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轟!伴隨著凌沖受了這一擊后,身形猛然一震,接著周遭的空間也被從凌沖體內透出的勁力震的淡淡一抖。被易烈腳上的勁氣震飛出去。同時凌沖的面容上也慢慢浮上一抹蒼白。之前易烈這看似輕然一腳,其中所蘊含的勁力與能量估計此時只有凌沖最能感受的到。

「呵呵,今天終於是遇到對手了,在來!」在感受到易烈這一腳上的勁力后,凌沖沒怒反笑一股豪氣衝天而起,在其聲音落下後身形在次掠去,接著雙手不停的變幻,一層層鬥氣能量波動也是隨著凌沖雙手變幻的同時陡然產生。

「凌兄過獎了,既然這樣……那易烈就依凌兄所說,痛快一戰吧!」凌沖的豪爽也有些感染了易烈,全身一震一股能量波動浮起同時,易烈則微笑著向著飛掠而來的凌沖掠去。雙手在也身形掠起的同時,陡然一變。

「伏虎嘯天!」

就在凌沖急掠來時,雙手一頓,面前的面容隨之產生劇烈的波動,霎時間,一頭白黑條紋能量虎則是出現在了凌沖的面前。這能量虎身材看似極其的健壯,一道道黑白相間的條紋上夾雜著能量的波動緩緩遊走。那尖銳雪白的虎牙顆顆可數,一口寒氣在是隨著白虎的喘息之聲慢慢呼出,而這一口寒氣剛一被其呼出,白虎面前的面容都是瞬即被蒙上了一層堅實的冰層。

伴隨著這條紋白虎身體之上的能量漸漸濃郁,在凌沖雙手猛揮間,這道能量白虎則是受著凌沖的指引,帶著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向著易烈轟然掠去,同時在白虎身形急動時,一道道風聲也跟著呼嘯而起,一團能量風暴也在白虎的周身形成。

光是看到這白虎的氣勢,易烈的面容都是有些一呆,接著雙手也陡然停止了變幻,然後易烈昂天沉吐了口渾濁的氣體,口中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風魂咒!」

呼!隨著易烈口中喝出,一道漆黑的黑霧猛然浮起,接著一道毫無靈識的靈魂則是被易烈凝聚而出。因為大會的規定,所以易烈並沒有將魔影的靈魂體凝聚出來,如果易烈真的把有著王之氣實力的魔影靈魂招喚出來,估計頓時就會引起一場混亂。所以只是把風魂咒的本質靈魂招喚了出來,從這道靈魂浮動間產生的空間波動,也足看出雖然這斷時間易烈並沒有將風魂咒的強度得以提升,但是因易烈體內淬魂決的緣故,此時的這道靈魂明顯比上一次凝聚出來的要強橫許多。而那一向空洞無神的眼洞內,一顆極其細不的金色圓球體如同眼球一樣浮顯了出來。

看到這靈魂眼洞內那一點金光,易烈也有些一呆,但是沒時間細想,雙手一抖間,這道靈魂則詭異的消失在了易烈的面前。下一秒則是出現在半空之上,與那能量條紋白虎狠狠的撞轟到了一起。 轟!一道炸雷之聲則從天空之上陡然響起,接著一道頗為霸道的能量漣漪則是在天空之上猶如水波一般快速盪開。在這道能量漣漪波及到天空上那層層烏雲時,這些烏雲則是如同輕風一般,瞬間被這股能量所湮滅,一時間那陰霾的天空頓時明亮了起來,一縷縷略帶熾熱的陽光穿透層層薄霧狀的烏雲透射了下來。

呼!隨著這次猛烈的撞擊下,兩者所凝聚出為的能量白虎與靈魂都是出現了一些模糊,最後在兩者相互侵蝕之下,最後湮滅。

在兩者相撞化為殘餘能量剛在天空之上緩緩消散時,那凌沖卻是單手一揮,一把由能量凝聚而出的能量長槍陡時出現在了右手之上,伴隨著右手一轉,一股熾熱勁風夾雜著些許的能量在長槍移動間呼嘯而起。

