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賤婢一樣的存在,做妾都是高攀了!

當然,玉仲白是反抗過的,玉仲白的父親也不想犧牲自己兒子的幸福,但偌大的藍電霸王宗可不是他們的一言堂,比玉仲白父親更加年長的老不死都還有四五個呢!

這一來二去,其結果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幸運的是,玉仲白娶的寧氏正妻是個溫婉賢惠的,對玉晴兒母女沒有任何意見,甚至因為自身無法生育的原因,對玉晴兒更是關愛有加,所以玉晴兒母女在外雖受盡冷眼,但在家裏,還是能夠感受到溫暖的。

只是在玉晴兒六歲覺醒武魂之後,巨靈金龍武魂的出現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巨靈金龍不是藍電霸王龍,沒有雷霆之力的玉晴兒在藍電霸王宗更加坐實了異類的身份!

必須要說的是,巨靈金龍一點都不比藍電霸王龍弱,甚至還隱隱超出了一線,玉晴兒的天賦也很強,先天魂力九級,即便是玉天心以及玉天恆也不過如此,但就是因為玉晴兒的天賦太強了,藍電霸王宗才容不下她!

心裏有鬼的自己清楚,藍電霸王宗對玉晴兒如何,他們心裏門清兒,出於恐懼、羨慕乃至嫉妒,他們開始變本加厲的排斥玉晴兒。

人性的陰暗面就是這麼令人作嘔。

玉晴兒厭惡透了藍電霸王宗這個傲慢自負又陰暗的宗族,在巨靈金龍覺醒之後,沉積六年的負面情緒全部爆發,一氣之下便帶着母親去了奧古城。

玉仲白攔不住,而且他也明白,藍電霸王宗不適合玉晴兒,倒不如離開,或許換個環境,玉晴兒能有更好的成長。

其實有時候雲錚也在想,那時候玉仲白的選擇,還真不一定是正確的。

曾幾何時,雲錚想過,像玉仲白這種人物,為什麼在原著里卻連一言片語都未曾提及。

後來雲錚想明白了,若不是他的到來,玉晴兒恐怕就已經死在六歲時的野外實訓了——要知道,當時若是沒有雲錚,距離銀背豺狼最近的就是玉晴兒和那個不斷大叫的男學員了,玉晴兒六歲時的小短腿,顯然是跑不過銀背豺狼的。

玉晴兒面對一頭銀背豺狼都費勁,更何況是群狼環伺!?

還是那句話,修鍊是很唯心的,玉晴兒若死,玉仲白恐怕一輩子也就停在八十四級了!

一個魂斗羅,又是藍電霸王宗出身,還是宗主之子,恐怕在原著里,還不等他露面,就已經死在武魂殿那次獵魂行動之中了吧!?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假設,現在的情況就是雲錚的出現讓玉晴兒活了下來,既不用面對藍電霸王宗內的冷言冷語,也可以在天鼎城無憂無慮的成長,一切都在朝着好的一面發展,玉仲白也成功的突破了封號斗羅,成為了藍電霸王宗第二位封號斗羅!

成為封號斗羅之後,玉仲白在藍電霸王宗的話語權可就重了許多,再加上其父的背書,兩尊封號斗羅完全可以震懾宗族內那些老米蟲們了!

不誇張的說,現在只要玉仲白願意,完全可以帶着玉晴兒母女回藍電霸王宗,即便是以前那些暗箱操作,將玉晴兒母女逼走的人,也只能硬著頭皮應下!

但玉仲白並沒有這麼做,他知道,還不到時候。

現在已經不是藍電霸王宗能不能容得下玉晴兒了,而是玉晴兒能不能原諒藍電霸王宗!

