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樣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啊……

前方,就是那個蒼穹城最大的雜貨鋪子了。

之前葉塵倒是時常光顧。

只是現在卻早已經物是人非了。

走進商所,琳琅滿目的商品讓葉塵目不暇接。

從一進入修鍊界就是如此,他最愛逛這種相當於雜貨鋪什麼都有賣的小商所。

這能讓他充分感受到以前從未接觸過的,另一個世界的神奇與玄妙。

各種法寶、兵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那不必說!

還有幡、瓶、印、棍、索、鍾、尺、砂等等數之不盡的特殊物件。

以及許多很厲害很有名的套裝組合。

比如一身藍色輕鎧甲,一雙碧綠疾行靴,九根赤紅射日箭,一把暗紅弒神弓的神射手套裝。

比如一身火焰重鎧甲,一雙黑色龍護臂,兩柄彎月穿雲匕,一把虎頭斬大刀的狂戰士套裝。

看著這些,都讓葉塵愛不釋手!哪怕自己用不上,也想統統都搬到自己家!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靈丹、藥材。

有可以直接提高修為的,有強健體魄的,有療傷的,有解毒的……等等各種功效!

雖然知道吃多了丹藥不好,但還是忍不住看著流口水!

還有符篆、陣法,魔法師的魔法捲軸!

甚至還有靈獸以及靈獸蛋!

一件一件看過去,徜徉在修鍊者這個神奇的世界里,有種說不出的快樂和充實。這甚至比女人愛衣服愛首飾更加讓人痴迷!簡直陶醉!

一樣一樣看著,葉塵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久久不語。

他已經三年沒有逛過這小鋪子了。自從自己廢了……

再走進來,看著這些熟悉的場景和物件,許多回憶涌了上來。

五年前,自己剛來這蒼穹城。

一介凡人,看哪裡都是那般好奇。

就更不要說這五花八門的雜貨店了。

葉家那個刁蠻公主,也就是葉菱兒。

還和自己同時看中了一樣法寶……

是叫什麼龍鳳兩儀珠。名字挺好聽,其實就是一枚很簡單的低階法寶。

誰都不認識誰的兩個人,為了一枚珠子,打了起來。

當然,這是後來葉菱兒說的版本。

她是一口咬定兩個人是同時看上的,然後打起來了。

其實是葉塵已經準備付錢了。驕縱的葉家大小姐想硬搶。結果被教育了。

幸好當時葉菱兒的哥哥,葉家六少爺葉長空也在,把自己這個嬌慣的不行的妹妹強行鎮壓了。要不然不一定出什麼事兒呢!

那丫頭在整個蒼穹城什麼時候吃過那個虧?

這也導致後來,這丫頭就一直想方設法的針對他。

他的地位雖然一躍成為葉家第一公子,蒼穹城最有身份的人。但是別人不敢惹他,這個小丫頭卻天不怕地不怕!

只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慢慢的,就纏上了他,天天成了個聽話的小跟屁蟲。

這也讓葉塵頗為無語。 流年似水,回憶總是在年齡越來越大的時候才越來越顯得彌足珍貴。

只可惜有一些東西,現在他連回憶的權利都沒有。

那在他人生當中最精彩的一年時間……一定更讓人蕩氣迴腸吧。

搖了搖頭,驅趕掉腦海中的憂思。

葉塵簡單的選擇了一些最低等級的材料。

反正也是練慣用,無論是煉符還是陣法,自己的造詣都並不高。

以前的天賦都用來一個勁的修鍊去了。其他事兒,都很一般。

廢了之後,才慢慢發現,原來除了修鍊,還有那麼多事是美好的,有趣的,值得去探索的。

這也是說明,有時在某一方面天賦太好,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再選購,也無人再來惹他。

即使是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多少帶著點什麼……但至少葉塵是樂得安靜。拿了東西直接走人。

做做練習,還得準備去「聖城」看看。

那個神奇的地方,自從小妖王那貨提起,就一直讓他心裡痒痒的。

日子有時波瀾起伏,有時又清清淡淡。

起了波瀾的時候,有時一天就是一輩子。其中的精彩,足夠去寫成一部傳奇。

而平淡的時候,一年,也如同過去了一天一樣。輕輕巧巧的在日常中溜走了歲月。

誰也說不好哪是好的。我們渴求精彩,但我們又享受著平淡。

葉塵沉浸在煉符中,天天搞著各種莫名其妙的研究。

沒啥老師教他,盤古神殿里的那些神級陣法和符篆,他又看不懂學不會。

就只能自己瞎搞。

饒是悟性驚人,那研究的場面也是讓神龍寶寶和小妖王眼皮直跳,嚇得躲遠遠地。

盤古神殿的石板結實,各種爆炸不足以炸毀地面。

但是四處整的黑乎乎的一片又一片,就確實有些狼藉了。

七大家族會武從籌劃到準備再到真正開始,少說也得一個月,而且還是先從家族內部選拔。

葉塵也不著急,一晃二十來天過去,他基本都是在他的小草房子里度過。

材料用完了,就出來買兩趟。反正最低階的材料便宜的很。即使葉家不給他供給,只要有點吃飯的積蓄,就搞得起。

最關鍵是四大職業者……都有錢啊!