呲!手中長槍一震,凌沖的身形猛然間向著易烈的方向掠去,其手中的能量長槍狠狠的撕裂空氣,在天空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印痕對著下方的易烈暴刺下去,其長槍尖端處所攜帶的能量足以令一名古之氣強者咂舌。

嗡!一聲極為特別的金屬長鳴之聲陡然間從易烈的背後響起,接著在易烈右手一抽之下,一把表面漆黑不帶一絲半點瑕疵的武器則是橫在了易烈的面前,隨著易烈右手輕微一動,一股鬥氣能量則是緩緩傳入血祭刃之中,在吸收易烈右手所湧出的鬥氣之後血祭刃如同飢餓的凶狼一般,直接強行將易烈右臂之上還未曾湧出的能量一併吸去,緊接著漆黑光芒猛然大盛,一道極其恐怖的能量波動則是在血祭刃的刃身當中瀰漫而出。

而當天空上帶著長槍化為一道流光暴刺下來的凌沖在感覺到易烈手中武器的變化時,不由的臉色一變,一股不祥的預感頓時湧上心頭,但是此時的凌沖以是猶如離弦的利箭,是沒有收回的可能了。所以只得咬了咬牙右手一抖,長槍之上風屬性大曾之下凌沖的身影,如果不是有著幾縷陽光的照射下,幾乎是已看不清其的蹤影。


呼!伴隨著兩道風聲烈烈響起,凌沖手持的能量長槍則是重重的刺向已近在咫尺的易烈。在些同時,易烈單手一立, 魔法師生存手册

兩者剛一交接,一處白光大盛的能量長槍,一處黑光繚繞的漆黑武器。兩者的頂端處在著台下眾人一陣陣驚呼聲中,上下重重的對轟在了一起。

轟!在兩者稍一觸碰時,一道反震力則是從血祭刃上彈回到了易烈的右臂之上。幸好易烈心中早有準備,當這股反震力化為一股暗力傳至手臂上時,隨著易烈的右肩詭異一抖,這股暗力則是被易烈快速卸去。而這股暗力在離開易烈的身體手,卻看似輕然的落在了易烈身後的石板地之上。頓時,那本就滿目瘡痍的石板地在這暗力的一次重擊下,直接化為一堆碎石。看似無比堅實的石板地,在這次大會上猶如泡沫一般,絲毫經不起一絲的打擊。而等百年之後下一次的晉陞大會時,估計這種緊實的石板都會被換成千年龍石了吧。

看到易烈輕易將這股暗力卸去,凌沖在驚訝的同時目光中也帶著一絲讚許之意。在雪城年青一輩中面前的這名黑袍青年的心智及實力應該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但是這也是凌沖在明面上的看法,如果雪城及其它大陸上的國家和勢力家族中隱於大陸中的那些屬於變態級別的青年一輩出現的話,就算是天賦異常出色的易烈,想必也經不起幾個回合便會輸下台去吧。

滋!隨著凌沖的想法一閃而逝,其雙手猛然緊握著能量長槍,接著身形腰間一轉。其身體如同一個鑽子一般高速旋轉了起來,同時一股能量風暴則是從凌沖手中長槍的頂端處形成,最後向著下方的易烈掠去。而在這能量風暴掠下時,凌沖那高速旋轉的身形非但沒有停下反而越漸的加己,最後隱隱間一道道風聲夾雜著恐怖的風壓順著長槍在次暴刺而下。

突然出現的能量風暴霎時讓易烈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畢竟是戰鬥經驗極其的豐富了。在心神一動間,易烈的右手快速一揮,一道火元素帶著火屬性雙重火能量則順著右臂暴湧進了血祭刃當中。而隨著這兩股能量的加入,那漆黑的血祭刃也在這一時間,轟然燃燒起來,那之前看起來漆黑無比的武器此時已快速變化為一把通體如火紅岩漿一般的熾熱武器。

滋滋!在那風屬性頗強的能量風暴剛一遇到這燃燒著的血祭刃時,一絲絲帶有火元素的花苗則盡數被那能量風暴所吞噬。而接下來的一幕則是讓台下眾人心中一涼。

那道火元素在被能量風暴強行吸入時,則是分化了一縷細火,直接順著能量長槍鑽入了凌沖的手臂,接著在眾人眼睛猛然一睜下,陡然從半空之中摔落下來,同時手中的能量長槍及那團能量風暴也瞬間被那火紅的血祭刃揮的一絲不剩。

