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些天他反覆思索了很久,依舊沒有想起任何有關於這白玉石或者形似或者類似的相關的一切的信息。

他不禁心底有些煩躁起來!

忽然看向裊裊,眸中閃過驚訝和讚賞。

一個年近七歲的孩子,竟然有如此心境,面對生死攸關的時刻,還能如此不急不躁,還能沉得住氣閉目養神,難怪如此年紀有這般近乎妖孽的修為實力!

這樣一看,他不禁有些慚愧,他白白大了這小丫頭近百倍的年紀,反而不如一個小女孩沉得住氣。

其實他不知道,裊裊姑娘那是外表是個小蘿莉,靈魂卻早已輪迴數世,一路的坎坷險阻早已將她歷練得不練成鋼,越是危急關頭,她反倒越是冷靜。

又是一天時間過去。

就在連無條件相信裊裊的小二和小三都有些著急時,裊裊猛然睜開眼,那雙黑曜石般的瞳眸,此時亮得如同點燃了漫天星辰,璀璨奪目,亮得驚人!

裊裊拿出那一尊霸天鼎,看著整個密室笑得眉眼彎彎,唇角的兩個梨渦深深,甜美得能把人醉溺其中,「呵,果然不愧是上古修士的地盤,設計個闖關項目也是十分特立獨行啊!」

其實裊裊心底已經把這遺迹主人的祖宗十八代一一問候了一遍,今天要不是她是煉器師,他們還不都得活生生憋死在這裡啊!

五人都目光炯炯的看著裊裊,只有小二和小三明白自家小姐這是打算煉器,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關頭小姐會想要煉器,但是,根據小姐做的都是對的這一原則,兩人默默的起身站到裊裊身旁,為她護法。

小四被震驚得發起呆來,根本無暇去思考裊裊為什麼要煉器,心裡只有一個聲音,原來,小姐竟然會煉器?!小姐竟然還會煉器?呃……其實他想說,小姐還有什麼不會的嗎?你能不能不這麼打擊人打擊得太徹底?

他忽然在想,他七歲的時候,在幹嘛?似乎是沉溺在父母的慘死中自暴自棄……

想到這,小四的眼神一黯,閃過痛苦,看向裊裊的眼神跟複雜了幾分,震驚,崇拜,還有一絲,心疼。

他忽然開始思考,究竟要付出多少,小姐才能有如此成就?

「小……小丫頭,你是要煉器?胡鬧,此時煉器耗費了原力,你不想活了!」無憂焦急的阻止裊裊,「快別玩了!」

無憂此時可也沒心思去想裊裊是否真的是煉器師,他只知道,此時要是煉器,哪怕是最低等的原器,那密室內那本就不多的原力還不是會被消耗一空?最主要的是,這小丫頭也太不懂事!以為這是鬧著好玩?難道不知道煉器也需要消耗煉器師體內的原力?就是有回復原力的丹藥,那丹藥也不能當糖豆吃不是,又不能打坐煉化藥力,有丹毒不說,還無法打坐排出!這簡直是拿自己身體開玩笑!

裊裊瞥了他一眼,唔,看在他是關心她的份上,勉強原諒他大小聲的,「想出去,就一邊兒呆著去!」

懶懶的說出一句話,裊裊便凝神靜氣,整個人沉靜下來,意念一動,指尖上一縷紫火跳躍而出,裊裊眸光微動,雖然這莫名出現在她身體里的紫火十分消耗原力,但是,威力卻絕不是任何火焰可以比擬的。

