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寧氏私房菜館,到底是有什麼魔力,竟然能讓神龍殿的五大金剛當中的其中兩位都在這裡。

「不,不……不可能,不可能!」

陳天戰瘋狂的搖頭。

他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然而,在他瘋狂搖頭,臉色蒼白到極致的時候,葉天傾開口了。

「陳天戰,或許你不認識我吧?」

「那你就給我聽好,我叫葉天傾……神龍殿殿主就是我。」

聲音不落。

葉天傾釋放出半帝氣息。

這股氣息碾壓諸天,轟炸蒼穹。

噗通,噗通,噗通……

隨著半步帝級的強大氣勢釋放出來,陳天戰等人全部都站不住了。

宛若是有十萬座大山,瞬間壓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轟然倒地,全部趴倒在地上,嘴裡大口的吐出鮮血。

「噗……」

陳天戰也不例外,口噴鮮血,氣息萎靡到極點。

似乎隨時都可能死掉。

「神龍殿,殿主?」

陳天戰的兩隻眼睛,瞬間失去神采,全部都是絕望的神光。

他無比絕望的看著葉天傾,

心裡徹底的絕望了,求生意志都沒有了。

「神龍殿殿主?」

黑鷹也趴在地上,口噴鮮血。

他在聽到葉天傾自報家門后,臉上也浮現出無盡的恐懼和絕望。

他死死的看著葉天傾,滿臉都是難以置信。

「不,不……你,你是假的,你是……嘭。」

他的話沒說完,葉天傾一掌轟出。

黑鷹直接就化作血霧。

瞬間死的不能再死了。

堂堂皇級巔峰強者,百武會戰鬥力排名前三的超級高手,瞬間斃命,命喪九幽。。七長老快速貼上唐銀,唐銀還沒有準備好,但是七長老的鎚子已經快要貼臉了,也只能持劍對轟,不得已又和七長老對了幾招。幾招下來唐銀連連後退,而七長老的氣勢卻越打越足,以戰養戰,再這樣下去恐怕不行。

這老匹夫的力氣大的嚇人,本來唐銀是有信心保持不敗的,但是一步錯步步錯,在開始的時候自己託大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七十九章萬物為我掌控 下一秒。

凌空而立的男人踏出幾步,身體虛晃間出現在地上。

他踱步走到顏知許的面前,看了一眼她肩膀上的傷口,指尖溢出靈力,修補她的傷勢。

傷口裏傳來一股暖洋洋的氣息,溫暖的讓人忍不住發出一聲喟嘆。

傷勢被修復好。

傅時墨神色冷漠地看向紅白雙煞,視線淡然,沒一絲波瀾,卻無端的給人一股凌厲心驚膽顫的感覺。

「你……你……」

紅衣新娘臉色蒼白,連連後退,心中升起一股害怕,腦海里第一時間湧起逃跑的想法。

哆哆嗦嗦的說了幾個字,身體瞄準右方運起煞氣逃竄。

「砰——」

身體撞在無形的屏障上,遭到反噬被彈回來摔倒在地,身體傳來一股股劇烈的疼痛。

見狀,白衫男心中一緊。

這是把空間封鎖了?

白衫男心驚於對方的實力,圓溜溜的眼睛珠子轉動,果斷選擇賠禮道歉。

他拱了拱手,「這位玄師,不知您跟這個小姐是何關係?我們無意中冒犯了您的人,實在是對不住。」

話音剛落。

「砰——」

隨着一陣巨響,白衫男被擊飛,緊接着站在原地的傅時墨留下一道殘影,身形迅速的出現在白衫男的面前。

他的手微微地晃了晃,手中的劍溢出霸銳的劍氣,還沒看清動作,已一劍斬下對方的一隻手臂。

「啊啊啊啊——」

尖銳的叫聲刺的人耳膜生疼,宛若是殺豬般一樣,無比凄厲,劃破這方被封鎖的夜空在一群惡鬼的心中留下強烈的陰影。

白衫男捂著被砍斷的位置,「痛痛痛,我的手,我的手……」

這具身體是煞氣修鍊而成的,手臂被斬下很快在空中化為煞氣,又被擊碎消散的一乾二淨,沒留下任何的足跡。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被砍斷一隻手臂的白衫男人神色格外的癲狂,狂叫着衝上前。

「聒噪。」

面對暴怒的白煞,傅時墨淡然如初不見一絲的緊張,手中的劍虛晃,劍氣劈在對方的身上。

傅時墨性感的喉結蠕動,「你作孽多端,手染無數鮮血,早已淪為罪無可恕的惡鬼。」

他說完揮了揮左手。

無形的繩索捆綁在白煞的身上,繩索不斷的收縮,白煞身上的煞氣不斷的潰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虛弱。

「……」

顏知許站在後方,認真地凝視着前面那道挺拔如松的身影,眼底泛起一陣陣的漣漪。

「師尊……」

她的嘴唇輕啟,低聲的呢喃,「師尊……是師尊嗎……」

眼神恍惚,思緒漂浮,眼前的畫面消散恍惚間斷斷續續的回憶起過往。

——

「徒兒,此法為束靈咒。」

「凡是罪孽深重的惡鬼被捆綁住,神魂會受到重創,煞氣修鍊成的身體會逐漸瓦解崩潰。」

「罪孽過深的甚至會出現神魂徹底消散不存於世間的可能。」

……

磅礴大氣的宮殿裏,身着一襲白色衣袍頭上束著銀色發冠的男人端坐在位置上,認真耐心的指導著唯一的徒弟。

以往那張模模糊糊看不清的臉在這一刻不再模糊。

視線落在他的臉上,只見那張臉與眼前傅時墨的人一模一樣!