「啊!」在重重摔到石板地上后,一個大坑也是瞬間出現在了凌沖的身下。接著凌沖那痛苦的表情也迅速爬到了臉龐。

「不要強行使用鬥氣能量來將火元素逼出……」在易烈輕喝一聲之後,身形也在幾個閃爍間掠到了凌沖的面前,接著右手將血祭刃重重插在腳邊的石板地上,然後右手快速抓向凌沖的肩膀,一股溫和的能量則是從易烈的掌心處順著凌沖的肩膀湧進,最後將那一絲鑽入其手臂上的火元素盡數驅除凌沖的體外。

「呼!你居然可以將天地間飄忽不定的火元素都能控制……?」在抹了把頭上驚出的汗水后,凌沖將目光轉向一邊的易烈驚訝道。在凌沖的記憶中,雖然有些人擁有凝聚火元素的武技,但是像面前這黑袍青年一般將火元素隨手拈來的,除了那幾名老怪物之外,幾乎是無人可以做到。

「這也是我從武技中參透出來的……呵呵。」易烈淡淡一笑,伸手拉著躺在地上的凌沖道。雖然這火元素的確像易烈所說是從那本火焰冢武技中參透的,但是對與從來不敢私自改變武技的運轉過程的凌衝來說,這是個極大的冒險,如果從武技中參透出來的那是最好,不然……則是惹火燒身。那種因變動武技而遭武技反噬的例子,在元神大陸上幾乎數不勝數,而這些例子的主子多半是非死即傷。

「我輸了……呵呵,輸的心服口服!」在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易烈半晌之後,凌沖最終還是輕搖了搖頭淡淡一笑道。雖然兩人都未使用什麼武技,但是光從表面的戰鬥來看,自己已略輸眼前這黑袍青年一籌,既然已知道結果又何必拼的兩敗巨傷呢。而且從之前易烈快速將自己體內火元素驅除時,凌沖的心中便是湧起一個想法,面前的這名黑袍青年,完全可以發展成生死之交。

看著那名以力量著稱的凌沖在短短几個回合下來,便是直接向著面前的黑袍青年認輸,這也讓的無數看台上的眾人大跌眼睛。明宗的實力及威望可以說在雪城之中除了荒族之外便是明宗了,不僅有著帝國之中數一數二的拍賣場,而且在明宗的背後還有著一群被人稱為老怪物的老者守護,其底蘊在雪城也是極其的雄厚了。而就是這個實力雄厚人才濟濟的明宗中年青一輩的頂尖強者,居然如此就向一名沒有太大背景的青年認輸,這也讓在裁決席上明宗的長老不由的皺起眉頭。

「凌兄過謙了,如果有辛的話易烈必將在與凌兄在行比試。」深深看了眼跟自己年齡相訪的青年,易烈輕聲道。

「呵呵,我等著。」身形一掠,凌沖的身體則是瞬間移動到了這巨大的金色擂台之外,同時口中的話語夾雜著鬥氣緩緩的傳進了易烈的耳中:「那荒興豹的實力足有古之氣七重的境界,一身風冰兩種屬性頗為的強悍,加油吧!」

「謝了……」在微微向著掠下擂台的凌沖輕一恭手后,易烈體內的淬魂決則慢慢的運轉了起來,之前雖然沒有用去太多的鬥氣能量,但是這一連串的戰鬥也令易烈有些招架不住。

在雙手落下后,易烈的目光則是轉向那南公與空郁二人。伴隨著空郁那獸靈體的爆發,其實力已從原來古之氣六重暴漲到了八重,而且其身體上堪比魔獸一般的超強防禦也使得對手南公有些氣喘。

「嗷嗷嗷!」在空郁突然身形急退間,那紅潤玉口也緊接著猛然一張,一聲巨大的獸吼之聲從其口中駭然吼出。

轟轟轟!伴隨著空郁的吼聲逐漸的加大,那一層層石板直接以空郁腳下掀起,接著向著對面的南公轟去。在這一塊塊碩大的石板將空間都割開一道道嚇人的大口子后,則是重重的落在了南公的身體之上。

