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些問題,註定是得不到回答的。

他兀自笑了起來,低低的,自嘲的。

莫風臨不打算離開,想在這裡陪她最後一晚上,恐怕這也是他最後一次能像現在這樣,守著她了。

喬小諾被熱醒,她感覺渾身發熱,猛地坐起身,睜開眼就往浴室走去。

坐在床畔椅子上的莫風臨,被她驚醒了,「小諾,你幹什麼?」

莫風臨起身,擋在她面前,喬小諾一臉痛苦,她緊緊抓住他胸前的襯衫,搖著頭。

「你怎麼了小諾?」

「嘔……」

莫風臨:「……」

被吐了一身。

等他收拾好現場,洗了個澡出來,喬小諾也進了浴室。

嘩啦啦的水聲響起。

一手拿著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莫風臨不放心的對著浴室里的喬小諾叮囑,「小諾,洗好了就出來,知道么?」 「澹臺鳳,你說什麼?」

站在澹臺鳳前方的一群白袍人之中,一道尖利的女聲響起。

澹臺鳳面無表情,微眯起眼望去,呵,老熟人吶?

真是冤家路窄,為首的那兩名女子,赫然就是澹臺仙與澹臺雪。

澹臺鳳抿唇不語,眸底冰冷依舊。

你若不惹我也就罷了,這可是你們自己送上門來的。

澹臺鳳手持奪魂追命刺,右手極快速度旋轉,仿若二十一世紀的電風扇,將對方砸過來的冰箭一併收攏在內,全數收攏好之後,朝澹臺仙與澹臺雪冷冷一笑,右手揚起,再度旋轉。

只見比之前砸過來還要多數倍的冰箭從右手旋轉飛出,朝澹臺仙一行人狠狠掠去。

場面極為壯觀,引得路過的修士也藏到了角落圍觀。

若之前砸過來的冰箭只是毛毛雨,那麼此時澹臺鳳還回去的,就是加了工的,超級大暴雨。

澹臺仙一行人見此陣仗不禁驚呆了,一時愣在原地沒有動彈。

眼見這些超級冰箭陣就要紛紛將澹臺仙一行人穿個馬蜂窩之時,一個巨大的綠藤網從天而降,將她們籠罩在內,也一併擋住了這些冰箭。

澹臺鳳神色鄭重,微揚起頭望去,只見兩名白裳女子從遠處踏著一條白綾緩緩而來,落地,站在澹臺仙澹臺雪一行人面前。

澹臺仙臉上頓時一喜:「雅師姐,柔師姐,你們怎麼來了?」

澹臺鳳眯眼望去,眸底浮動著複雜的神色,竟然是三年前未殺死的木家姐妹,木心雅和木心柔。

木心柔看起來比三年前沉穩許多,不再是一副傲的尾巴要翹上天的模樣,但也立馬搶先斥責道:「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不過讓你們來買個增速符就磨蹭這麼久?」

一邊的木心雅依舊一副冷淡冰霜模樣,聞言也只是蹙眉,並未開口,顯然也是贊同木心柔的話。

澹臺仙立刻上前指著前方的澹臺鳳道:「不過遇到熟人敘敘舊罷了。」

「熟人?」

木家兩姐妹皆望過來,眼眸中帶著審視,將她們正前方站在的澹臺鳳一寸又一寸打量。

「她是誰?」

「就是你這女人,敢對神農谷弟子動手?」

木家姐妹一起開口問道,不過顯然後面這句疾聲厲色的話是那木心柔說得。

澹臺鳳面無表情,對著面前一群有著敵意的神農谷弟子也依舊沒有退縮,開口淡淡道:「第一,我是澹臺仙的妹妹,不是誰;第二,是澹臺仙這渣渣先動的手,所以,你們懂?」

不好意思,澹臺鳳自問從來不是懦夫,她向來喜歡打別人的臉,從前是,現在亦是。

「你——呵,我澹臺仙可沒有這種身份低賤的妹妹——」

澹臺仙頓時臉色一片青黑,開口冷冷反駁道。

澹臺鳳瞥了一眼,懶的同她扯皮,看了這群神農谷弟子一眼就要轉身離開。

這時正要離開的澹臺鳳身前忽然多了一道白裳女子身影,是木心柔攔住了她。

木心柔微抬起下巴,眼底帶著不屑道:「慢著——你就是那個澹臺府大比第一的澹臺鳳?」

澹臺鳳眸中湧起惱怒,這蠢貨,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你既是第一,又對神農谷出了手,不如讓本小姐來試試你的實力——」

說著木心柔已經揚起了手中泛著青色光芒的雙環,一道青色光箭從雙環中發出,朝澹臺鳳臉上刺去。

該死!一個個真他么把老子當病貓?

