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兩樣,每一個都是神話傳說中的古老圖騰,看來這洛神弓來頭真不小。

「那我應該用什麼做弓弦比較好,你可別跟我說用龍筋。」

辰龍冷哼了一聲,瞥了他一眼:「用雙足龍的筋,它是火屬性的。」

慕炎嚇得差點跳了起來:「你說什麼?那可是**級的魔獸,我這不是找死嗎!」

「沒有我幫你,你確實是找死。」

慕炎一聽這話,頓時就有些明白了,敢情人家辰龍是幫自己呢。

「我該怎麼做?」

「煉藥。雙足龍體內的火焰十分強橫,你可以讓它發生自燃,然後就可以抽筋了。」

辰龍話說的雖然簡單,可慕炎還是覺得有些心虛,畢竟那個大傢伙一個腳趾頭都比自己大。但慕炎最終還是信了它。


待利恩和王遠回來后,慕炎簡單的交代了一聲,說自己還有點事要去做,然後就在二人一臉茫然中,又折回了客斯山脈。

他要做的事,想想都覺得嚇人——獵殺雙足龍!

「能許個願的話,我只希望你說的話能靠譜。」

「你見過我騙過你么?」

「見過,而且你曾經還偽裝成我的模樣騙我。」

「但我還是幫了你不是么,我騙了你實質性的東西么?」

「信任。」

「……」

折回先前雙足龍的老巢已經是傍晚了,面前有一個無比巨大的坑洞,這是它的大腳印,慕炎蹲在裡面,看著就令他感到心慌,慕炎試探的看了看,覺得很安靜。

「不用看了,它們這種東西白天不出來。」

「我們就在這等?」

辰龍輕輕的點了點頭。

緊張的慕炎反覆在心裡練習著投擲動作,一直等到了晚上,四周漸漸變得漆黑一片,寒風四起,而且月亮也躲進了雲層里,非常的嚇人。

就在慕炎剛想出聲時,辰龍略顯凝重的聲音響了起來。

「自己小心點,他要出來了。」

辰龍的話剛剛落下,只聽一聲粗重的吼聲像一聲悶雷,震得慕炎不斷搖晃,緊接著一雙火紅的眼睛出現在了地平面上,然後就是山一般的龐大身軀緩緩扭動著。

「吼……」

一聲凄厲的長嚎。

慕炎頓時嚇得汗毛頓立,趕緊將手裡的狂暴藥劑拿了出來,可那雙足龍太強大了,一個鼻息就把慕炎噴倒在地。然後就是滿天的火焰撲了過來,它裂開腥臭的大嘴,殘忍畢露無遺。

慕炎感覺自己沒有還手之力,它太大了,恐怖的靈力壓制的他無計可施。可就在這時,辰龍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

「精神禁錮!」

龐大的雙足龍突然撞在了一面無形的牆壁上,它竟然生生的被困住了,就連迎面而來的火焰也被定在了空中,無比詭異!

慕炎大吃一驚,然後猛然清醒,使勁將狂暴藥劑扔進了它的嘴裡,它的嘴太大了,根本不用怕扔不準。

只聽到連續的爆破聲響起。雙足龍剛想凝聚火焰噴出來,可這狂暴的火焰竟然不受控制,在它的頭顱中猛然炸開了。

慕炎一捏殘玉,趕緊躍了進去,只聽到外界發生了巨大的轟鳴聲,滿天的火焰將十里樹木全部化為灰燼,那可怕的火焰,和慕炎的玄火竟然有一拼。

足足兩個時辰,火焰才熄滅。

「就這樣死了么?」

慕炎等著大眼,看著面前逐漸恢復了平靜,感覺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原來這煉藥師還有這樣的能力。

