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轟!轟!轟!

一連串爆響過後。霍玄勢若破竹,連續擊穿三層雷電巨網,直衝而去,眼見界門就在不遠處。

周遭電蛇亂舞,卻並未像先前那般凝聚出雷電巨網,瞅準時機,霍玄不敢停留半分,一聲長嘯,便朝界門衝去。

卻在此刻,一片烏雲突兀顯現,遮擋住整個界門,其內部雷光隱現,透出毀天滅地之威,似在積蓄力量,給予霍玄最後一擊。

轟!

就在霍玄逼近烏雲不及十丈遠處,雲層深處,傳出驚天轟響,一道無形閃電凌空劈落,來勢之快,無可避讓,瞬息而至。

轟轟……

只是一眨眼工夫,霍玄手中六件神兵法器毀去其四,九絕塔黯淡無光,塔身頂端碎裂,器靈混沌慘叫聲響起,之後,再無聲息。

昆吾也受到重創,刀身小半截斷去,在這道無形雷電轟擊下損毀。

連毀六件神兵法器,這道無形雷電威能竟然不減半分,一舉擊中霍玄,其巨猿之軀好似孱弱不堪,當即爆裂,化成無數碎石散落星空四周。

「玄兒!」

升仙台,霍鎮海目視這一切發生,悲呼一聲,臉上儘是慘痛。他沒想到自己侄兒走到最後一步,仍逃不過四大災劫,飛升失敗,身死隕落。

誰料,片刻后,他眸中驚喜色一閃,目光看去,卻見灑落在周遭的無數碎石,像是受到無名召喚,詭異般聚攏在一起,重新化成金剛巨猿之軀,體表仍舊覆蓋厚重石鎧。

石怪天賦石化不死之身,防禦強悍,且能在遭受致命重創之際,殘軀聚攏,瞬間合一。

故而,霍玄在無形雷電一擊之下,軀體爆裂,但是憑藉石怪天賦神通加持,瞬間聚攏歸一,看上去沒受到半點傷害。

揮手將昆吾和九絕塔收起,兩件隨身法器損毀嚴重,霍玄心裡滴血,身上傷勢更重。這一記無形雷電,將其重創不輕,雖有石怪天賦神通逃脫性命,但是這道雷電蘊含古怪力量,傷人神魂,此刻他本命元嬰受到極大損傷。

張口噴出體內逆血,霍玄不敢停留,便欲沖向烏雲遮蔽的界門,卻在此刻,雲層深處,雷光閃動,一道道無形雷電凝聚而成,當頭劈落。

「該死的!」

霍玄破口大罵。若飛升劫難都是如此,恐怕億萬人界再無一人能夠飛升成功。

咬了咬牙,一口氣將體內願力結晶盡數抽取,足有將近十萬枚之多,爆裂炸開。同時他揮手取出浮屠血杖,引動魔嬰之力,在此生死關頭,他已經顧不得許多,先保住性命再說。

刺眼的乳白色靈光瞬息籠罩全身,片刻后,轉化成猩紅血光,透著難以形容的狂暴氣息。這一刻,霍玄耳中彷彿聽見千萬冤魂嘶嚎慘叫,億萬生靈膜拜禱告,兩種截然相反的聲音出現,卻沒能影響到他的心神半分,整個人如同一道血色彗星,直衝而去。