選擇權在玉晴兒手中,但很明顯,玉晴兒對藍電霸王宗一點好感都沒有。

。 「拿下!」

這時,一隊青甲城衛軍匆匆趕來。為首的頭領盯着秦楓,眼神陰沉,一聲令下。左右城衛蜂擁而上,用鎖龍繩將他捆得結結實實。

「你們做什麼?這位可是少司空大人!」劉病言厲聲喝道。

奇怪的是,他居然不結巴了。

那城衛軍頭領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喝道:「城衛軍辦事,需要你來教?不管是少司空,還是誰,壞了帝都的秩序,就要負責任!」

「帶走!」

他大喝一聲,說得慷慨激昂。

「慢著!」

趙武靈上前一步,正要開口,但到了嘴邊的話直接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逼回去了。他臉色漲得通紅,渾身都在顫抖。

是那位七轉仙人境強者!

對方實力太強,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

「哼!」

城衛軍頭領冷哼一聲,拖着秦楓,迅速離去。

片刻之後,四周恢復了寂靜。

「趙公子,現在怎麼辦啊?」閻煜皺緊眉頭,擔憂地問道。

「你們先回去,我去看看!」趙武靈說罷,便匆匆離去。

……

秦楓直接被扔到了府尹大牢中。

那裏昏暗無比,空氣中瀰漫着腐朽的酸臭味。

「嘿嘿嘿,這又是從哪抓來的小子啊,長這麼眉清目秀的,應該沒吃過多少苦頭吧?」一旁的牢房中傳來沙啞的笑聲。

「不錯不錯,這是老夫喜歡的味道,真香!」有人還舔了舔嘴唇,露出貪婪之色。

「閉嘴!」

獄衛怒聲呵斥,揮動勁鞭,將湊過來的囚徒全都抽了回去。鞭子上隱隱有雷霆閃爍,霹靂聲不斷,落在囚徒身上便是一道血痕。

「嘿嘿!」

而這群囚徒似乎早就習慣了,反而沒臉沒皮地笑起來。

「進去!」

城衛軍將秦楓推進一處狹窄的牢房中,關上牢門。

獄衛湊上去,小聲問道:「老兄啊,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

「嘿嘿,你們不知道啊……」那城衛軍邊說着,邊走遠了。

牢房中,秦楓閉着眼睛,腦海中浮現出無數個畫面:七轉仙人境強者,竟然讓他毫無還手之力,帝都果真是藏龍卧虎之地!

「怎麼辦?」

他的思緒迅速轉動起來,必須儘快想辦法出去。

不過,他身為少司空,上卿身份,府尹肯定沒有權力處罰他。但關鍵是,他在帝都也沒多少熟人,所以就算府尹濫用私刑,別人也管不到啊!

「嘿嘿,小子,你還活着嗎?活着就吱一聲,爺爺好久沒見到新面孔了!」邊上牢房的人笑嘻嘻地說道。

「哼,小畜生,再不說話,老子拿尿滋你了!」有人罵罵咧咧地嚷嚷道。

秦楓眼瞼微動,有氣無力道:「吵什麼吵?沒看到手腳都被綁住了嗎?動不了了,有什麼好說的?」

「嘿嘿嘿,小子,一看你就是第一次被綁吧。」邊上那人笑道,「這鎖龍繩很容易掙脫,你只需要這般……」

說罷,他把掙脫鎖龍繩的辦法告訴了秦楓。

秦楓依法試了一番,居然成功了!

人才啊!

他不禁多看了隔壁那傢伙一眼。

「嘿嘿!」那傢伙得意地挑了挑眉頭,還努努嘴,示意自己身上綁着鎖龍繩呢。

秦楓有些疑惑。

「你不知道,這些獄衛精明得很。若是他們知道我們有辦法解開鎖龍繩,下次就會上穿骨刺的,那滋味……嘖嘖嘖。」那傢伙直搖頭。

秦楓不禁笑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

沒等那傢伙說話,四周人都開始起鬨了。

「他叫邋遢鬼,哈哈哈,整天邋裏邋遢的。」

「胡說,他明明是呼嚕怪。一睡覺,那呼嚕跟打雷一樣。」

嘰嘰喳喳的議論聲響起來。

秦楓沒有理會,而是看向那傢伙。

「我本家的名字叫張逃。弓長張,逃跑的逃。」他正經地說道。

逃跑的逃?