澹臺鳳怒了,這木心柔比澹臺仙澹臺雪更加陰狠,若她不能躲開的話,這攻擊定要朝自己臉上招呼來,就算不死也要毀容了!

她冷冷一笑,眸底的溫度冰冷如雪山下的寒潭,熟悉她性格的人也都能看得出來,澹臺鳳是真的憤怒了。

她持著奪魂追命刺將這道光箭狠狠一揮,光箭頓時消散不見,同時默念掐訣一氣呵成,無數白絲從掌心中快速射出,將來不及閃躲的木心柔捆了個結實,這還不止,下一刻手中的火球已成,朝被定住的木心柔毫不猶豫就砸去。

「啊!!!姐,救我——」

「放肆——澹臺鳳你住手!」

木心柔的驚恐尖叫聲與一邊木心雅的厲聲一起響起,聲音在上空不斷迴旋。

木心雅也不愧為神農谷的大師姐,身影一閃到了木心柔身邊,同時發出一道藍色光束就將那火球包裹住,隨即火球灰飛煙滅。

澹臺鳳臉色依舊毫無波瀾,腳尖一點,身影往後閃現,與木心雅姐妹距離數丈之遠。

她望著木心柔罵罵咧咧的掙脫那白絲網,朝自己看來的陰狠憤恨眼神,心中還是有些驚訝的,木心柔就不說了,木心雅的修為不降反增,竟然到了築基期第九層,與自己相差了整整一個大階,感覺,有點棘手。

她並非真的是神,哪怕開了一些掛,也不可能真的打得過比自己高出整整一大階的,最好的結局也是兩敗俱傷。

此時白似影在識海內也是這麼告訴澹臺鳳的。

在萬魔窟的那一次突變,爆錘木心雅的神秘者,也很有可能不會再出現了。

若澹臺鳳真要跟她斗下去,絕對是下籤的結果。

可如今,澹臺鳳卻是來不及逃的,因為在木心柔的慫恿下,木心雅先一步對自己展開了攻擊。

「姐,幫我報仇,殺了這個女人!!!」

木心柔也顧不上之前的扮淑女,直接朝木心雅尖叫道。

木心雅蹙起秀眉,臉色一片鐵青,她此時也有些騎虎難下。

可她身為大師姐的威嚴與眼前這個身份低賤的澹臺鳳比起來,實在算不得什麼,所以一番沉思過後,她選擇了——出手。

木心雅的出手可不是之前澹臺仙澹臺雪那小兒手段可比,甚至比木心柔的手段還要強上許多。

她雙手掐訣,一個又一個法術朝澹臺鳳飛去,按照遊戲技能來說,群攻法術,速度快,攻擊高,範圍廣,絕對都是大招級別。

水龍捲,水箭陣,水千刃,爆裂水彈……

澹臺鳳面色凝重,身體化作殘影在法術指尖快速遊走,同時持著奪魂追命刺將飛到身前的攻擊打開。

圍觀的眾人看去,只看到一個黑點在華麗的水藍色法術之中不斷閃現,雖未被壓制,卻也能看出勢均力敵。

木心雅原先輕視的神情也慢慢鄭重起來,雖然澹臺鳳一直在防禦,閃躲,但她能看出澹臺鳳絕不會那麼輕易被自己打敗。

而身後的木心柔獃獃的望著澹臺鳳的身形,似陷入沉思之中,不知看了多久,眸底漸漸湧起震驚,憎恨,猙獰,殺機……

她突然厲聲道:「姐,她是萬魔窟的那個人——」 她醉得不輕,剛才吐了他一身,也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好一些。

安靜的房間里,除了嘩啦啦的水聲,又響起了一陣陣的嗡鳴聲。

莫風臨擦拭頭髮的動作一頓,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那台落在枕頭邊上的手機。

是她的手機。

男人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糾結的神色。

他和她,已經分手了。

於情於理,都不該去看她的手機,那是她的隱私。

可人啊,都有私心,正如他現在,好奇心作祟,想知道這個時間點,究竟是誰給她打來電話。

會不會是楚城?

