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身形微閃,只見他的手掌朝著光幕上的圖案印去,頓時他的身體彷彿穿梭虛空,陡然間出現在了另一處地方,他發現在他身前,出現了一行身影,其中有幾人,竟還頗為熟悉! 雷罰仙宮的強者盯著林楓,昔日似乎就是這些傢伙強行衝出了大世界和小世界的連介面,他依稀記得自己那次被無天劍皇威脅,帶著那些走出了虛空之道,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厄運,不過接下來的萬年時光,依舊是他雷罰仙宮掌控小世界的通道,還是由他來控制,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林楓又出現了。

「你竟還敢走這裡。」雷罰仙宮的強者冷笑著開口道,這林楓的修為,似乎沒什麼長進,不過他周圍的人修為倒是不錯,都有下位皇的境界,似乎陣容頗為強大,讓他的眼眸中微帶著幾分警惕之意。

「開啟通道,帶我們入小世界。」林楓平靜的說了聲,使得雷罰仙宮的強者神色微凝了下,看著林楓的眼眸似有幾分戲虐之意,這傢伙,好囂張的語氣。

林楓也懶得和對方廢話,直接捏碎了一枚印記,頓時光芒閃爍,只見一道虛影出現,看到這虛影雷罰仙宮強者神色一凝,躬身道:「堡主。」

「從今往後,大小世界不再限制,開啟通道,向林楓為昔日之事致歉,若是林楓饒恕你,便滾回雷罰仙宮,不寬恕你,你便不用回來了。」雷罰仙宮宮主聲音冷漠,他雷罰仙宮負責對通道的守護,可以說當初齊天堡和司空天堡都要和他們打交道,因此,在一定意義上而言,雷罰仙宮是得罪過林楓的,然而如今,九大仙宮天堡區域秩序重建,林楓的態度,很有可能決定他們的命運。

現在無論是他們雷罰仙宮、還是大周仙宮以及司空天堡,都對天台是極為的奉承者,畢竟要論過節,他們都少不了,但林楓顯然也不想徹底的將九大仙宮天堡區域的打亂來,只是將和他仇怨最深的齊天堡和藥王仙宮剷除掉了,至於問天堡,心機深沉,第一個選擇站隊,可惜站錯隊了,不過林楓對問天堡的一些人還是網開了一面,沒有如同對齊天堡以及藥王仙宮那樣決絕。

那雷罰仙宮的強者聽聞宮主之話臉色一僵,似乎腦袋微微有些短路,隨即目光移過看向林楓,雙眸微微眯起。

「沒聽到我的話嗎,致歉,請求天台諸位英傑原諒,齊天堡和藥王仙宮他們都被滅了,你難道也想自尋死路。」雷罰仙宮宮主冰冷說道,刻意提醒,顯然是為保他一命,聽到這話那強者心頭抽搐,林楓他們,將齊天堡和藥王仙宮都滅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哼。」宮主冷哼一聲,隨即身影消散,使得那強者心頭狠狠的顫了下,來不及去多想,對著林楓等人微微欠身,道:「昔日多有得罪,還望恕罪。」

林楓眼眸盯著此人,瞳孔中透著幾分冷意,道:「等我過去之後,你將這傳送通道永久性的開啟,若是需要守護,你便永遠守護於此。」

林楓並沒有對此人動殺念,雖然他不是什麼好傢夥,然而畢竟他為守護這通道之人,換了另外一個人,同樣會幹他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是受雷罰仙宮指令的,不過從今往後,這通道,再無法限制兩個世界的連接了。

「是。」那雷罰仙宮的強者微微點頭,隨即走過去將通道開啟來,林楓等人紛紛走出,降臨在了太陽古堡當中,並順著古堡步步往外,走出了古堡長廊,呼吸著這一片世界的空氣。

「八荒。」林楓微微閉上眼眸,終於又回到了這片熟悉的世界,這一別,滄海桑田,林楓只感覺彷彿過去了無盡的歲月。

「林楓,我們回來了。」君莫惜走上前來,目光中隱隱有鋒芒閃爍,昔日離開之時,他們並沒有帶上小蝶,多年未見,他甚至不知道小蝶如何了。

侯青林、天痴二人,同樣走上前來,然而這一步,卻彷彿無法跨出,這片熟悉的世界,他們回來了,可惜,他們沒有遇見兩位師尊,還有幾位師兄弟,至今沒有音訊,也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

