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時候,若是說出一句話,那可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了。

震懾住諸多星階武者后,徐家男子眼眸望了望木同,旋即道:「小子,你就是木同?救了我徐家少家主的木同?」

眼眸一陣陣光華閃爍而過,似乎想要看穿木同,了解所有一切。

感覺到對方的眼眸,木同毫無畏懼,腳步稍微踏前一步,點了點頭道:「這位前輩,在下正是木同,不知閣下是徐家哪位?」

徐家月華境武者審視了木同一番,旋即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居然能憑藉三星修為斬殺五星圓滿境界武者。果然不愧是聖風學院走出的絕世天才,看來,確實是你們救了少家主。」

「前輩謬讚了。」

面對一個月華境武者的讚賞,雖說木同嘴上並沒多說,然而心裡卻得意洋洋。

一個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的讚賞,誰不得意洋洋?

「本長老乃徐家三長老,徐萬凌。」

隨著徐萬凌報出自身的名號,遠處和六大人偶傀儡分開的林尊天臉色一陣陣恐懼瀰漫開來,身影瞬間化成一道青灰色光華,向著遠處逃逸而去。

不知為何,林尊天居然會如此反應,瞬間逃逸。

看到那瞬間化成一道青灰色星雲元力遠逃,徐萬凌眼眸一寒,身影一抹飄渺的武道真意瀰漫而出,瞬間一道飄渺身影。

一道飄渺武道真意凝練而成的掌影,轟然劃過天際,直奔林尊天而去。

凝視著那飄渺真意凝練而成的掌影,林尊天臉色劇變,眼眸瀰漫著一股股驚恐,手裡長劍立馬化成一道青灰色火焰光華,直斬而出。

這可是月華境武者的強橫攻擊,不想死的林尊天,自是不敢有任何保留,將自身最巔峰的戰力爆發。

嘭。

飄渺月華武道真意轟然爆發,那青灰色星雲元力瞬間崩碎,完全沒有任何抵擋之力。

強橫的真意爆發出來,掌影力量轟然落在倫尊天身上,後者身影直接拋飛,落入半空,嘴角鮮血噴吐,臉色瞬間蒼白,直接向著身後倒退數十步。

一掌重傷林尊天,徐萬凌眼眸淡漠閃爍而過,凝視著前者,厲聲喝道:「林尊天,別以為在我手裡,你還能逃。當年,膽敢殺我徐家兩大長老,今日你就等著承受我的怒火吧。」

聞言,諸多星階武者方才明白,徐萬凌對林尊天出手,原來兩者直接有著這樣的一段恩怨,難怪了。

「徐萬凌,你若膽敢殺我,你們徐家就等著我林家報復吧!」

捂著胸口,嘴裡鮮血噴吐,差點沒有暈過去的林尊天,眼眸一抹瘋狂閃爍,怒喝道:「若你肯放我離去,我們之間的恩怨,就此……」

根本不等林尊天說完,猛然間一道飄渺玄妙的劍芒,瞬間爆發,直接劃破虛空,仿若讓人沉迷在其中,迷失自身。

一剎那,徐萬凌直接下殺手,根本就沒有打算讓林尊天離開。

「真以為我徐家會懼怕你林家嗎?」

噗呲。

凌厲飄渺的劍芒斬落,瞬間斬滅林尊天,讓其連反抗的時間都沒有,直接穿透丹田星核,滅殺一切。

凝視著林尊天被斬殺,劉家兩大半步月華境武者臉色一沉,望了望木同,眼眸一陣陣光華閃爍而過,最後唯有拱手道:「前輩,既然這小子是你徐家的貴客,今日我劉家就賣你一個面子。就此告辭了。」

根本就不等徐萬凌說話,劉家兩大半步月華境武者身影化成一道光華,瞬間遠逃。

這樣的時候,和一名月華境強者動手,那簡直就是找死。

明知不敵,兩人自然帶著諸多劉家武者,迅速逃逸了。

凝視著劉家諸多武者遠離,徐萬凌眼眸一陣陣光華行閃爍而過,並沒有阻攔對方。畢竟,他也並不想和對方真正開戰。

劉家兩大半步月華境武者可不是林尊天這等五星圓滿境界武者能比擬,一旦他斬殺兩人,劉家昂和徐家就當真開戰了。

凝視著完全掌控局面的徐家三長老徐萬凌,諸多星階武者眼眸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身影根本就沒有任何停留,瞬間化成一道道星雲元力光華,向著洞府之外飛奔而去了。

