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這一柄淡金光華閃爍的寬柄巨劍,就是獨孤真天的真意戰刃,也是他的最大依仗,能夠不斷通過生死歷練,一步步成長到如今修為的夥伴。

淡金色劍芒一閃,山嶽崩碎,天地震動。

寬柄巨劍出鞘,也就表明,獨孤真天徹底將木同看成是對手,在沒有半分輕視。

是對手,那就該全力以赴。

「居然能在我如此強橫的一拳轟擊下,還能保持巔峰狀態,氣息沒有下滑多少,乃至自身的武道真意也沒有消耗多少。這傢伙,當真是難纏。

不過,獨孤真天越是強橫,那就越好。只要這樣,才真配成為我的對手,不然的華,這一戰可就無聊了。」

腦海思緒飄動,木同瞬間斷定出,接下來才是他們之間真正的一戰。

這一刻,木同和獨孤真天兩人眼眸撞擊在一起,四目相對,他能感受到後者眼眸的憤怒,先前那強橫一拳,雖然沒有讓他受傷,卻也讓他狼狽不堪,自是要報仇雪恨了。

獨孤真天,就是此刻的對手!

目光注視之下,獨孤真天手握真意戰刃,淡金色光華閃爍的劍尖直指木同,孤傲卻蘊藏霸道的聲音緩緩升騰而起:「木同,你夠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張狂霸道的聲音,瞬間傳遞到整個廣場,然而卻沒有人覺得不妥。

妖孽,就該如此。

再張狂,那也是實力的表現。


… 「木同,你夠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張狂霸道的聲音,瞬間傳遞到整個廣場,然而卻沒有人覺得不妥。

妖孽,就該如此。

再張狂,那也是實力的表現。

只要你有實力,有著足夠張狂的實力,就算你再囂張,別人也無話可說,只能保持沉默,或者是吃癟。


獨孤真天囂張不可一世,手握寬柄淡金色光華巨劍,在場所有學員老師看來,這就是絕世天才,聖風最妖孽的天部學員,比之木同聖風第一天才還要負有盛名的強橫存在。

亮出真意戰刃,那是對木同的一種尊重,也是實力的認可。

觀看了木同和獨孤真天先前的肉身戰,武道真意不斷爆發,擂台下方的學員老師沒有人在質疑前者不是獨孤真天的對手了。

無論是木同還是獨孤真天,任何一個,在以往的新生天才大賽,都是擁有問鼎冠軍的實力。

可,這一屆新生大比,諸多天才仿若井噴一般,不斷地出現,十八名半步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遠超以往的三五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更是誰也沒有想到,還會有連傲生、木同,獨孤真天這等妖孽一般的存在,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就算一些老生也比不上的修為戰力。

這一屆新生大比,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獨孤真天和木同之間的大戰,更是讓人眼界大開,精彩絕倫。

獨孤真天充滿張狂傲慢的話語說出來,整個喧囂的廣場頃刻就陷入到靜寂,所有人的燕眼光都充滿震撼,凝視著獨孤真天,眼眸閃爍著一股敬佩之色,根本就沒有任何嫉妒或者是厭惡,只有佩服。

強者為尊。

這時間本來就是如此,只要你有絕對的實力,凌駕在所有人之上,那就能夠得到別人的尊重,得到別人的敬佩崇拜。

武者的世界其實很簡單,只要你的拳頭足夠大,那就是道理。


獨孤真天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的修為,完全超越境界的戰力,自是讓諸多學員老師敬佩,甚至認定其將會問鼎新生大比冠軍。

可,如今木同戰力爆發,甚至讓獨孤真天拔出身後寬柄巨劍,戰局可就有些微妙,誰勝誰負,不到最後根本就不可能知曉。

擂台上。

感受到獨孤真天眼眸瀰漫的憤怒戰意,木同臉色淡然,然而拳頭卻輕微地握緊,手指一陣陣清脆的聲音爆響,前者那傲然霸道的氣勢就仿若一道山嶽一般,碾壓而下,想要讓木同戰力無法順利爆發。

將他認定為對手,獨孤真天徹底將自身戰力釋放出來,周身強橫的氣勢沒有半分保留,徹底將一身修為戰力爆發出來,形成強橫的威力,不求能讓木同喪失戰力,只求能對其有所影響。