轟——

一道道無形閃電潰散,血色彗星勢如破竹,一舉衝散烏雲,進入界門之內。

「好小子!」

霍鎮海在下方目睹這一切,大呼一聲,臉上儘是欣慰之意。侄兒終於渡過四大災劫,成功飛升,登入仙門。

進入界門之後,霍玄第一時間收起浮屠血杖這件逆天魔器,下一刻,兩股磅礴大力湧來,裹住他的身體,朝不同方向拉扯而去。

這兩股力量,一個狂暴血腥,一個醇和渾厚,霍玄閉上眼不用看也能猜出,一個是魔界法則之力,另一個則是仙界法則之力。

由於他剛剛祭出浮屠血杖,借用魔嬰之力,故而體表魔氣殘存,受到魔界拉扯之力極大,無可抵擋,便朝著某一方向遁去。


這一刻,霍玄不敢有半點遲疑,取出二叔所贈仙石,第一時間催動真元將其震碎,頓時,一道醇和靈光顯現,將其體表魔氣盡皆驅散。

這時,加諸其身的魔界法則之力弱去,他整個人受到仙界法則之力牽引,穿過幽暗虛空,進入一道星雲環繞的漩渦氣流之內,瞬息無影無蹤。

在霍玄飛升兩百年之後,辰州某一深山,這一日,天地昏暗,日月無光,滾滾屍氣如潮汐般衝天而起,一高大身影立在山峰之巔,仰天狂嘯,隨後身化流光遁向十萬大山,瞬息無影無蹤。

又過了幾年,雲州某一處無人山林,天地異象降臨,綠濛濛霧氣籠罩方圓數百里,在一棵參天古樹內部,射出兩道流光,化成一男一女,男的英俊瀟洒,女的嬌美如花,二人相視一眼,嘻嘻一笑,旋即身化流光,遁向十萬大山而去……(未完待續) 北天域。

雲端之上,無數仙山懸浮而立,霧氣繚繞,彩虹光照,無數仙禽繞飛山巒,可見一座座宮殿聳立其中,如凡塵中水墨畫,盡顯仙家氣度。

在一座偏遠山峰之上,有一看似普通的宮殿,殿門之上,懸挂金色牌匾,上書『升仙堂』三個大字。此殿跟周遭恢宏莊嚴的殿堂相比,格局顯得渺小許多,很不出眾。

殿堂內,**端坐在案桌旁,眼睛一眨不眨盯向不遠處的飛升池,臉上儘是急切之意。**此人出身北天域望月城一小家族,跟下界修者相同,仙界本土仙民若生來不具靈體天賦,也是無法修鍊,晉陞仙位。**幸好不是此列,他出生之後,被家族測出擁有靈體,資源傾斜,重點培養,終於在苦修三百年後突破,進階人仙,錄入仙籍。

之後,其家族費盡心思,花費大量財物,替他在北天宮謀了一樁差事,自此之後,前程廣大,再也不用擔心會淪為散修之流。

家族花費上千仙石替**謀得的差事,乃是北天宮下轄升仙堂主事,仙吏一名,官位不入流,但是頗有油水。今日是**上任第一天,他牢記家族長輩的叮囑,兢兢業業做好本分,同時多積攢些資源,回報家族。

嗡……

苦等了一上午,終於飛升池有了異動,其內星雲旋轉,嗡鳴響聲激蕩而出。

「有下界修者飛升!」

**臉色一喜,身旁兩名副手也是面露歡喜。對於升仙堂的官吏來說,飛升者就是他們斂財來源所在,這些下界修者能夠飛升仙界。個個都是出身不凡,天賦異稟,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好東西,有些大世界飛升者,甚至還有仙石傍身。

初來乍到。這些下界飛升者摸不清情況,只要自己擺足官威,不怕他們不出手孝敬。

按照前任傳授的經驗,**此刻乾咳了幾聲,端起身子,面無表情。做足了架勢,靜等飛升者出現。

幾息后,『嗖嗖』三道人影從飛升池激射而出,緊接著,不過半息時間。又有一人從飛升池出來。

「好運氣!」

**臉上表情不動,心裡卻是歡喜不已。要知道整個廣靈天共有五家升仙堂,北天域地處偏遠,飛升者出現在此地的幾率不大,正常情況下,每天也就兩三位,沒想到他第一天當值,一次就來了四位飛升者。不可說運氣不好。

目光打量過去,他見到前三位飛升者,兩男一女。衣著打扮不俗,雖經經歷飛升災劫,卻是完好無損,連頭髮絲都不見凌亂。特別是當中一青年人,容貌英俊,身上更是穿著一件下品仙衣。氣度不凡。