他們在九大仙宮天堡區域創建天台,有幾個目的,其一,控制九大仙宮天堡區域,還小世界一個太平,使得小世界的人能夠自由發展,不再受到任何束縛;其二,他們想要將天台壯大起來,若是他日師尊和諸位師兄弟聽聞的話,便也能夠找到這邊,從而和他們聯繫上。

「走吧!」林楓喃喃低語了一聲,隨即腳步踏了出去,重新回到八荒之地,他們曾經崛起過、奮起反抗過的地方,他們武道之路,可以說,便是從這片地域走出。

浩瀚八荒,十餘年過去,已是滄海桑田,如今的八荒,被兩大勢力牢牢的掌控在手,其中一股勢力,為中荒問家,在多年以前,中荒問家、司空家族,以及東荒的齊家以及不死天宮,便都為八荒的頂尖勢力,而經歷了上一次諸皇離去,大世界消息傳來的恐怖風波之後,齊家走向了沒落,司空家族也不復往昔之風采,然而問家,不僅未曾衰退,反而變得更為強大,中荒為王,如今在偌大的中荒之地,已經沒有了幻世天宮,唯有司空家還存在,劍閣,在問家威嚴之下存活,不過傳聞劍閣中有一位不出世的老怪物,有可能為無天劍皇本尊,因此劍閣也從未有過災難。

除了中荒之地的問家之外,另一股王者勢力,便是藥王仙宮了,這藥王仙宮佔據了昔日天穹仙闕之地,南荒為王,乃是如今八荒九幽,唯獨能夠和中荒問家爭鋒的勢力,至於很多昔日輝煌的勢力,如今都已經走向了沒落,甚至是毀滅,從八荒九幽除名。

比如,偏居一隅的北荒之地,天台早已除名,有過短暫的輝煌,但如今卻已經不復存在,淪為歷史,只是偶爾會有長輩之人,會在談論古事迹之時,偶爾提及這一勢力的存在,至於成長起來的年輕一輩人物,甚至漸漸的將這曾經輝煌過的強橫勢力淡忘掉。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勢力皆都成為了歷史,不復存在。

然而既有逝去的勢力,必然也會有新崛起的勢力以及強者,甚至,還有人想要復興昔日被毀滅掉的那些勢力。

比如在南荒之地,便出現過一位仙子人物,想要復興天穹仙闕,可惜,雖然她為武皇,但卻依舊遭受藥王仙宮的打壓,眾人稱她為雪皇,或者雪仙子,見過她的人都說她長得極美,傳聞,這雪仙子,乃是昔日八荒四大美女之一其中一位、也是天穹仙闕的弟子,雪碧瑤。

雪碧瑤和天穹仙闕的傳聞有許多版本,有人說她曾被師尊丹皇背叛利用,離開過天穹仙闕,跟天台的人走到了一起,甚至還有傳聞,雪碧瑤愛上了林楓,而昔日林楓已經有另外一位仙子人物的妻子,夢情,所以並未選擇雪碧瑤,因此雪碧瑤留在了小世界,當初沒有隨同其他人一起去大世界闖蕩。

當然,這些都只是傳聞而已,不過南荒之地還有一股勢力,名為棲鳳山,昔日曾經被解散,後來有一對雙驕人物,再度將之復興,這兩人同樣是極其美麗的女子,而且還是姐妹,姐姐鳳萱,昔日也同為八荒四大美女之一,但妹妹鳳靈兒的姿色,如今絲毫不亞於鳳萱,而且,她先一步姐姐鳳萱,踏入了武皇境界。

