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次龍飛宇放慢了速度,足足走了三個小時才走到了另一個路口,看來接下來就是第三關了,按理說,三乃是天道之數,過了第三關,應該就能夠得到這名魂聖所遺留下來的東西了吧,

龍飛宇心裡有數,不斷的向著前方走著,而餘下的三個人則是老老實實的跟在他的後面,那些蛇完全把他們嚇住了,這下子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依舊是往下盤旋,第三關終於出現了,這一次龍飛宇的心中感到有些怪異,終於把目光投向了趙樂山,

趙樂山也是一臉尷尬,

陰暗狹小的隧道走到了盡頭,但是前面竟然沒有路了,這條路竟然是死胡同,

一陣沉默過後,趙樂山尷尬的笑了笑:「我記得寶藏上分明說是這裡的啊……而且要是沒有寶藏,何必搞那麼大的陣仗,」

龍飛宇冷笑了一聲:「可是面前是死路,寶藏何在,」

趙樂山頓時說不出話來,

他雖然掌控著比較詳細的信息,知道第三關實際上是一個迷宮……可是,看這個樣子第三關分明還沒有開始吧,怎麼一下子就沒路了,

「這個……聽說第三關是迷宮,可是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了,」趙樂山尷尬的解釋道,

「啊,是這樣的嗎,」龍飛宇愣了一下,隨機笑了起來:「迷宮么,」

龍飛宇只不過是在自言自語,他走向前面的岩石,用手敲了敲,頓時一笑:「看來還真是這樣,很有趣啊,」

剩餘三個人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情況,就看見龍飛宇有些詭異的笑了起來、

「你們退後一些吧,」龍飛宇立即道,

三人也不知道龍飛宇想要做什麼,默默的往後退了一些,

龍飛宇看著三個人,不禁有些無語道:「再往後些,」

三人再退後了幾步,距離龍飛宇的確是遠了許多,

不過龍飛宇還是很無奈道:「再遠一些吧……」

三人目光怪異的看著龍飛宇,再次遠離了一些,

龍飛宇長呼出了一口氣,從空間手鐲之中取出了霸王劍, 娑娜收到白葵送來的信,掙扎了良久,才決定赴約。聽見蓋倫想送禮物,一時急了。難不成他打算翻牆過來,這成何體統,傳出去自己休要見人了!

娑娜秀眉緊蹙,轉身就走,一聲古怪的音色從牆那頭傳過來。

只聽蓋倫輕咳兩聲,說道:“好久沒練了,生疏了,你等我適應一下。”

娑娜好奇得停下腳步,豎起耳朵,望向那堵牆。

一段自己從未聽過的簫曲飄逸在空中,雖然那音樂時斷時續,磕磕絆絆,但對音樂尤其敏感的娑娜怎會聽不出曲子的曼妙雅緻。

一個段落結束,娑娜已經記下了主旋律,撫琴合奏起來。那邊的簫聲似乎更賣力了,出現的錯誤也愈來愈少。

一曲畢,娑娜只覺全身沐浴靈性的氣場,腦子裏的混沌彷彿頓時開朗。

娑娜嬌嫩的柔荑不斷地撥弄琴絃,進入忘我的境界,悅耳的音樂從指間流淌出來。終於在某一刻,一曲定音,打破了演奏的瓶頸——娑娜晉升五級法師了。

娑娜輕輕喘氣,全身滲出薄薄的汗水。恍惚間聽到一個聲音:“娑娜,你……你晉升了?”

娑娜這纔想起來,蓋倫在牆的另一頭等待她的迴應。嘴角噙着甜甜的笑意,輕挑琴絃,算是答覆。

蓋倫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娑娜,太好了,恭喜你!”

娑娜一肚子疑問無法問出口,蓋倫什麼時候學會吹簫,又怎會熟悉這麼優美的曲子。古琴、笛簫這類樂器是東方島嶼城邦艾歐尼亞的特色。德瑪西亞人雖然甚喜自己的音樂會,但並沒有機會系統學習這類樂器,何況蓋倫自幼習武,五音不全,毫無藝術細胞。

滿腹狐疑的娑娜恨不得將這堵牆推倒,面對面的問個明白。圍牆對面又傳來蓋倫微顫的聲音:“娑娜……你……不是,我想說我……我……”

娑娜咬緊下脣,頓時緊張起來,他到底想要說什麼呢?