指尖輕彈,紫火落入霸天爐的入火口,轟

明艷高貴到極致的紫羅蘭色火焰映亮了整個爐身,炙熱的溫度高得逼人,一時間密室內熱氣襲人。

幾人均是被逼得後退到了牆角,實在受不住那似乎能炙烤靈魂的火熱溫度,那溫度似乎無視修為,就是無憂和老熊也一樣受不住。

無憂還想說什麼,卻被老熊一把拉住,「小女娃似乎在做一件事,你別吵!」所以說,有時候一根筋的人也會大智若愚。

裊裊雙手的飛快的結印,一重接著一重的手訣打到霸天爐之上,快到讓人眼花繚亂。



霸天爐突然發出洪亮的一聲嗡聲,那聲響卻似乎帶著一種愉悅和舒爽。

裊裊猛地抬頭,雙手張開,十指成爪,猛地一聲清嘯:「霸天為爐,天地為器」

密室內,所有的白玉石牆壁忽然紛紛顫動起來,前後左右上下,一下一下,顫動得十分有規律。

裊裊雙手猛地一吸,清聲吟唱般清喝:「給我煉!」



密室的四面牆壁,瞬間轟然倒塌!

「小姐!」

「小姐」

「小姐,快跑!」

「小丫頭你……」

「小女娃你可別死啊!」

裊裊只感覺眼前一道白光閃過,那光芒太過刺眼,讓她一時根本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她只聽見小二小三驚恐的叫聲,後面的聲音也只是隱約聽到,似乎十分焦急。

然後,她只感覺到自己落入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一絲淡而馥郁的香氣在她鼻翼繚繞,裊裊猛地睜眼,卻只看見一片黑暗,一隻微微冰涼卻觸感如極品羊脂白玉般的修長手掌,擋住了她的視線,這下,她根本連猜測都不需要,脫口而出:「璃曄!」

那陣刺目的白光已經過去,裊裊毫不費力的將那隻形狀完美的手抓了下來,抬頭看去,果然是一張十分熟悉的絕美容顏映入眼帘,水色剔透的眸氤氳著似濃還淡的流光薄霧,眸色里,是那般熟悉的波瀾不驚的從容淡泊,此時,只倒映這她的影子,似乎,那雙能斂盡世間風華的眼眸里,便只有她的存在。

看清眼前抱著她的少年果然是璃曄,頓時,裊裊那一雙大而圓的眼睛瞪得更大更圓了幾分,「你……一直跟著我!」

不是疑問句,絕對是肯定句!

從沒有任何通道的密室出來,在剛剛那緊急關頭「恰好」救了她,根本不可能偶然遇到!這世界哪裡有那麼多見鬼的巧合!

難怪她這一路上一直覺得自己身邊有點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尤其是進入了上古遺迹之後。

「說!我的神識為什麼感知不到你?」

她可不會問「為什麼你要跟著我」之類無聊單蠢到極點的問題,再者說,人家跟都跟了,還需要問為什麼嗎?

再說,她敢賭一個紫晶幣,這傢伙肯定會雲淡風輕的說一句,想跟,便跟了。

她還不如不浪費那口水。

「神識?」璃曄眸光微動,雖然沒有聽過這個詞語,卻轉瞬便明白了裊裊的意思,「念力無法感知,這是一種上古結界術,可以隔絕一切,與異次元空間有異曲同工之妙。」

裊裊動了動身子,對於璃曄這小子竟然肯給她解釋還是頗為驚異了一下,不過片刻又想通了,這小破孩肯定是不願意她找他算賬,裊裊斜眼瞪了他一眼,卻發現人家根本不當回事,還伸手揉了揉她的發頂,猶如撫摸炸毛了小貓,這個念頭讓裊裊頓時真正炸毛了

身子一動,雙掌猛地朝著璃曄狠狠拍去,就想要一掌拍開他趁機離開他的懷抱

好吧,雖然人家剛剛救了她,但是翻臉起來,裊裊姑娘可毫不含糊,她又沒有叫他救她,她可不會因此留情!

那一掌,可是用了全力的狠狠拍出

只是,卻發現在她腰際那隻手猶如鐵枷,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打算,另一隻手,輕而易舉的捉住了她的雙手,猶如捉住一個胡鬧的孩子。


「璃曄,趕緊放開我!」 美女緊張的看了林晨一眼,問道:“你找她做什麼?”

