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一次救回燕小環,他算是虎口拔牙,差不多是將巴掌扇在巫行雲的臉上,後者不可能忍氣吞聲不加反擊,哪怕是忌憚巫蘿的安危。

衛長風更加清楚,追殺自己的敵人很快將尾隨而至。

雖然他不知道巫行雲的人用什麼辦法來找到自己,但絕不懷疑巫師的能耐。

如果以為跑出這麼遠就安全了,那簡直太天真。

他翻身下馬,再將燕小環抱了下來,然後揮起一巴掌拍在角馬臀部。

啪!

吃了重重一擊的角馬立刻長嘶一聲,撒開四蹄狂奔而去,轉眼間在兩人的視線里變成了小點。

「師父,我們不騎馬了嗎?」

燕小環很驚訝也很好奇,不禁問道:「走路回家嗎?」

明明有馬代步,為什麼要將馬放走呢?小丫頭真的是不明白。

衛長風搖搖頭說道:「不,我們現在不能回家!」

他不會告訴自己這個小徒弟,這頭角馬的生命力正在不斷枯竭,用不了多久就會死去,放棄掉是遲早的事情。

現在放馬歸去,說不定還能迷惑住追兵。

至於不能回家的理由,他倒是可以告訴對方:「如果回河前村的話,會給你爹他們帶來麻煩的。」

「啊!」

燕小環驚呼了一聲。咬著嘴唇說道:「那我不回去了!」


衛長風啞然失笑:「也不用不會去,最多遲一兩天吧,等我把事情解決掉。」

他俯身蹲下讓燕小環趴到自己的背上,然後展開輕功身法。朝上面山峰掠去。

現在的衛長風已經是真正的先天強者,體內罡氣之雄厚甚至遠超同階,因此就算是背著小丫頭也是踏山如履平地,眨眼間就躍上了崎嶇的山嶺。

越是向上,地勢越是陡峭險峻。亂石叢生草木深深,不知道潛藏著多少危險。

衛長風屹然不懼,如鷹般犀利的目光在山地上搜索著,尋找合適的藏身地。

因為他已經感覺到煞潮將起黑暗將臨,在這荒郊野外如果不及時躲藏起來,那無疑會十分危險,也沒有必要去冒這樣的風險。

沒有用太多的時間,衛長風就發現了一座隱藏在樹叢和山岩之間的洞穴。

確定周圍不存在有妖獸或者煞獸之後,他將燕小環放下,吩咐道:「我去裡面看看。你先在這裡不要亂跑,知道嗎?」

燕小環眨巴著大眼睛,乖乖地點了點頭。

衛長風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身形一動瞬間在原地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出現在那座黑黝黝的山洞前面。

這座山洞並不是很大,洞口邊雜草叢生散落著大大小小的岩石,從外面往裡面看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洞中的情形。

類似的洞穴在山裡面很常見,但是衛長風卻感覺到不同尋常的氣息存在。

他沒有猶豫地衝進了山洞裡。身形瞬間被黑暗所吞沒。


鏘!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錚鳴,朝陽斬邪劍被衛長風拔出劍鞘,劍體驟然透出明亮的赤色光芒,以摧枯拉朽之勢驅散了周圍將他籠罩的黑暗!

地上凌亂散落的白骨。立刻進入到衛長風的視線中。

他腳步不停繼續朝著山洞深處前行,在劍芒的照耀下速度飛快。

吼~

正在這個時候,山洞的裡面驀地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腥風驟起,一頭體型龐大的白熊出現並且擋住了衛長風的去路。

對於入侵者的仇視,讓它猩紅的熊眼裡滿是嗜血的暴戾和憤怒,粗壯的後腿支撐著軀體人立而起。同時揮起碩大的熊掌。

這是妖獸的示威警告,也是攻擊的前奏,如果對手沒有被嚇退,那麼凝聚了千斤之力的熊掌將會狠狠地拍擊過來,將對手拍成肉醬!

虎狼熊豹類的妖獸,從來都不是好惹的對象,更不要說闖進它們的老巢。

衛長風見狀冷哼一聲,步伐速度陡然加快,身形如離弦之箭般沖向白熊。

僅僅只是彈指的剎那,他連同手中長劍化為一道凌厲無匹的赤練劍芒,在瞬間洞穿了這頭巨熊的軀體。

人劍合一!

