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是一種純粹增加修為的丹藥。

不同於其他輔助屬性,雖然葯很逆天,但有致命缺陷,那就是非正常提高,沒有穩固沒有領悟,靈力完全就是虛有其表。

哪怕用這種葯吃到武徒巔峰,靈力純度和強度也比不上靠自己修鍊的武徒後期甚至是中期。而且一旦服用后,對天地間的火屬性溝通就極為差勁,想要再依靠自身努力修鍊晉級,其難度比以前難很多倍。

也就是說吃了火靈丹,可以快速提升境界,同時宣布未來的前途死刑,除非以更高品質的丹藥來提升,但這種丹藥目前最高的不過下九品,僅僅能夠提升到武王境界。

羅錦曾經去古家找古木麻煩,被後者一招秒掉的武王巔峰手下就是吃藥吃出來的,因為沒有更高丹藥,他已經到了極限,這輩子想靠自身努力突破武皇已無可能。

這是一件殺雞取卵的事情,但凡有點資質的武者都不會去嗑藥提升,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是沒錢買,畢竟這玩意在尚武大陸價格很高。

葯堂不同,火靈丹很多。

古木很認真的說道:「鐵叔,以我的資質想要晉級更高,需要漫長時間,也許一輩子都不會踏入武王。」

鐵柱聞言,臉色微變,他明白了這小子的意思。

於是搖搖頭嘆道:「所以,你要以火靈丹快速晉級,哪怕中看不中用?」

古木咧著嘴給了一個很苦澀的微笑,道:「是的,既然資質差,還怕火靈丹的副作用么,雖然戰鬥力很低,但用來煉丹應該綽綽有餘。」

從這個年輕人的臉上,鐵柱能夠看出是多麼的無奈,也知道,確實如他自己所說,在輔助丹藥下,一個月才晉級武徒,武道資質真的很差,這輩子別說武王,能夠晉級武師都是個問題。

他這是想走極端,他這是想速成。

熱淚不知不覺從眼角流下來。

看到鐵導師眼角淚花,古木嘴角抽搐,暗暗道:「難道是我表演的太完美,把他給感動哭了?」

不錯,鐵柱被古木深深感動。

因為他是武者,知道一個差勁的資質,對一個人的打擊是有多大,而這個年輕人卻毅然決然的走上這一步,為的僅僅是煉好丹。

鐵柱凝重地看著古木,道:「小子,告訴鐵叔,你想速成,是因為丹鼎的馬明嗎?」

這一個月,古木在煉丹室被老資格成員欺辱,充當打雜二小的事情,早在內門弟子間傳開,甚至還被很多人嘲笑。

這件事,鐵柱也略有耳聞,如果不是礙於身份,而且那叫的馬明做的雖然過分,但畢竟沒有違規,他只能幹瞪眼,而無能為力。

如今,自己的學生要速成,或許是因為不甘屈辱而想要反抗。

聽到鐵柱如此問來。古木心中欣喜不已,暗暗道:「連鐵叔都能看出來,我這一個月的計劃也算沒有白費。」 意識到有這個可能,喬安驚呆了!

天啦嚕!

慕靖西是怎麼了,開竅了嗎?

竟然會給單身狗牽線搭橋了,不錯呀!

「姐姐?」小糯米一咕嚕坐起身,呆萌萌的揉著眼睛,對著門外的小女傭喊,「小糯米餓~」

小女傭打開門,夏霖提著保溫食盒,恭敬的頷首,「喬小姐,三少讓我過來保護您。」

喬安打趣的瞅著夏霖,小樣兒,還挺嚴肅的樣子。

心裡早就樂開花了吧?

能跟小可愛在一起,心裡一定美滋滋的吧?

