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條體寬一米有餘,身長不知幾何的看起來像蜈蚣,但是渾身上下卻是長滿了觸手,一臉的剛剛從克總家作客回來的模樣,不管怎麼想,也不會是來給武儒傳遞友誼是魔法的。

「不行,這怪物速度好快!」

武儒剛剛跑沒幾步,就發現身後這條蜈蚣怪物的速度快得嚇人,明明是那麼巨大的身軀,但是速度卻是沒有受一丁點的影響,反倒是像一列加長貨車一樣橫衝直撞的對著他撲來。

毫無疑問,如果武儒依舊在這大街上一路往前沖的話,他遲早會被追到並殺死的。

那一刻他甚至來不及思考太多,直接撒腿就跑進了最近的一棟大樓之中。

進去之後武儒才發現,這裡應該是個什麼公司的辦公樓,只不過此時大廳之中一個人都沒有。

不過這倒是沒出乎武儒的意料,畢竟都這種情況下了,也不能指望還有人在工作不是?

而且他身後這玩意,也不是人多就可以阻止的,甚至還會擋住武儒逃命的路線也難說。

逃亡途中,武儒先是故意跨過了幾張桌子椅子之類的東西,試圖阻攔一下蜈蚣怪物的速度。

然而沒想到對方卻是直接不管不顧的撞碎了一切攔路的東西就沖了過來,這些許的障礙物連緩它一下都做不到。

甚至於因為武儒繞了這麼幾下,他自己反倒是又被蜈蚣怪物給逼近了些許,一條觸手更是直接勾住了他的外套。

也虧他見機得快,在發現不對勁的時候一把甩掉了外套,下一秒就有十幾根觸手粘了過來,可想而知他哪怕稍微慢上一步也是身死當場的命。

不過這一次之後蜈蚣怪物反倒是被夾克吸引了一番注意力,成功的讓武儒又領先跑出幾米距離。

身後追殺而來的蜈蚣容不得武儒多想,直接就向著最遠處跑去,隨後一頭鑽進樓梯間之中開始向二樓爬去。

儘管知道這不是個明智的選擇,但是他卻也是頗有些無奈,畢竟平地上他肯定跑不過這怪物,因此也只能是看到哪有路就往哪跑了。

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這樓梯間大小不夠,反倒是剛好卡住了身寬一米有餘的蜈蚣怪物,鑽進樓梯間之後咆哮了幾聲,卻是弄得它進退不能,看上去頗為滑稽。

略一思索之後,武儒還是決定再向上爬一層樓,隨後在三樓的樓梯間里一屁股坐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儘管這一路有驚無險,但是每一次他幾乎都是在死亡的邊緣徘徊著,哪怕有一絲一毫的失誤,現在的他都是一具屍體了。

武儒不知道這棟商務樓里有沒有別的危險,但是目前來看至少這個樓梯間里是安全的,不如說因為那蜈蚣怪物將樓道堵住了,反倒是比什麼時候都要來得安全得多了。

趁著這一點喘息時間,武儒拿出手機開始翻看起新聞來。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世界已經變了一番天地,但是至少網路和電力暫且都還有,雖然不知道還能撐到什麼時候,不過也足夠武儒查看他需要的信息了。

隨意的翻找了幾下,武儒就發現這一次的事件已經不是他這個城市的問題了,從大眼怪巨博上武儒能看見的,哪怕是地球對面的人們都已經陷入了同樣的危機之中。

「等等……這是什麼?怪物百科?」

翻看了幾頁之後,武儒卻是眼尖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標題,按照上面的說法,乃是彙集了所有怪物的資料。

同時這作者也懇請大家將遇見的怪物拍照或者形容一下,之後由懂行的人來告訴大家,這些怪物的詳細資料以及應對的方法。

「難道還有人認識這些怪物??這種事有可能嗎?」帶著些許的疑惑,武儒已是點開了這一章此時最為火爆的帖子,然而沒花太大的力氣他便看見了一張眼熟的照片。

正是他下方這隻巨大的蜈蚣!

