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轟!!

風雲聞言身體一顫。

刷……

他那冰冷的眼神死死的鎖定著來人。

「一分鐘,五百天人全死了?」

「是,是的。」

「偽玄帝的佟長老也死了?」

「是,是,是的。」

「放屁,怎麼可能。」下一秒,風雲一聲怒喝直接響起,那冰冷的眼神之中除了質疑還是質疑。五百多天人強者,一個偽玄帝怎麼可能在一分鐘之內全部死去,這樣的力量即便是玄帝也不能夠做到,不,就算是超越玄帝的存在也無法做到。

簡直就是扯淡。

我……

來人語塞,不知道如何回答。

刷……

風雲的臉色一瞬間陰沉到了極致「你確定五百多天人和佟長老的的生命玉牌是在一分鐘前全部一同碎裂的,僅僅只是一分鐘?」下一秒,風雲看著眼前這名天玄宗弟子,那質疑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個事實他無法接受。

「是,是的。五百天人的玉牌幾乎同一時間全部碎裂,但是佟長老的玉牌是在五百天人玉牌碎裂之後不到一分鐘之內碎裂的,雖然前後有一點時間間隔,但是絕對不超過一分鐘。」來人不敢有絲毫的遲疑,仔仔細細的解釋道。

轟!!

風雲聞言神色再次一變。

刷……

他那陰沉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那名天玄宗的弟子「為什麼不早說?」一聲怒吼響起。


我……


來人一陣無語。

不早說?

這不是你讓我平復一下心情再說的嗎。

怪誰?

不過來人根本不敢表示心中的不滿,直接保持了沉默。

刷……

風雲的臉色一瞬間凝重到了極致。

噠噠噠。

他在宗門大殿之中來回走動。

五百天人一同死亡?

毋庸置疑,這絕對是被人秒殺的。

瞬殺五百天人。

偽玄帝也是如此?

究竟是什麼樣恐怖的力量才能夠做到這一切?

風雲已經不敢去想了。

玄帝?

不可能,玄帝做不到。

玄帝之上?

就算是超越玄帝一階的存在也絕對無法做到瞬間秒殺五百天人和一個偽玄帝,而且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俗之中的,是不可能被這片天地允許的。可是現在的事實是天玄宗五百多天人和一個偽玄帝確確實實的被秒殺了。

詭異。

太詭異了。

砰砰砰!!

風雲的一顆心急促的跳動著,他緊張到了極致。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風雲的預算,不,這已經違背了常理,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天玄宗所有高手全部陣亡,那兩大帝國的大軍還會存在嗎?

風雲越想越緊張;

風雲越想越害怕。

刷……

一絲冷汗從風雲的身上滲透了出來。

紫雲帝國?

他們究竟隱藏了什麼?

轟!!

突然,風雲的身體猛的一震,那臉色之中更是閃過一絲的驚恐。『嗖』的一下,一塊紫色的令牌出現在了風雲的手中,那令牌之上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個『炎』字,此刻風雲雙目死死的盯著手中的令牌「難道……」那驚恐的聲音從風雲的口中響起。

轟!!

風雲的身體再次一震。

「難道她離開前給紫雲帝國留下了什麼底牌?」下一秒,那迷茫的聲音從風雲的口中響起。

是了。

一定是這樣。

越想,風雲就越是堅信不疑。


是她。

一定是她給紫雲帝國留下了什麼。

不會錯。

轟!!

一瞬間,風雲的神色難看到了極致,他面如死灰。「千算萬算,卻是算漏了一個她。以她的身份,以她的地位,她離開世俗又怎麼可能不給騰家留下保命的東西,就算她可以不在乎騰家,她也絕對不可能不理會他。」風雲呢喃的聲音響起,他整個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回想這些年天玄宗為了完美的掌控紫雲帝國獲得更大利潤所做的事情,風雲越想越害怕。

天玄宗?

他風雲?

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啊。

她?

然而風雲身邊的天玄宗弟子卻是一臉的茫然。


她是誰?

這紫色令牌又是什麼?