這時候,一切塵埃落定,自是沒有必要再停留下去了。

這些星階武者身上可都有不少的寶物,要是繼續停留在這裡,爭奪那神秘武者骸骨的話,可可就被木同徐萬凌等人斬殺奪寶了。龍武霸世

… 「走吧,和本長老一起出去吧,我們少家主可在外邊等著閣下了。」

徐萬凌眼眸一陣陣飄渺玄妙的光華閃爍而過,凝視著木同等人,似乎想要搶奪後者的寶物,然而最後還是沒有動手,似乎有些忌憚,邀請道。

「好!」


頓時,木同三人並沒有多說什麼,身影化成一道道光華,跟隨在徐萬凌身後,直奔神秘洞府世界外天炎山脈徐家所在的山峰上。

遠處諸多徐家武者看到木同徐廉旭等人從神秘武者洞府世界行走而出,身影皆是化成一道道光華,迎接而上。

徐家少家主徐萬靈眼眸一陣陣精光閃爍,趕緊走上前,笑道:「木兄,果然厲害,能憑藉三星修為從神秘洞府走出,也就只有你們了。」

頓時,木同微微地對徐廉旭徐萬凌兩人拱手說道:「兩位,感謝先前出手,若非你們,恐怕我等也難以從洞府世界內走出。」

雖說木同根本就沒有擔心過被諸多五星武者包圍,無法逃離,但畢竟他還是承了徐萬凌一個人情,自是沒有如今那麼簡單了。

隨後,一番寒暄后,木同等人也打算是要離開,準備回聖風學院,讓韓石吸收那神秘武者骸骨內蘊藏的天炎真意,晉陞修為。

「木兄,韓大哥,不知道你們是否要隨小弟前往滄州呢?」

望著木同幾人,似乎感覺他們三人想要離開,徐萬靈眼眸一陣陣光華閃爍而過,旋即邀請道:「我們之前的事情,似乎也需要聊一聊。魔武門,那可是大患,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魔武門!


想到魔武門,木同臉色一沉,同時腦海也浮現起劉奕辰,還有林家等諸多武道世家,頓時詢問道:「徐兄,不知滄州可有林家和劉家的支脈?」

聞言,徐萬凌眼眸一抹寒光閃過,旋即明白木同三人究竟想要做什麼,說道:「滄州十裡外的一處名為天峰谷的山谷,據說是你們天羅林家的一個支脈,這幾天也在滄州有一定影響力。」

木同眼眸寒光閃爍,殺意升騰,旋即拱手對徐萬凌,道:「謝了。徐兄,等我處理好,和林家的一些私事後,我就會前往滄州徐家,親自拜訪你。」

望著徐萬靈和木同等人告別之後,徐萬凌眼眸滿都是讚賞之色,感嘆道:「看來,這世界真的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木同小子,希望不久后,能聽到你們的名字響徹神武,我徐家將會是你們永遠的朋友。」

徐萬凌這如同是拉攏一般的話語直接說出來,絲毫都沒有任何的顧忌,他就是看上了木同幾人的資質,若是未來能成為一流巔峰武者,未來對徐家而言,也絕對是一件好事。

如今木同等人只是三星武者修為,居然擁有擊殺五星圓滿境界強者的實力,一旦修為晉陞月華境,那絕對是強橫的武師,絕對不能得罪。

更不要說,木同背後還是武道聖地聖風學院,未來若是三人在聖風學院內擔任職位的話,那他們徐家就更有利了。

其實,徐萬凌並不知道木同等人得到了神秘武者的武道傳承,還有諸多靈武丹和天材地寶,如若讓他知道的話,哪怕徐萬靈是阻攔,他也必然會出手搶奪,甚至是將木同三人斬殺在這裡。