高手一戰,只要有所影響,那就足以威脅到戰局的發展。

轟。

在那一股霸道傲然的氣勢之下,木同淡漠的眼眸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一道仿若鋒銳無堅不摧的戰刃一般氣勢猛然爆發出來,直接撕裂一切。

兩股氣勢再次交鋒,傲然氣勢雖然碾壓而下,然而卻被撕裂掉,無法影響半分。

「木同,你不是想要見識一下我們獨孤家的【獨孤九劍】嗎?今日,你能敗在【獨孤九劍】上,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碎裂的擂台中央,獨孤真天手握淡金色真意瀰漫的巨劍,劍尖指著地上,周身真意瀰漫,裸露的岩層再次一道道裂縫瀰漫開來,卻絲毫沒有理會。

眼眸充滿戰意,凝視著對面的仿若利刃一般的木同,傲然怒喝道。

囂張,狂妄,簡直是目空一切。

利刃出鞘,戰力再也沒有任何保留,完全綻放出來,根本就不將木同放在眼裡,似乎斷定後者根本就無法接下他最巔峰的一道劍芒。

【獨孤九劍】那可是他們獨孤家族傳承上千年的地階上品武技,每一道劍芒爆發,那都足以崩碎山石,撕裂虛空,斬殺一切,成為越階挑戰的依仗。

感覺到獨孤真天眼眸流露的信心,目空一切的態度,木同眉宇稍微一皺,臉色毫無變化,半點波動都沒有,眼眸依舊凝視著前者。

一股濃郁的裂金真意和天炎真意兩色光華爆發,仿若兩條玄妙的游龍,糾纏在周身,緩緩在手掌當中凝練成一道雙色真意戰刃。

戰刃浮現,隨時爆發出強橫的攻擊,斬殺一切。

這一戰,乃是他修為晉陞月華境后,面對著同等境界,爆發出最巔峰的戰力,最強橫痛快的一戰。

戰,那就瘋狂一戰。

隨著獨孤真天的話語響起,整個廣場就仿若被點燃一般,諸多學員老師眼眸綻放出一道道熾熱的光華。

【獨孤九劍】,那可是獨孤家族的傳承至寶,若是能夠在這一戰當中見識一下,絕對不枉此行。而且,看狀態,獨孤真天想要一劍決定木同的生死。

一招決定勝負,一劍定生死,絕對是精彩絕倫。

這巔峰的一戰,隨著獨孤真天狂妄的話語落下,也即將要揭開了。

「真意凝實,戰刃化虛?」

看到木同手裡浮現的雙色真意戰刃,獨孤真天眼眸一陣震撼,驚呼一聲。

真意凝練成實質性的戰刃,這武道真意該感悟到何等地步,才能做到!

至少,獨孤真天他知曉自身根本就無法做到,想要做到這一點,修為至少在四月乃至五月境界才可以。

越是感覺木同恐怖,獨孤真天眼眸的戰意越是濃郁,周身真意暴走,隨時綻放出最瘋狂的攻擊。

「木同,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我獨孤家的【獨孤九劍】厲害,還是你武道真意凝練成的戰刃強橫了。」

眼眸閃爍過一抹瘋狂之色,淡金色武道真意光華閃爍的寬柄巨劍,猛然移動,周身淡金色火焰仿若燃燒起來,劍刃周邊空間都是一陣陣扭曲的漣漪,天地元力仿若化成一柄巨大的劍影,浮現而出。

只是將武道真意灌注進入到劍刃當中,就能讓空間扭曲,空氣爆裂,若是斬裂而出,那威力該如何,絕對能撕裂山石,毀滅一方。

「木同,這一劍曾經斬殺過一月境界巔峰一流武者,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若是死的話,那也只怪你技不如人了。今天的新勝達比,就在這一劍之下結束吧。」

終於要出手了嗎?

隨著獨孤真天手裡劍芒炸開,擂台下方的學員老師眼眸一陣陣光華綻放,不斷凝視著獨孤真天兩人,等待著他們出手。

這一刻,他們可等待了不斷的時間,就看獨孤真天會爆發出怎樣強橫的【獨孤九劍】戰勝一切了。

感覺到獨孤真天自信的笑容,木同也察覺出,【獨孤九劍】恐怕每一道劍芒都不容易抵擋,一旦爆發出來,恐怕將會決定戰鬥的勝負。

越是這樣拖延下去,或許對擁有三種武道真意的他而言,絕對是最有利。然而,他絕對不是那一種拖延的人。

既然將獨孤真天認定為對手,為了表示尊重,只有將自身最巔峰的戰力爆發。

淡然的眼眸精光一閃,木同呼了一口濁氣出來,手裡仿若游龍糾纏在一起的雙色真意戰刃,遙遙指著獨孤真天,平靜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領教一下獨孤兄的【獨孤九劍】了。」