“哦,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只是他爸讓我做他的未婚夫,所以想先有個心裏準備,看看長的怎麼樣?好看我也沒啥意見,難看,那麼我能躲就躲,免得以後娶她。”林晨說道。


“什麼?”美女聽到了林晨的話後,驚訝的大聲吼了出來,一臉震驚,輕咬着嘴脣!似乎是對林晨的回答非常的意外,把林晨從上到下又重新的打量了一番,簡直是天生的土包子長着一張帥氣的臉,配上名牌的衣服,而這卻還是土包子啊。原來這個美女就是柳擎天的女兒——柳瑾萱,只不過林晨還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怎麼了?難道是你吃醋了?你放心,如果柳瑾萱長得難看的話我一定不要他,到時候我會考慮考慮你的。”林晨壞笑道

“你混蛋!”一時沒有控制的住,柳瑾萱的聲音有些大了,頓時又將全班的目光吸引過來。柳瑾萱可是是學校的校花,窺視她的男生多的去了,聽見她的叫聲自然他們的反應也比較大。

一個個仇恨的目光全部的集中在了林晨的身上,無疑他們是認爲林晨這個柳瑾萱口中的混蛋肯定是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了,否則人家有必要這麼大的反應嘛。真是色膽包天,長得帥點也不能夠欺負女神啊,那些個男生恨不得馬上撲過去把林晨狠狠的揍一頓。

班主任老師更是氣憤不已,誰知道林晨他這個人第一天上課就不斷的在課堂上鬧事,先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大叫,還說什麼肚子餓了,現在又惹得柳瑾萱莫名其妙的大叫,這簡直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了嘛。太不把課堂放在眼裏了。

狠狠的瞪着林晨,班主任老師近乎瘋狂的吼道:“林晨,請注意你的課堂紀律,如果你再不認真聽課做些小動作的話,就請你出去。”

這個班主任老師課堂經驗還是特別的豐富,林晨這樣搗亂的學生或許在很早以前教普通班級還遇到過,但現在卻根本就沒有了呀,可是現在,這個林晨竟然搗亂了。

雖然班主任老師她對待學生的態度一向也很謙和,即使有個別的男生偶爾的做些小動作,她也不會生氣,畢竟自己的班級班風很好,做些小動作也是疲倦了,而這個林晨,根本就是在破壞自己班級的班風嘛。

聽了班主任老師的話,林晨一臉的無辜,他哪裏會知道這個美女會叫的那麼大聲啊:“老師,這不關我的事情啊,我同桌這樣子亂叫我怎麼知道?”

“不關你的事情關誰的事情?我們班級所有的同學一直都很守課堂紀律,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大叫?”秦月憤怒的吼道,這個林晨,實在是太討厭了,早知道就不讓他進入這個班級了:“你給我安分守己點,如果再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那我就會請你離開我的班級!”

林晨依舊是一臉的無辜,但是聽到了班主任老師的話,也沒有反抗,萬一被轟出去那不是就沒辦法保護柳瑾萱了。也沒有說話,班主任老師見林晨不反駁,也就自顧自上課去了。

柳瑾萱也是俏臉通紅,自己也有些失態了呢,在教室裏面大叫……但是……柳瑾萱又看向了林晨,自己老爸眼光也不會那麼差吧?每年到自己家求情的青年才俊,富家公子多不勝數,可是卻全部給柳擎天給拒絕了,可是現在竟然把自己許配給這樣一個土包子,他是不是吃錯藥了啊?