神秘絕世武者的武道傳承,諸多靈武丹,還有諸多武道功法,乃至一副絕世武者的骸骨,對於任何一個人而言,那絕對是致命的誘惑,就算是月華境武者,也絕對不會留手,一定會將其斬殺,搶奪過來再說了。

什麼聖風學院,月華境武者有著把握,繼承武道傳承,修為晉陞后,根本就不懼怕。

木同幾個的身影凝視著徐萬凌徐家一種武者的身影化成了一道道虛影,消失在了無盡翠綠的森林之中,幾人互相地對望了一眼,都是看到先前的萬幸!

幸好徐萬凌並不知曉他們獲取了神秘洞府世界內諸多好處,更不要說絕世武者的武道傳承,若不然的話,難保對方不會下殺手,到時候他們或許就要面臨月華境武者的追殺了。

幸好,一切都沒有發生,木同等人安然地和徐萬靈等人分開了。

數人互相地對望了一眼,韓石沉聲地詢問道:「木同,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殺上天峰谷,將那林家支脈毀滅?」

聽到韓石那蘊藏著無盡殺意的話后,木同點了點頭,而方寒的眼眸一陣陣冰冷殺意閃爍而過,俏臉瀰漫著一股冰霜。

若非這些武道世家,他們也不會差一點就隕落在神秘洞府世界內。既然知曉林家的一個支脈,他們當然不會留手了。

天峰谷林家支脈根本就沒有月華境武者,也就只有兩三名五星圓滿境界武者,如今木同等人都是擁有堪比五星圓滿境界的戰力,更不要說木同還擁有九大人偶傀儡,足以毀滅天峰谷林家支脈了。

瞬間,木同三人身影一動,立馬化成三道虛影,直奔天炎山脈另外一處森林飛奔而出了。

此刻,距離三人數百里的天炎山脈另外一端滄州所在,一處如瀰漫著稀薄靈氣的山谷之中,一座座建築物林立,其中用著一座恢弘無比的大殿凌立在其中,顯得頗為有著幾分威嚴!


如此一個山谷,乃是一處易守難攻的地方,兩邊都是陡峭無比的山峰,高聳入雲,足足有著數百米高,剩下的另一邊是一個漆黑無比的深淵,似乎不知道通往哪裡,一旦掉落進去,那就是死路一條。

這樣的一座建築物林立的山谷,如同是一頭巨獸一般,匍匐在山谷之中,堅不可摧,哪怕是一些月華境一流巔峰武者前來,也只能夠是被擊殺,成為冤魂的存在!

這裡,就是天羅林家支脈所在,天峰谷。

能佔據這裡,成為林家支脈的家族所在地,也只有林家的月華境武者出手,才能讓他們做到。不然,林家也不會在數十年內,才滄州闖出一些名頭了。

相比於那寂靜無比的天炎山脈,如今天峰谷內似乎有些熱鬧,只要進入其中,就能夠看到諸多林家子弟,居然沒有守夜,然而一個個抱著一壇一壇美酒,喝得不亦說乎,滿臉都是高興愉快。

如此這般的酒肉生活,居然會出現在武道世家林家支脈內,確實是奇怪異常!

整個天峰谷所有建築內,到處都是喧囂之聲,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一般,喜慶無比,甚至剩下的兩名五星圓滿境界武者,也是各自拿起一壇美酒,滿臉笑容地痛飲一番。

天峰谷林家支脈,六七名五星武者,還有兩名五星圓滿境界武者,就是整個支脈最巔峰的戰力了。

只見,其中一名臉色陰沉的中年魁梧漢子,端坐在大殿首座上,一手握著一壇美酒,凝視著下方眾人,滿臉笑容,舉起酒罈子,猛然地灌了一口酒!