頓時間,鮮血橫飛,那之前還活力十足的南公下一秒在這恐怖的獸吼中,身體一震。可是還不等南公有所反應,那一塊塊蘊含著霸道勁力的石板則重重的轟在了胸口之上。

璞璞!一道血箭在南公身體倒飛出去的同時,直接噴射了出來。接著那空郁美眸一眯,玉手一縮,那道被南公噴出的血箭則瞬間被空郁收到了右手之上。然後在眾人猛吸一口氣間,這道血箭則是攜帶著一擊強橫的鬥氣能量狠狠的射向南公的胸口處。而之前被數塊石板轟中的南公,身體在被擊退到半空中時在次受到這一重擊,直接臉面猛然蒼白,接著雙眼也緩緩閉上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呵呵,下手還挺狠啊!」看到空郁霸道一擊后,易烈不由冒了一身冷汗勉強輕笑出聲道。這女子之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難道是因為獸靈體……

在聽到易烈這話后,空郁的身體也慢慢的轉向易烈,而在易烈與其對視的瞬間,一股涼意則是順著背脊爬上了心頭。

此時的空郁雙目通紅,眼瞳如同貓眼一般成米粒形狀。一雙耳朵也是變的略長,霎一看有些向精靈族那名叫冰菲的精靈妹妹的耳朵。而且那一雙手指上的指甲則是泛著金屬的光澤,隱隱間上面還有著一些血絲。雖然空郁此時的實力暴漲,但是看其表面氣息的波動也應該撐不了多長時間便會到了虛弱期,到時候估計不用別人動手,自己就自己癱坐在地了。而那南公的實力也應該很是不錯了,居然能將這空郁逼的使用出這特殊的獸靈體。

「咕嚕!」

空郁沒有回答易烈的話,而是在喉嚨處像是有著一口鮮血在其滾動。這也應該是之前與那南公交手時受了些傷勢。

接著那空郁的身形一抖,則是向著不遠處的易烈掠去,其雙手上那泛著寒光的指甲像尖銳的利器一樣則是直接劃破空間向著易烈的胸口處劃去。此時的空郁如同被獸靈體中的獸靈暫時佔據了心智一般,絲毫不受自己的控制,現在在她的心中只有兩個字,殺戮!

「獸靈體!沒想到這幾十年沒出現過的體質,今天居然在晉陞大會上顯露。」


「他這種體質好像……是被人強行煉化出來的。」

「怎麼可能誰有這個本事可以將數以萬記的魔獸精血與靈魂,融入這女子體內!」

「你忘了,數十年前叱喢在無神大陸的斷魂墳的煞婆子了嗎?」

「什麼!你開什麼玩笑,那煞婆子早就被斷魂墳那些不要命的傢伙聯手擊成重傷,最後無奈損落了。怎麼可能是她!」

「如果她沒死呢?」

在裁決席上,兩名實力皆是在王之氣巔峰的超級強者,在看到那空郁的模樣后,低聲道。而在一旁的荒松等人也一臉震驚的看著擂台中心智明顯不受自己控制的紅袍女子,思緒也慢慢回到了數十年前後口中喃喃道:「煞婆子,希望這女子不是你所煉化的試驗品吧,不然……就算你真的沒死,我也會追殺你至天涯海角。」

當年的斷魂墳出現過一名令無數頂尖強者都聞風喪膽的女人,煞婆子。因其可以將人煉至出只有傳說中才會存在的獸靈體,使得斷魂墳無數人當聽到煞婆子三個字時都不由一驚。但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因當年其一時想法,煉化出了十具獸靈體,而自己也是被那獸靈所反噬靈魂,致使被那獸靈所控制。導致斷魂墳無數強者慘遭擊殺,一時間斷魂墳變成了真正的墳墓……之後在斷魂墳無數強者,在損失數名王之氣強者一名玄之氣頂尖強者為代價,聯手才將其與那些被獸靈同樣控制心智的人一同擊殺。雖然這麼多年過去,當荒松等老一輩強者在次看到獸靈體的出現時,都不由的心中一驚,任誰都不想當年發生在斷魂墳的那種慘劇在雪城發生。