同樣的劍術,衛長風在凝氣境和現在的先天境施展出來,無論是速度還是威力都不可同日而語,這頭擁有著中位實力的妖熊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就被他的劍氣給擊殺當場。

劍光生滅,衛長風的身形在白熊的背後顯現,同時停頓住了腳步。

他手持朝陽斬邪劍無聲無息地轉過身來,左手探出輕輕按住這頭妖獸後背。

下一刻,白熊瞬間消失不見,連半點鮮血都沒有濺落到地上。

衛長風剛才的一擊,完全摧毀掉了它的生機,屍體被直接收入到須彌指環。

前前後後,最多也就三四息的時間!

可憐這頭妖獸空有萬斤之力和天賦神通之能,在衛長風的面前施展不出半分來,死得可以說是憋屈之極。

解決了這座熊穴里的原主,衛長風總算是放下心來。

但他忽然感覺到不對。

只見在山洞最裡面,鋪陳著一個由樹枝和枯草組成的巢穴,兩隻看起來還沒有斷奶的小白熊正趴在邊緣,「嗚嗚嗚」可憐兮兮地叫喚起來。

它們似乎知道自己的母親已經永遠離它們而去。

原來在這裡的不僅僅只有一頭母熊,還有兩頭它在餵養的幼崽!

衛長風想了想,還是按捺住了立刻斬草除根的念頭,轉身回到了山洞外面。

————————(未完待續。) 煞潮出現的時候,祖巫河谷迎來了黑暗的降臨。

九幽之地特有的天穹彷彿被蒙上了一層黑紗,無數飛翔在原野大地上昆蟲遁入草叢石縫之間躲藏起來,溫度下降得很快,沾附在草葉上的水珠凝出冰霜。

而大量的煞獸卻隨著煞潮的涌動而活躍起來,它們成群結隊地遊盪在山地和平原上,夜行的妖獸跟著紛紛出現,或者凄厲或者兇猛的嚎叫聲此起彼伏,遠遠地傳向四方。

在祖巫河谷里,除了極少數的強者之外,沒有人會在黑暗煞潮出現的時候跑到荒郊野外里冒險,城市成為了最安全的所在。

然而就在這時候,原本應該鎖閉警戒的泰興城卻是門戶大開,城牆上篝火熊熊,一支全副武裝的精銳蠻騎自城裡魚貫而出,向著危險重重的荒野前進。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赫然正是蠻將蠻闊海。

他騎乘著一頭黑色的座狼,全身披掛戰甲,身背雙刃戰斧手持騎槍,醜陋的臉上凶相畢露,眼眸裡帶著戰鬥前的興奮。

而跟他一起的,還有另外兩位蠻將和黑袍巫師,以及數百名蠻騎兵!

這樣的陣容,足以在祖巫河谷里掀起一場城邦之間的小規模戰爭,而無論是蠻將還是巫師,都是巫行雲麾下的心腹力量。

其中一名黑袍巫師手持一隻造型古樸的滾輪圓筒,古銅色的銅身表面刻蝕著無數細密的紋飾,隨著巫師的動作不停旋轉著。

在銅筒的頂端,則矗立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鳳鳥,不管筒身如何旋轉,鳥首始終都對準同一個方向。

而這個方向,正是蠻騎們前行的方向!

同一時刻,相隔百里之外的大山裡面,原本的熊穴之中火光明亮,溫暖如春。

白熊巢穴的前面,三團拳頭大的火種球圍在一起組成篝火堆。赤紅色的火焰升騰而起,舔舐著上面架設的炊具,切成塊的肉乾和蘿蔔乾在沸水中翻騰,使得空氣中彌散著一股肉香的氣息。

這種特製的火種球是衛長風在泰興城裡買來的。據說是祖巫河谷里的特產,用採掘自火山熔岩里的火種煉製而成,引火點燃之後能夠燒上很久,而且沒有濃煙毒害,很適合用於野外宿營取暖煮食。

衛長風坐在篝火堆前。準備著兩人的晚餐。

在他身後,燕小環趴在熊巢裡面,和兩頭剛剛認識的小奶熊玩得不亦樂乎。

也許是因為有了這兩個小玩伴的緣故,她的臉上再沒有了絲毫的恐懼,樂不可支地逗弄著憨傻的小白熊,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衛長風看在眼裡,心裡多了幾分憐意。