有人說她們曾踏過過大世界后又歸來,也有人說她們一直在小世界未曾離去,真假,同樣無法考證,或許只有那一批離去的諸皇和天才妖孽人物知道。

如今,八荒之地的四大美女人物,以上三人皆有其名,還有最後一人,同樣曾經引發過一些波瀾,這人乃是出自問家,甚至,他曾以男子之身在外走動,如今,她穿上了女裝,成為了四大美女之一,她的名字,為問傲雪,問家有傲雪,遺世而獨立。

北荒之地,也不乏趣事,比如最近突然出現過一名崛起的青年人物,年齡不過二十,卻有著頗為不凡的實力,天賦異稟,此人竟號稱要重建漸漸被人淡忘的天台,使得不少人側目,一個少年人物,竟四處奔走,要組建天台。

對於如今八荒的一切,林楓一無所知,此刻的他,正走到了劍閣之外,獨自一人,站在巨劍之劍,心中有著一縷縷記憶,劍閣,若是沒有劍閣,他也不會有今日吧,無天劍皇,也給了他許多的幫助。

「嗡!」一道道身影閃爍而出,當他們看清楚站在他們面前之人後,神色都猛的一僵,眼眸中好似閃過了一道道銳利的劍芒,少主,他回來了!

「他日我若為皇,中荒之地,劍閣為王!」林楓昔日之言猶在耳,如今林楓歸來,修為卻似乎依舊還停留在尊武,他又如何實踐昔日的豪言! 「中荒之地,劍閣為王!」

如今八荒境中荒之地,問家勢大,雄霸中荒,劍閣雖有無天劍皇,未受過半點波及,然而無天劍皇不問外界之事,劍閣之人無法左右於他,因此,劍閣依舊在問家餘威之下,想要中荒為王,恐怕不可能了,如今問家的問傲雪,都已經踏足了下位皇境界,成為一代天才人物。

正如八荒許多人所說的那樣,上一代的英傑妖孽人物所處的時代,的確是一個恢弘大世,且不說那些消失在八荒的妖孽人物,就那些後來出現的,雪碧瑤、鳳靈兒、以及問傲雪他們,都已踏入武皇之境界,而消失在八荒的那些天才,許多人天賦更加的強盛可怕,比如昔日天台一門十一弟子,各個超凡脫俗,眾皇之約戰台之上驚艷古今,那時問傲雪以及雪碧瑤等人根本無法和他們爭鋒,可以預想,那些人如若還活著的話,必然也都踏入了武皇之境界,而且只會更強。

可惜,通往大世界的通道似乎僅僅在那一段時期的動蕩期可以出入,後來再度被封死,離去的眾皇以及那些妖孽青年人物,再沒有出現。

然而此刻,林楓,站在了劍閣之外。

「少主。」眾人遲疑了片刻,隨即都微微躬身,即便林楓為成皇,但以他的恐怖戰力,如今必然也是武皇之下無敵,可惜的是,連問傲雪她們都成皇了,為何林楓沒有,林楓到底經歷了什麼。

「劍墓,劍皇在嗎?」林楓對著劍墓問了一聲,劍幕微微點頭:「少主,劍皇前輩封閉了劍冢,而在少主離開之後,無人敢進劍冢之中打擾他老人家,如今,他老人家是否還在,我也並不清楚。」

「恩。」林楓微微點頭,隨即抬起腳步,朝著劍閣當中踏去。

「少主。」劍墓喊了一聲,使得林楓腳步微微停下,回過頭看著劍墓。

「還請少主勸勸劍皇老祖。」劍墓對著林楓深深的躬身,他一生皆以強大劍閣為目標,然而劍皇前輩就在劍閣之中,卻不理劍閣之事,讓他心中有些痛,如今,林楓歸來,卻未成皇,他們的希望,只有在劍皇老祖身上,劍無悲的修為如今也到了尊武巔峰境界,希望老祖能助他一臂之力。

林楓聽聞劍墓之言當然明白劍墓的話,目光閃爍了下,隨即道:「從今往後,劍閣,八荒為王。」

說罷,林楓踏入劍閣之中,使得劍墓等人神色微凝了下,劍閣,八荒為王?可能么?


