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也算是解決了他心頭的隱患。

第一家族人員所在的區域。

看到這樣的情形,他們更是高興。

他們為什麼來觀戰,就是想看到楊風被殺死的場景。

不過楊風的表現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因此,在戰鬥的過程當中,他們並沒有看到楊風被殺死的情形。

他們越看越失望。

因此,誰也沒有想到楊風竟然會突然間的渡劫,而且還是威力如此恐怖的天劫。

最終,楊風死在了第一道天劫之下。

「快通知族長,通知家族裡面的高手,告訴他們這一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第一家族裡面有人如此的說道,很快的,就有人將消息快速的傳送了出去。

與戰天宗的人還有第一家族的人不同,天門一方的人馬,可以用愁雲慘淡來形容,甚至好些人都直接的哭了起來,像楊欣,楊柔,楊天等人,眼淚都是奪眶而出,眼圈早就紅了起來。

他們都不願意相信這樣情形的發生。

其他人一個個臉色都非常的難看。

就連妞妞和歐陽若蘭臉色都極其的陰沉。

他們可都知道,楊風這次可是帶著輪迴分身來的。

楊風這次為了保險期間,讓輪迴分身去了躺艾斯所在的地方,在那裡面用特殊液體融合了幾種奧妙,實力也是大增,想著如果遇到特殊的戰鬥可以提供幫助的。

這要是損失了,對楊風的損失非常的大。

再者,據說有一種雷劫,可以透過因果滅殺所有分身。

如果這裡的兩個身體死了,楊風剩下的那分身死了,那就徹底的完了。

「就這樣完了嗎?」

劍皇怔怔的說。

楊風的一些話還是不斷的在他的腦海當中響起,那是多麼的雄心壯志啊。

要在短時間內統一混亂之地,然後香甜請命。

他還沒有完成自己的諾言,結果命卻被老天收走了。

「若蘭,楊風難道真的死了?或許我的想法有些瘋狂,但是,我覺得楊風應該沒有死。這傢伙的命硬著呢。怎麼可能就這樣的死了呢?」琴帝看向了歐陽若蘭,沉聲的問。

歐陽若蘭眉頭緊鎖,眼睛一直盯著楊風所在的位置,雖然那裡早已經沒有了楊風的身影。

天劫,這是人所無法預料的,就是命運主宰。

因為天劫代表的是天的意志。

天的意志誰又能夠預料呢。

「琴帝,我也不知道。我堅信,他沒死。」

歐陽若蘭嘴唇微啟,輕輕的說。

「人都沒了。怎麼可能沒死呢。」

燕十七很是無語的說。

他能體會到琴帝和歐陽若蘭的感受,但是,事實就是事實。

楊風被天劫轟擊后,連渣都沒有留下。

楊風又不是不死之身,活下來,難啊。

「或許我老大領悟了什麼呢。你懂什麼!」

小帥狠狠的瞪了一眼燕十七,對於燕十七這樣的話很是不滿。

這個時候,這個燕十七竟然說喪氣的話。

雖然知道他說的是客觀事實,但是,就是非常的不舒服。

燕十七看了看小帥,沒有說什麼。

小帥對楊風的感情,他能理解。

「怪了,如果要是楊風死了,天劫會散去,而現在天劫為何還沒有散去呢?」

七公主盯著天空,不由的問。

「就是啊。」

千手王淼也是附和道。

「現在我能確定,楊風沒有死。」

歐陽若蘭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笑容。

所有的人都是將目光放在了天上的烏雲當中。

烏雲滾滾,不少閃電附著在烏雲上面。

這些烏雲正在醞釀更為恐怖的攻擊。

而在擂台上面,一道身影出現了。

正是楊風的身影。

楊風看著空中的閃電,臉上出現了笑意。

他這次領悟的是本源神焰一道。

當然,領悟的僅僅是雛形罷了。

本源神焰和本源之火有聯繫本源之火是本源神焰的基礎。

不過,本源神焰要比本源之火強大不少。

再者,楊風領悟的本源之火是一種奧妙,還沒有上升到道的程度。

本源神焰,浴火重生。

因此,楊風才會因此而復活。

這是本源神焰的能力。

就像在抵抗絲線能量的時候,一次被滅然後一次次的復活。

楊風火系法則六種奧妙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六種奧妙完全融合,法則圓滿,這讓一個人的實力大幅度的提高,這個實力階段就是神帝。