【蜈蚣型怪物】

【來源:破壞獸】

【特徵:巨大而靈活的軀體,速度最高可以達到60km/h。】

【弱點:只是普通的生物,可以被任何武器殺死】

【特殊能力:無】 「破壞獸……?」儘管介紹上只有寥寥數語,但是武儒還是敏銳的發現了其中蘊涵的一些信息。

快速的切換界面,搜索了一下破壞獸三個字,武儒卻發現這只是一步相當冷門的漫畫,大致講述的就是地球上出現了一堆巨大無比的怪物,將人類世界毀滅殆盡的故事。

但是其中最令人在意的,顯然就是作為封面的那隻怪物,居然和樓下的蜈蚣怪物一模一樣!

「這算是什麼……漫畫怪物打破了第四面牆了嗎?」

儘管心裡發涼,但是武儒還是忍住了這種令人難以忍受的感覺,連忙回到那一張帖子繼續查看起來。

之前看見的那隻山一樣高的怪物,顯然已經被和武儒同一個城市的人發到了這上面,不過得到的反饋卻是反倒讓人安心了一些。

【鯨魚人】

【來源:瘋狂怪醫芙蘭】

【特徵:本質上是個善良的人,應該不會主動發起攻擊,但是也不代表著她會注意到自己腳邊被踩死的小螞蟻們。】

【建議:總之儘可能遠離吧。】

顯然這些問答都不是一個人完成的,而作為原作者也只是將他們整理起來罷了,因此每一段看上去都風格各異。

「嘖……果然像那種東西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啊……」

在帖子下方還有不少人在哭天喊地的,也有求人幫忙的,還有一些在噴世界zf為什麼沒有發射核彈的。

看著這或許是這星球上最後的一波眾生百態,武儒也只能搖了搖頭,將自己想要問的東西在這帖子之下寫出了出來。

「現在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那個紅色人影了吧……?」

比起那些喪屍魚人之類的東西,現在最危險的就是那個既靈活又強大的血人了,稍微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之後,武儒便迅速的在那下面寫好了自己的留言。

或許是有不少人隨時都在關注著這裡,他這怪物諮詢剛一發出,便已經被數個人回應了一番。

只不過其中大多數都是沒有什麼作用的廢話,甚至還有人蠢得不行的問出了「能不能和對方合作」這種話語。

作為一個可以抬手就殺死上百人的存在,這些人究竟是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可以喝對方談「合作」呢?

無視了這些有的沒的無用信息,終於一個回答跳入了武儒的眼眶之中。

【根據你提供的信息,那應該是死囚樂園裡的最終boss原罪,如果真是那傢伙的話,我能給出的唯一建議就是跑,如果你跑得掉的話。】

【對了,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不過如果給她播放童謠類音樂的話,說不定會有一點效果。】

「童謠……這玩意真的能靠譜嗎……」儘管感覺怎麼想怎麼搞笑,但是武儒還是連忙從網上下了幾首童謠放在手機里。

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雖然說這麼大一個城市對方應該是遇不見自己了,但是如果真的遇上的話武儒可不敢保證自己還能這麼好運的逃掉了。

「不過還真是不敢相信啊……原本還以為只是生化危機之類的情況,最多也就是怪物突然現身這種事情,雖然科幻但是也還是可以理解……但是現在這種到底算什麼啊……」

不管是喪屍也好,魚人也好,就算是超能力者,那都多少算是可以解釋得通的事情,因為那些東西怎麼說也還勉強可以塞到科學體系之中去。

但是當本應該只是存在與人類幻想之中的事物,如今卻是活生生的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這其中所蘊涵的意外可就比單純的出現怪物還要耐人尋味了。

往好了想,這世界上有無數的平行世界,而這些怪物是從那些世界來的,往壞了想的話……那可就真是沒完沒了了。

「呼……休息也休息得差不多了,現在把這一層清理一下好了。」

原本武儒也是打算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藏身,如今這裡因為那隻蜈蚣怪物堵住了樓梯,反倒是成了一個完美的臨時堡壘。

不過那也是要在確保樓里沒有別的威脅的情況下。

深吸一口氣之後,武儒先是慢慢的將樓梯間的門拉開了一條門縫,隨後卻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他所想那般,這商務樓大廈里也並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三樓的樓層之中一推門便是滿滿的被喪屍塞滿了。

武儒也不傻,看見這種情況之後,自然是默默的就退了出來,隨後開始繼續向樓上跑去。

儘管越是高層的地方就越不安全,畢竟日後想要再從這個地方逃跑就會變得困難,但是讓他一個人去和這麼多喪屍對抗,也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終於,在又向上爬了五樓,一直到了八樓的時候,武儒終於發現了一層還算安全的樓層。

