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些殭屍有的是威猛的士兵、有的是頂天立地的將軍,百夫長。還有形態各異的武者。

走了一天,搭起帳篷大家開始休息。

楚閑溟其實怕鬼,心中忐忑這麼久。又想起唐眾淡然的臉龐,恨得牙都痒痒,暗罵:「這個唐眾死老頭,別看你一副中年人的樣貌,絕對有好幾百歲。不愧在我們前世有一句話叫:人老奸馬老滑!」

唐眾那個老頭給他的《循衍決》第一層『入命運』快速運轉。

楚閑溟果然發現,是唐眾給自己下了詛咒!隨即用命運力包裹住詛咒的魂根,把它抽離出眉心。

這時熊法拿出雞腿:「少爺你不吃嗎?」說完,把雞腿放到楚閑溟的面前。看着他不動。

「不吃?好吧!」

抽離出的詛咒魂根正好飛到雞腿上,熊法張口雞腿吃下去。

「喂!」楚閑溟趕緊攔截可是為時已晚。

在熊法吃下雞腿后,詛咒魂根迅速跟他的靈魂重合。

楚閑溟根本來不及也不能把詛咒魂根從他的靈魂中轉移出來。

瞬間熊法的氣血味道傳遞出去。

將軍台、、、

殭屍王眼睛睜開,吩咐低階殭屍:獵食!