柳瑾萱覺得自己一定,必須儘快的找老爸談清楚,開玩笑,要把自己嫁給這樣一個小子,自己以後還怎麼見人啊。瞅瞅林晨這德行,入不得廚房,出不得廳堂的,以後怎麼帶出去見人啊,要是被自己那些姐妹知道,還不笑死自己啊。

柳瑾萱的姐妹們可都是上流社會的人,他們的男朋友可都是很優秀的,雖然柳瑾萱看不上眼,可是自己要找個男朋友也要有自己父親那樣的本事才行,起碼也得是什麼大黑幫的老大,或者什麼超級大的集團的老總吧,這個林晨…………唉…………

班主任的目光剛一離開,柳瑾萱就瞪着林晨,小聲的問道,這次她收斂了情緒,可不想再讓老師生氣了:“林晨,你跟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晨一副詫異的模樣看着柳瑾萱,問道:“真是搞不懂你唉,你那麼激動做什麼啊。現在不是講究愛情自由,婚姻自由嘛?就算是柳瑾萱她老爸把她許配給了我,你也一樣可以和她公平競爭的,你放心,我還不知道那娘們長的啥樣呢,指不定是侏羅紀的珍貴品種,要真是這樣,我直接娶你做老婆得了,如果你還是不想放棄我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們兩個都娶回家。”

雖然林晨是在開玩笑,但是這樣的美女還真的很喜歡去逗一逗呢,林晨畢竟剛纔被老師給批評了,不調戲柳瑾萱怎麼能夠讓自己回本呢?

“你纔是侏羅紀的珍貴品種,你當是我什麼啊,說讓就讓,你以爲是東西啊。”柳瑾萱憤怒的說道,顯然是不太同意自己的父親把自己許配給這個土包子,這個土包子長得帥,穿得好又怎麼樣?一副色眯眯的樣子,不值得信任。

林晨則是一副茫然的模樣,自己說柳瑾萱,這個美女緊張什麼啊?略帶着一些無辜地說道:“我沒有說你,我是說柳瑾萱。你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會是柳瑾萱呢?”在林晨心裏,那個柳擎天的女兒,天地盟的公主,黑幫小太妹,長得一定不會太好看,恐怕是揮舞着大鐵錘,肥頭大耳的模樣。

畢竟那纔是黑幫老大女兒的模樣嘛,電視上都是那樣演的,暴力,還帶着紋身。

“我就是柳瑾萱。”柳瑾萱可以說十分的討厭林晨,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未婚夫,而且還說柳瑾萱難看,又說自己好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你是柳瑾萱?”林晨驚愕的張大嘴巴,震驚的說道說道,“你逗我玩吧,你這麼漂亮怎麼會是柳瑾萱呢?別逗了。如果你真的柳瑾萱的話,那你的紋身呢?你的狼牙錘呢?”

剛說到這裏,林晨才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這個柳瑾萱帶不帶狼牙幫可都是自己虛構出來的。

“什麼紋身,狼牙棒啊?莫名其妙,還有,誰逗啊?我就是柳瑾萱,你不相信的話可以打電話問我爸。”柳瑾萱一臉憤怒地說道,這林晨說是自己的未婚夫,還不相信自己是柳瑾萱。

林晨嘿嘿的笑了一下,眯着一雙眼睛上下仔細的打量起這個丫頭來,一副色狼的模樣,也不知道心裏在想什麼,不過看這德行,想的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柳瑾萱被林晨這副色迷迷的目光看的有些渾身不自在,竟然莫名的生出一絲恐懼,問道:“你……你想幹什麼?我可告訴你,你別亂來啊,小心我揍你啊!”

林晨嘖嘖的咂了咂嘴巴,滿意的說道:“還真沒想到原來你這麼漂亮啊,這身材,嘖嘖,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這臉蛋,簡直就是魔鬼身材天使臉龐啊!原先我還一直擔心你是侏羅紀來的呢,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就直接和你老爸商量把你娶回家得了。”

聽到林晨誇自己漂亮,柳瑾萱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哪個女人不喜歡別人說自己漂亮呢,即使像柳瑾萱這樣漂亮的女孩子也不例外。就想上一次在華州金飾,林晨誇柳瑾萱漂亮,也都是讓柳瑾萱對林晨這個土包子並不厭惡了呢。

不過想起眼前這色眯眯的傢伙竟然是自己老爸給自己找的未婚夫,柳瑾萱心裏頓時又不舒服了。狠狠的剜了林晨一眼,嗔怒地說道:“你休想,我是不會嫁給你的,誰答應你的,你就找誰去。”