嗖嗖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人影從大殿之外奔襲而來,剎那間便已經出現在了大殿之中,同時他們的視線更是落在了風雲的身上「宗主,這怎麼回事?佟長老和那五百天人的事情是真的嗎?」其中一名老者看著風雲問道,其餘幾人視線也是落在了風雲身上,神色凝重。

偽玄帝佟長老戰死。

五百天人詭異死亡。

這件事情如今不僅僅只是風雲知道,已經傳遍了整個天玄宗,上到偽玄帝的長老,下到體境的外圍弟子,天玄宗之內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先前兩大偽玄帝莫名死亡,數十天人也是如此,這已經讓天玄宗所有人震驚了,然而現在一個偽玄帝和五百多天人也一同詭異死亡,而且還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瞬間被人秒殺,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這也讓整個天玄宗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慌之中。

這些人究竟是怎麼死的?

紫雲帝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太可怕了。

嗡!!

看著眼前這名老者的詢問,風雲的身體不由的再次一震。

刷……

下一秒,風雲直接將手中的紫色令牌呈現在了眼前幾人的面前。

轟!!

看到風雲手中的紫色令牌,尤其是那一個『炎』字,在場的幾人一個個神色巨變,那眼神之中更是帶著一絲的震驚和恐懼,隨即他們的視線又再一次的落在了風雲的身上。「我懷疑……她在離開前給騰家留下了什麼東西。」下一秒,風雲那淡淡的聲音響起。

轟!!

聞言,在場其餘幾人神色再次巨變。

她?

紫色的令牌?

『炎』字?

那個連那邊天玄宗總宗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砰砰砰!!

在場的幾人一個個心臟猛烈的跳動著。

他們彷彿窒息。 天玄宗。

宗門大殿之中,風雲這位天玄宗的宗主此刻坐於那宗主寶座之上,他臉上帶著一絲愜意和玩味的笑意,不為別的,就因為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計劃進行著。如今,兩大帝國五百萬大軍加上天玄宗五百天人,還有一個偽玄帝兵臨城下,這樣的力量絕對不是紫雲帝國抗衡的,到時候紫雲帝國必然會派出巔峰力量來對抗,甚至是皇室那位高手也會出動。

那時候……

紫雲帝國巔峰力量受挫,天玄宗在給他來致命一擊。

天玄完勝,紫雲國滅。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唯一讓風雲痛恨的是天嵐宗那一張兩億紫金幣的借條,這簡直就等於掏空了天玄宗所有的家底,當然……風雲並沒有拒絕,尤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直接兌現了那兩億紫金幣的借條,但是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天嵐宗必須要讓天魂帝國出兵,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天魂帝國大軍去而復返的原因。

天玄宗內,風雲神色戲虐。

這一戰,勝負已定。

砰!!

突然,一個急切的聲音從大殿之外跑了進來。

「宗,宗,宗主,不,不,不好了。」那一個急切又慌亂的聲音也隨之而來。

嗯?

風雲眉頭一皺,他坐在宗主寶座之上,臉上更是閃過一絲怒色「什麼事情慌慌張張的?還像是我天玄宗的弟子嗎?給我慢慢說。」當即,風雲那微怒的聲音直接響起,如今紫雲帝國滅亡在即,在風雲看來世俗之內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忌憚的隱患了。

這……

來人聞言不由一愣。

呼……

他深吸了一口氣,儘力的平復著自己的心緒,當情緒不再那麼緊張的時候,來人再次開口道:「宗主,前幾日出發前往紫雲帝國的長老和五百多名弟子的生命玉牌在一分鐘前全部碎裂。」

「就這事?」風雲那鄙夷的眼神看著來人問道。

「這……」來人不由一愣。

轟!!

突然,風雲的身體猛的一震。

刷……

他整個人更是瞬間站了起來,那驚愕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名天玄宗的弟子,『嗖』的一下,風雲便已經出現在了來人的面前,同時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衣領,那眼神之中閃爍著驚駭和質疑「你,剛才說什麼?」質問的聲音隨之響起。

嗡!!

來人身體猛的一震。

「宗,宗主,前幾日出發前往紫雲帝國的長老和五百多名弟子的生命玉牌在一分鐘前全部碎裂。」來人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看著風雲他身體顫抖著,那顫抖的聲音更是將之前的話再次重複了一變。

轟!!

風雲聞言身體一顫。

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