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是內心最真實的答案。

「那就好。」

庄思楠有點意外,以為他會不高興這個回答。

可顯然,他接受了。

「如果你說,不會離開,我會很高興。 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我更踏實。」霍昀琛說:「我們之間沒有感情基礎,有這段婚姻也不是感情所致。一切都是先確定關係,才開始在學習去怎麼愛對方。」

「我也知道,你不愛我。但沒關係,我愛你就好。」

庄思楠忽然覺得,自己從來沒有正視過對他的情感,這份感情到底到了怎麼樣的一種程度。

但,以他是有感情的。

只是不如他這麼深刻,這麼濃烈。

「我在接受,也在學習。」她笑著說:「我們也算是時髦了一把,先婚後愛。」


霍昀琛眉宇間的那抹淡淡的憂慮,因為她這句話而散發消失。

他喜歡這四個字。

「後天周末,我們去看奶奶吧。」庄思楠提議。

「好。」

「要戴著奶奶給的玉鐲去。」

「好。」

「那明天你陪我一起去給奶奶買點禮物。」

「好。」

「霍昀琛,今晚分房睡。」

「不好。」

「……」

……

次日。

庄思楠穿上一條黑色的弔帶貼身長裙,外面套了件白色的蕾絲外套。頭髮挽起,露出精緻漂亮的臉蛋,白皙修長的玉頸與黑色的裙子形成了強烈的視覺衝擊。

拿上了小挎包,穿著一雙平底鞋,等著男人。

「霍昀琛,你好了沒?」一向利索的男人,今天顯得特別的磨嘰。

話音落下幾秒,男人就出現在樓梯口。

他下樓,庄思楠皺眉。

剛才明明穿的不是這套衣服,怎麼又換了?

白色的休閑上衣,黑色的休閑褲,看起來普通得很,偏偏他穿在身上,很是養眼。

他的頭髮也沒有像上班時梳的那樣一絲不苟,略有些隨意慵懶,很適合出門逛街遊盪。

「你這是為了配合我?」庄思楠看出了門道。

這明明就是情侶裝嘛。

霍昀琛走到玄關,換了鞋子,「嗯。」

「很帥噢。」完全不是奉承,是真心的。

「我不帥,怎麼配得上你的美?」霍昀琛忽然認真的望著她,目光落在她的唇上。

視線的方向又往下移了半分,脖子往下,露出了漂亮性感的美人骨,再往下,似剛剝的雞蛋白一樣的肌膚。


瞳孔微縮,「換一件。」

「啊?」庄思楠低頭看自己,這一身不是挺好的嗎?

「露太多了。」

「……」

哪裡露太多了!

這明顯很正常啊。

「我要走了。」才不管他呢。

她還搭了件外套,已經很保守了。

又沒露胸露腰的,總不能大夏天的,把自己包得像個木乃伊才行吧。

不等他再說,拉開門就先出去了。

霍昀琛無可奈何。

他很清楚,今天逛街,一定會引來很多煩人的蜜蜂。

武則天正傳 ,開的這麼漂亮,這麼鮮艷呢?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時時刻刻守在她的身邊。

……

女人好像是天生樂於逛街的。

總是不知疲倦,對每一家店,每一件物品都充滿了好奇和喜悅。

但進去之後,又不買。

庄思楠說:「逛街不一定要買,就是為了圖好玩。」

霍昀琛跟在她的身後,看她興緻勃勃的走進店裡,又什麼都不帶的出來。

如他所想,她每到一個地方,總會引人注目。

不管是男是女,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時間總會延長。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那些男男女女,看的不止是她,還有他。

一對俊男美女,能夠囊括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沒有注意到別人看他,是因為他的視線一直沾在前面那個女人的身上。

「霍昀琛,你過來。」庄思楠側過身對他招手。

霍昀琛靠近她,柔聲道:「怎麼了?」

「試試這個。」庄思楠拿了一件白色的T恤,上面印了一隻很喜感的八哥犬圖案。

霍昀琛:「……」

「你試試嘛。」庄思楠看到這個圖案,就覺得很可愛。

也不知道穿在霍昀琛身上,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旁邊的導購員看到男人臉上的無奈,偏偏看女人的眼神又很寵溺,接過了T恤,去了試衣間的那一瞬間,她們都激動了。

