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令眾人吃驚的同時,也開始紛紛拍手叫好。

這一刻,局勢似乎朝著齊高昂有利的方向,開始扭轉了! 「看不出來,你小子還真是有兩下子嘛。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接下來,我將不會再是如此小打小鬧,而是準備認真了。」

齊友海面色陰沉地說道。

顯然,自己的攻勢,接連受阻,遲遲不能夠傷到齊高昂,這令齊友海開始變得有些懊惱。

畢竟,他的修為,可是要遠遠超於齊高昂。

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反倒是不能夠拿對方怎麼樣。

這豈不就意味著,若是兩人修為相當,他甚至會受制於對方?


這不就是變相地承認,他不如齊高昂嗎?

「不,我會不如齊高昂那個廢物?真是笑話。看來,我不能夠再如此心慈手軟了,必須要再加把勁,快速地了解這場戰鬥了。」

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一般,齊友海也是握了握拳頭,如此想到。

「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再品嘗一下,我的這招武技吧!碧落蒼山!」

齊友海放聲嘶吼道。

當他話音落下之際,猶如一顆種子,在比武擂台上,生根發芽一般,一瞬間,一股綠意,席捲了這片空間。

像是進入了蒼茫的汪洋之中,不過數個呼吸之間,不論是齊高昂,還是四下里觀戰的眾人眼中,只能夠看到一種色彩,而這種色彩,便是綠色。

「啊,你們看齊友海,他的身影,似乎已經消失了!」

也就在此時,不知道是誰,呼喝了一聲,也是如此說道。

在此人的提醒下,眾人這才駭然地發現,似乎,對方話里所說的,已經成為了事實。

此刻,他們的眼中,已經失去了齊友海的身影。

「這是……術法結界?」

很快,有人一語道出,齊友海此刻所施展的手段。

術法結界,乃是很多武者,在抵達了凝血境界之後,都會刻意去揣摩的一種手段。

這種手段,與領域相近,威能奇大無比。

顯然,眼下的齊友海,從最初漫不經心地貓戲老鼠,到了此刻,已經是變得開始有些著急了。

他害怕,自己再拖延下去,會給人一種,自己不如齊高昂的感覺。

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顧忌,他這才咬牙,直接施展術法結界,想要藉此,一舉擊敗齊高昂,拿下這場比斗的勝利。

「恩?」

而比武擂台的另一邊,此刻,齊高昂放眼望去,印入到他眼眸之中的,乃是無窮無盡的綠意。

綠色,全是綠色,甚至於,這綠意讓他看得有些頭暈目眩。

並且,與周圍那些觀戰的人群一樣,他發現有些不妙的是,不論是在自己的視野里,還是在自己的感知中,都已經失去了齊友海的身影。

這一發現,頓時讓他覺得有些不妙。

他的心中,自然清楚自己與對方的實力差距。

故而,他本來就打不過對方,而眼下,對方卻是整個人都隱藏了起來,這樣的戰鬥,讓他還如何去打?

「難不成,這場比斗,就到此為止了?」

齊高昂皺著眉頭在心中想到。

「不,我好不容易才掙脫開那靈木的束縛,眼下,還沒有能夠讓齊友海留下鮮血。大仇未報,我又豈能夠輕易言敗?他一定還在擂台之上,只不過,不知道用何種手段,將自己給隱藏起來。不要慌張,靜下心神,我一定能夠感知得到他的方位。」