洛神箭散發著烏黑的光芒,一下子割裂了雙足龍燒焦了的屍體。

它龐大的身子被火焰燒的只剩下了幾塊肋骨,灰燼有一人高。但它火屬性的龍筋,卻完好無損的保存了下來。這令慕炎很欣喜。

「辰龍哥,我們做到了!」

慕炎興奮的剛剛回過頭來,卻見辰龍手裡爪子里,正托著一把非常精緻的弓弩,散發著金屬般的亮澤,花紋交錯處,刻著一枚精美的玉石。

慕炎微微驚訝:「這麼快就做好了?」

「我還把那枚菩提玉鑲在了上面,銘文雕刻,可以增加力量。」

慕炎大為興奮,趕緊把手裡的二十幾米長的龍筋交到辰龍手裡,看著他一扯弓弦,華光繞轉,絢麗奪目,一支絕美而又精巧的永恆精金弓弩,宛然成型。

「呼……終於做好了,還真是謝謝你呢。」

慕炎反覆的把玩著手裡的弓弩,感覺它冰涼中還有一點火熱,正是兩種屬性互相交融,最後彙集在銘文的軌跡中,很玄奧。

考慮到利恩和王遠還在等著自己,慕炎趕緊收了起來準備離開,可就在這時,一道無比熟悉的稱謂忽然傳進了慕炎的耳中。

「四皇子,這裡的樹木全都焦了,您要小心一點……」

給讀者的話:

聽著人家數據蹭蹭的往上漲,好心塞,加油咯。<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四皇子坤山竟然還沒有離開,這令慕炎微微詫異。他看上去衣衫襤褸,頭髮亂糟糟的,也沒了平日里那高高在上的姿態,想必昨日那雙足龍把他們折騰的不輕。

殺了雙足龍,慕炎又忽然覺得有一絲於心不忍起來。

就在慕炎有些感觸時,那四皇子顯然也看到了滿地焦土中,依舊是穿著一身低廉衣衫的慕炎,感到有些吃驚。

「你怎麼會在這!你沒死!」

慕炎瞥了他一眼,說道:「我為什麼會死,就憑你那幾個不著調的部下?」

五六個身披金色鎧甲的武士再次把慕炎圍了起來,四皇子又恢復了那種令人噁心的高貴姿態。

「我問你,楚離在哪?」

他說這話的時候,慕炎已經確定了,這四皇子千里迢迢來客斯山脈,正是為了楚離,只是不知道這楚離到底有什麼令他著迷的地方。

「楚離跟楚王的禁衛軍在一起了,哦,那人好像是叫楚雄,就在那邊,應該還沒走,你快去找她吧。」

慕炎很是無恥的指了指楚離的方向,一本正經的說道。

當坤山聽到楚雄這兩個字時,身子很明顯滯了一下,看上去像是恐懼。

身為四皇子的坤山,可是對大楚的將士非常了解,尤其是這個楚雄,是唯一令他感到恐懼的人。

楚雄膝下只有一個漂亮的女兒,當時大楚時局不穩,而楚雄只是一個小小的城主,便把女兒放在城中躲避動蕩,自己則征討八荒。

直到楚雄回家之後,發現自己女兒,被仇人用那種方式殺死,下身被搞得的慘不忍睹,屍體還被一絲不掛的擺在府邸院子里,當場就瘋了,跪在地上仰天咆哮!

兇手躲在城中,楚雄紅了眼也沒找出來,主要是四方勢力百般阻撓他,為的是削弱他的實力。

楚雄急了眼,下達了一個命令。

屠城!