「此人來頭不小!」

上任之前,**已經做足功課。據他所知,下界修鍊環境雖遠遠不如仙界。但是在三千大世界之中,仍有不少修鍊聖地,大門派大家族,底蘊渾厚,不同一般。就拿眼前這青年人來說,其身上一件下品仙衣,就非普通飛升者能夠擁有,即便是他這位升仙堂主事,也是在上任之後,才得以獲取一件下品仙衣官服,天宮制式裝備。

而且,這三人同時飛升而來,另外兩位來到之後,站在那青年人身後左右,一動不動,顯然是其護衛。由此更加可以證明,此人來歷不凡。

至於最後一位飛升者,**僅僅掃了一眼,就沒心情再多看他。這傢伙從飛升池出來之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其渾身衣衫破碎,傷痕纍纍,顯然是在飛升之時受了不輕的傷勢。

這般吃力才飛升到仙界的下界修者,按照上任傳授的經驗,來人肯定出身那些犄角旮旯的小世界,身上沒多大油水可撈。

「請問三位仙官,此處是廣靈天哪一天域?」

就在**心中暗自揣測之際,一道溫和的話語聲響起。卻見那容貌不凡的青年人,帶著兩名護衛來到案桌旁,笑盈盈看向**三人。他語氣雖然溫和,但是神情卻帶著說不出的傲氣。

「北天域。」

**小心翼翼答道。來人越是如此,他越發肯定他們來頭不小,故而此刻也不敢端起架子,臉上擠出幾分笑容。

「公子,咱們真倒霉,怎會來到北天域!」

「是啊,想不到有定星盤指引,咱們還會出錯!」

來人身後的兩名護衛,一男一女,皺起眉頭咕噥道。**聽在耳中,心裡翻江倒海波動不已,這三人來頭肯定不小,否則怎會擁有定星盤指引!

要知道,定星盤是中品仙器,一件就要價值上千仙石,家族替他**買官的花費,也不過如此。

「放心吧,就算是在北天域,相信家族用不了多久,就會派人前來接咱們。」

那青年公子說出此話,隨手扔出一枚仙石,落在案桌上,口中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仙官為我等測試骨齡!」

出手就是一枚仙石,據前任所說,升仙堂的主事最起碼需要一個月,才能撈到一枚仙石的油水。**眼睛發亮,慌不迭地收起仙石,沖著身旁的副手吩咐道:「快,你們動作快點,替這三位道友測試骨齡!」

按照所得份額,兩名副手也會分到不少油水,此刻心花怒放,滿臉笑容開始動作起來。其中一人取出靈境,在青年公子身上晃了幾下,隨後一臉驚異,開口道:「骨齡二百七十八年,上等天賦!」

另一人手持靈筆,在旁記載,同時笑呵呵問出一句:「道友尊姓大名?來自下界何處?」

「鳳瑞,五行界!」那青年公子微笑說道。

「五行界可是三千大世界的翹楚,人界罕有的修行聖地,鳳道友年紀輕輕能有如此成就,下官佩服之至!」


坐在旁邊的**,此刻用誇張的語氣驚呼道。他自身乃是本土仙民,故而生來就能汲取仙界元氣修行,三百年進階人仙,天賦算不得出眾,而面前這位骨齡比他還小,修鍊時間也短,卻能在下界有此成就,一方面其修行天賦肯定堪稱奇才,另一方面跟其家族底蘊也有分不開的關係。