一旦煉出成品,那就是成百上千倍的材料錢都不止!越是高階的成品,就越是天文數字!

所以對於葉家掐斷他的供給,他根本就無所謂。

大不了賣神器行了吧?

盤古殿角落裡一堆破銅爛鐵呢。撿一件賣了,買十個葉家都不止。

高冷如葉塵大爺,真的一點也不稀罕葉家的破錢……

「小子,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再不出一件成品,我們都得跟著你喝西北風了!」

小妖王坐女媧聖池旁邊的老樹上,晃蕩著腿,說著風涼話。

「滾!你愛喝啥喝啥!餓死你和我有一毛錢關係?」

「小塵子!你不管他不要緊,你可得管我啊!我可是你的專屬坐騎!是你最忠實的戰鬥夥伴!我現在還是幼生期,需要大量的有營養的東西來長身體!你可得抓緊賺錢啊!」

神龍寶寶繞著女媧聖池轉悠,眼睛根本就沒看葉塵,一直盯著聖池研究呢,根本就不影響他吐槽。

自從剛出生進去這池子喝了個飽,他竟然之後再也進不去了!

別提進去了,但凡靠的太近,就是和小妖王一樣的下場。

這讓他只能流著口水乾眼饞。

葉塵翻了翻白眼,努力平復心情不想理他們。

這段日子葉家給的吃飯的錢都讓他給霍霍光了。說不缺錢那是開玩笑的呀!他現在恨不得去搶了葉家的錢窩!

只可惜,這地兒和藏經樓一起,都被二長老看著呢。

他暫時還沒這個膽量。也只能想想。

至於賣神器……別開玩笑了。他敢賣,誰敢買啊?

拿出來一件真要去賣,那還不天下大亂了?那不是賺錢,那是作死。

……

葉塵懷裡揣著那張……不知道算不算是符篆的破紙,心裡那個忐忑啊。

這玩意兒能賣出去嗎?

自己這野路子,煉出來的和傳統的玩意兒不一樣啊?

威力是大的多,但是……

稍微想想,葉塵就一個哆嗦。果斷終止自己的思維。

不想了!讓別人想去吧!

賣多少算多少吧,先解決了明兒的飯錢。

葉塵一搖三晃的往那雜貨鋪走。

不是驕傲的晃,是被炸的眼暈……

「啊哈?」

葉塵猛地一剎車。

抬頭差點撞上前邊的人。

只是人家卻根本沒看到他。

這……

葉塵晃晃頭,看了一圈。

這是都幹嘛呢?這麼多人圍著?

順著大多數人的眼神,往上撇了撇……

我尼瑪!

這大個子!

這不是那天那個憨憨的三米大漢嗎!?

咋被這麼多人圍著?

難道是那天的幾個混混來尋仇了?

就憑那幾個貨?膽子這麼大?

雖然對於這些爭執不感興趣,但是去雜貨鋪也得在這裡經過,所以葉塵就好整以暇的走了過去。

反正和他也沒有關係,他也不想和有些人一樣,有點事不管和自己沾不沾邊就拼了命的往上貼。

就好像多看一眼能長生不老一樣。

還得努力的摻和摻和,就好像再不展現自己的存在感,就要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管懂還是不懂,就開始當「專家」做「點評」。

只不過……

時也命也。

有些事兒,他還真就是不管不行。

繞到人群正面,看了一眼發生的事兒,他嘆了口氣,停了下來。

只見那人群中,一個小丫頭叉腰而立。仰著頭指著那大漢子喝道:

「四哥五哥!給我揍他!撞了本小姐不但不賠償,還不道歉!簡直無法無天了!這蒼穹城,還是葉家說了算不!知道本小姐是誰不?!」

葉塵皺了皺眉,往人群中走去。

這丫頭,真是被慣的不行了。

一身紅艷艷的長袍子,手裡提這根長鞭,還和五年前一個刁蠻樣兒。

只是這丫頭學乖了,基本不和她親哥葉長空一塊出來了。反而是帶著老四老五兩個紈絝。

這回不但沒人管他,反而還會助長她的威勢。和她一起興風作浪!

要知道這倆貨一點本事沒有,膽子也不大,雖然身份在那兒,但是被小丫頭指揮的和小弟一樣。專干這些欺負人的惡事!

葉塵搖了搖頭,就要走上前去。

即使是不對這漢子有好感,也不能看著他們欺負人啊。用不著聽葉塵都知道誰對誰錯。 「俺沒撞你!是你撞的俺!你這人小姑娘家的怎麼不講道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