如果是呢?

腳步已經不受控制的朝著床畔走去。

男人高大的身軀,緩緩俯下,骨節分明的手拿起了那台手機,手機上跳動著的,赫然是楚城的來電。

莫風臨失笑,心情很複雜,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楚城,沒想到,最後還是輸給了他。

難道,就因為楚城比他更早認識喬小諾么?

莫風臨不止一次的幻想過,如果他比楚城更早認識喬小諾,如果跟喬小諾相戀的人是他,如果他就是喬小諾的初戀,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後來那麼多事了?

莫風臨不打算接的。

奧靈獵人 可楚城像是鐵了心,一個勁的打來電話。

一通又一通。

莫風臨煩了,便接了起來,「喂。」

那端,聲音嘈雜,不知道是不是莫風臨的錯覺,他聽到楚城的聲音,比起以往更低啞,「小諾呢?」

小諾?

莫風臨勾唇輕笑,轉身朝著浴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水聲還在繼續,他言語間帶著幾分挑釁:「她還在洗澡,找她有事么?」

電話掛斷。

莫風臨拿著手機,看了幾秒,輕嗤一聲,轉身回沙發坐下。

水聲停止。

不一會兒,浴室門打開。

浴袍鬆鬆垮垮穿在身上,喬小諾搖搖擺擺的走了出來,她臉色,比進去的時候,更紅了。

就連耳根,似乎都燒紅了起來。

莫風臨倒了一杯水,還沒喝,喬小諾直勾勾的盯著他,他一愣,「要喝水么?」

喬小諾沒有回答,眼神迷離了起來……

「小諾?」莫風臨意識到了不對勁。

另一端,黑暗的巷子里,楚城藏在幾個半人高的垃圾桶後面。

濕冷的雨水,打在身上,最初的痛感,已經漸漸變得麻木了。

卓婉柔失蹤,他第一時間去找,沒想到,被文泓的餘黨發現。

藏匿在這,只能躲得了一時,那一通電話,他本該打給指揮長求救的。

鬼使神差的,他打給了喬小諾。

心底深處的某個角落,在隱隱期盼著,期盼能聽到她的聲音。

莫風臨聲音響起的那一刻,他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現在F國那邊,應該是深夜的。

她在洗澡,他接了她的電話。

這意味著什麼?

是她親口說過,她給了他特權,可以隨時給她打電話的。

楚城仰著頭,任由雨水淋在臉上,他無力的拿起手機,自欺欺人的想,或許只是個誤會呢。

手機,最終還是撥了出去。

電話很快接起,他如願的聽到了喬小諾的聲音……只不過,這一次,是她親自將他的心碾碎。 「什麼那個人?」正施訣的木心雅一開始沒反應過來,轉頭繼續朝澹臺鳳釋放法術,片刻,好似想起了什麼似的,愣了愣,「萬魔窟那個人?」

木心柔也慢慢回神,眼底殺機迸現:「沒錯,就是三年前,在萬魔窟差點殺了我們兩個的那人,就是澹臺鳳!」

木心雅一點點轉頭,朝澹臺鳳望去,雙眼赤紅,目眥盡裂,身上靈力霎那猛烈暴漲,還有那濃烈的殺氣。

「澹!台!鳳!」木心雅一字一句道,「今日,你必死!」

正奮力躲著法術的澹臺鳳一看前方好似暴走的木心雅,頓時一咯噔,再聽到了木心柔斷斷續續的話語,什麼三年,萬魔窟,也立刻明白了過來,自己身份已暴露。

且不說她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看木心雅姐妹的表情,無論是真是假,都已認定自己是她們的仇人了。

歪打正著?或許是,但此時誰有功夫來糾結真假。

一個忙著暴走輸出仇恨,一個忙著躲輸出。

澹臺鳳暗自吐槽,早知道今日出門看一下黃曆,沒想到今日是真的背到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