娑娜幾乎可以想象出蓋倫抓耳撓腮的模樣,只聽一聲嘆息:“娑娜,時候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原本浪漫的氛圍頓時打破,娑娜兀自跺腳,揉弦起音,又羞又惱地走了。

蓋倫呆立在牆角,又急又悔——表白都不敢,談什麼初戀啊!

待確認娑娜走遠,蓋倫才悵然若失地離開,安慰自己:“沒想到《梅花三弄》居然讓娑娜晉升了,真是意外之喜。娑娜一定喜歡這個禮物……娑娜,等我回來……”

次日,天還未亮,蓋倫進宮與趙信會面。

趙信領了一批戰士,隊列整齊、神情肅然。

趙信朗聲道:“這些都是德瑪西亞戰士中的精銳,你自行挑出二十人,即刻出發吧!”

蓋倫堅定地對趙信點頭,緊繃着臉,目光在每一名戰士面前掃過,果然各個矯健沉穩。蓋倫有些爲難地挑出幾人,忽然,目光落在了一名面目硬朗的女戰士身上。

蓋倫有些驚異,緩步走向她,沉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腰板一挺,聲音有些粗獷地答道:“報告長官,我叫奎因。”

蓋倫眼神一亮,問道:“你的鷹呢?”

奎因一怔,又挺了挺胸膛,答道:“報告長官,我沒有鷹。”

蓋倫心道,難道不是那個與獵鷹一起戰鬥的“德瑪西亞之翼”奎因,蓋倫記得奎因的獵鷹的名叫“華洛”,於是脫口而出遊戲中的臺詞:“華洛,來我這兒。”

“是,長官!”

只見一個與奎因面貌有九分相似的戰士,英姿勃發地出列。

蓋倫登時樂了,只一瞬又沉下了臉色。

蓋倫記起來:奎因與華洛孿生兄妹倆是一隊遊俠搭檔,華洛在某次探險任務中不幸去世。奎因消沉了一年後,於華洛的忌日重訪事故現場,並拾到一隻受傷的獵鷹。爲紀念死去的兄長,奎因給這隻獵鷹取名爲“華洛”。從此,一人一鷹配合作戰,奎因和獵鷹“華洛”憑顯赫戰績獲得了“德瑪西亞之翼”的美名。

蓋倫心中大慟,難道這個英姿勃發的戰士將來會面對死亡的命運?不,既然我來到了這個世界,就不能明知他的死亡而無動於衷。只是沒有華洛的死,便沒有奎因的新生。如此一來,德瑪西亞必將失去一名優秀的戰士——“德瑪西亞之翼”奎因。

可那又如何?誰也不能預知他們的未來。畢竟,什麼都沒有鮮活的生命重要。

打定主意,蓋倫肅聲喊道:“奎因、華洛出列。”

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男一女,臉上難掩興奮之色,顯然覺得自己從一批戰士中脫穎而出,受到長官的親睞,無比榮耀。

“我聽說,你們兄妹二人配合作戰,天衣無縫。你們可願成爲我的親衛,一同執行保護班德爾城鐵匠布羅格朗的任務?”蓋倫爽朗地說。

奎因、華洛二人原本以爲蓋倫會讓他們加入無畏先鋒軍團。如今變成親衛,心中略感失落。只是這無疑離他們的夢想“成爲偉大的騎士”更近一步,於是,欣然領命。

蓋倫繼續挑選,不一會兒就體會到了趙信的良苦用心。趙信不僅安排了虎背熊腰的戰士,還安排了文質彬彬的謀士,冷靜沉着的醫師,和膽大心細的後勤。

這支隊伍,完備而精良,蓋倫感激得無以爲報。


蓋倫帶領着隊伍朝趙信總管致禮,趙信微微頷首,擺了擺手,目光再次落到了蓋倫身上。

“不要忘記你的使命!”

蓋倫報以一個“放心”的眼神,揮手勒馬,帶領着這支隊伍出發了。

行至德瑪西亞街頭,一個熟悉而麻煩的聲音傳來:“蓋倫,你要去哪兒?”

蓋倫騎在駿馬上,俯視不遠處的菲奧娜。菲奧娜立即毫不示弱地昂起頭來,劉海被風吹起來,露出了澄亮的眼睛,尖尖的下巴顯得更加楚楚動人。


蓋倫心中一蕩,怎麼也說不出責備的話了:“菲奧娜小姐,國王的邸報不久發出,到時候你就能知道我的去向。”

菲奧娜氣勢洶洶:“你什麼時候回來,哼,不要忘了我們還有一場未完的決鬥!”