看到那妖異的眼瞳及猶如利刃般寒光大盛的雙手,易烈眼睛一眯,接著身形也跟著急退。

滋!一個不小心,易烈的脖子處則是被其手指指甲上所攜帶的勁氣,直接劃出一道略長的口子。一股鮮血直接從中湧出,只短短數秒間,易烈的脖子處已被鮮血染成了血紅之色。

「她已被獸靈佔據了心智,如果不將其擊昏,不光我們有危險,就是她自己也會被體內的獸靈傷害!」

就在易烈將體內一絲能量分化而去,勉強止住脖子處的傷勢后,那一旁一直未動的荒興豹不知何時已起身向著自己這邊掠來,同時口中輕喝出聲提醒易烈。

看著空郁那並不屬於她的眼神,易烈的目光也微微一冷,身形在急退間,兩團火焰快速在雙手形成,接著則重重的轟在了前掠中的空郁的身體之上。

轟轟!火光四溢,雖然這兩團易烈隨手凝聚而出的能量火焰威力並不是非常大,但也是並非沒有一絲威力。可是當轟在空郁的身上時,在其身體之上表面突然浮出的一層青色火焰也直接將易烈的兩團能量火焰吞噬。

一擊未果之後,易烈的面容也浮上一抹複雜的表情。對於空郁,易烈不知道為什麼,始終是有些下不了重手。

「臭易烈哥哥,自己小命都快不保了還在憐香惜玉!」小藍看著擂台上三人不斷閃顯的身影,小嘴一厥嘟囔道。

「他做事自有他的道理,呵呵。」同樣有些不解的看向場中的仲柔淡淡一笑望向小藍道,畢竟仲柔論年齡與閱歷都可不是小藍可比的。

「不要告訴我你還會吃醋哦?」輕揉了揉小藍的腦袋,仲揉瞥了瞥嘴角笑道。

「才不是!」被仲揉一言戳破,小藍那白皙的臉龐浮起一抹羞紅輕錘了仲柔一下,嗔道。

看到小藍的這個表情,仲柔的嘴角不由轉成了苦笑,接著將目光轉向金色擂台之上的那正御風而起的黑袍青年心中暗道:沒看出來,你的魅力還蠻大。

「我來吸引她的攻擊,找機會將他擊昏過去!」在看到易烈被其追的上下亂竄后,荒興豹有些哭笑不得道。

輕點了點頭后,易烈的身形一抖,則是閃到了荒興豹的身後。接著雙手猛然一合,一顆由力量凝聚而來的能量球則是陡然出現在了易烈手中。

呼!在空郁那奇異的眼瞳鎖定荒興豹之後,隨著一聲風聲響起。空郁的身形直接穿透空氣一雙寒光大盛的指甲輕劃過空間向著前掠中的荒興豹轟去。

轟!就在空郁的身形將要追上荒興豹時,一道鬥氣能量則是重重的轟在了空郁的香肩之上。隨著空郁的身形猛然一震,那沒有絲毫感情的目光慢慢的轉向身後的易烈。

而就在其面容當一轉過時,一道流光暴閃而去。重重的咂在了空郁的眉心處。

咚!在易烈這力量頗大的能量球瞬間擊散后,空郁的身體也隨之搖晃幾下。雙瞳那哪同米粒一般的眼瞳也慢慢回復了之前的樣子。

看到空郁的身形一偏,易烈也跟著單腳一跺身形下一霎已掠至空郁的身後。隨後易烈雙臂輕扶下,空郁那柔弱無骨的誘人身軀則是慢慢躺進了易烈的懷中。看著這雙眼緊閉眉尖略皺的空郁,易烈的心中也是有些一絲驚愕與不解。之前聽狂離長老提及過空郁這種特殊體質,潛發起這種體質后,威力及實力都是有著大大的提升,但是有一個最大的弊端,就是如果不小心使體內的獸靈控制自己的心智,那麼則就變成一具殺人的機器。像空郁此時實力相對來說較弱的情況下還好,不然的話就算是玄之氣頂尖強者的荒松也應該要親自出手了吧。