難道林楓,真能勸動劍皇前輩。

林楓踏入劍閣之中,直奔劍冢,只見劍冢之外,有一層劍幕將整片劍冢封死,林楓看著這片劍幕,恐怖將聲音都封死了,不知道無天劍皇前輩如何了。

「轟!」林楓豁然間出拳,狠狠的一擊轟在劍墓之上,頃刻間劍幕崩裂,如同一股無形的劍氣緩緩消散掉,林楓身形一閃,踏入了劍冢之中。

劍冢,一位老人正盤膝而出,此刻這老人已是滿臉的老太,出現許多皺紋,甚至,滿頭白絲,這讓林楓神色微凝,心頭暗暗抽搐了下,怎麼會這樣。

老人的眼眸緩緩睜開來,渾濁的目光沒有了太多的神采,林楓根本難以想象眼前的老人便是昔日縱橫天下的劍皇前輩,一劍迫得雷罰仙宮的中位皇強者開闢了通道,那種絕世風姿,彷彿從來不存在般。

「你來了。」老人見到林楓,露出了一抹安靜的微笑,給人一股蒼涼之感。

「前輩,你這是?」林楓不明白無天劍皇為何會這樣,難道他昔日受創真有那麼嚴重么!

「油燈枯盡。」老人平靜的笑了下,道:「昔日受重創一直隱匿於劍閣之中,因為你的出現,我才出去走動了幾次,實則我是有私心的,希望他日你成長起來后能夠助我恢復傷勢,然而時不我待,在幾年前,仇家找上了我,我不得不動用還無法完全駕馭的強大能力,威懾對方,讓他不敢對劍閣出手,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如今的自己是什麼情況。」

說著,老人流露出一縷淡淡的傷感:「歲月留給我的時間不多,而你依舊未踏足武皇境界,看來是天要滅我,林楓,你坐下,我將我畢生所學傳授於你,劍閣,便交給你了。」

林楓聽聞老人之話心中一陣感嘆,無天劍皇,真的不在乎劍閣嗎!

這裡,是他的跟,劍閣之人,皆為他的後人,劍皇老去,他不惜以劍幕將此地封鎖,也不讓人知道自己的情況,這樣,即便他有朝一日身死劍冢,也無人知曉,既無人知曉,那麼便是對整個小世界的一種無形威懾,無人敢動劍閣,世世代代。

「前輩良苦用心,豈能為命所連累。」林楓平靜說道,隨即走到老人身邊,緩緩蹲下身子,將手放在無天劍皇身上,頓時,一股澎湃的生命力量不斷滲透進入無天劍皇的身體之上,這滾滾不休彷彿沒有休止的法則瘋狂的洗滌著無天劍皇軀體的每一個部位,使得無天劍皇垂老的身軀又煥發了生命光彩,而更精彩的是老人的那雙眼睛,鋒芒閃爍,這是,法則的力量,而且如此澎湃的法則力量,不可能只是掌控了了法則的無敵尊主能夠擁有的。

「你已入武皇境?」無天劍皇對著林楓問道。

「難道前輩認為,林楓資質那麼愚鈍嗎。」林楓微笑說道,生命法則的力量彷彿沒有休止。

「關心則亂,我還真是老糊塗了,竟然忘記了我在外面布置了劍幕,你若為成皇,如何能破,看來你修鍊了厲害的隱匿之法,竟能瞞過我,不過,即便你以生命法則力量為我續命,卻依舊沒有用,最多使得我生機旺盛,然而傷勢還在,終有一日我會離去。」無天劍皇感嘆一聲,此時他的白髮已化作黑絲,有了幾分飛揚之意。

「這可不一定。」林楓低語一聲,隨即收手,此刻無天劍皇已經有了生機,如今只要恢復傷勢便好了,只見林楓身體走了出去,隨即一道道恐怖不朽劍幕浮現,將這片虛空以劍封鎖了起來,重回回到劍冢之中時,林楓心念微動,頓時一株巨大無比的漆黑古樹出現,然而卻瞬息化作一顆黑木,然而,一股無比可怕的法則之力陡然間瀰漫而出,將整片虛空都充斥。