夏霖避開了喬安的目光,不自在的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欣喜。

雖然很高興,但表面上,還是要展示他的沉穩的。

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兩人很快就把病床上的桌板拉起來,將食物擺放在上面。

食物的香氣,擴散開來。

誘人食慾。

小糯米盤腿坐在床上,興奮的搓手手,「哇,好香呀!」

喬安靠在床上,打趣著夏霖和連蓉,「我這裡不缺人照顧,不如給你們倆放一天假。出去約會看場電影怎麼樣?」

連蓉小臉瞬間紅了個透,連連擺手,「不是的,少夫人,我們不是……不是那種關係。」

夏霖高冷的說,「多謝喬小姐好意,我們可能沒時間。」

「是沒時間,還是不想去?」

還是,怕被小可愛拒絕?

喬安一手摩挲著下巴,夏霖也算跟了她很久了,怎麼半點她的優點都沒學到呢?

臉皮這麼薄,能追到喜歡的女孩子么?

「人多在我眼前晃,我心煩。你們倆出去吧,看電影也好,吃飯也好,總之給你們放一天假。」

喬安擺了擺手,一副趕人的樣子。

連蓉無措的看了一眼夏霖,「怎麼辦?」

夏霖暗暗遞給喬安一個感激的眼神,喬小姐,還是你懂我!

「喬小姐都說了,我們也不好拒絕。走吧。」

「啊?」連蓉呆愣楞的,回不過神來。

走去哪裡呀?

夏霖已經率先離開,在病房門外喊,「還不快點跟上。」

「哦,來了。」連蓉轉身對喬安頷首,「少夫人,那,那我先走了。有事您叫我。」

「去吧去吧。」喬安笑得像一隻狐狸一樣。

病房門關上,小糯米漆黑的眼珠子,好奇的湊了上來,嚇了喬安一大跳。

她腦袋往後撤,「寶貝兒,你想嚇死麻麻么?」

「麻麻好奇怪。」

「哪裡奇怪?」拍著自己的心口,喬安給自己順氣。

「麻麻讓姐姐和夏叔叔一起出去,奇怪。」

喬安:「……」

咦。

很奇怪么?

難道是她撮合得太明顯了么?

摩挲著下巴,做思考狀,看來以後要委婉一點了。

第二天,病房裡收到了一束香檳玫瑰。

「誰送來的花?」喝著湯,喬安問了一句。

看護回答,「今天早上送來的,也沒署名是誰。」

沒署名?

「難道是送錯的?」

「不會,上面寫著您的名字,是送給您的。」

難道是慕靖西?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閃現的一瞬間,喬安便搖頭否決了,不可能,他不可能做這麼浪漫的事。 馬明這個丹鼎的核心弟子很腹黑,他整治古木整治的很有理,畢竟堂主說了,讓他來煉丹室打打下手。

打下手。

明面上很好聽,但實際上就是打雜的下人。所以古木被他指來之指去,縱然知道是故意為之,但別人不能說什麼,頂多在背後議論,高尚這個天才倒霉了。

是的,高尚倒霉了。

一個月除了偶爾站在伯一菲旁邊學習學習煉丹,幾乎每天劈柴砍柴充當下人。

這件事在內門弟子間早就傳開,而且還有人暗暗竊喜,比如田豎,比如藍寧,對,就是藍寧,這個被古木打擊差點瘋掉的悲劇男,在次月,成功進入內門,而且還進入了聚才閣。

大家都在議論這件事,但偏偏煉藥堂的高層卻沒有聽說過,陽游正也沒有出面改正自己一個月前的口誤,甚至鐵柱曾經向他提起過這件事,他也只是笑笑。

堂主的不聞不問,所有人更樂意看他的笑話了。

但是這些人恐怕並不知道,古大少比馬明還腹黑,他之所以甘願被使喚而沒有反抗,是因為他在醞釀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就是和他單挑,當然,是丹術的決鬥不是武道。