對於一個不到十歲大的小女孩來說,家園被毀又被擄掠到陌生的地方,無疑是非常可怕的經歷,必然會在心裡留下揮之不去的陰霾。

他很慶幸自己沒有殺了這兩隻小熊。否則不可能給燕小環帶來如此多的快樂,讓她完全忘卻掉那些不好的事情。

在肉湯里灑了點鹽和調料,衛長風用湯勺攪動了兩下,然後滿滿舀了一碗遞給燕小環:「你肚子一定餓了吧?快吃吧!」

「謝謝師父…」

燕小環用雙手接過湯碗,但是她沒有立刻吃,而是用筷子夾起一塊煮爛的肉,放到嘴邊使勁吹了幾下,再送到小白熊的前面。

兩隻小白熊聞到肉香已經饞得是口水直流,齊齊撲上來爭搶,憨態可掬的模樣讓小丫頭格格笑個不停:「不要搶啦。大家都有!」

衛長風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告誡道:「小環,這兩隻小熊是妖獸,別看現在挺有趣的。長大了恐怕會傷人,所以你養是可以養,但養大了最好是放走。」

虎豹熊狼之類的猛獸,在妖獸裡面是最不容易馴養的,除非是精通馴獸之術,或者代代培育才能徹底馴服。不是說撿只幼崽回去就能餵養熟的。

燕小環有點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

衛長風看著不忍,又說道:「看情況吧,如果能養熟也沒關係的,不過你自己要好好修鍊,有了足夠的實力才能馴服妖獸。」

燕小環的臉上立刻恢復了笑容:「師父,我知道了,我一定努力!」

衛長風欣慰:「你知道就好,快點吃吧,早點休息。」

他也給自己舀了一碗肉湯,就著乾糧填飽了肚子。

食物是人的元氣之源,哪怕是先天強者也無法不吃不喝,反而更應該注意飲食調劑來增強體魄,食量比凝氣煉體只多不少。

吃過這頓簡單的晚餐之後,燕小環抱著兩隻小白熊很快沉沉睡去。

而衛長風沒有休息,他盤腿坐在火堆的前面,閉上眼睛修鍊太浩玄陽真訣。

直覺告訴衛長風,過不了多久的時間,他將面臨著一場艱難的考驗,所以現在開始養精蓄銳十分的重要。

他需要用最強的狀態,去迎接最危險的挑戰!

時間無聲無息地過去,一種莫名的心悸讓衛長風陡然睜開了眼睛。

火種球的火焰還沒有熄滅,熊巢里燕小環和小白熊還在酣睡,但是他能夠感覺到外面的煞潮正在消退,漫漫長夜已然過去。

但這並不是什麼好事,真正的危險將臨!

衛長風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提聚丹田中積蓄的先天真罡,催動雄厚的罡氣注入四肢百骸,他全身的骨節頓時發出細密的裂響。

下一刻,衛長風長身而起,眼眸里閃動著攝人的神光。

他轉過身來俯下,將燕小環從睡夢中搖醒過來。

「師父…」

小丫頭睜開惺忪的睡眼,一副睏倦的模樣,迷迷糊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衛長風笑笑說道:「小環,師父有事要出去,你就留在這裡陪著小熊玩,記住不管外面有什麼動靜,你都不要害怕。」

但燕小環有點害怕,怯怯地問道:「師父,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衛長風柔聲回答道:「你放心吧,很快的,我很快會回來的。」

在回答她的同時,衛長風體內的戰意正升騰而起。

熱血涌動!

—————————(未完待續。) 祖巫河谷,無名山嶺。

濃烈的陰煞之氣正在迅速削減,整夜遊盪在荒野里的煞獸和妖獸大部分都躲回到了巢穴之中,養精蓄銳等待著下一次煞潮的來臨。

天色明亮了不少,遠方的山峰顯示出了清晰的輪廓,前方遼闊無垠的原野上,無數昆蟲飛起,點點如同天上的繁星,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的安寧平靜。

衛長風傲立在高高的山岩上,敏銳的目光彷彿洞穿了幽暗,熠熠生輝!

哪怕是九幽之地對他的感知能力造成了很大的壓制,但是先天武者本能的直覺,讓他感覺到了敵人的來臨。

追兵快要到了!

他的目光始終都聚焦在東南,那正是泰興城所在的方向。

三四頭在山地附近流連不去的煞獸,大概是嗅吸到了生靈的氣息,它們悄然向著衛長風逼近,似乎想要在煞潮徹底平息之前完成一次突襲。

衛長風的神色驀地一動。

他看到遠處平原上出現了黑色的小點,正對著自己所在的方位而來!

來得夠快的!

衛長風眼眸里透出的光芒陡然變得凌厲。

巫行雲說過,在煞潮平息之前不會追殺他,還真是信守諾言。

煞潮剛退追兵就來了,並且準確地找到了位置,巫城所擁有的實力可見一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