「古樹、黑木,好強的法則力量,遠遠不止一種法則,如同萬法之宗。」無天劍皇盯著虛空中漂浮的黑木,目光中流露出震驚的神色,眼眸轉向了林楓。

「這是何物?」

「天澤神木!」林楓平靜開口,頓時無天劍皇心頭微微抽搐了下,震驚之色更甚,目光盯著林楓道:「傳言擁有萬法之力,得之擁有靈智的天澤神木?」

「神木之血,還能治萬法之傷。」林楓揮了揮手,頓時天澤神木降臨無天劍皇頭頂上空,此時的老人眼眸已不再渾濁,而是充斥著可怕的鋒銳之意,劍之鋒銳,彷彿又有了昔日之風采,天澤神木,治萬法之傷,林楓,竟為他找來了天澤神木。

「前輩,我替你引神木之血,洗滌你的身體,治療你的傷勢。」林楓開口說道,無天劍皇沒有和林楓客氣,直接點頭,只見林楓心念微動,和神木交流,頓時,天澤神木釋放可怕光輝,隨即,一滴滴神木血,從天澤神木中滴下,直接朝著無天劍皇而去,當血滴進入無天劍皇身軀之時,頓時一股駭人恐怖的萬法力量重新洗滌他的肉身血脈,甚至,他的周身綻放無盡光輝,使得劍冢炸裂,似要為他重塑一尊萬法之軀,使得無天劍皇眼眸中儘是極度銳利之鋒芒。

又是一滴精血降臨在無天劍皇身上,虛空中一股可怕力量橫掃而出,無天劍皇吼道:「林楓,取走神木,兩滴神木之血足以,不要暴殄天物。」

無天劍皇並非自私之人,這天澤神木之血他能夠感覺到有多麼的珍貴,這兩滴,就已經足夠他慢慢汲取承受了,林楓替他從大世界取神木而來,他豈能太過貪心,不斷索求神木血。

「再來一滴吧。」林楓感受到無天劍皇身上綻放的滔天劍意,心中暗想,或許這神木之血,也許能成就劍皇前輩實力再上一個層次,天澤神木擁有百滴精血,每一滴精血都需要幾百年方能凝聚而成,無比珍貴,林楓在無天劍皇身上,用了三滴。

之後,林楓身形閃爍遠離劍皇,同時以自己陣道力量將這片區域封死來,在劍閣之中,一道道身影瘋狂閃爍而過,來到這邊,目光盯著林楓,他們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滔天可怕的法則力量,林楓,為何要將裡面封閉,劍皇前輩發生了什麼!

「少主!」劍墓對著林楓喊了一聲,林楓目光轉過,看向劍墓等人,喝道:「全部都給我離開,劍閣之事,我記在心。」

「是,少主!」劍墓感覺到林楓瞳孔中的銳氣,竟不敢有半點違逆之意,揮了揮手,帶著人群離去! 劍閣等人離去之後,林楓回過頭,目光盯著他以劍意封閉的劍冢方向,其中,似有萬法之力無法封住,要破開一切衝出。

「天澤神木百滴精血之能量果然恐怖,若我以鮮血淬鍊一人身軀,定能夠讓他沐浴天澤之中,對萬法更為敏感,提升法則親和力,能夠更好的吸納領悟以及運用法則的力量。」林楓心中低語,難怪天澤神木古往今來都是唯有可怕潛質才人方可得到,得天澤古樹認可。

可惜,天澤神木之精血只有百滴,每用一滴,便要耗費幾百年時光方能再凝聚,若是天澤神木精血耗盡,那便成為普通神木了,不受天澤。

林楓想著無天劍皇想必要修復體內久積的傷勢,恐怕也沒這麼快結束,只見他身形閃爍,朝著劍墓離開的方向而去,片刻之後,一座院落之中,劍閣諸老人都在,雖已遠離劍冢,然而他們的目光卻依舊眺望著那一方向,似乎頗為緊張。