望着她那與氣質不符的嬌弱容貌,蓋倫只好苦笑道:“我蓋倫一言九鼎,一定不會忘記承諾。”

忽想起昨夜菲奧娜在自己懷裏噴濺的那口濁血,溫言說道:“還請菲奧娜小姐保重身體。需知欲速則不達,循序漸進地晉升才能穩固自己的實力。”

菲奧娜覺得蓋倫彷彿在關心自己,打心底不願意接受,便把這番好意當成諷刺,冷哼一聲,紅着臉杵在那裏。

蓋倫略行一禮,帶着自己的隊伍揚長而去。

望着蓋倫遠去的背影,菲奧娜心中五味陳雜,自言自語道:“蓋倫,你早點回來——”

驟然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不對,立即加了一句:“趕緊回來受死吧!”

一行人行至德瑪西亞邊界,就快到卡拉沼澤。蓋倫開始猶豫,究竟是向北尋找還是往南尋找。

這時,迎面走來一個穿着破舊牛仔褲的金髮小帥哥,他用磁性的嗓音朝蓋倫問道:“有誰需要地圖嗎?” 霸王劍握在龍飛宇的手上,龍飛宇整個人的氣勢驟然一變,渾身散發著一股濃烈無比的煞氣,哪怕是站的很遠的三個人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恐怖,

那三個人吞了吞口水,

龍飛宇也不管他們,只是一件朝著前方刺出,同時,霸王劍瞬間凝聚出了血紅色和白色摻雜的劍芒,

白色代表的是龍飛宇本身的混沌之力,而血紅色則是霸王劍原本的顏色,劍芒的這個顏色,也代表著龍飛宇漸漸能夠控制這一把霸王劍了,

不過,龍飛宇對此並不滿意,他渴望的是一把自己的劍,比霸王劍更加強大的劍,

那都是后話了,現在,龍飛宇手上的霸王劍劍芒大耀,白色與血紅衝破了前面的石頭,瞬間石土飛揚,巨大的衝力湧向了身後,趙樂山等三個人瞬間不斷的被巨大的風流和石土砸中,

短短的一瞬間,一個巨大的迷宮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而龍飛宇身後的那三個人,則是變得灰頭土臉了起來,不過他們眼見光亮,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迷宮的時候,他們對於這些就毫不在意了,

龍飛宇先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發現精神力根本伸展不開,建築迷宮的石頭好像十分堅硬的樣子,

龍飛宇倒也沒有說什麼,只不過是看向了趙樂山:「你應該能夠帶領我們走出迷宮的吧,」

趙樂山這次倒是點了點頭:「我記得一些,希望不要記錯的好,」


龍飛宇淡然的點了點頭,接著什麼話都沒有說,,

趙樂山見狀立即道:「接下來大家就跟著我走吧……這個迷宮希望我沒有記錯,」

趙樂山說著走在了最前面,龍飛宇則是緊緊的跟在趙樂山的後面,這裡是迷宮,一個不留神就被趙樂山溜走了,這樣就麻煩了,而且這裡還屏蔽的精神力,想要在迷宮之中找一個人,那簡直就是難了,

趙樂山在前面乖乖的帶起路來,這個迷宮拐來拐去的,的確是讓人頭腦發暈,不過龍飛宇卻是便走邊用手劃過牆壁,留下了一道痕迹,這樣即使是離開的時候也不必趙樂山帶路了,

眾人在迷宮之中花了將近六個小時,這個時候不知道外界的時間到底是怎麼樣了,不過最終,還是走出了迷宮,看起來,趙樂山的確掌控了大量的信息,

也難怪趙樂山找來那麼多人了,果然背後是有巨大的利益驅使啊,

通過了迷宮之後,就算是通過魂聖的考驗了,


實際上,龍飛宇感覺已經有些吃驚了,一個魂聖能夠搞出那麼一個陣仗,莫非他留下的東西有鴻蒙刻痕,

不過稍微想一想,龍飛宇還是否認了,因為如果一個魂聖的手裡有鴻蒙刻痕的話,那陣仗無疑要比這個大多了,這裡的三關除了比較消耗時間以外,龍飛宇一個人隨意能過,

就連這個迷宮,要是逼急了,龍飛宇一劍過去,完全可以直接斬破,霸王劍之威可不是假的,

通過迷宮之後,依舊是有一條陰暗狹窄的通道,眾人已經輕車熟路,很快就通過了通道,一個巨大的空間頓時映入了眼前,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什麼阻擋,就僅僅是一座宮殿,

