。

之後的裝修等事也不過花了半個月左右。萬事俱備。但武館主持人現在卻已經失蹤一個多月。師父江元峰不在,跟江家二老這兩位長輩商量之後。江元峰的幾個弟子自然便挑起了大梁。

原本江元峰這八個弟子除了本來是小女孩的夏嵐,還有當了幾年神棍的張子初外,其他的都是老江湖的武林高手了。不但身手了得,經驗也是極為豐富。他們六個除了留下二人,輪班與夏嵐跟張子初駐守山莊之外,其他人都在這武館中當起了教官。

因為李存新在背後的支持,更在他那些富家公子、小姐的朋友中多加宣傳,再加上上官青和與刑斌武城等人地功夫實在強悍,以至於江元峰的武館雖然從未上過什麼電視、網路之類的廣告,但暗地裡所有星海市,乃至其他大城市的政商名流,差不多都知道了有這麼一家傳授真功夫的武館。

一時間清夜武館的大門前是車馬盈門,不少富家子弟、上流後代,都跑到這裡來「鍍鍍金」,不過十幾天,武館就招收到了三百多名學員。上官青和幾人幾乎是忙不過來。

按照江元峰之前說過的設想,除了一般拳腳功夫之外,他還準備在武館中挑選一批資質上佳的學員,進行單獨訓練,傳授給他們是真正的內家真氣修鍊功法。而通過古武地修鍊,發掘適合修道地良材美玉,考察其人品家境之後,就可吸收其入清夜山莊門下,修鍊正統道家法訣。

不得不說江元峰萌生了創建武館這一念頭,是一個十分正確且很有遠見的決定。短短兩個月時間,上官青和等人就已經在近五百名學員中發現了十幾名具有很好練武資質地苗子。當然,是否能夠達到修道界的標準,下一步如何處理,還要等他們的師父江元峰迴來才能夠決定。

下一回就是這卷結尾了,主角當再返人間,哈哈

9?9?9???O?M,sj.9?9?9???o?m,。9?9?9???o?m ?遁世一百四十四回再返人間,,

海天星,位於中太平洋的茫茫大海之中,突然出現一陣異常的元氣波動。

片刻之後,海面上空彷彿一張白紙被火星燒破了一個大洞,開啟了一道十丈左右方圓的門戶。

一陣輕新的氣息伴隨著陣陣鳥語花香由那門戶中隱隱傳出,隨後憑空走出一位白袍黑髮的年輕人來。

再回人間,江元峰還未來得及感慨,就被那遠處傳來的萬丈紅塵所污濁的空氣給打斷,一口帶著海風咸濕的濁氣吸到肺中,嗆的他那已經在歸墟世界中被無量元氣洗滌的周身通透的清靈之體,不由一陣呼吸不暢,好似吸入什麼粉塵般噁心的難受。

此處雖是東海之外,但整個海天星的自然環境都被人類在這短短數百年的時間給污染破壞的十分嚴重。這讓已經習慣了歸墟世界里一呼一吸間,元氣分外充沛潔凈的江元峰,一時間還難以調適。

從大戰邪道四派中人,到中途喇嘛出現,然後自己得天之幸,開啟了進入歸墟世界的大門。進而得到了上古天帝少昊的部分記憶以及元靈的傳承,更煉化了赤城天闕的鎮宮靈牌,初步成為了歸墟世界的主人。

這一切不知道是命中注定,還是實屬巧合?他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上古天帝少昊,還是原本的江元峰。

直到最後封閉其他歸墟世界鑰匙進入赤城天闕的可能,然後通過中宮大殿的鈞天坊開啟通往之前所在凡間的門戶。在跨入通道地那一刻,他才想通這一切,管它那些做什麼?

他的最前世是上古天帝少昊沒錯。可他卻仍舊是那個在凡塵中出生長大的江元峰,活著就要自由「>自在才好!況且以往一直追求得道成仙,想要帶著家人也一起長生逍遙,現在有了歸墟世界的存在,這一切就都變得唾手可得,那還計較這許多做什麼?