美酒入肚,見到下方的星階武者滿臉都是高興之色,魁梧壯漢眼眸一陣陣興奮瀰漫而出,朗聲道:「你們都是我滄州林家的高層,如今我即將突破,從此勿須再理會天羅林家,自成一脈。這等喜事,該是慶祝,哈哈。想不到,當年我從天羅城走出來,還有這番際遇,甚至穩定月華境!哈哈,來來,喝酒!」

從天羅城走出,在天峰谷創立了滄州林家支脈,一路行走過來,自是殺戮無窮,也讓他修為不斷突破,更是藉助這一次神秘武者洞府出世的機會,感悟到那一絲武道真意,獲得晉陞的契機。

他日就會晉陞月華境,這等際遇,自是值得慶賀了。

一眾在喝酒吃肉的諸多滄州林家支脈武者,聞言,都不約而同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滿臉都是興奮,終於等到這揚眉吐氣的一天了。

為了能讓天峰谷林家獨立出去,希望能夠出一名月華境武者,從此自成一家,如今終於有機會了。

只要家主林破山突破月華境,一切都不是夢想。

只見,數名五星武者當中一名凶神惡煞的壯漢,舉起手裡的酒罈子,興奮道:「家主,我老杜祝賀你不日晉陞月華境,屆時我們滄州林家定然能成為一流武道世家,永世流傳。來,我們大家敬家主一杯。」

「來,來,哈哈,家主,在你閉關之前,今天一定要不醉無歸,不醉無歸!」

「我們滄州林家,終於可以吐氣揚眉了。」

隨著老杜的一聲話語落下,諸多五星武者眼眸都綻放出一股股瘋狂,瞬間躁動起來,舉起手裡的酒罈子,一臉豪情地敬酒。

這些五星武者,不是被天羅林家趕出來,就是天峰谷土生土長,自然希望天峰谷能脫離天羅林家,自成一族了。

聞言,天峰谷林家支脈家主林破山舉起手裡的酒罈子,豪邁道:「來,今日我們不醉無歸。他日,就是我滄州林家名揚神武之際。」

如今完全沉浸在歡樂當中的天峰谷林家支脈,根本就不知曉一場滅頂之災在悄然降臨,能不能撐過去,那還是未知之數。

無盡的喧囂之聲,好像一道道波浪一般,不斷地在天地之間響徹,然後蘊藏著無盡的玄妙,在這一片瀰漫著稀薄靈氣的山谷瀰漫開來!

歡樂,笑聲在瀰漫,然而大氣碾壓,天地都有一股沉重一般。龍武霸世

… 天炎山脈。

茂密的樹叢,木同三人的身影就仿若三大星光流光,劃過一道道虛影,直奔天峰谷方向而去,根本就沒有理會四周的諸多妖獸,還有優美的風光,似乎這些都和他們三人沒有任何關係,根本就不會動心。

如今,木同就直奔天峰谷而去,根本就沒有心神留意這裡的風景,更加不要說這些風景他們已經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距離天峰谷千米之外,一處森林當中,十多名人影閃爍而過,在警惕四周,這十多道身影身上散發著一陣陣元力光華,皆是一星武者修為,領頭的那一名武者,還是二星修為。

諸多武道世家,星階武者也只算是中層戰力,只有成為四星武者,凝練星雲元力,才能算是家族的高層。

十五道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星光元力的身影,穿梭在森林當中,似乎在尋找什麼目標,也似乎在巡邏一般,絲毫都沒有任何的擔憂!

其中一個略微長的有點瘦弱的中年男子,臉上帶著幾分麻子,抱怨道:「如若我們修為能夠再高一點那就好了,根本就不需要做這些巡邏的工作了!看來,我們一定要拚命修鍊,儘早突破如今修為,凝練星雲。」

隨著那麻子中年男子的話語一出,在其遠處一個壯碩漢子立馬就是轉身,雙眸山上著一陣豪邁,笑道:「林朝流,你就好好地修鍊吧!只要你能夠表現出足夠的天賦,相信家主不會看不到的。他日,若你能晉陞四星,成為家族長老,可不要忘記我們這些兄弟。」

「雲大哥說的沒有錯,林朝流,如若你真得有天賦的話,相信家族絕對不會辱沒我們。要知曉,我們林家能佔據天炎山脈天峰谷,就是憑藉實力,只要家主晉陞月華境,成為一流巔峰武者,甚至能和徐家這等滄州一流家族一較高下了。」