這一屆新生大比,已經走到最後,就算如何也絕對不能認輸,哪怕獨孤真天再強橫上一兩倍,那也無法阻攔他問鼎冠軍。

這一戰,要不就是被擊潰,要不就是戰勝獨孤真天。

「不愧是我獨孤真天的對手,有魄力!」

讚賞一句,獨孤真天腳下移動,踏著一套玄妙的步伐,身影虛浮,周身凌厲強橫的劍道真意不斷釋放出來,一道強橫的劍訣頃刻凝練而成。

寬柄巨劍劍刃上綻放的淡金色光華越來越是濃郁,仿若一道耀眼的金光,頃刻化成一道驚鴻。

獨孤真天在凝練強橫的劍芒,木同腳下卻沒有任何停頓,【風速化形】瞬間爆發,擂台留下一連串的虛影,直奔木同而去。

眼眸雙色真意光虎一閃而過,手裡仿若游龍糾纏的真意戰刃,隨時斬裂而出,嘴裡平靜道:「獨孤兄,儘管將你最強的攻擊使用出來,若是我真不幸死於你手,那也是我活該而已。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獨孤家的【獨孤九劍】究竟如何強橫。

淡然的聲音,蘊藏著絕對的信心,根本就沒有將獨孤真天放在眼裡,仿若完全掌握一切,那什麼【獨孤九劍】根本不足畏懼。

這等信心,讓不少學員老師都是震驚,對其刮目相看了。

咻。

身影如風一般的木同,腳下一踏,周身武道真意爆發出來,手裡雙色游龍仿若活了一般,緩緩懸浮在身前,如同兩天真正的存在,一股股強橫霸道的龍威從戰刃上瀰漫而出,讓人不由心驚膽跳。

「這一戰,我必勝你。」

落下一句,活過來的雙色游龍戰刃光華,頃刻化成兩道強橫的真意光華,如同游龍驚鴻一閃而過,仿若撕天裂地一般,隨時爆發出強橫的攻擊。

這一刻,木同還沒有暴露出青木真意,哪怕天炎真火也沒有使用出來。畢竟,獨孤真天還沒有逼迫到他那等地步,兩種武道真意爆發,足以讓他獲得新生大比冠軍,至於天炎真火他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動用。

天炎真火,那可是焚燒萬物的強橫火焰,將一切都化成灰燼。

… 「這一戰,我必勝你。」

落下一句,活過來的雙色游龍戰刃光華,頃刻化成兩道強橫的真意光華,如同游龍驚鴻一閃而過,仿若撕天裂地一般,隨時爆發出強橫的攻擊。

一剎那,那一股撕裂一切的無堅不摧裂金真意昂氣勢爆發出來,雙色游龍凝練,所有一切都要被撕裂,根本無法抵擋,饒是諸多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感受到這一股氣勢,也是一陣驚訝,眼眸寫滿不可置信。

震驚歸震驚,然而諸多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並沒有說任何東西,眼眸凝視著擂台上的木同,看看後者爆發出來的攻擊究竟強橫到如何地步。

一月境界修為,絕對能爆發出堪比二月,乃至三月境界的巔峰一流武者戰力,妖孽一般的存在。

獨孤真天的強橫抵達怎樣地步,林文武等人早就知曉,然而卻沒有想到,木同的強橫絲毫不弱於前者。

只見,雙色武道真意凝練成游龍爆發出的木同,凌厲鋒銳的氣勢爆發出來,手裡戰刃刀氣瀰漫,隨時凝練出一道道強橫攻擊,凝練出自身最巔峰的攻擊。

除卻天炎真火和青木真意,如今的木同徹底將戰力爆發出來,只等出手,將會徹底爆發出強橫的攻擊,解決這一戰。

擂台下方諸多學員老師眼眸一陣陣光華閃爍,臉色震驚,喉嚨一陣陣涌動,特別感受到那兩股凝練成實質的武道真意游龍,真意戰刃光華閃爍,隨時爆發出巔峰的攻擊。

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這就是月華境妖孽天才爆發的強橫氣勢和戰力,遠超境界修為的戰力,讓所有人心驚膽跳。