而且雖然傳承了最初本體的一部分記憶。但卻是不完整的,只有融合地元靈碎片越多,從中吸取的元神印記就會釋放其餘的記憶,他才會恢復上古天帝少昊的所有記憶。到那時是選擇繼承天帝之尊號,還是繼續做他的江元峰,就在那個時候再說了!現在他還是先想辦法搞清楚這入眼都是水的地方到底是在哪裡?儘快的找到方向趕回山莊才是地。

清夜山莊。

除了依舊清秀,因為不再需要為生活奔波和山莊優良伙食地關係。身材已經豐滿了不少的夏嵐。此時正手托著下巴,坐在觀月水榭的美人靠上面,朝著遠處天空望著。

「師父已經幾個月沒有消息了,他到底在哪啊!」

幾個弟子里,對江元峰最為信服的就是這小姑娘夏嵐了。倒不是說其他幾個弟子對這位師父就不崇敬。而是夏嵐從小心思就天真單純。當江元峰把她由困境中拯救出來后,還對她百般照顧。讓這身世可憐的小姑娘在這師父身上再度找到了失去已久地母親般的關愛,真正得到了家地溫暖。這種類似骨肉親情的至深感情,一般是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的。所以小姑娘對她這師父的崇拜依靠,可以說已經到了盲目的程度,遠不是其他幾位弟子那種單純的尊敬、信服可以比擬的!

「小師姐,你又在這兒想師父啦!」

清夜山莊最小的門人張子初,雙手捧著一隻絨毛球似的小白兔,獻寶似的拿過來逗弄比他大一歲地師姐夏嵐。退去了神棍地偽裝,現在的張子初已經恢復了一個十六七歲地少年該有的活潑性格,臉上帶著一點頑皮的微笑。分外的討人喜歡。

「討厭。要叫師姐,不許加小字!」夏嵐搶過小兔子。捧在胸口十分喜歡的撫摸著。

張子初一拍胸脯道:「放心吧!師父他老人家神通廣大,法力高強,沒有什麼能難得倒他,就算遇到危險也一定能全身而退,我們自己也要對他有信心才是。」

「嗯!我知道,師父他很快就會回來了!是不是呀,小兔子!」

兩人玩鬧著,在江元峰弟子中排行第六的鐘子豪從後面走來,看到夏嵐懷裡的小兔子,壞笑著道:

「師妹從哪抓來的兔子?小是小了點,不過師兄我好久沒有嘗到野味兒了,今天就拿它打打牙祭吧!」說著就作勢欲撲。夏嵐嚇得趕忙跑開了去。

「臭師兄,小兔子這麼可愛,我不許你吃了它!」

「山莊里的雞鴨都吃膩了,池裡的魚師父先前說已經有了靈性,還要等產子之後才能吃,我想吃個燒烤野味也不行嗎?」鍾子豪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嘀咕了幾句。

張子初在旁偷笑道:「嘿嘿!六師兄不用失望,最近我們山莊周圍的地方都受到靈氣滋養,許多山裡的野物都跑來附近定居了,師兄你還怕抓不到野味兒嗎?」

「對噢,還是小初子你聰明,等會賞你兩隻大腿!」說著鍾子豪一閃身就跑出了山莊去。

青葉丘後山,一臉饞樣的鐘子豪呵呵笑著,在身前的火堆上翻烤著一隻用樹枝穿起的野雁。這隻野雁大約有一隻鴨子那麼大,足足夠他美美的享受一頓了。

看著野雁烤的金黃微焦,知道火候已經到了,最後再次撒上一些材料,鍾子豪便將樹枝架到一旁,撕下一隻翅膀大快朵頤起來。

正自吃的滿臉油光,忽然一陣清風拂下,吹的鐘子豪身前落葉飛舞,火堆里星火四散。

正要開口,突然見到眼前飄落一位白衣年輕人,正笑著看著自己,鍾子豪心裡就先是一喜,然後又是一驚。勉強咽下喉嚨里還未嚼碎的鳥肉,大叫一聲。

「師父你回來了!」

江元峰微笑著看他這個弟子的表情動作,那種重回人間的感覺分外地親切。

故作嚴肅的說道:「你小子不在家裡吃飯,怎麼跑到後山來燒烤?」

鍾子豪訕笑著道:「我這不是好久沒有吃到野味了嗎?師父你老人家不來一點嗎?」

一巴掌拍在弟子頭上,「就你這小子嘴饞,我們修道中人雖不忌葷腥。但在進入先天打好根基之前,最好還是要少去沾染世俗煙火才是,為師我罰你半年不許吃肉,直到突破引氣中期為止!」