手持貫胸長劍,攜部下十幾人,從城東一路西向,一夜之間,血流成河,伏屍上萬,城中無一人倖免,全部死亡。

最後楚王震驚,把他納為了禁衛軍統領。當時他的修為已經是氣海頂峰,幾十年來,因為女兒的心結,一直沒有突破。有人猜測,他現在的戰力堪比仙台。

四皇子怎麼能不怕。

「算了……還是不用了,等我們有空再去拜訪楚叔叔吧。」

慕炎一聽這話,直接沒憋住,笑了出來。

敢情害怕人家就叫人叔叔,這人怎麼比自己還要無恥呢。


「你笑什麼?」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是最無恥的。」

「大膽!」

身旁那五六位部下,當場就把兵器抽了出來。

四皇子雖然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但還是緩緩笑了笑。

「你叫慕炎是吧,我很欣賞你的勇氣,所以……我命令你做我的僕人。」

慕炎頓時就把眼睛眯了起來,他這傢伙,最不喜歡的就是這種高高在上的自以為是。

「要是我不答應呢?」

「你會死。不過你是一個聰明的楚人,應該知道替我們姜國做事,是一種多麼高的榮耀。」

慕炎沉著臉:「做你的僕人,難道我還要感謝你?」

「難道不是么,我們是最高貴的血統,高貴的族類,並且……」

「在我的眼裡,你們都是渣子!」

沒等他說完,慕炎頓時大怒,運轉純陽功法,一拳就朝著他的臉砸了過去。

身後的部下一驚,趕緊砸出了拳頭,可運轉了太陽天經的慕炎,力量再次暴增,一下子就把對方打飛了出去。

四皇子微微色變:「我果然沒看錯人,你這僕人,註定為我所用。」

「用你媽的大西瓜!」

慕炎被他那自以為是,徹底搞憤怒了。我泱泱大國,豈容你說三道四!

就在慕炎殺心頓起的時候,四皇子猛然張開了手臂,一股極強的朝著慕炎打了過去,一下子就把慕炎擊飛了。

「不自量力的東西!給我抓起來!」

可就在所有人想要動手時,卻發現慕炎竟然還在站著,只不過臉色已經陰沉像鍋底,手裡還拿著一把很漂亮的弓弩。

「哦?呵呵,還有些本事呢。」

慕炎冷冷一笑:「嘿嘿,四皇子,我給你表演個戲法,名字叫做穿肉串。」

話罷,慕炎在他鄙夷的眼神中,在殘玉里掏出了一支漆黑的利箭,而就在這時,四皇子的臉色猛然變了。

「我的天,這……這是洛神箭!」

「恭喜你,答對了!」

拉弓搭箭,洛神箭剛放在弓弩上,便就爆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冰冷的氣息中還帶著灼熱,兩種屬性不斷交替,無比奇異。

「你……你要想好了,我可是堂堂姜國的四……」

「姜國的四大爺也晚了!敢犯我大楚者,死!」

一支漆黑的利箭,帶著尾光,瞬間鎖定了坤山。他大驚失色,一把扯過了身邊的部下擋在面前。

可洛神箭就像穿破一張紙一般,連續的刺殺了四位部下,這可相當於四個慕炎一樣的強大修士,一瞬間斃命!而且洛神箭還在追著四皇子,那恐怖的氣息連讓人抵擋的勇氣都沒有。

洛神箭一下子將坤山的屁股炸開了。

「啊,慕炎,我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洛神箭再次鎖定了坤山時。坤山一把掏出了一顆捲軸,身子突然消失不見。洛神箭飄在空中,失去了目標。

「竟然有個傳送捲軸,算你走運。」

慕炎欣喜的拿回了洛神箭。對於眼前的這一切,他無比震撼而又激動,這洛神箭的威力,恐怕一擊就能獵殺雙足龍,恐怖如斯。

收起了弓弩后,剩下的兩個部下,已經獃滯的癱在了地上。他們都是姜國最優秀的兵士,可如今卻被眼前這看上去很落魄的年輕人,幾乎屠盡了!這可把他們嚇傻了。

「喂,你們接下來是不是該剖腹自殺了,高貴的血統,不是不會做俘虜嗎?」

「啊!不……饒命啊!您饒了我吧!」

那兩個部下頓時跪了下來,鼻涕眼淚流了一地,差點撲上慕炎的鞋子添上兩口。

慕炎冷笑了一聲:「看看,這就是你們所謂的高人一等。放心吧,我不會殺你們,因為我要讓自以為是的你們,看看我大楚王朝的氣度!」

慕炎帶著一臉惶恐的二人走遠了。

其實慕炎也沒有那麼大無畏,不殺他們,他這傢伙還是有私心的,他想得到他們修鍊的那煉體神術才是真的。

傍晚時分,焦急的利恩和王遠,看到了遠處慕炎略顯落魄的身影,背後還帶著兩個看上去很害怕的武士,頓時一驚。

剛想要問些什麼的時候,慕炎抬起頭微微笑了笑:「我們走!」

利恩和王遠一愣,竟然一時沒反應過來:「去哪?」


「回家!」

給讀者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