隨著緊接著一陣風聲呼嘯而來,荒興豹的身形也急掠到了易烈的身旁,之前臉上那種緊張之色也消失不見,換成了一臉的桀驁不馴向著易烈道:「人家可是個女孩子,手不用握這麼緊吧……」

聽到荒興豹這話,易烈的雙手無意間緊握著的那兩團柔軟,也趕緊的移動開。接著面容帶著些許尷尬看向荒興豹道:「咳!多謝荒兄提醒……」

在空郁這場驚魂般的戰鬥結束后,看台上的眾人卻依舊沒有從之前的震驚中醒來。而隱藏在人群中的幾道極其隱晦的氣息,也是在看到空郁被體內獸靈控制心智的瞬間,身體上那浩瀚的氣息不由絲絲溢出。這等完全具有毀滅性的體質,對與中元帝國一些強者來說是存在著很大潛在威脅的。

此時的空郁面容已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一道道駭人的紫色血管從玉頸處向著面部蔓延而上,一看便知是遭到了獸靈的反噬所造成的傷害。將空郁輕輕抱起,接著在次看了眼那帶著蒼白面容的空郁后,易烈則是將其交於了在台下等候的天煞門長老。對與怎樣回復其傷勢,天煞門應該比易烈更為的了解。

「看樣南公那小子的實力也頗有長進啊!居然能將這空郁門主把獸靈體都招喚了出來……」同樣看了眼那衣著紅袍的空郁后,荒興豹微微咂舌道。

淡淡一笑,易烈剛要轉身時,身體卻猛然一震。腦海中迅速在次出現一些奇異的能量字元,而這一次字元上的能量波動明顯比上次在魔獸山脈來的更加的兇猛。

雙手陡然抱住頭部,單膝不由一跪,面容上異常痛苦的也隨之攀爬而上。

嗡!就在易烈因腦海中那些能量字元弄的是痛苦不堪時,脖子上突然一陣白光一閃接著光芒快速加大,轉眼間都是將易烈的面容照的是慘白的可怕,而那痛苦的表情也是在這種強光之下淹沒了下去。

隨著那白光的中發出一陣陣嗡嗡的聲響,一個如掛墜一般的項鏈隱約出現在了易烈的脖子上。這個項鏈赫然被是當年初遇半月星君時一同發現的那個「四方中星!」

在四方中星的光芒越漸的大盛,同時易烈的腦海之上那道道能量字元也頗為詭異的懸浮了起來,接著緩緩的重組然後在次分離,霎一看則是如同什麼封印一般。

在台下眾人發現那黑袍青年有些不對時,都是不由的坐立了起來輕墊起腳尖紛紛將目光轉向了擂台之中。而小藍等人也一臉擔心的望向易烈,此時擂台之上就剩下他與荒族的青年兩人,如果他現在突然出了什麼變故,任誰都會覺得的惋惜。 半晌之後,就在裁決席上的雪城幾大巨頭也微微側目看向場中突然倒地的黑袍青年時。那黑袍青年卻搖晃著身形在度站起,雖然面容之上帶著些許的蒼白與痛苦之色,但是明顯之前好了很多。

在易烈的身體慢慢站起時,脖子處的四方中星也從之前的強光越漸的變弱,最後光芒消失不見。同時易烈的腦海中那些能量字元也在同一時間如潮水般快速消退。這突然發現的變故,不光是看台上人的有些費解,就是易烈本人心中也是升起不少的問號。之前這些能量字元就曾出現過,這倒沒有太多的新奇了,但是現在居然連一直掛在脖子上的四方中星都跟著起了反應,而且隱隱著這兩者還有著一些關聯一般。

「你沒事吧?」看到易烈這一連串的舉動,荒興豹也是鬆了口氣問向緩緩站起的易烈。

「沒……沒事。只是突然感覺有一股能量字元湧進了我的腦海之中。」易烈勉強站起后,甩了甩仍有些發昏的腦袋輕聲道。

「呵呵,可能是這些天的晉陞大會給你帶來的壓力吧。」聽到易烈這話荒興豹輕輕一笑道。雖然這話聽起來頗為的牽強,但是也算是個理由吧。

轟轟轟!