「這就是月華境驕陽,果真夠強橫!」

感受到天地元力在裂金真意月華下都要被撕裂,無堅不摧,饒是一直面無表情的劉皓尊,臉上閃爍過一抹震驚之色。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身高估了木同,卻想不到,他依舊還是低估了這一個齊天傲的親傳弟子。

似乎木同只有十八歲不到,如今卻是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甚至擁有超越境界的巔峰戰力,甚至據他所知木同覺醒的武道真意可是三種,刀道似乎差一點就能凝練出刀道真意。

這簡直就是一個妖孽,比起驕陽還要妖孽,絕對是聖風當中最巔峰的驕陽。

擂台。

周身裂金真意天炎真意浮現的木同,淡漠的臉上沒有任何波動,手裡掌握的游龍真意戰刃,一道道紅白雙色綻放,單純氣息都讓空間有一股扭曲的錯覺感,天地元力完全被撕裂,無法靠近半分。

隨著木同能動用那神秘龍紋斷刃后,一絲龍威從周身瀰漫而出,凝練出來的攻擊,自然帶著游龍的威壓,威力增加好幾成,巔峰強橫。

武道真意凝練成實質,游龍就仿若有著生命一般,隨便一陣扭動,都能扭曲空間,撕裂空氣,強橫萬分。

裂金真意和天炎真意不斷凝練,洶湧到手裡的真意戰刃,一道白紅色雙色光華綻放,還沒有斬出去,就有著一陣嘶嘶的空氣撕裂聲,戰刃緩緩延伸,逐漸化成一道紅白驚鴻,隨時會斬出。

「這是真意凝實,牽動天地元力凝練成最強橫的攻擊。」

感受到周身天地元力不斷地湧入刀刃,真意不斷瀰漫而出,一股強橫的威壓從其中瀰漫而出,更是讓諸多學員老師臉色震驚。

引動天地元力,並不讓人震驚,但如此大幅度將天地元力凝實,化成自身最巔峰的強橫攻擊,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道道震驚的目光,從擂台下方,武道陣法之外投遞過來,就算一些沒有什麼見識的星階武者學員,一開始感受不到什麼端倪,在這一刻也震驚了。

天地元力,雖說只是星階武者最基本的元力,然而修為越高,能引動的天地元力範圍將會更加大。然而,如同木同這般,引動方圓數里範圍的天地元力,不斷凝練在手掌內的武道真意戰刃,卻還是頭一回見。

「這可是昂方圓數里範圍的天地元力,這傢伙居然能引動如此多的天地元力,且還能以武道真意為中心,凝練出強橫的真意戰刃,當真恐怖吖!木同所凝練的一道刀芒,威力究竟會有怎樣的破壞力,還真讓人期待吖!」

凝視著擂台中,引動數里範圍的天地元力,只為凝練一道刀芒,饒是林文武等諸多月華境巔峰一流武者也是充滿震撼,甚至隱隱從戰刃當中感受到一抹威脅。

若是他們面對這等強橫的戰刃攻擊,就算能抵擋下來,也要耗費不少的代價,絕對不容易。

這一道戰刃威力至少堪比三月境界的巔峰一流武者全力一擊,絕非善類。

「這變︶態,居然凝練出如此強橫的戰刃攻擊,足以擊殺三月境界武者了。若是再讓他成長几年,究竟會變成怎樣恐怖的存在?」

一想到木同只有十八歲,剛剛成年,劉皓尊臉上都浮現一抹無力感,想當年他十八歲,才剛剛進入聖風學院沒多久,根本就沒有突破到月華境,甚至半步月華境也沒有抵達。

可,木同的起點,比起他要高出不知道多少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天才。在這樣驕陽面前,變︶態的修鍊速度,妖孽一般的戰鬥力,完全不是人類能夠媲美,簡直就是妖怪。

人比人氣死人。

要是所有人和木同比較的話,還真會被氣死,只有被其斬殺了。


一剎那,聽到劉皓尊的話后,諸多月華境巔峰一流老師眼眸一陣陣震撼,凝視著擂台中的木同,越加感覺這傢伙變︶態。甚至,隱約之間,他們有一種感覺,木同此刻的戰力還沒有徹底釋放出來。

若是木同徹底將自身戰力釋放,沒有任何保留,完全解放自身的戰力,那將會是如何一個恐怖,還真難以想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