來到葯神城,古木先在外門引起轟動,繼而在內門引起熱議,可謂風頭一時無兩,對於此,古木自己比誰都清楚。

也知道,兩次的對手根本上不了檯面,雖然自己很高調的被人議論,但頂多是小打小鬧。

而馬明不同,這個人是丹師一段的高手。

如果想用丹藥之術擊敗他,以普通人的身份肯定不可能,除非施展火木真元,而這樣又太唐突了,畢竟,一個普通人擊敗丹師級別的高手,是人也不會相信啊,也會猜忌啊。

缺少武道。

缺少一個完美的理由。

如果有了修為,如果有了屬性,哪怕和他有懸殊,正面擊敗也存在一定合理性。

古木這個人有仇必報,馬明如此整自己,他當然咽不下這口氣,所以,這一個月,他慢慢放開修為,突破武徒,就是在實施自己的計劃。

當然,為了不過於引人注意,他沒有大步放開修為,從而在一個月提升武士或者更高,因為這樣又太高調了。

他要營造出很低劣的資質,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晉級,然後憑藉嗑藥,提升更高,這樣就不會引人注意。

這是一個複雜的計劃。

每一步,古木都精心算過,確保可以在玩殘馬明的同時,還不被人猜忌,而且還能吸引下高層的注意,為自己積累點資本。

馬明整古木,這是明整。

古木整馬明,這是暗整,而且還打算往死里整。

這番計劃一步步走下來,終於到了最重的一環,那就是以最低劣的資質晉級武徒,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為,方法就是嗑藥。

好在他這番努力沒有白費。

就連鐵柱這樣的粗人也看得出來,他是為了不甘於被欺辱,才做出這種自毀前程的事情來。

所以當鐵柱問,是不是因為馬明而走這一步?

古木給出的答案是:「鐵叔,你曾經說過,一個男人應該坦然面對欺辱和嘲笑,我做到了,但,如果只是一味的去面對,這就不是男人,而是懦夫,真正的男人是要敢於挑戰任何對手!」

鐵柱聞言一怔,繼而凝重地說道:「你要挑戰馬明?」

「不錯。」古木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他是武王強者,也是丹師一段的高手,但我相信自己,只要有武道修為,哪怕是吃藥吃出來的,也可以勝他!」

這句話說的很自信。

從這個年輕人的眼中鐵柱也看到了這一點,他很欣慰,雖然這個學生資質是他教過最差勁的,但這小子那股勁頭卻是最強的。

「高尚,你要想好,一旦服用火靈丹,武道資質就等於沒有,也許一輩子都在原地踏步。」知道了古木的想法,身為導師的鐵柱必須要再重申一次,讓他明白後果。

古木嘴角一抹微笑,眼中有著堅定不移的目光。

他沒有說話,但鐵柱知道,他已經決定,於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小子,你的醫道很優秀,希望你在這方面又更好的成就。」

顯然。

這位導師已經同意古木服用火靈丹,走極端的來提高修為。

……

高尚突破武徒的消息不脛而走,頓時在內門弟子間瘋狂傳開,而不同於前兩次的震撼,這一次則是嘲笑和譏諷。

因為這小子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突破三次才成功,武道天賦和醫藥道天賦根本沒法相比。

「人的手指終歸是有長有短,這小子醫道出色,武道遜色,是可以理解的。」秦相生坐在段生死的房間內,徐徐的安慰道。

段生死搖搖頭,嘆道:「秦長老所言極是,就如老朽,雖是醫宗,但武道修為卻只是武師境界。」

秦相生無奈的說道:「是啊,老朽雖然是武皇,但對醫藥道卻沒有絲毫天賦,所以,段長老莫要如此灰心,只要高尚能夠在丹術上取得成功,日後在別人眼中一樣是頂天立地的強者!」

段生點點頭,不再言語。

稍許,將目光移向窗外,眼中有著幾分釋然。

但心裡卻在崩潰道:「臭小子,這戲我快演不下去了!」

段生死自從來到內門,恢復長老職務,秦相生就一直過來找自己嘮嗑,而談論的話題也多半都是古木。

作為如今唯一知道古木真正身份和實力的他,一直在配合前者演戲,不但要出演師傅,還要隨著他展現出差勁資質后,表現的黯然傷神。

這真的很考驗演技,也是一種折磨!

……

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

七天又過去了。

古木仍舊是被馬明欺負,在煉丹室充當下人,但不同於往日,他沒有繼續修練武道,反而趁著空閑閉關在屋內。

鐵柱則站在門外,焦急躊躇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