就在易烈剛要介面時,在雪城東面的方向數道巨大能量光柱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直衝雲霄。之前還烏雲滿布的天空現在卻生生給衝出了一片真空地帶。層層烏雲也是在這一刻盡數散去,而接著這光柱在衝天數秒之後才緩緩消散。雖然光柱已不見,但是天空上的空間上幾個被光柱轟出的漆黑的黑洞則是久久不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雪城的練武場之上數萬人的目光獃獃的望向那光柱消失的地方,心中的震撼無法比喻。之前的那幾道光柱所彌留下的威壓,就連裁決席上的荒松與黑皇將軍等人也不由緊皺眉頭。這種威壓居然有著仙之氣超級強者的氣息。但是這股氣息在短舜之間便已消失,所以可以肯定這隻能是仙之氣強者留下或者是生下封印起的能量威壓。

不光雪城的無數強者有些震驚,就是方圓近千里的隱世強者也紛紛掠到天空之上,目光帶著一絲複雜的表情望向雪城東面的方向。中元帝國近幾十年來風平浪靜,很少有這種近似於絕世的強者出現。而且就算是將帝國中所以仙之氣的人物搬出,也只是寥寥幾人而已。而這寥寥幾人仙之氣頂尖強者,因為心性的逐步完美,基本上都會選擇一些沒人的地方閉關修練,則不會造成如此之大的聲勢。

「難道……他們找到仙冢了?」裁決席上不知誰輕聲說道。

隨著這有些獃滯的話語傳出,整個練武場上又是寂靜的數秒之上,接著如同一潭死水中扔進一塊巨石一般引起一片巨大的波瀾。突然間,人群之中數股無比強橫的威壓陡然產生,將的身邊的一些實力較弱的一些人直接震飛了出去。同時那看似無比堅固的看台也在這些人飛掠而起的一時間,轟然碎裂。

呼呼!

在練武場上的無數強者掠起時,雪城深處的那遊走在帝國頂尖的勢力三宗四教也跟著從各自的宗派中掠出,接著一個個踏空而起,向著那東方遠古森林的方向暴射而去。

「今日大會暫且結束,暫時以荒族荒興豹與魔宗易烈兩人並排百年來晉陞大會的冠軍!你們隨時可以到黑皇將軍府去領取榮譽徽章及一本天階的武技。」在看了眼雪城中一道道飛掠而起的人影后,荒松也面容一冷,接著直接宣布大會的結束。

在台下眾人看向東方微愣間,猛然又聽到荒松提起的天階武技,一些心性不佳者直接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在荒松宣布大會結束后,接著扭頭對著荒族長老吩咐了幾句后,雙袖一揮也隨著那一道道前掠的人影向著雪城東面的方向急掠的出去。而接下來,那有所反應過來的眾人,皆是雙腿一震,身形各自掠起,頓時間,寂靜的練武場之上,人影滾滾,各色的鬥氣能量在天空上如同彩虹一般,甚是好看。

「他媽的!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我們中元帝國這麼「團結」!」一名實力僅在蒼之氣的青年抬頭看了眼頭頂不時掠過的人影低聲罵道。

「據說那仙冢之中不光有著天階武技及一些高階丹藥,而且還有著仙之氣頂尖強者的骸骨。傳說如果能將體內的骨架替換成仙之氣強者的骸骨的話,那想將實力提升至仙之氣也並非只是夢想了!」另外一名看樣是一個宗派的青年拍了拍其肩膀道。

而隨著兩名青年的對話,擂台之上的荒松則是向著易烈微一恭手道:「今日突然有變,改日如有機會還當與易兄切磋一二……」

「當然,能與荒兄比試也是易烈所願……」易烈揉了揉仍有些發漲的腦袋輕聲道。

在對其輕點了點頭后,荒興豹的身形一掠,也是隨著荒族的幾名長老之後掠出。這晉陞大會雖然是帝國少有的大會,也是代表的至上的榮譽,但是在仙冢這種超強的誘惑下,任誰都不會那和自在吧。

