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趙建波見事兒不好,知道那個保安不是在開玩笑,是真的要帶自己走,乾脆一晃身,從六叔的身體裏脫離了出來,就這麼站在那裏,氣呼呼的看着那個保安。

周瑩瑩的頭髮被徹底放開,剛一站穩,就看到趙建波站在那裏得意的笑。

“還傻站着幹什麼呢,趕緊跟我走!”保安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兒,眼看着周瑩瑩也好,六叔也罷,全都站在原地不動了,還以爲又要耍什麼花樣,趕緊帶了六叔一把。

六叔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一臉呆滯的看着那名保安,很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自己剛纔明明是在周瑩瑩家的門口,等着她來開門呢,爲什麼現在會出現在這裏?

周瑩瑩想解釋一下,但是這會兒也不是時候啊!要是就這麼在這裏說了,周圍的人會相信嗎?還有那個保安,他根本就不可能相信,沒準兒還會覺得自己瘋掉了。

但是要是不解釋,現在要怎們脫身?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保安突然接聽了一個電話,說是讓他趕緊過去,後門那邊發現了一些什麼事兒。

保安知道那邊着急,看了看六叔,又看了看周瑩瑩,那眼神像是在問周瑩瑩這件事兒怎麼辦,要是周瑩瑩打算計較下去,那這件事兒自然要帶走,要是周瑩瑩都不追究了,這事兒基本上也就算是結束了。

周瑩瑩看着那保安的表情,大概也明白了那個保安的意思,趕緊笑呵呵的上前說,“要不這事兒就算了,我不想太麻煩了。”

保安看着周瑩瑩一臉爲難的樣子,猜到周瑩瑩是不希望吧這件事兒弄得太大,這件事兒要是真的鬧開了,對她貌似沒有半點兒好處。

“那好吧,你們趕緊都走吧,別在這裏繼續影響交通了!還有啊,這種事兒以後少做,你看看弄得這地方這麼亂,這要是真的出現什麼事兒了,你們誰負責啊!”

保安在教育了周瑩瑩他們兩個一陣之後,轉身離開了。

周瑩瑩看着六叔,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但是六叔開始不淡定了,“我剛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事兒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楚的,還是先去我家裏再說。”

六叔看着周瑩瑩,知道現在的事兒真的是有點兒複雜了,也沒多說話,跟着周瑩瑩身後就朝着周瑩瑩家的方向走了過去了。

剛一進門,周瑩瑩關上大門,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剛纔真的是……”

周瑩瑩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了,剛纔的事兒真的是太噁心了,自己居然失算了!爲什麼就不能直接拿着那個羅盤過去呢?當時要是真的拿着了,就肯定不會開門了,也就不會有後面的故事了。

六叔還是不理解剛纔的事兒,趕緊又問了周瑩瑩幾句,周瑩瑩也不藏着,直接把趙建波的事兒說給了六叔聽。

“這事兒也不是你的錯,那小子執念太重了,這要不弄死你,他估計都不能善罷甘休了。”

在六叔看來,鬼都是有執念的,有的鬼就這麼無恥,總覺得自己是對的,別人的意見都是錯的,這種事兒還沒辦法解釋,你越是解釋,那些鬼就越是覺得你在掩飾。

真的很想知道趙建波那種人生前是不是也是這樣,估計要真的是這樣的話,他活的也真的是有夠累的了。

“哎,這也是我頭疼的地方,他總找我麻煩,但是我還抓不住他,每次都讓他跑掉,要是能抓住他就好了。”

周瑩瑩想着,那個趙建波就會逃走,每次都一樣,根本就不會給自己抓住他的機會,每次一看事兒不好,就直接溜之大吉,之後再看着自己落單了,就出來禍害自己,簡直比泥鰍還要討厭。

“這事兒你沒問問張昊天他們嗎?”在六叔看來,張昊天那小子雖然學習這些東西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這小子的悟性真的是太好了,現在的本事已經很厲害了,周瑩瑩要是真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直接找他也就是了,再說了,這麼好的朋友,可能不幫忙嗎?

“我知道,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一提到張昊天他們,周瑩瑩忽然想到,自己着急要出門的目的是什麼,自己可是要出去找張昊天還有周偉光他們兩個的啊!

要是沒猜錯的話,他們兩個應該是在一起的,並且現在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了,不然不會電話接不通的。

只是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麻煩,周瑩瑩根本就不知道,這也是她非要出門的一個原因,只有出去轉一圈兒了,才能知道張昊天他們大概的方位在哪裏,會遇到什麼樣的麻煩。

六叔聽了周瑩瑩的簡單介紹,也知道現在的情況相當緊急,“那,我能做什麼?”