雖然哭喪著臉,但心中喜悅萬分的鐘子豪當先朝山莊跑去。同時大聲喊著。

「師父回來啦……」

「師父回來了?」

「真的嗎?小峰他回來了!」

一時間,江家數人,四個弟子都到了觀月水榭集合。另外四個還在星海的弟子也第一時間得到了通知。正放下一切事物。朝山莊這邊趕回呢!

「爸媽,我回來了!」

江父萬里和母親林朝英都有些激動,尤其是江母,已經眼中含淚。

「回來就好!這次就在家多呆些時間吧!不要總往危險的地方跑。」

夏嵐見到師父回來,積存已久地擔憂與思念一下子就爆發出來。哭著撲到江元峰懷裡。

小妹江萱習練了一些內家功夫技巧之後。越發的英氣了,這時也撲到江元峰身上低聲泣道:

「二哥。你答應一回來就叫我修鍊的,怎麼這麼久才回來?慕青姐的那些功夫我都練的不錯了!」

「好,好,二哥我這幾天就給你築基入道!」

江元峰花了好一會兒安撫了兩個小丫頭的情緒,這時眾人才在堂中坐定。

因為還有其他四個弟子沒有趕到,江元峰便先讓排行第四的李慕青講一下這一段時間發生地事情。其他人也再旁邊添加一些補充。

半個小時后,了解了他失蹤這四個多月所有事情之後,江元峰欣慰地感嘆一聲。

看來自己選擇的中幾個弟子真是全部都堪大用。他們不但心性良好,為人處事也極為妥當。尤其是上官青和等六人,能夠在西方殘酷的傭兵界闖蕩了那麼久。便說明他們乃是各方面都難求的人才。

而張子初與夏嵐兩個雖是年紀還小些。但一個涉世很早,知曉世間人情冷暖;一個也是心性善良純真。極為懂事。好好培養,過幾年就又是兩個出類拔萃,並且可以獨擋一面的人物出現。

另外,那早就被江元峰給忘到了腦後地武館,這幾個月來發展的已經出乎江元峰意料中地好了。不但能夠招收到那許多學員,而且大部分學員家中都是很有些勢力的上流家庭。

一些心性資質都上佳的學員也被挑選了出來,現在正在由他的幾個弟子傳授了內家功夫。只等他回來,然後再選擇其中具有修道資質的人才加以培養。

江元峰把玩著一支五寸大小的玉尺,心中分析著眼前的情勢。自己的武館如此勢頭,他很擔心會被其他同行所忌,尤其是北都城那金勝武館。

雖然對其當初前清禁軍總教頭,號稱鐵臂金鐘罩金忠海的後人所創的出身,江元峰不是怎麼在乎。畢竟他早已經是修道中人,與那些武林江湖之流不是同一個世界地人物。而今更是繼承了上古天帝地遺澤,等閑修道門派都不會被他放在眼內了,又何況他區區一個世俗武師?

他所顧忌的卻是那金勝武館多年積累地人脈,還有其背後的達官貴人。如果金勝武館真的看不過去他清夜武館的發展,從背後採取什麼手段的話,江元峰雖然不怕他的任何手段,但現在他卻最怕的就是麻煩。

家人、弟子、山莊、修道界等等,還有許多事情沒有處理完,而且後面還有著一個廣大無邊的歸墟世界等著他去慢慢開發!他哪裡有那個時間,跟這些世俗勢力玩兒那些勾心鬥角的把戲?