不過楊風和一般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在法則圓滿的瞬間,本源神焰從圓滿的法則裡面生成,並且將整個法則包囊在其中,一種比法則更為恐怖,更為純粹,更為強大的力量出現了,這就是道。即便現在僅僅是道的雛形。

但是,他也擁有了一部分道的力量。

如果這次不是開始領悟本源神焰之道的話,楊風渡劫絕對會失敗的。

他連一道天劫都抗不下來。

正是因為他開始領悟本源神焰之道,他才有了這種死而復生的能力。

「轟。」的一聲,比剛才更為璀璨的一道閃電再次從空而降,楊風的身影再次的消失於擂台之上。

對於此,楊風也是非常的無語。

他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抵擋這種力量。

閃電毀滅的能力太強了。

躲,躲不開。

扛,扛不住。

不過沒有多長時間,楊風的身影再次的出現在了擂台上面。

死不可怕,還能復活。

看到這樣的情形,天門…[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如果擁有不死的能力。

那就算是這樣恐怖的天劫也殺不死楊風吧?

他們本來以為楊風死了,一個個都正高興呢。猛然間楊風的身影再次的出現在了擂台上面。

他們最初的反應都是揉了揉他們的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但是很快他們就確定,楊風真的沒有死。這讓他們那些希望楊風死的人一個個都是咬牙切齒的。

他們心裏面的憋屈那是其他人所無法體會到的。這就好比男人正在賣力的時候突然間發現自己賣力的對象搞錯了,有西施變成了東施,直接的就軟了下來,那種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

「不死的能力都是相對的。」

「就像不死神帝,連續殺死他數百次,他就得死。」

血影看著有些暴躁,完全失去往日風采的戰狂,淡笑道。

「楊風也是這樣的情況嗎?」戰狂看著血影問道。

在這方面,血影了解的要比他多不少。

「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和不死神帝比起來差的遠了。」

「不死神帝的能力非常的強,豈是這個楊風能比的?」

血影有些不屑的說道。

神界也就出了一個不死神帝,可以說是不死之身,現在的樣很奇特,看起來好像殺不死,或者說能夠復活,但是,在這方面的能力還是不如不死神帝的。

對於不死神帝的能力,血影也是很羨慕的。

如果自己要是有這樣的能力的話,他根本就不懼戰狂。

「那他現在的能力算怎麼回事呢?死了還能不斷的復活?」

戰狂隨即問道。

現在的楊風給他的感覺就是擁有了近乎不死之身。

怎麼殺都殺不死。

就算被殺死了,還能無限制的復活,這比不死神帝的能力都強。

「狂帝難道沒有發現,楊風每次復活之後看起來比之前弱了很多嗎?」

血影淡笑著看著戰狂。

戰狂不由的一愣,他還真沒有認真的觀察。

他就看到楊風死了緊接著又活了。

這個血影,心思真是縝密。

戰狂也開始很認真的觀察楊風的情況。

果不其然,每次楊風復活的時候,都會比之前弱了不少。

七八道天劫之後,楊風給他的感覺就是弱不禁風一般。

「看來,這個楊風距離真正的死亡也不遠了。這天劫越來越強了。他卻越來越堅持不住了。」

戰狂對著血影點了點頭。

戰天大擂台之上。

楊風抹了抹嘴角的鮮血。

越來越堅持不住了。

現在身體沒有多少力量了。

神焰本源和那冰絲比拼的時候,每次消耗完再次出現的時候,會更加強一些。

他領悟的本源神焰讓他有了復活的能力,但是每次復活卻都需要消耗很大的能量,消耗的自然是他的本源神焰的能量。

「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必死無疑啊。」

楊風心裏面不由的想。

天劫才開始。

真正的危機還都沒有開始。

他都堅持不住了。

「只有這樣了。」

楊風的目光堅定了起來,在天劫降臨的時候,飛向了空中。

不再被動的承受天劫,而是主動的迎接天劫。

「吸收。」

在天劫降臨的時候,楊風還努力的想要吸收一部分天劫的能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