“您跟我在一起吧,我現在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你幫我就可以了。”周瑩瑩說着話的時候都已經開始覺得頭暈了,最近這身體狀況真的是太糟糕了,要換做是之前身體好的時候,趙建波根本就別指望這麼羞辱自己,直接給他打回去老遠了!

“行啊,你咱們現在去哪兒?”六叔覺得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先去張昊天家裏看看吧,他家裏要是沒有的話,回頭再想其他的地方。”周瑩瑩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應該去張昊天家裏看看,興許他們就在家裏也說不定呢!

要是他們兩個都在張昊天家裏,那自己倒是省事兒了,也省的擔心了,只是……

周瑩瑩想着,又一次找出手機,分別給張昊天和周偉光打了個電話,想看看現在電話能不能接通,要是能接通就說明他們兩個安全了,要是還不能接通的話…… 後面的事兒,周瑩瑩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他們的電話可以接通,自己可以跟他們聯繫上。

但是希望是美好的,實際情況是不那麼美好的,兩個人的手機還都是接不通的狀態,這讓周瑩瑩心裏更覺得不好了。

他們兩個不會真的出了什麼事兒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趕緊收拾了幾件東西,打算去張昊天家裏看看。

在收拾那個羅盤的時候,周瑩瑩稍稍遲疑了一下。

這東西自己要帶出去嗎?就不說別的,就這個個頭,貌似就不太適合帶着,可這東西應該是個寶貝,自己帶上興許還能有什麼幫助也說不定呢?

周瑩瑩拿不定主意,六叔這會兒等的也有些着急了,這一天,根本就是在着急中間度過了!

這開始是在擔心周瑩瑩的安危,現在好了,換成擔心張昊天和周偉光了!

看着周瑩瑩猶豫不決的樣子,六叔覺得奇怪,“你在幹什麼呢?”這會兒是着急的時候了,不好好的準備一下趕緊走,還在這裏猶豫什麼事兒?

“我不知道要不要帶這個。”周瑩瑩伸手指着之前被放在桌子上的那個羅盤,弱弱的問着六叔。

實際上週瑩瑩自己心裏都知道,六叔不動他們的那些事兒,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不是要帶着,但是這會兒周瑩瑩選擇困難症犯病了,根本就沒個結果。

六叔仔細的看了看那個羅盤,“這東西你是從哪兒弄來的?”

“什麼?這是我家裏的啊!”周瑩瑩好奇了,難道六叔看出來什麼事兒了嗎?

按說這不應該啊,六叔也不會懂得這裏面的事兒,難道六叔看出來一些其他的事兒了嗎?

周瑩瑩心裏好奇,想要問問六叔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但是又看着六叔認真的樣子,不好意思打擾,想着或許自己可以等到六叔看完了,再問也來得及。

北京雪人 六叔這邊看看,那邊又看看,還小心的給羅盤翻了個面,在全都檢查了一圈兒之後,六叔點了點頭,“這可是好東西啊!”

“啊?六叔,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周瑩瑩心裏一驚,心說六叔一個外行人都能看的出來,那這東西還真的是挺寶貝的啊!

“你看看,這纔是真的古董啊!”六叔指着那個羅盤,開始小心的說着。

周瑩瑩心裏瞬間失望了,還以爲六叔能說出來什麼事兒呢,原來只是這些啊!但是這些就不用六叔來說自己也都知道,這是祖上傳下來的東西,自然是古董。

看着周瑩瑩臉上尷尬的表情,六叔趕緊又補充了幾句,“這個看起來就很厲害,我盜墓這麼多年,就算是不懂這裏面的事兒,但是我也看得出來,這東西保平安那是沒什麼問題了,帶着吧。”

被六叔這麼要說,周瑩瑩也覺得,自己剛纔猶豫就是因爲這個東西大概會有用處,要是帶着,好歹多了一個保護自己的東西,也還算是不錯!

只是,這東西這麼大,自己要怎麼拿啊!

當六叔看到之前周瑩瑩找出來的那個盒子的時候,眼前又是一兩,“那個羅盤是不是就在這個盒子裏面放着的?”

“是啊,怎麼了?”周瑩瑩又不理解了,這盒子確實是之前裝那個羅盤的,但是這又能怎樣呢?六叔不會是打算讓自己用這個盒子裝那個羅盤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到時候真的不保證能順利的打開這個盒子了。

“這盒子也是個寶貝,看着這個尺寸,應該是跟那個羅盤配套的,一起帶着好了,省的再弄壞了那個羅盤。”

“可是這個盒子不好打開啊!”周瑩瑩把之前打開那個盒子的經理說了一遍,這盒子確實不好弄,自己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盒子要怎麼關閉上,要是這樣一個麻煩還要帶着的話,那還真的是挺糾結的呢。

“哦,你是不會用這個盒子啊!這個簡單,來,我教你!”這種事兒對於六叔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

他盜墓那麼多年,什麼機關沒見到過啊,就算是沒親眼見到過,圖形總也見到了,這種小的機關盒子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簡單到不行了。

周瑩瑩看着六叔在那邊一點一點擺弄着那個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用的盒子,第一次覺得六叔也真的是太厲害了啊!