看來要請人提前去說項才是,起碼先安了金勝武館的心,表明自家開這武館與他們並沒有利益上衝突!這樣也就平息了未來可能發生的許多麻煩!

至於要找哪個出面,江元峰心中早有人選!

卷后語:從下卷開始,《遁世》將要進入另一場別開生面的不同篇章,以前的一些顧忌,主角之後不會再有,當然也不會強到逆天,大家期待劇情的發展吧!小君自覺自己寫的越來越順了,大家給些鼓勵吧!推薦訂閱大大滴!厚厚!

(未完待續——)

遁世一百四十四回再返人間,, ?遁世一百四十五回劍仙學堂,,

「你父親現在已經到北都了嗎?真是麻煩他了!」水榭堂里,江元峰隨手將手中玉尺放在案上,這東西跟他腰間的玉帶一樣,是他由那天宮中帶出來的寶物。

說是寶物,其實在赤城天闕里不過是等同於普通人家裡的鍋碗瓢盆一般的物件。只不過,製作這些「尋常」物件所用的材料都是那仙府珍寶一類,只要稍加煉製,就能成為仙器之流。

就拿這玉尺來說,江元峰僅僅是在其中設下了幾個安神清心,辟塵驅邪之類的輔助陣符,但受其極品材料的靈性增幅,效果也驚人的提高到了一般低級法器的上百倍之多!而身上這條玉帶,僅僅添加了五道防禦法咒,就力壓原本破碎的那三塊極品翡翠護符,成為了他身上防禦最強的法器。

當開過全體會議之後,江元峰就把手中幾樣仙器材料製成的小玩意分給了父母家人跟幾個弟子,用以提高他們的修鍊品質。這些東西裡面所含的不是一般市面上能夠找到的玉石中,那種凡間蘊生的普通靈氣,而是真正堪比的仙界所有仙氣的上古洪荒天地元氣,僅僅一小塊,在質量上就足以比擬上百顆地階中品靈石所提煉出來的靈氣。如果門下弟子能夠時常佩戴著他們你修鍊,那就相當於時時刻刻處於洞天福地。而且用這般仙氣來築基,於先天上就比其他門派的修士們提高了好幾個層次,日後成就當屬更高!

就是目前還不明修鍊的小妹和爸媽,放在身上,也能慢慢的強身健體,潛移默化的提升他們的資質,還會摒除一切不良狀態。當真是世間難求的仙家珍寶!

「是的,師父。能為您辦事,父親他十分高興。您對我們上官家有如此大的恩惠,恐怕幾代人也報答不完!」胸口貼身帶著方才師父所贈的一方玉佩,感受到那充沛又彷彿帶著遠古洪荒氣息的極品質靈氣。上官青和心中感激地說著。

「些許小事而已!」江元峰揮手示意他的大弟子坐下,然後說道:

「你也應該知道,我交給你父親的那兩種功法雖然都是以內家真氣為主,但精深之處卻是其他內家功法拍馬也比不上的。這兩套功法都是修道門派用來給初入門的弟子修鍊築基之用的。煉及深處,就有機會突破先天,成就修道築基之路。為師能幫你地也只有這麼多了!日後你上官家能夠發展成什麼樣子。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畢竟還要顧及修道界其他門派的想法,不分資質的貿然傳授凡人修道法訣,乃是修道界大忌。

上官青和自是熟知這一切,當然心中感動。「弟子知道了,多謝師父厚愛!就算父親他最後邁不過大道的門檻,重入輪迴,弟子也不會半點怨言!」

江元峰欣慰一笑,「你能明白就好,不過如果你父親真的築基有成。那時你們家就是自行發展成為修道家族的古武門派,這在修道界里也不算罕見。為師自然也不會小氣,一定收你們上官家做個護法家族。靈石法器等一切修道事物,都由山莊供應。至於其他門派有什麼意見,也不用去在乎。哼哼!我江元峰可不是任人左右的小門散修,三大仙宗如今也不敢不給我清夜山莊的面子。」此事說完之後,江元峰心中開始思考下一步地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