「易烈大哥!」

在易烈的身形剛落下擂台時,一道藍影閃過,小藍及仲柔二女的身影也是進入了易烈的視線當中。

「嗯,戰天宗主他們應該是發現了仙冢的所在,我現在就去看看,你與你仲柔姐姐到客棧等我吧。」看到二女穩下身形,易烈看向兩人沉聲道。

「不行,我要跟易烈哥哥一同前去!」聽到易烈這話,小藍小嘴一厥生氣道。

「以你蒼之氣的實力,可能還未到仙冢之處就已經被過路的魔獸擊傷了。」易烈抬頭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影閃過,心中略顯微急道。

「不是有你在嗎?而且還有仲柔姐姐,現在她可是已經踏入了古之氣的境界了哦!」小藍拉著易烈的胳膊不停撒嬌道。

「我們一起去吧,不然這丫頭是不會罷休的。呵呵。」看到小藍這副模樣,仲柔無奈笑著向著易烈道。

「好吧……但是如果遇到什麼危險,你們要立刻回來!」看向二女,易烈面容有些嚴肅道。暫且不是仙冢之中有沒有什麼無法預料的兇險,光是這無數掠去的強者便是不難看出,等一下仙冢之中必然會是一場混戰。

雪城東面的遠古森林中,無數道人影從天空之上踏空而行。而一些實力不足古之氣實力的修練者則是在剛進入遠古森林,便是被一些隱藏起來的的魔獸直接攔了下來。運氣好些的還行,運氣不好的則是直接被魔獸重爪拍飛。

聽到腳下森下處不時傳出的慘叫聲,易烈的眉頭也跟著微微一皺,輕攬著小藍纖腰的右手輕然用力,身形一變背後的深藍色的光翅則是瞬間伸出,一道道流光頗為了耀眼。隨著風雷羽扇動間,一聲聲雷鳴聲音夾雜著風屬性的呼嘯聲則陡然間閃掠而出。等下一個呼吸間,其身影已變成了一個小黑點。

轟轟轟!

在易烈的身影急掠數個小時后,隨著幾聲能量相撞所產生的炸雷聲不時響起。一片方圓近百里且光禿禿的地面則顯露在了易烈三人的眼中。只是在這近百里的泛黃的平原之上,無數大大小小的深坑及能量殘餘讓人看了觸目驚心,顯然這裡曾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背後風雷羽輕輕一顫,那本炫麗的深藍光翅則是在易烈心神一動間,盡數收起。接著易烈則是攬著小藍柔弱無骨的身姿緩緩落下。而片刻之後,仲柔的身影也是在易烈之後徐徐下降。

「嗯?這裡便是仙冢?」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泛黃土地,易烈哭笑一聲自問道。

「跟我來,我感覺到前面不遠處那裡的空間力量頗為強大,而那裡應該就是進入仙冢的入口了!」在小藍四周尋找了半晌后,抬頭對著易烈說道。

「空間力量?我為什麼沒有感覺到?」在說話間易烈也同時望向一旁的仲柔道。一旁的仲柔看到易烈的這副表情也微微無奈的鬆了松肩。

「不清楚,我好像對空間力量很是敏感吧。」對著易烈與仲柔嘻嘻笑道后,小藍則先一步行了出去道:「快走吧,說不定爺爺他們已是在仙冢之內了。」

聽到小藍這話,易烈二人不由對視了一眼然後跟了上去。空間力量是天地間無盡且浩瀚的力量,如果實力達到可以控制空間之力時,才可以感受的到空間力量的存在。但是以小藍現在的實力明顯已差的太遠,但是如果她真的感受到空間力量的波動,則說明跟她的本身在有著關係。而像她說的對空間之力有些敏感這樣的話,也只有騙騙小孩子之類的吧。

隨著三人快速的移動著,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快速而逝。其間也有著不少強者在次地落下,但是之要是處於王之氣以下的實力都只能在這平原之上不斷的徘徊著,根本就尋找不到仙冢的入口。

「到了……」在小藍四周看了眼后,則是輕聲對著身後的二人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