趙樂山興奮的搓著手:「終於到了啊,魂聖的遺迹,哈哈哈,所有的東西,都在宮殿裡面,我們快進去吧,不……是我考慮欠佳,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免得裡面還有什麼陷阱,那可就陰溝裡翻船了,」

龍飛宇冷笑了一聲,根本不理趙樂山,直接朝著前方的宮殿就走了過去,

趙樂山面色一變,也苦著臉追了上去,

林文樂和丁靜自然也不敢落後,緊緊的跟了上去,

龍飛宇走在前面,冷笑了一聲道:「趙樂山,別說我虧待你,等一下我只拿四分之一的東西,其餘你們平分,至於我想要的那一份,你們動也別想動,」

趙樂山的身體一僵,連忙呵呵的笑道:「怎麼會呢,待會兒你拿四分之一就好了,」

雖然趙樂山的臉上出現了及其不情願的表情,但是趙樂山想了一下龍飛宇之前的表現,總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最後還是決定老老實實的按照約定來好了,

龍飛宇可不管趙樂山怎麼想的,很快就來到了宮殿之中,

這一個宮殿布置得極其簡單,不過倒是真的有遺迹,四周的魂器大概已經到了皇級魂器的範疇,數量也大約十多個,尊級魂器有幾個,聖級魂器倒是只有一個,

還有一些丹藥,用一個柜子裝著,裡面都是細頸玉瓶,裡面裝的都是丹藥,龍飛宇打開了一瓶,丹藥的香味立即傳了出來,看來藥效保存得很完好,

「就為了留下這些嗎,」龍飛宇皺起了眉頭,

擺下那麼大的陣勢,按理說不可能只留下這些的,龍飛宇想到這裡,朝四周仔細看了看,在宮殿的角落,還擺放著一堆煉器材料,對於這些煉器材料,龍飛宇倒是沒有落下,將尊級以上的煉器材料收入了空間手鐲之中,至於尊級以下的,已經不被龍飛宇看在眼中了,

除此之外,就是一堆的卡片,這些卡片是存取金魂幣的魔卡,一張卡片裡面有一萬金魂幣,這些卡片合起來已經有百萬金魂幣了,

龍飛宇也毫不留情,將這些金魂幣全部收了起來,百萬金魂幣可不是小數目了,

龍飛宇嘆了一口氣以後,只好看向了那柄魂聖的魂器……一把造型奇特的重劍,如果說有可能的話,唯一的希望就是那裡了,


龍飛宇此刻已經完全忽視了趙樂山等人,不過趙樂山也不敢亂動,任由龍飛宇先選……第一第二關,沒有龍飛宇根本就進不來,也根本就出不去,所以,趙樂山還真是不敢亂來,

龍飛宇走到了聖級魂器前面,伸出手來輕輕觸摸了一下,

就在這一刻,龍飛宇的眼神亮了起來,嘴角也輕輕挑起:「果然沒有錯,果然沒有白來一趟,哈哈,」

聖級魂器在他接觸的剎那忽然亮了起來,

光芒照耀之間,龍飛宇的那句話也是在光芒的照耀之間說出來的,

一個長得像人,但是身體卻是石質的東西在光芒閃爍之中跳了出來,站在了龍飛宇的面前,

光芒終於淡去,不過龍飛宇面前的人並沒有散去,這個全身都是石頭,但是十分逼真的人長得倒是有幾分英俊,而且,他的身上傳出了陣陣的神韻,讓龍飛宇感受到土屬性的奧義……這是一種十分玄妙的感覺,

石人看向了龍飛宇,忽然鄙夷的撇了撇嘴:「任督二脈皆斷的廢材,還長得又老又丑,」

龍飛宇愣了一下,頓時怒從心起:「廢材,又老又丑,你個破石頭,趕緊變小讓我帶走,否則以後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等到以後我要用火把你燒著玩,融化了就可以玩泥巴,」

那個石人剛剛還是一副很不屑的樣子,聽龍飛宇那麼一說,立即改成了一副恭敬的樣子:「嘿嘿,我開玩笑的,老大不要介意……嘿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