帥氣又好脾氣的男人,特別是他那種無奈的感覺,真的是酥到骨子裡去了。

庄思楠一臉期待的盯著試衣間的門,她在想,霍昀琛在今天之前,到底有沒有穿過這麼可愛的衣服。

高冷的總裁,穿著憨態可掬的八哥犬圖案的T恤,這反差一定很大。

門開了。

庄思楠看著男人便露出一個明艷動人的笑容,「好看啊。」

霍昀琛輕蹙著眉,低頭看著那個圖案,「好看?」

「好看!」庄思楠很誠懇的點頭,「不信你問她們。」她看向那幾個紅著臉的小女生。

她們齊齊點頭,「先生,很好看。」

霍昀琛表示懷疑。

庄思楠笑著說:「這件,買了。」

霍昀琛拿她沒轍,「好。」

「就穿這件。」庄思楠不准他換下來了。

「……」霍昀琛深嘆一聲,「好。」

庄思楠拿著他給的卡,去付了錢,心情極好的主動挽著他的手臂,走出了店門。

她的主動,讓霍昀琛很心滿意足。

如果只是穿一件她很喜歡的衣服就可以親密的挽著他的手,讓他穿什麼都可以。

……

逛累了,找了個甜品店。

剛坐下來點了甜品和咖啡,就看到兩個熟人進來了。

梁覃一眼看到庄思楠,眼裡閃過一抹驚艷。

以前她在他面前,從來沒有穿得這麼性感過。

她膚白貌美,身材姣好,這些他都知道。

只是她這一條黑色簡單的弔帶裙,卻讓他亂了心。

「沒想到,遇上了他們。」秦菲菲感覺到了梁覃的視線帶著火熱,她壓著那股不悅,「去打個招呼吧。」

梁覃也想。

他想走得更近一些,看得更清楚一些。

「把衣服穿上。」霍昀琛站起來,把她進來的時候脫到一旁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同為男人,他很清楚梁覃眼裡的目光所代表的意思。

庄思楠聽話的穿好。

「真巧,在這裡遇上你們。」秦菲菲先開的口。

看到霍昀琛體貼的替庄思楠披衣,她是有些嫉妒的。

梁覃以前也這麼溫柔的對過她,只是在秦家欠了那麼多債后,他對她就冷漠了很多。

以前,只要是庄思楠的東西她都搶。

以為搶到了最好的。

可沒有想到,她搶到了梁覃,庄思楠卻找了個更好的男人。

她是嫉妒的。 在這一刻,易辰死地而後生,精神狀態恢復到了巔峰,他的氣勢發生變化,整個人多了一種飄渺的氣質,若同聖賢再生,一股道韻流淌與身體間。

嗤!

五彩的霞光浸染了天地,這個地方瞬息變得迷離而夢幻,色澤斑斕,極其絢麗多姿。一束束的光籠罩著易辰,他像是開啟了身體未知的寶藏,整個人有一種大威嚴在擴散。

轟!!

天地再一次坍塌,一股能量自四面八方湧來,瞬間形成一種浪潮,這是無盡的文氣,被易辰引動,被天地之力引動,以易辰為中心,自四面八方涌聚而來。

文氣洶湧而來,破開了劍陣的阻隔,如波濤一般的納入易辰的軀體,他海納百川,來者不拒,將這海量的文氣盡數煉化納入身體。

這是難得的一種福源,他精氣神攀升到了另一個巔峰,且體內文氣乾涸,連文殿碎片與碧綠小樹都失去了色澤,正需要海量的文氣補充自身。

易辰近乎貪婪的吸納著這種文氣,而後以輪迴天訣的功法凝練文氣,將這海量文氣千錘百鍊最終才納入丹田,滋潤文殿碎片與碧綠小樹。

嗚!!

文氣浪潮逐漸演化成一道風暴,於這片天地間肆虐,以易辰為中心,周遭數百丈方圓內擠滿了近乎化作了液體的文氣,太濃烈了。

易辰像是一頭人形形態下的饕餮,近乎無所顧忌的將這種海一般數量的文氣皆吞納進身體。

呼!!

這樣恐怖的場面足足持續了近一刻鐘時間,易辰也不知道到底吞納了多少文氣,直到一刻鐘後文氣浪潮湧聚的速度才逐漸的減緩。

『倏!!!』

突然,『倏』的一下易辰眼眸子里陡然暴掠出兩束神光,湛湛驚人。若同天道利劍一般掃向前方,不知崩碎了多少劍氣劍芒。

他從貪婪吸納文氣的那種境界中掙脫了出來,體內沖盪著浩瀚的文氣,如海嘯一般在瘋狂的激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