齊高昂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道。

而後很快,他也是靜心寧神,強迫自己沉浸下來。

慢慢地釋放出感知,猶如鷹隼一般,掃描著整個比武場地。

只不過,很快,齊高昂也是睜開了雙眼。

因為發現,自己這麼做,似乎只是徒勞,他並沒有發現,任何關於齊友海的蹤跡。

「這是怎麼了?難不成,他真的憑空消失了?」

皺起了眉頭,齊高昂在心中,再度懷疑起這件事情來。

其實不但是他,就連在比武擂台下,觀戰的那些齊家子弟,也認為此刻齊友海,已經不在擂台之上。

因為他們與齊高昂一樣,已經完全感知不到對方的存在。

只不過,既然執事長老沒有終止這場比斗,就證明對方其實還在擂台之上,只是他們沒能夠發覺到對方的蹤跡罷了。

懷揣這樣心思的人很多,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嘴角,乃是微微翹起。

很顯然,那種臉上流露出得意之色的齊家子弟,乃是藏劍谷一脈真正的翹楚。

因為只有他們能夠感知到齊友海此刻所處的方位。

「怎麼了?放棄了?我就在比武擂台之上,你倒是來打我呀!」

正當眾人,處在驚疑不定的狀態里,猜測著齊友海所處的方位之際,作為當事人的齊友海,卻是極為不合時宜地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從他的聲音里,眾人不難聽出,其中所包含的得意與張狂之色。

很自然,他的這種做法,也是令很多人都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他來。

只不過,這樣的舉動,他們只能夠深藏在心中,如若不然,豈不就意味著,暴露出自己沒能夠察覺到齊友海身處方位的事實?

這麼一來,豈不就被身旁的家族子弟,給比擬下去?

是故,正是因為抱著這樣的想法,但齊友海發出聲音之後,很多人的臉上,反倒是流露出那種,早就了解,知道齊友海身處方位的神情。

不懂裝懂,大概指的便是眼下眾人的這種狀態吧!

而另一邊,聽到齊友海發聲,本就心懷警惕之意的齊高昂,不由地,也是更加繃緊了身軀。

平心而論,這種敵暗我明的境地,令齊高昂感到萬分的難受。

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齊友海,與他進行一番正面的衝撞。

到那時,就算是被對方揍得遍體鱗傷,他也心甘情願。

只不過可惜,這樣的想法,齊高昂也只能夠在心中想想。

畢竟,手腳長在齊友海的身上,想怎麼做,都是對方的自由。

更何況,他與對方,乃是宿敵,如此說來,對方就更加不會聽從他的建議,按照他的說法行事了。

眼見齊高昂,並沒有回話,不搭理自己,齊友海輕笑了一下,看那模樣,似乎並不以此為意,反倒是繼續說道:「其實,齊高昂,你我雖然是宿敵,但到了現在,我還是有些佩服你的。能夠以通玄境界,對抗我的凝血境界到現在,不得不說,你這份毅力,倒是令我刮目相看。不過啊,也就到此為止了。能夠讓我施展出『碧落蒼山』這一招,你也足夠引以為傲了。」

齊友海淡淡地說道。

並且,出奇的是,這一次,他非但沒有再繼續挖苦齊高昂,反倒是誇讚起他來。

對此,齊友海倒是沒有說錯,能夠以通玄境界,逼迫他使出這一招,就算敗了,齊高昂也該自豪了。

術法結界,乃是武者達到凝血之境,必然會去領悟的一套招式。

雖然每個人領悟到的結果,不盡相同。

但說到底,大家的做法,都一樣,而這所謂的做法,則是將這術法結界,當做是最後壓箱底的手段。

而今,為了能夠快速地結束戰鬥,齊友海倒是直接將這一手段,給搬了出來。

這要是放在其他凝血境界修士的眼中,必然會嗤笑一笑評價道:「殺雞焉用牛刀!」

畢竟,與那些功法不同,這術法結界,可是實打實的凝血修士手段。

也正是清楚地知道這一點,所以齊友海這才破天荒地誇讚起齊高昂道,說是敗在他這一招的手中,就算是敗,他也可以引以為傲了。

然而,也正是面對這齊友海破天荒的誇讚,齊高昂卻是表露出了一副不在意的神色。

像是在感知著什麼,他緊閉著雙目。

而後,很快,在數個呼吸過後,他緊閉著的雙目,也是豁然睜開。

「就在這裡!」

一陣怒吼聲過後,齊高昂的身影,也是隨著聲音傳遞開來的方向,暴掠而去。

出手,即使最猛烈的棍法。

「開山棍!」

齊高昂手持長棍當頭劈下。

然而,也正是這威猛無比的棍法,卻是「當」的一聲,擊落在了空處。

「哎呀,真是可惜!我說難怪,面對我的誇讚,你怎麼一點表情都沒有流露,原來是在借著我說話的空檔,感悟我的位置。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卻是沒有能夠擊到我。齊高昂,你錯過了啊!」