還有就是,這個盒子設計的也真的是太夠巧妙了,真不知道當年是誰設計的這樣的一個盒子,看上去根本就是沒辦法打開的,但是隻要輕輕的按下四個角落,就會看到那個能打開盒子的地方了。

周瑩瑩忽然明白了,原來不是自己的鮮血弄開了這個盒子,是因爲自己無意之間觸碰到了盒子的四個角,所以纔會弄開這個盒子啊!

在弄清楚這個盒子的原理之後,周瑩瑩覺得帶着這個盒子也還算是不錯,真的就像是六叔說的那樣,至少可以防止弄壞這麼寶貝的羅盤。

全都準備好了之後,周瑩瑩帶着六叔一起,直奔張昊天的家,想看看他們是否在張昊天家裏,還有,要是不在的話,他們能去哪兒,是否有什麼線索。

周瑩瑩忽然開始懷念丫頭在的日子了,那時候丫頭還在,至少能問問丫頭張昊天的行蹤,但是現在丫頭已經不在了,自己還能去問誰?

剛到張昊天家門口,周瑩瑩就覺得房子裏面有什麼不對的東西,尤其是周瑩瑩伸手開門的時候,門上的冰涼更讓周瑩瑩覺得奇怪了。

這是什麼情況?按說家裏應該沒鬼的啊,之前養着的丫頭已經魂飛魄散了,現在還會有誰在這裏呢?

還有,自己一直聯繫不上張昊天和周偉光,家裏又這樣,這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

周瑩瑩心裏開始小心堤防,在真的打開那扇門的時候,不等裏面的鬼做出反應逃跑呢,周瑩瑩就直接衝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那隻鬼的胳膊了。

四目相對,周瑩瑩看清楚了那隻鬼,那隻鬼也看清楚了周瑩瑩。

“怎麼會是你?”

這一人一鬼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着。

“你爲什麼會在這裏?”周瑩瑩在說完那話之後愣了一下,立刻又問了一句,想知道這隻給好好的爲什麼會出現在張昊天的家裏。

那隻鬼看着周瑩瑩,剛纔提着的心也算是掉了下來了。

在簡單的把之前的事兒都說了一遍之後,那隻鬼可憐巴巴的看着周瑩瑩,“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本來我想暫時離開這裏,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幾天的,可我又擔心張昊天那邊出事兒了,他都已經好幾個小時沒回來了。”

那隻鬼說的也是着急到不行了,要不是擔心自己被捉走了,真的會衝出去找張昊天了。

周瑩瑩和六叔互相看了一眼,心說這張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要是按照這隻鬼的說法,張昊天很有可能是回去那個美食廣場了,但是要是真的過去了,至少周偉光是能聯繫上的啊,要是連周偉光都聯繫不上了,那就說明……

後面的事兒周瑩瑩不敢繼續想下去,又看了看那隻鬼,“你在這裏等着,我們出去看看。”

要是真的跟這隻鬼說的一樣,那麼張昊天他們很有可能是去了那邊的美食廣場了,只要自己過去轉一圈,或許就能知道一些什麼也說不定呢!

六叔自然也是願意跟着去的,現在周瑩瑩這種身體狀況,要是她自己出門,還真的讓人不太放心呢!

周瑩瑩又交代了那隻鬼幾句話之後,轉身帶着六叔離開了張昊天的家,可剛一出門,周瑩瑩就覺得這件事兒不對了。

張昊天真的會去那個美食城樓上嗎? 禁忌遊戲:總裁的夜寵 要是真的只是簡單的看看,爲什麼還要去自己家附近帶走周偉光?

他們兩個當時神神祕祕的,如果真的只是去看看的話,爲什麼不能直接跟自己說,非要藏着掖着的?

所以這當中肯定還有其他的事兒,是一些不能被自己知道的事兒,自己到底不能知道什麼事兒?

周瑩瑩怎麼也想不出來,但是周瑩瑩知道,現在不是輕舉妄動的時候,自己沒目的的到處亂走,還不如沉下心來,想想辦法,看看怎麼做才能找到張昊天!

想來想去,周瑩瑩想到了之前爺爺教給自己的找人法!