另外的一個林家一星武者在聽到前方兩人的話后,身影微微一動,來到了兩人身前,眸子閃爍著一陣精光,似乎在他看來,天峰谷林家未來必然會成為滄州一流家族,對其有著一股特殊的歸屬感。


不過也是,每一個武道世家如若連得家族子弟都沒有歸屬感的話,恐怕這一個武道世家距離滅門瓦解也不遠了。

天峰谷林家,之所以在天炎山脈諸多武道世家中,屹立不倒,甚至一天一天的成長變得更加強大,就是這一份家族子弟的歸屬感和諸多五星圓滿境界武者。

「哈哈,老林,這話沒有錯!我們天峰谷林家比那什麼徐家劉家還要強大,一旦行家主順利晉陞月華境,家族勢必更加強大。」

隨著那被稱之為老林的一星武者話語一出,另外的那十多名山星階武者立馬就是大笑起來,似乎絲毫都不會畏懼這裡森林深處的那些強橫妖獸一般!

這一帶,乃是他們天峰谷林家的地盤,那些強橫的妖獸根本就不敢輕易地進入這裡,況且,這些妖獸那可都要成為諸多林家星階武者的歷練工具!

就在十五名行星階武者向著遠處飛身而去的時候,突然間三道身影從茂密樹叢閃身而出,瀰漫著星光元力,向著林家十數名星階武者飛奔而去。

望著那徒然之間從樹叢行走而出的身影,天峰谷林家這一個巡邏小隊的隊長雲大哥眸子閃爍著一抹寒光,立馬就是帶著十四名星階武者,攔在了那三道流光之前,立馬就是趾高氣揚地揚聲說道:「我乃是天峰谷林家巡邏隊長林雲,來人速速停下,若不是的話……」


此刻,在林雲身後的十四名星階武者,身上一股股星光元力釋放出來,攔在了木同三人的身前,臉上都是帶著一股趾高氣揚的氣勢,似乎根本就沒有將木同三人放在眼裡!

「找得正是你天峰谷林家支脈!」

在聽到林雲的話后,木同身旁滿目冷傲強橫的韓石,口中蘊藏著不可抗拒的威嚴,立馬就是沉聲地說道,手裡一道鋒銳的赤色刀芒,瞬間蘊藏著浩瀚的星光元力,猛然斬出,滅殺一切。

還沒有等楊雲的話語說完,赤色的天炎真意光華一閃而過,其聲音截然而止,他明顯看到,自己的身影從前方倒退而去,鮮血從身體之中洶湧而出,然而口中卻絲毫都說不出一句話,而後感覺到眼前一黑,就完全地失去了直覺了!

一招,二星修為的武者徹底被抹殺,絲毫都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就在滿臉趾高氣揚的楊雲變成屍體的一刻,身後的諸多天峰谷林家子弟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那赤色天炎真意光華瞬間斬出,殺入人群,滅殺一切。

赤色天炎真意光華戰刃閃爍而過,每一道劈出,都有一名林家子弟被滅殺,根本無法抵擋任何一招。

這一個巡邏隊,修為最高的也就是林雲二星境界,十數名一星武者修為,自然被輕而易舉地斬殺,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僅僅一剎那不到的時間,十數名星階武者,就這般被韓石斬殺,甚至都還沒有出手,就徹底被滅殺,變成一道道屍體,徹底隕落。

赤色天炎真意光華閃爍,最後的一名天峰谷林家支脈武者咽喉一股鮮血瀰漫而出,生命徹底被滅殺。

那滿臉都是驚恐之色的天峰谷林家支脈子弟,感受到刀鋒上瀰漫的鋒銳赤色天炎真意,身體不由地一陣陣顫抖,差點沒有跪倒在地上,向木同等人求饒!

感覺到咽喉一陣冰冷,那似乎連得大腦都能夠入侵的星光元力,讓得這林家子弟絲毫都不敢有任何的動作,滿目都是驚恐地凝視著木同三人,求饒道:「大人饒命,我們只是天峰谷林家巡邏隊,還請大人饒我一命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