林晨一臉的無奈,誰找自己的?難道要自己去娶柳擎天?這就算自己答應柳擎天也不答應啊,不過林晨是不會去娶柳擎天的,不過他女兒還真是好看。

想到這裏,林晨嘿嘿的笑了笑,說道:“萱萱,你仔細瞅瞅,我長得這麼帥,跟你也很配吧!”林晨邊說邊一本正經的把臉湊了過去。這傢伙又開始自戀了……

柳瑾萱則是一副不屑的眼光,上下的瞥了瞥林晨幾眼,說道:“土包子,你沒搞錯吧?長得有些小帥,就敢來調侃本小姐?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在一起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嗎?”

林晨壞壞的笑了一下,這個柳瑾萱還真是有些小姐脾氣,看來柳擎天還是特別喜歡他的這個女兒的,廢話,長得天仙一樣的女兒,柳擎天怎麼可能不喜歡?林晨笑着說道:“難道你不覺得鮮花插在牛糞上才能開的更鮮豔嗎?插在花瓶裏會枯萎的。”

柳瑾萱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沒覺得,反正我們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我爸讓你做我的未婚夫,那我還是不會同意和你在一起的,我看你還是放棄吧。”


“這我可管不着,婚事是你老爸訂下的,你不願意的話自己去跟你老爸說啊。”林晨耍無賴的說道,其實林晨本來就是來保護柳瑾萱的,其實也就是一個保鏢,只不過爲了一個更加適合的身份,自己一個十七歲的小青年,去和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說是她的未婚夫那也沒什麼呢。

誰叫這個小妮子年紀輕輕就長得這麼漂亮,是個男人都把持不住啊,也難怪全班男生看林晨的目光是那麼的氣憤。


“你以爲我不敢啊?我一會就打電話給他。”柳瑾萱憤憤的說道,她當然要和自己的父親說了,她可不想要嫁給林晨,嫁給這個土包子。 章節名:第三十七章歷練場地

該死的小破孩,竟然老是用這種抱小孩子的豎抱法抱她!還這麼輕易的抓住她!她裊裊姑娘的形象都被他敗壞光了!大色狼,這麼小的小豆芽身體他也不放過!竟然每次都摸「她」的……臀部!

果然沒錯,他就是她的剋星!剋星!每次遇到他都沒好事!

可憐的璃曄,再次被某人華麗麗的遷怒了!並且得了個大色狼的稱謂!

「乖,別鬧,你看下面。」璃曄語調輕緩,微帶著絲寵溺,另一隻手也已經放開她的雙手,雙手環上她的腰和臀,抱得更緊了幾分,卻也掌握著力道,絲毫沒有弄疼裊裊。

璃曄雖然智近乎妖,真正的情商也高得可怕,可是,奈何他生來便無心無情,再高的情商也無法讓他對於其他人的感覺有什麼顧忌,即便是面對裊裊百般寵溺縱容,但是,對於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完全是下意識忽略,更何況,從來潔癖不允人近身的他,對於和一個七歲小女孩臀部實在沒有太多的想法,可以說基本上沒有想法。

不得不說,裊裊姑娘,你真的想太多。

「你……」裊裊下意識的又要炸毛,只是習慣性的理智佔了上風,璃曄從不會騙她,好吧,只除了某些時刻他的話太有技巧,實在得讓她主動跳坑之外,她的目光已經隨著璃曄的話看向下方,這一看,到了嘴巴的話,立馬消失不見了,猛地轉回頭,不敢再看下面,裊裊姑娘這次倒是十分熱情主動的雙手纏上璃曄的脖子,連雙腳都緊緊纏到了璃曄的腰上,把他抱得更緊了幾分,生怕一不小心掉落下去。

「璃曄,璃曄美人,你趕緊把下面那些東西統統弄走弄走,讓它們消失,好噁心啊……」

好吧,雖然她天不怕地不怕,對於動物一直都有一種特殊的親切感,可是,任是你再膽大,看到你的腳下是一片的蛇在那蠕動爬行嘶嘶吐著蛇信子,你也不會好過,至少絕對能噁心死你!