、、、

楚閑溟因為前世經歷,現在他特想抓個殭屍玩玩。

深夜!殭屍夜襲。

楚閑溟打開帳篷,發現這次來的殭屍不同,他們都是龍幽國士兵的服飾。

無法、無天不忍出手,其實不單單是他們,楚閑溟也不忍出手。

這些都是幾百年前龍幽國戰死的將士,楚閑溟打算把他們困在不遠處的山洞裏。

楚閑溟讓他們在一旁觀望,自己跟熊法與他們且戰且退。引誘到山洞門裏,封印完成時。

突然一劍!引得楚閑溟右眼猛的一跳。他迅速在儲物戒里拿出二星寶劍,擋住砍向自己脖子的劍刃。

法眼開啟,發現刺殺自己的人不是火屬性武者。

擋開后,殭屍谷四周的樹木沒有一絲晃動。

楚閑溟:「熊法,你退開,我自己來。」

山洞洞口這裏在無法、無天他們的拐角處。等到他們聽到聲音,過來幫忙時,楚閑溟向他們擺擺手。

楚閑溟運轉靈力,使用功法『焰火熏天』,火焰在他的周身燃燒,點亮整個空間。

「呵!」

隨後他把匕首擲向自己的正後方。

此人,又瞬間消失。詭異的是四周的花草樹木還是沒動。

觀察不久,楚閑溟察覺到此中的古怪『移空換影』剛剛離開。楚閑溟所在的地方爆炸。

楚閑溟影子在剛才的地方沒動,那人直接出現揮劍就刺。

就在此時楚閑溟瞬間鎖定他。

『水浪滔天』四道水幕把他封鎖,楚閑溟與水幕之劍同時殺向他。

此人一點都沒慌張,化為千道蒲公英的種子散向四方。

「呀!小子你是誰呀?」楚閑溟問。

聲音在空中傳來:「殺手,滕!」

楚閑溟:「疼?」

手心扣劍柄,劍化萬千,每把劍都帶着烈火,殺向四周的蒲公英種子。

蒲公英種子又合而為一,變成一顆鐵樹的鐵甲。

護在滕的身上,此人面貌漸漸清晰。

一雙陽光深沉的眼眸,陽光的外表,小麥色的皮膚體現出他健康的身體。

楚閑溟:「我擦!這貨太帥了吧!不行我得劃破他的臉。」

『移空換影』楚閑溟影子留在原地,劍直透他的鐵甲。

滕馬上防禦’霧裏看花’,大霧馬上起來,鐵樹開花擋住這一劍。

可是楚閑溟用魂力操縱的匕首,順利的劃破他的臉。

滕使出『柳煙花霧』轉身離開。

楚閑溟沒在追他故意放他走。立即聯繫九君,讓他調查這個人。

他此時在思考:一個人的再厲害也是孤家寡人。眾人相助才是長久之道。加入什麼宗門,家族都是假的,培養自己的勢力才是真的。

由於無法、無天。天、昏、地、暗幾人修為最高,氣血最旺。便跟楚閑溟與熊法分開趕路。

不然兩方在一起相顧不暇反而危險。

楚閑溟與熊法順着峽谷前進走向東方。

、、、

殭屍王剛剛恢復記憶。他叫王郡!本是仙界一個小宗門的代言人。剛下山就參加了凡間的戰爭,欲要鍛煉自己提升實力,可誰知道。第一天出戰就被一個龍幽國將軍斬殺在此。

所以他復活的第一天就對龍幽國有着滔天的怒意。

、、、

王郡指揮低階殭屍包圍楚閑溟兩人。

楚閑溟根據’循衍決’早就推測出殭屍的伏擊,就拉着熊法迅速的逃出包圍圈。

王郡清楚老虎搏兔尚需全力,何況還是兩個人。

王郡在等待時機。

楚閑溟在想怎麼用亡靈屬性控制殭屍。

、、、、、、

楚夜徽經過多年治理。把國內的復辟勢力消滅的七七八八。

便打算拿鄰國陀那國開刀。想要拿下他西進的第一個戰略要地——太丘山脈。

這是卡在龍幽國喉嚨的骨頭,到了該拔下來的時候了。

楚夜徽安排六個尊階,由蔣州率領。

同時由他擔任將軍,領兵二十五萬陳兵太丘。

一時間,東方諸國震驚不已!

、、、

第二日楚閑溟跟無法聯繫報個平安,便繼續往前走。

魔血傭兵團今天有一個任務:抓一隻師階殭屍。

傭兵團長叫柳明寒,因為在殭屍穀人越多越不安全,他們只有六名團員。

楚閑溟查看他們的階位,發現他們都沒到宗階,最高的是師階八級。

「有意思跟着他們!」楚閑溟吩咐熊法說道。

柳明寒對副手陰嶺說:「副團長,你說這次我們會不會不費吹灰之力抓到一隻殭屍。」

陰嶺:「那當然!我們可是有底牌的!我們只要按照地圖指示打開陣法,就絕對能抓到殭屍。」

柳明寒也是自信滿滿。那天他們路過一座孤墳,陰嶺副團長用金靈力探查到了一個金屬匣的陪葬品。

按照他們的規矩,只動財物不動屍體。就把那座墳給挖掘開,取出金屬匣裏面的東西,發現是一張地圖。

楚閑溟與熊法在旁邊偷聽。熊法:「少爺是關於陣法的地圖,要不要搶過來?」

「笨!既然知道了,他們又跑不了,讓他們先探探路,然後我們在一網打盡?不是很好嗎?」楚閑溟說道。

楚閑溟與熊法跟着他們,來到距離峽谷核心三百里的距離上。

這裏峽谷峭壁是最低的地方,走過這三百里就是峭壁最高的地方。峽谷核心是高價位殭屍真正住的地方。

柳明寒帶着大家攀爬起峭壁,看他們的意思是,離開殭屍谷去往魔滅森林。

楚閑溟和熊法也跟上去。

峽谷峭壁上的各種毒蟲,毒蛇有很多。不過跟着柳明寒他們攀爬,幾乎沒遇到毒物。就算偶爾遇到的也讓楚閑溟給練化。

終於爬到地面,陽光直接潑灑下來,楚閑溟目光所到之處,都是璀璨安然的綠色,加上一些偶爾反射光芒的點點露水。

他們七個人很快就來到康成森林的深處。

陰嶺:「大哥是這嗎?」

柳明寒:「錯不了!地圖顯示的就是這裏,殭屍谷是咱們從小玩到大的地方不可能錯的。」

柳明寒用冰靈力劃開前面一片看起來鬱鬱蔥蔥的樹木叢。

一扇門顯露出來。門很舊,灰塵鋪滿表面,上面長著爬藤植物,青苔。門口前有塊石碑,上面寫有一首詩。

一代江山雪,江山如畫屏。

非懷天大筆,只有度風聽。

楚閑溟看着熟悉,因為他在楚作懷的日記里看過。他日記的扉頁就是這首詩。當初問他,他也不回答。

這下楚閑溟的興趣更大。這裏有一條小溪,水流經門前進入峽谷。落在在峽谷里的水潭,潭水不知通往何處。

龍幽國、、、

楚作君一心撲在楚閑昊的教育上,對國政不太干預。

梁曉跟魏太后珠聯璧合,多次向他討要撫養權,導致楚作君就更沒時間干預朝政。

法令是:廢除平民不能制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