「我鳳家老祖乃是中天域火德仙君,公子乃是他老人家嫡系血脈後裔,修行天賦自然超人一等,何需你來說!」

鳳瑞身後那名女性護衛,不咸不淡說出此話,根本就不給**留有情面。**聽了之後,卻不敢有半句反駁,相反,其臉上笑意更盛,近似於諂媚,討好賣乖。

果然,這三人來頭不小,身後有仙君級別的大人物撐腰,豈是他這小小仙吏能得罪得起。

骨齡測試很快結束,除了鳳瑞之外,其兩名護衛全都是上等天賦,骨齡不超過五百年。

**拿起登記好的三枚令牌,恭恭敬敬交給鳳瑞三人,口中道:「鳳道友,按照仙界規定,你們需要在仙農殿服役百年,換取淬體所需仙石……當然,鳳道友不缺仙石,這樣的話,你們只需服役十年,便可離去。」

「這規矩我曉得,走吧!」

鳳瑞點點頭,收下令牌,示意**帶他們前往仙農殿。

**歉然一笑,手指了指不遠處,仍舊躺在地上的最後一名飛升者,道:「鳳道友請稍後,待本官替此人登記過後,送你們一同前往仙農殿。」

鳳瑞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之意,隨後也沒多說,跟兩名手下站到一旁。

「喂!白頭小子,本官喊你了!」

對著最後一名飛升者,**態度立變,官威十足,扯開嗓門大喊起來,眉眼中儘是輕視之意。

躺在地上的飛升者,正是霍玄。他在飛升之時,受傷不輕,來到之後躺在地上調息恢復,對於四周的情況卻都是聽在耳中,看在心裡。

這就是仙界!

他來到之後,便覺察出周遭濃郁精純勝過小元界百倍的天地靈氣,也可是稱之為仙界元氣,只不過,這仙元之氣十分狂暴,跟自身法力真元格格不入,無法汲取化為己用。

此刻,聞聽那仙官嚷嚷叫的聲音,他深吸了口氣,一骨碌爬起身,走了過來。目視他一身衣衫襤褸,破破爛爛血跡斑駁的模樣,不止是那三名仙官,連鳳瑞等人眼中也止不住透出譏誚不屑之意。

「姓名?出身?」

**一心想儘快送走鳳瑞三人,以免耽誤時間,惹得他們不快,故而,在霍玄來到之後,他很是不耐煩地連聲發問。

「霍玄!來自小元界!」

霍玄也乾脆,直接道出姓名來歷。

「小元界?果然是犄角旮旯的小世界,本官連聽都沒聽人說過。」

**陰陽怪氣的調侃了一句,引來身旁眾人一陣大笑。

霍玄卻是不以為意,上前半步,從口中吐出一枚納戒,取出七八枚妖丹,放在案桌上,「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望三位仙官大人笑納!」

這就是仙界的規矩!

霍玄飛升之前,已經從二叔口中得知這些所謂仙官的嘴臉,索取好處,貪婪成性。他初來乍到,也不想免俗,故而只能奉上心意,以免對方刁難。(未完待續) **輕輕一掃,臉皮立刻動了動,驚訝不已。擺在面前的妖丹品階很是不俗,按照仙界劃分,屬於一級下階妖丹,七八枚加在一起,也有半枚仙石的價值。

他不露痕迹收起這些妖丹,看向霍玄的目光,多了幾分溫和。拿人手短,面前這白頭小子雖然寒酸,卻懂得規矩,自己也不能給對方太過難堪。

「替他測試骨齡吧!」

一聲吩咐,其兩名副手立刻動了起來,一人拿出靈鏡,一人負責記錄。

「骨齡……天啦,八千一百二十五歲!」

拿出靈境的那位仙官,一照之下,鏡面上顯示的數字,差點讓他暈厥了過去。八千多年骨齡,下界幾乎不存在這類修者,竟然還能飛升,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一聽,連忙從那人手中奪過靈鏡,反覆在霍玄身上照了幾次,結果顯示的骨齡還是一樣,八千一百二十五歲。此刻,不僅是他跟另外兩名仙官,連旁邊的鳳瑞三人也是滿臉驚異,看向霍玄的目光如同見到怪物一般,不可思議。