至於樓上他也不是沒去看過,總共十三層的建築之中,三樓二樓喪屍最多,八樓最少。

至於樓頂雖然什麼都沒有,但是考慮到自己在怪物百科上看見的會飛的怪物,武儒可不覺得那是個好主意。

再三確認之後,武儒便偷偷的推開了八層樓梯間的大門,隨後將門縫再一次的關了起來。

儘管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也不想背後突然竄出點什麼東西,冷不防的給他來那麼一下子。

雖然這樣的話他一會遇見意外逃跑時也會比較麻煩,但是比起這種可以預見的麻煩,未知的麻煩才是更加讓人頭疼的事了。

之前在外面武儒就已經觀察過,八層的構造乃是一個巨大而空曠的公共辦公空間為主,而四周則是主管之類人員的房間。

喪屍的數量在十三隻左右,而且站位都比較分散,武儒也不用擔心被他們一擁而上的危險。

先是儘可能的伏下身子,慢悠悠的不發出一丁點聲音的移動到了消防栓所在的地方,隨後輕巧的取出了其中的消防斧握在手中。

既然要和喪屍們正面搏鬥,武儒自然不會傻到徒手上陣了,而要說在這種大樓之中可以找到的,最合適也最好用的,那必然是消防斧無誤。 武儒腳步輕巧的繞到了離他最近的一隻喪屍身後,趁其不備舉起消防斧就是一擊劈下。

一套動作快速迅捷,其他的喪屍甚至根本沒有發現這裡發生了什麼,或許就算髮現了,他們那腐爛的大腦也不足以做出足夠的應對思路來。

無論如何,武儒的第一擊算是很輕鬆的便成功了。

而在之後,他又故技重施的幹掉了七八隻四處徘徊的落單喪屍,只不過到了最後一步時,武儒卻是有些犯難起來了。

因為這一次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這些喪屍之前正在聚餐……嗯,我說聚餐的時候,指的肯定是哪個倒霉蛋被抓住之後啃了個精光……總之,這一次卻是整整四隻喪屍聚集在了一起。

眾所周知的,喪屍這種怪物單隻來說戰鬥力極低,就算是普通人在有合適甚至不合適的武器時,都能單挑七八個不帶喘氣的。

問題在於一但它們形成了規模之後,其危險度就會直線上升,乃至於到了正規軍團都無法消滅的程度。

或許只是一個抓痕,一點點的咬傷,甚至只是飛濺的血液落在了皮膚上,天知道這些病毒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感染到活人的。

但是一但喪屍變多,受傷的可能性也會無限增加,而面對著這種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皮膚破損就會要人命的東西,毫無疑問是極度危險的。

除了致死性和傳染性之外,他們的數量本身也是最為可怕的武器之一。

就算有著最好的誤區,你也需要浪費最少一發,甚至十幾發子彈才能解決一隻喪屍,然而任你怎麼打,他們也無窮無盡。

更別說大部分人只能找到就近的工具防身,那樣的話活下去的機會無疑就更低了。

然而無論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戰鬥,人終究會渴會餓會累,等到你彈盡糧絕之時,他們卻依舊能搖晃著腐敗的身體撲上來。

「四隻喪屍……如果先解決掉一隻的話,我只需要面對三隻,理由辦公桌絆住他們的腳步的話,我應該會更安全的。」

在心中默默的計算了一番之後,武儒便深吸了一口氣提著沾染了無數黑色血漿的消防斧悄悄的靠近了那四頭喪屍的後方。

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武儒才會打心底的慶幸著,這些喪屍只是生化危機里的普通喪屍,而不是驚變二十八天那種比一般人還敏捷得多的玩意。

如果是那樣的怪物的話,他真是寧可回一樓去找那隻被卡住的蜈蚣玩,都不想和那些飛檐走壁的喪屍哪怕一隻面對面的戰鬥。

「喝!」

事情比武儒想象的還要順,他高高舉起的消防斧一斧頭劈開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喪屍的頭顱,其餘三隻喪屍卻是才剛剛反應過來。