原來,她看了一眼才發現,他們此時正虛空而立,腳下的地面上,是一片密密麻麻不知凡幾的蛇群,那些蛇或扭成一團,或相互糾纏,或昂起身子兇狠的朝天吐著蛇信子。

璃曄也是微有些嫌惡的看了一眼那因為二人靠近而躁動吐信的蛇群,一貫潔癖的他眸光微閃,只是,懷裡的小丫頭,可是難得主動這般熱情的投入他懷裡呢?

水色剔透的眸光淡淡掃過蛇群,璃曄聲色淡淡,宛如悠揚的琴聲帶著穿透人心的力量:「乖,不怕,這便讓它們消失。」

袖袍一揮,不過剎那,一片讓人看著頭皮發麻的蛇群,瞬間灰飛煙滅,消失得了無痕迹。

璃曄卻沒有馬上告訴裊裊,而是道:「這遺迹中我已查探過,這裡是一個天然的歷練場,不同的區域有著各階的原獸存在,你若想出去,便要打敗所有區域的原獸。」

裊裊撇嘴,「沒意思。」

太沒新意,感覺就跟二十一世紀的全息遊戲一樣,打怪通關升級。

唔,好吧,這裡升級還是蠻困難的。

璃曄垂眸看她似乎覺得十分無聊的表情,唇角微微揚起一抹幾不可見的弧度,「每一個區域的原獸,都守護著一種天材地寶,普通的藥材,在這上古遺迹里,多如雜草。」

璃曄似乎可以預料到裊裊的下一個表情。

果然

裊裊那雙本就流光溢彩的眸子剎那間被點燃一般,亮得驚人:「真的?不早說,在哪裡?我們快去把藥材采了,放在這裡不見天日沒有實現它們的……呃,葯生價值,實在是辜負了可愛的金幣!」

璃曄無奈搖頭,這丫頭,金幣的重要程度遠遠在歷練之上?卻不知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歷練之地!

面上卻是雲淡風輕的道:「是你,不是我,前提是你能擊殺或者馴服了那些原獸。」這意思很明顯,否則,一切免談!

裊裊磨了磨牙,忽然覺得看著璃曄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目光飄然間落在雲紋寬領的襯托下顯得愈加修長的脖頸下,那形狀完美性感精緻到了極致的鎖骨之上,裊裊姑娘忽然一個衝動,對著那性感完美的鎖骨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唔……」一聲隱約的悶哼聲從璃曄嘴裡發出,那般微帶著絲壓抑渴望的低沉聲色,讓璃曄慣來無波無瀾的眸底,泛起了一絲漣漪,這聲音一出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呻吟出聲。

裊裊雖然咬得狠,可璃曄卻似乎絲毫沒感覺到疼痛,只覺得被那張溫熱柔嫩的唇印著的肌膚滾燙得超出以往任何時候他身體的溫度,被咬著的鎖骨處,一陣酥麻幾乎從那兒瞬間擴散到全身,讓他竟然生出一種想要她再多咬幾口的荒謬之感。

璃曄無奈的輕輕嘆息,「丫頭……乖,放開,松嘴。」異常柔軟帶著絲幾不可見的寵溺的聲音像是在安撫自家不乖的寵物。


裊裊只覺得這傢伙實在是很能撩撥起她的怒火,頓時不但不鬆開,還再次狠狠的沿著鎖骨又咬了一口。

「……」這次璃曄忍住了幾乎差點脫口而出的淺淺呻吟,那種猶如修鍊突破瓶頸的異樣的快感,讓人微垂眼帘,遮去了眼底那一絲洶湧的藍芒,卻在心底下意識的又渴望更多一些這般看似兇狠的啃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