「少主。」見到林楓過來,劍墓等人露出一抹迫切的神色,似乎想要知道無天劍皇到底發生了什麼。

「劍皇前輩閉關有所獲,正在凝聚修為力量,讓實力更進一步。」林楓平靜說道,頓時諸人目光中露出道道銳利劍芒,劍皇老祖要變得更強了么。

「劍墓,如今的八荒形勢如何?」林楓對著劍墓問了一聲,重回八荒,諸位兄弟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他也想要知道如今的八荒是何局面。

「八荒之地,問家突然間實力大增,而齊家,漸漸淡出歷史舞台,司空家雖也強大,但其威遠無法和問家相提並論,甚至聽說中位皇強者都撤離了,另外,八荒有一為藥王仙宮的勢力崛起,是如今八荒唯一能夠和問家爭鋒的勢力。」劍墓長話短說,簡單的概括了八荒如今局勢,問家和藥王仙宮稱雄。

「不出所料。」林楓心中暗道,問家和藥王仙宮掌控了小世界,自然要成為最強勢力,掠奪資源,同時關注又一批的天才人物,準備獵為自己所用,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一切,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將無用武之地,如今的問家和藥王仙宮已被摧毀。

「八荒如今有哪些武皇強者,又有多少昔日與我同輩的故人?」林楓再度問道。

「如今八荒武皇不多,問家和藥王仙宮自然是有的,另外,司空家應該還有兩位,以前的司空武皇和司空曉、逍遙宗有一位、妖族之地有雷皇以及牛魔皇,鵬皇帶著金翅大鵬離去,想必也和少主一樣去了大世界,另外天雷音寺出了一位武皇、昔日天穹仙闕雪碧瑤如今已成皇,落天閣之鳳靈兒也已成皇,鳳萱還差一步;如今雪碧瑤、鳳萱、鳳靈兒還有問家成皇的問傲雪,並稱八荒四大美女。」劍墓緩緩說道,卻使得林楓瞳孔微微收縮了下。

「問傲雪,為四大美女之一?」

「恩,她乃是女兒身。」劍墓點了點頭,林楓驚訝過後便也釋然,昔日便發現問傲雪如同女子般美麗,甚至能夠勾魂男人,若說是女兒身,便也不足為奇,至於一些男女不同的體征,通過特殊的手段想要隱藏,也並非太難,只是他頗為意外,問天歌去了大世界,問傲雪卻回到了小世界中。

「少主,大致就是這些了,其它的諸皇在那一段大小世界通道開啟的動蕩時期,都離開了,一些天才人物,想必也都去了大世界,至於具體情形,我無從得知。」劍墓交代說道,林楓微微點頭,都是故人,雪碧瑤昔日記憶好似缺失,竟要嫁給東皇之子,不知如今如何了;鳳靈兒那丫頭竟然先鳳萱成皇,預言者的眼光果然毒辣。

「天台,可還有過消息?」林楓再問說道。

「有一神秘少年不知來歷,竟言要重建天台,這少年天賦頗為強大,如今以入尊主之境,不過非皇之人想要重建天台,少主應該知道不可能的,齊家和天龍神堡的一些餘孽,都四處和他為敵,想要誅殺他。」

雖說齊家淡出歷史舞台,天龍神堡昔日已被毀掉,然而不可能所有人都死盡,當然也有人逃脫了劫難,如今還是有餘孽的。

「少年想要重建天台?」林楓神色微凝,露出驚異之色:「他叫什麼名字。」


「這少年不到二十歲,剛出現在八荒之時,聽說本是想要拜師天台的,後來發現天台毀滅,才立志要重建天台,他的名字為葉晨,聽說在他身邊還有一位美麗女子,名為葉雪,不過修為平平。」

「葉晨、葉雪!」林楓瞳孔微微收縮,腦海中回憶起昔日曾經有過的一段平靜時光,是昔日他紅塵煉心洗劍之時在小鎮上遇到的兩人,既然一人為葉雪,那麼葉晨,一定就是小晨了,沒想到小傢伙竟然已經長大了,果然歲月如歌,彈指一揮間。