不過武儒卻沒有絲毫戀戰的情緒,甚至於是頭也不回的轉身就向著遠處跑去。

喪屍的移動速度很慢,但是一但被哪怕是其中一隻喪屍纏住之後,他都會陷入巨大的麻煩之中。

不過因為武儒早已做好打算,一擊脫離之後那幾隻喪屍才堪堪反應過來,隨後發出了難聽的嘶吼聲,步履闌珊的向著武儒的方向慢慢的走來。

如果正常情況下有人這麼慢悠悠的追殺自己,那必然是會被武儒當成笑話來看的,但是配合上喪屍們那腐爛的臉龐,不得不說這一幕還是相當駭人。

只不過在接連經歷了比這更加恐怖的事情之後,武儒此時心態已是意外的沉穩了起來,面對著三頭喪屍他也沒有絲毫的慌亂。

跑了幾步之後,武儒先是翻身到了一張大班桌之上,隨後等待著喪屍們靠近之後,頓時又是一斧子解決了一隻喪屍。

隨後武儒就地一滾,已是從大班桌上翻越到了另一邊去。

果不其然的,沒有腦子的喪屍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兩隻喪屍並不知道可以繞開來走,只知道撲在大班桌上,努力的伸長了手想要去抓住武儒。

接著這個機會,武儒已是毫不猶豫的再一次一斧頭劈開了一隻喪屍的腦袋。

「該死?!怎麼拔不出來了!」

只不過這一次武儒卻是遇見了意外的情況,斧頭劈進喪屍腦袋后,卻是被骨頭給死死的卡住了,無論怎麼用力都拔不出來了。

實際上這就和伐木工初學者砍樹的時候,斧頭會被樹給卡住一樣,都是沒有經驗的新人容易犯的錯誤。

可以說他在解決了這麼多喪屍之後才遇見這種情況,依舊可以說是運氣好到爆棚。

發現這種情況之後,武儒努力的嘗試了幾下便果斷的放棄掉了消防斧,直接轉身就跑。

失去武器的情況下,就算是只有一隻喪屍他也絕對不可能幹得過對方,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只不過因為耽擱了這麼幾秒鐘的時間,那最後一隻喪屍也是從桌子上翻身而下,再一次的對著武儒展開了追擊。

「我記得剛剛那裡還有那個可以用吧?」

看了看自己身後不遠處的喪屍,武儒也知道如果不除掉對方的話,自己就算是回到樓梯間去睡覺都不可能睡得安穩的。

索性咬了咬牙,也不再往樓梯間的方向逃走,而是再一次的沖回了放消防器材的地方,略微掃視一番,頓時就發現了放在最顯眼位置的滅火器。

「質地夠硬,重量也足,就是你了!」

雙手用力將滅火器拔了下來,隨後如同球棒一般握住一頭,轉身過去的武儒不退反進,直接衝上去就是一棍子砸在了喪屍的腦袋上。

「吼!!」

只不過畢竟鈍器不如利刃那麼輕鬆簡單,這一下子已是消耗了武儒大半的力氣,可惜喪屍卻依舊能咆哮著向他抓來。

看見這一幕武儒自然不敢怠慢,只能咬著牙再一次的揮動了滅火器瓶子,狠狠的砸在喪屍的腦袋上,同時接著對方身體踉蹌的時候,往地上一撲躲過了那一爪子。

看見武儒倒在地上之後,喪屍卻是半步不退,一雙爪子已是再一次的撲了過來。 儘管有些麻煩,但是喪屍無論是速度還是智力都遠低於常人,武儒就地一滾之後就避開了它的攻擊。

隨著武儒再一次重整身形,隨後故技重施的又對著喪屍的腦袋猛砸了幾次之後,這隻喪屍也終於是倒在了地上。

「呼……這樣的話就算是徹底清理完畢了吧……」

看見喪屍沒有了生命的跡象,武儒也總算是鬆了口氣,直接不顧形象的趟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休息了一會之後,武儒先是把那把消防斧給重新弄回了手裡,隨後才再一次的將整個八層的每一個角落都檢查了一遍,確認這裡的確沒有第二個活物之後,才找了一間靠里的房間鎖上門休息起來。

雖然才過去了不到幾小時的時間,但是他不管是肉體還是精神都實在是太過疲憊了,因此一沾到沙發上便迅速的睡了過去。

在醒來之後,武儒先是將八層能找到的食物搜集了起來,隨後又用木板將大部分窗戶給封死了,以避免遭到會飛的怪物的襲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