齊友海的聲音,再度響起在齊高昂的耳邊。

只不過這一次,很明顯,他口中話語的嘲諷之意,甚是明顯。

「下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話到最後,齊友海再度補充了一句。

他這是準備氣死人不償命。


他知道,以齊高昂的性格,一擊不中,此刻必然處在深深的懊惱之中。


果不其然,沒有出乎他的預料,眼見自己的棍法,擊打在了比武擂台之上,齊高昂的臉上,也是流露出不加以掩飾的後悔。

之前,在齊友海喋喋不休之際,齊高昂便是直接閉上了雙眼。

他閉上雙眼,自然不是為了休息,而是在聽聲辯位。

他想要找出齊友海的位置,從而擊倒對方。

只不過可惜,他的想法很完美,但在他打出自己攻勢的一霎那,齊友海卻是提前洞察到了他的意圖,進而,搶先躲過了他的攻勢。

「真是可惜,剛剛那一棍,我若是再向右偏移一些,應該便能夠擊到齊友海的狗頭之上吧!」

回想著自己剛剛打出的那一棍,齊高昂也是在心中,懊惱地如此想到。


他這自然不是為了安慰自己,而胡亂找的借口。而是通過後來,齊友海發出嘲笑之聲的位置,從而判斷出來的。

「只要這一擊,能夠打到齊友海,不說讓他在這場比斗中戰敗,但至少,破皮流血,總還是會的吧!哎……」

重重地嘆息了一下,從齊高昂的臉上,也是流露出落寞的神情。 一擊不中,錯過也就錯過了。當下,就算是齊高昂臉上的神色,再怎麼沉重,齊友海怕是也不會如此大意,再給他重新施展這一擊的機會。

或許,也正是心中無比清楚地知道這一點,齊高昂的臉上,才會流露出如此神色。

「哈哈,好險好險,真是好險。齊高昂啊齊高昂,我還真是小覷了你,仇恨我的心啊!就算當我施展出了術法結界,將自己隱藏了起來,你卻是依舊不依不饒,還想要重傷於我。不過可惜,你們之間的實力差距,註定這隻能夠成為你的一個夢,一個不能實現的夢!哈哈,那麼,先前你已經出過招了,現在,怎麼說都輪到我了吧?」

齊友海輕笑著說道。

只不過,雖然,他話語之中,帶著商量的語氣。

可眼下,兩人處在極為激烈的賭鬥之中,對方行事,怎麼都輪不到齊高昂來指手畫腳才是。

正是清楚地知道這一點,是故,當下齊高昂並沒有回話,而是保持沉默。

保持沉默,並不是因為他還處在惋惜的情緒中,而是他需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保持注意力。

因為只有如此,他才能夠在接下來的比拼中,及時地洞察到齊友海的意圖。

「而且,他若是想要攻擊,必然會直接動手,哪裡會真的詢問於我?哼哼,說到底,他不過是想要用這番話,來刺激我罷了!」

心中如此想到,齊高昂也是再度閉上了雙眼。

他知道,因為術法結界的緣故,齊友海已經是成功地隱匿在了比武擂台之上。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眼睛,已經不足以能夠捕捉到對方的動向。

所以,這就需要精神力。

「至少,眼睛會出錯,精神力的感知,卻是永遠不會出錯。」

齊高昂在心中,默默地盤算到。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齊友海的術法結界,真的太過於強大,還是因為兩人之間的修為境界,真的就差距如此之大,總之,就算眼下齊高昂將自己的精神力,布滿整個比武擂台,卻是也始終不能夠發現對方的動向。

這令齊高昂的內心,有些慌張。

就好比他是正常人,而齊友海扭頭一變,成為了一個隱形人。

敵暗我明,這怎麼看,齊高昂都覺得,自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更不要說,齊友海自身的實力,本就在他之上。

而且,滿打滿算,齊高昂此刻也不過只有堪堪通玄境界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