更讓林楓頗為意外的是,小傢伙不僅長大了,竟然還去天台找他,可惜天台已經不在,小傢伙於是想要重建天台,果真是赤子之心。

「咔嚓!」便在此時,一股恐怖之威衝破了林楓所布下的劍幕,眼眸轉過,林楓只感覺一股恐怖劍意直衝霄漢,破碎一切,在那邊,一股浩瀚恐怖的氣息瘋狂的瀰漫,滾滾呼嘯而出,如同汪洋般,一股寂滅之意朝著這邊瀰漫而來,讓所有人感覺置身於一股劍意之中,可怕到了極致。

「這是……」林楓瞳孔猛的收縮了下,這股瘋狂攀升的氣息在不斷瀰漫強大,似無天劍皇不甘的怒吼咆哮,要衝破自身的束縛,打破在幾千年的桎梏。

「退出小世界!」林楓陡然間喝道,頓時劍墓身體凌空,吼道:「劍閣之人,全部退出劍閣。」

這一聲大吼聲滾滾,讓不知所措的劍閣之人瘋狂的後退,朝著小世界外而去,那股可怕的意境依舊在瀰漫,甚至林楓聽到了無天劍嘯,纏繞於無天劍皇周身滾滾不休。

「沉寂了幾千年,因為傷勢修為也壓制了幾千年,難道這三滴神木血,要助無天劍皇突破?」林楓喃喃低語,只是不多時,劍閣之人紛紛退出了劍閣,就在這時候,咔嚓之聲不斷,那柄巨劍竟然出現裂痕,隨即轟隆一聲炸響,巨劍破碎,恐怖的力量將所有人衝擊後退,朝著遠處飛去。

「小世界破碎了!」眾人瞳孔猛然間收縮了下,隨即只見一道利光沖入天穹之上,瞬息消失不見。

林楓瞳孔微微收縮,看著那沖入天穹的光束,分明是無天劍皇本尊。

這一刻,天穹出現了一個破洞,彷彿天,被捅破來,無邊可怕的威壓籠罩整個中荒之地,只要是中荒之人,皆都抬起頭來,朝著天穹望去,在劍城方向,天,竟然被捅破來。

「這小世界無法束縛得了上位皇的強者,無天劍皇本就是上位皇修為,如今突破……」林楓瞳孔一凝,無天劍皇突破,這片小世界根本無法承受威壓,所以他破虛空而去,衝出小世界。

那破開的天穹彌補而上,然而中荒之地的人群震撼卻絲毫不減,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一方位,這是……武破虛空?衝破了小世界的束縛么!

「劍城方向,難道是傳言中的無天劍皇。」無數人心中低語,能夠武破虛空超脫小世界束縛之人,據說也只有傳聞中的無天劍皇有此實力。


「少主,這是?」劍墓等人目光俱都凝視著林楓,他們此刻一個個感覺口乾舌燥,劍皇老祖,破空而去?

「劍皇前輩突破了,想必很快就會歸來,而歸來之後的劍皇前輩,很可能將是一位大帝。」林楓微笑說道,使得那些劍閣之人無不心神狠狠抽搐著,雖說狂喜,但卻震得無法表露出來,大帝,那是什麼境界?

劍皇先祖,要破開武道束縛,成就武皇之上的境界么。

「少主,大帝,是什麼境界?」劍閣中一位年輕人怯生生的問道,他並不知道大帝,意味著什麼。

「大帝,乃是武皇之上的境界,超越武皇的存在,即便走出小世界踏入到大世界當中,也是一方強者,能夠成為一方霸主人物。」林楓微笑的解釋說道,使得那劍閣青年雙拳緊握,眼眸中有著無盡的期待,他日,他有機會成為大帝嗎!