。 楚子陽說著,握著佳美的手就捶到了自己的胸口上,還是重重的一捶,真的是一拳頭就打在了他的身上,發出一聲重重的悶響。

齊佳美想要掙扎,可是又擔心握著方向盤的楚子陽一個不穩,把車拐到了別的車道上,到時候,不安全的是她也是他。

她可以不要命,卻不能不在意他的命。

眼看著他握著她的手又打向了他自己,齊佳美心一疼,「楚子陽,你給我放手,否則,我以後永遠都不理你了。」

小姑娘惱了。

是的,在楚子陽的心裡眼裡,齊佳美一直都是一個小姑娘。

哪怕她與他差不多的年紀,可也覺得她小。

許是那麼多年智商停留在幾歲的年紀上,佳美的小孩子心態讓她這些年都是年輕的。

是的,看起來就象是十八九歲似的。

那是因為幾歲的心智可以免除成年人的那些煩惱,沒有成年人心裡的那些彎彎繞繞,人就會越活越年輕。

是的,對於她來說,之前的生活就是越簡單越好,而她也的確是那樣過了二十幾年的。

甚至於在所有人都以為她這輩子也就那樣了,不可能再更改的時候,她的病居然就因為一個刺激,神奇般的好了。

不過,哪怕是智商恢復了,她全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還是那種小女生的味道,是想要剔除也剔除不了的。

小姑娘這一惱這一吼,吼的楚子陽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好,我聽你的。」

「轟」的一下,齊佳美的心又因為楚子陽這一句而亂了套。

能不亂套呢。

他這一句,彷彿他跟她有多親昵似的,親昵的已經無分彼此,親昵的只聽她的了。

不過想想昨晚,他們還真的很親昵。

可是,昨晚卻又只是一個意外而已。

「楚子陽,誰要你聽我的。」佳美心更慌,慌慌的又吼了過去。

「難道你不想我聽你的?那你還命令我?」

「我……我就隨口一說。」

然,說完了這一句,佳美都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完全是詞不達意的感覺。

「可是我每一句都很認真,小美,不出國了好不好?」

「……」聽著他類似於呢喃的話語,佳美的心亂了。

「小美,跟我在一起不好嗎?經歷了昨晚,你必須要對我負責。」楚子陽又一次以非常認真的口氣說到。

可他那一句『經歷了昨晚』,讓齊佳美就快要風中凌亂了。

昨晚上的一幕幕,如同走馬燈一樣的閃過腦海,讓她微垂下了小腦袋瓜,現在都不敢再看楚子陽了。

其實她病好了之後,一直以為自己對男人是敏感的是敬謝不敏是絕對親近不起來也做不出來什麼的,可是昨晚上,楚子陽那麼的溫柔,溫柔的染著醉意的眸子一直看著她的時候,她就徹底的淪陷了,淪陷在他的世界里,再也出不來,而且,一點也沒有反感的感覺。

是的,一點也沒有。

那是她所完全沒有想到的。

總以為從前的惡夢,那個記憶帶給她的會是一輩子的創傷,可經歷了昨晚,她知道不是了。

所以,再見楚子陽的時候,她的心才更慌,知道自己對他的心只有更深更深,而不只是當成匆匆過客。

不是的。

她在意他,一直都在意。

「小美,做人要有做人的原則,難不成,你現在真的想逃?你就這麼不喜歡我,這麼的討厭我嗎?」楚子陽的聲音里都是受傷害,眼神里都是落寞,彷彿佳美這樣的選擇對他就是說不完的傷害似的,徹底的傷到了他。

還傷的體無完膚的感覺。

「楚子陽,我……」佳美張口,可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拒絕楚子陽,傷害他,是她所最不想的。

「小美,難道真的被我猜對了,你討厭我?」楚子陽只得一句句的追問,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齊佳美要判了他的死刑,他就一定要問出個為什麼。

「不不不……不是的。」對上楚子陽染著血絲的眼睛,齊佳美彷彿被爆擊了一般的不由自主的就說了不是。

說完,她腦子裡又一次的轟轟作響,完全的亂了。

似乎所有,都沒有以她的角度往前發展。

而是延著楚子陽製造的話題在往前發展,他誑的她不由自主的就承認了她不討厭他。

雖然這是真話,但是這句真話帶給楚子陽的意義就是,又給了他希望。

可是給了他希望的同時,就是給了自己一條不歸路。

有一些事,終有一天要挑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