「你,你修行多長年月?」**忍不住相問。他要從這名飛升者那裡,親口得到答案。

「應該有八千多年。」霍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道。

「據本官所知,下界修者壽元最多不超過五千歲,你是如何活了這麼久?」**又問。按照對方的年齡,恐怕已經超過他們趙家活得最久的老祖,但是切莫忘記,這裡是仙界。道行稍有成就者,只要不中途隕落,活上數十萬年都是平平無奇,而在下界,卻有限制所在。就算是再強大的修者,壽元也很難超過五千歲。

這個問題霍玄頗難回答,但是,他不能不答,萬一惹來仙界大能者,恐怕他身上那點隱秘蕩然無存。到時候,禍福難料。


「這樣的,我所修功法有些特異,能夠藉助妖物血脈之力,故而。壽元也比一般修者要長許多。」霍玄思忖一下,給出這個回答,同時其擼起衣袖露出手臂,稍一引動血脈之力,手臂上立刻浮現銀色鱗甲,證明其所言不虛。

如此一來,倒讓**等人釋然。下方人界,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飛升者功法迥異,五花八門。層出不窮,藉助妖物血脈之力修鍊者不在少數,這類修者身具妖物血脈,壽元往往要比其他修者長上許多,也是不足為奇。

但是,修行八千多年才得以飛升。在整個北天域升仙堂記載以來,都屬罕見。這隻能證明一點。霍玄的修鍊天賦,實在差劣之極。

搖了搖頭。**沖著身旁負責記錄的仙官,說出一句:「如實記載,霍玄,小元界飛升者,骨齡八千一百二十五歲,修鍊天賦,極差!」

對於此評語,霍玄早有心理準備,面色不變,心不跳。待接過屬於自己的身份令牌之後,他道謝一聲,欲言又止,想要開口相問,關於近些年北天域可有其他小元界飛升者的消息。

但是一想,他還是沒開口,這件事還是等到拜見二叔的師尊之後再說。

「周禮,麻煩你走一趟,帶他們前往神農殿!」

處理好四位飛升者入籍一事之後,**立刻吩咐他的副手,一位名叫周禮的仙官,帶著四人前往神農殿。按照仙界規定,新飛升者都要在那裡服役百年,換取仙石淬鍊凡體,成為真正的仙人。

「鳳道友,幾位一起隨本官來吧!」

那名叫周禮的仙官是名中年漢子,看上去老實厚道,此刻站起身來,帶著霍玄以及鳳瑞三人,朝殿堂外走去。

霍玄走在人後,依舊是一身破爛打扮,也沒拿出衣衫換上。其中原因,他飛升之前,將大量資源全部存放在九絕塔空間內,只有一枚裝有重要物品的納戒,吞入腹內收藏。而今,九絕塔在抵禦天災雷劫之時受損嚴重,器靈失去聯繫,空間禁閉,無法從其內取出任何物件。

在走向殿外的時候,他覺察到前面的三人,不時回頭打量自己,特別是那名叫鳳瑞的青年,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古怪,帶著幾分驚訝,還有好奇。


霍玄不以為意,佯裝沒看見,低著頭隨眾向外走去。來到殿外,入眼雲霧繚繞,峰巒起伏,一座座宮殿出現在仙山巨峰之上,無數珍禽仙鳥翱翔其間,不時發出清脆的鳴叫聲。

那名叫周禮的仙官,此刻翻手取出一面令牌,沖著不遠處一群飛行的仙鳥,輕輕一晃。頓時,有一隻形似鸞鳳的大鳥疾飛而來,雙翅一展,挾帶凌厲勁風從天而落。

「鳳道友,你們初來仙界,凡體未蛻,無法汲取仙界元氣,不易施法飛行。」

周禮微微一笑,指著面前的仙鳥,又道:「有鳳鳥代步,咱們很快就能抵達神農殿。」說罷,他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態度十分客氣。


當然,這只是針對鳳瑞,在其登上鳳鳥之後,周禮立刻一躍而上,剩下三人,鳳瑞兩名護衛隨後登上鳥背,霍玄是最後一個。

這時,鳳鳥一聲長唳,雙翅一展,載著眾人衝天而起,瞬息遁入雲霧之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