林楓以及劍閣之人,都紛紛仰頭看天,目視那片天穹,似乎都在等待,等待著劍皇前輩歸來。

半個時辰之後,天穹,再度被硬生生的破開來,只見一道光束從天而降,使得林楓的心都微微跳動了下,隨即,只見一道光芒閃耀,化作一道人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赫然正是無天劍皇,此刻的無天劍皇,神采飛揚,再無半點受傷之跡象,整個人身上透著一股無比可怕的劍之銳氣,無法無天,甚至,那蒼老的面容,彷彿都少去了老態,變得更年輕了許多,彷彿返老還童,無比奇妙! 「劍皇老祖。」劍閣之人見無天破天歸來,紛紛恭敬無比的喊道,真的到達大帝之境了么。


林楓目光凝固無天劍皇,只見對方眼角噙著淡淡的微笑,道:「一切皆有命數,昔日所種善緣,未想到竟真結成善果,林楓,多謝了。」

無天劍皇受傷如此之久,仇人都已踏入大帝境界,而他卻步步衰老,漸漸走向油燈枯井之地步,然而未曾想到,昔日結下林楓這一善緣,如今林楓竟真的帶給他重生,不僅恢復了傷勢,還突破成就了大帝之境。

「都是前輩自己之功。」林楓微笑說道:「帝之境,可非他人能幫前輩的。」

「也算是因緣際會吧,沉寂了千年,我心早已看透了世間滄海桑田,身子都要老化生鏽,未想到這反而成為機緣,藉助神血之力,一舉踏入大帝境。」無天劍皇心中感嘆,他也根本未曾想到,這天澤神木的血液,不但修復了他的身體,還讓他順利突破。

此時,只見無天劍皇身上有一縷縷奇異之力閃耀,赫然乃是界之力量,心念一動,頓時界之力不斷幻化而成,化作劍閣昔日模樣,隨即劍皇手掌揮動,頓時一柄巨大古劍將界力包裹,鑄造了同樣的一個一片小世界。


「進去聊!」無天劍皇隨林楓踏入界中,劍閣之人紛紛隨後而至,劍閣恢復了昔日之模樣,然而無天劍皇卻並未再回暮氣沉沉的劍冢,而是來到了一座劍峰之上,和林楓兩人席地而坐。

「林楓,你可知我為何受創。」無天劍皇對著林楓開口說道,林楓搖頭,卻開口說道:「我只知道前輩似和劍山有所瓜葛。」

「看來果真是你到了劍山。」無天劍皇喃喃低語,看著林楓目光中的疑惑,隨即開口道:「我在小世界的消息無人知曉,然而幾年前,我的仇人找到了我,而他,正是如今的劍山之主,想必他一定見過你,並且看過你的劍道。」

林楓神色微凝,開口道:「我的確到過劍山,一次偶爾釋放過無天劍意,後來劍山竟有人暗算於我,我一直不解,如今終於明白,原來是因為前輩之故,不過,劍山之主鐵劍大帝,他應該不會關注我才對。」

「不僅是他,劍山的一些元老人物,看到了你的無天劍意,便可能會想到我,從而將消息傳遞給鐵劍,因為他們都認得我。」無天劍皇平靜開口,看著疑惑的林楓,道:「劍山之主,也即是如今的鐵劍大帝,乃是我的師兄!」

「師兄!」林楓瞳孔微微收縮,原來,昔日無天劍皇,竟加入過劍山。

「昔日師尊仙逝,將唯有劍山之主才可修鍊的劍典傳授於我,卻沒有傳授給我的師兄,師尊何意不言而喻,正因為此,師兄和我結仇,在師尊仙逝之後,水火不融,迫我交出劍經,我自不肯違抗師尊之命,於是有了一場決戰,那場戰鬥,我敗了,師兄當時已經快成帝位,我的境界雖也強大,但終究被重創,遍訪天下想要療傷,然而傷勢卻越來越重,且被師兄四處追剿,最後,我有些心灰意冷,回到了小世界中。」

無天劍皇平靜的說著:「然而沒想到今日,我還能獲得新生,甚至,踏入大帝之境,林楓,這一切,還得感謝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