那是個很有趣的小方法,當時自己年紀還小,爺爺就是用那樣的方法哄着自己開心的。

想到爺爺,周瑩瑩心裏多少有些難受,當初爺爺真的沒少教自己本事,估計他也能知道,自己以後的命運會相當的坎坷,一不小心就會丟掉性命吧。

來不及想更多,周瑩瑩帶着六叔準備轉身回到張昊天家裏,但是想着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兒不能陰氣太重了,而張昊天的家裏此時正有一隻鬼,要是這隻鬼就在旁邊,那自己還怎麼用那個小方法?

合計來合計去,周瑩瑩想到了這房子後面的一個涼亭,那地方平時很少有人去的,並且陽光充足,陽氣也很充足,在那裏進行的話,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周瑩瑩確定了地點,一路帶着六叔去到了後面的涼亭裏,果然,這會兒別說是涼亭沒人了,就連那附近也沒什麼人,估計大家都到前面曬太陽去了,畢竟這裏太偏僻,一點兒也不熱鬧。

在把雙肩包放在涼亭的桌子上之後,周瑩瑩小心的從裏面翻找出幾張紙。

那都是準備寫符的紙,但是這會兒,卻被周瑩瑩捏在手裏,裁成了一個一個小人的形狀。

桌子上放了一碗水,周瑩瑩嘴裏唸叨着什麼,點燃了一張符,把紙灰丟進水裏面,攪和了幾下之後,周瑩瑩用手蘸水,朝着那幾個小人的身上丟了幾下。

“起!”

話音剛落,原本還好好的躺在桌子上的小人兒,一個接着一個的站了起來。

“帶我去找張昊天,知道嗎?”周瑩瑩下達命令,生怕那些小人兒不知道,還特意問了幾句。

那幾個紙人兒的腦袋全都慢慢的耷拉了兩下,像是在說自己知道了一樣,隨後按照順序,一個一個的從桌子上跳到地面上去。

六叔看的都呆住了,“這能行嗎?”

“不知道,試試看吧!”周瑩瑩心裏沒底兒。

這個方法是爺爺當年教給自己的,但是這個辦法自己從來就沒用過,還有就是,就算是爺,當初最多也就是用這個方法幫自己找媽媽,現在想想,就是客廳到廚房的距離,就算是不用這些小人兒,自己也一樣找的到。

但是現在真的惡業沒什麼其他的辦法了,要是能用這個辦法找到張昊天,那絕對是再好不過了!

眼看着那些小紙人越走越遠,周瑩瑩趕緊拿着東西,喊着六叔一起,小心的跟着那些紙人。

眼看着那些紙人每隔一段時間就停下來四下看看,像是在判斷張昊天的方向一樣,六叔就覺得這事兒相當的神奇!

霸道總裁野蠻妻 甚至六叔還在想,要是自己真的會了這個方法,以後自己探路,就不用親自下去了,直接讓這麼個小東西下去看看不就可以了!

周瑩瑩這會兒還在小心的跟隨着,但是這些紙人越走越遠,不知道走了多久,竟然開始分叉了!

這讓周瑩瑩多少有些糾結了,這可怎麼辦?這裏只有自己和六叔兩個人,難道自己和六叔要分開尋找張昊天他們嗎?

但是現在貌似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爲了能儘快的尋找到張昊天和周偉光,周瑩瑩只能跟六叔商量着,讓六叔走另外那條線,自己則是跟着走這邊。

在分開的時候周瑩瑩還特意告訴六叔,“不管有什麼事兒,只要是不對勁兒的,千萬給我打電話啊!”

六叔不是懂行的人,要是張昊天他們真的在六叔那邊,六叔再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那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

“放心好了,我會的!你也一樣,你那邊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的話,千萬要給我打電話啊!”

六叔也一樣不放心周瑩瑩,就不說前面是否有危險,就周瑩瑩現在的身體狀況,就不容樂觀啊! 第32章你對我真是好狠的心

姜南初帶著粉紅色兔耳朵走出來,心中有些懷疑謝半雨的審美,這件衣服好奇怪,似乎是小兔子套裝,就是露的有點多。

陸司寒這種成熟的大叔會喜歡這種調調嗎?

陸司寒沒有說話,眸子漸漸變得幽深,喉結微微滾動,感覺喉間痒痒的,像是被羽毛拂過。

「過來。」男人喑啞著嗓音說。

姜南初點了點頭乖巧的站在了陸司寒的對面。

陸司寒的目光就好像帶著溫度,看的姜南初渾身發熱,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伸手擋住身體,但是卻被陸司寒的大手給攔住。

「現在知道怕了?」

姜南初覺得這樣的陸司寒很陌生,充滿了危險,有些心怵,自己好像惹到他了。

陸司寒一把拉過姜南初,將她拉入自己的懷中,隨後大掌拍打到了屁股上。

「啊,疼。」

「下次還敢穿這樣的衣服,有你疼的!」

陸司寒惡狠狠的說,隨後大步離開了姜南初的房間。

「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