秦楓有些詫異,笑道:「為什麼會起這個名字?」

「我爹當年從獄中逃出去,然後跟我娘在一起,生了我。所以,他就希望我將來能不被任何人抓住,所以取名為逃!」張逃笑嘻嘻地說道。

有意思!

秦楓問道:「那你為什麼不逃出去?」

「逃出去?」張逃搖搖頭,反問道,「逃出去做什麼?這裏多好啊,有的吃,有的喝。而且,這些傢伙又會說話。」

「嘿嘿嘿,那可不,你以為爺爺這麼多年的魔音繚繞是白練的?」對面的人得意道。

「喂,小子,你還沒說你是怎麼被抓進來的!」有人問道。

秦楓笑了笑,說道:「當街打鬥,毀了幾處房子,這應該要關多久啊?」

「當街打鬥?」

「切……」

四周傳來一陣鄙夷聲。

「不會吧,我看你不是一般人!」這時,東北角的黑暗牢房中有人突然開口,「頭頂有金龍之氣,應該是皇朝之主吧。」

「什麼?」

「皇朝之主!」

「這小子是皇朝之主?」

「老瞎子,你不會看錯吧?」

四周轉而響起一片驚呼聲。

「腰纏紫氣,官位起碼是上卿!」那人又補充了一句,「老瞎子我雖然眼瞎,但是心不瞎,應該不會有錯!」

秦楓心裏咯噔一跳:完全正確。

能靠望氣就判斷一個人的身份,此人的陰陽術造詣匪淺啊。

「小子,你真是皇主?」

立馬有人湊了過來,似乎想要從對面的牢房中鑽出來。

「對啊,你要真是皇主,我們想辦法送你出去,然後你再舉國之力,前來救我們如何?」

很快,囚牢中的人都竭力往秦楓這邊湊。

連對出去不感興趣的張逃也露出好奇之色。

皇主身份雖然在各大世家眼中不算什麼,但在這些囚徒和平民中可是了不起的存在。更何況,秦楓還是上卿呢!

秦楓笑着搖搖頭,嘆了口氣道:「唉,出去又能怎樣呢,還不是死路一條?」

這時,陰暗角落的老瞎子再次說道:「小皇主,老瞎子敢斷言,你今天夜裏有一死劫,如果過不去,必定要葬身於此!」

秦楓心裏咯噔一驚:難道帝都世家真的狗急跳牆,要殺了自己?還是說這老瞎子危言聳聽?

「不過,」老瞎子話鋒一轉,說道,「解救之法也有,你可願意聽?」

沒等他說完,獄門突然打開了。一道刺目的光芒投射過來,眾人都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秦楓也不例外。

這時,只聽一道氣急敗壞的吼聲響起:「秦楓呢?那小畜生在什麼地方?今天不把他整死,老子把賀字倒過來寫!」

。 0001穿越成王

夜,漫天無星,死一般的寧靜,一輪血月當空,天生異象。

天龍大陸大秦帝國天偉二十八年,皇城倫王府。

古色古香的房間內,雕蛟刻麟的床榻前滿滿當當的圍着一群人,個個面色凝重。

陰暗帶着濃厚血腥的味道瀰漫鼻尖,突然窗外連接炸響紫雷,響徹整個夜空。細風無聲掠過,房中燭火跳躍不止,或明或暗,映照在牆上的人影猶如鬼影重重,不斷有人在悲痛哀嘆。

唯獨一年輕男子緊閉着雙眼安靜的躺在床上,身着華貴衣袍沾滿血污;男子看起來五官端正皮膚白皙,面容清秀而不失威嚴,高挺的鼻樑、薄而有肉的嘴唇顯得誘人的性感;一對筆直細長濃密的雙眉尾端微微上翹,長長的睫毛下緊閉着一雙大大的丹鳳眼。

男人雖昏迷,臉上的神情卻甚是悲愴,皺着的眉頭一直不曾鬆開,細看之下,臉色蒼白嘴唇泛紫,身下傷口還在微微滲血,雙手緊握成拳,可見男人昏迷前是有多麼的憤怒。

床榻邊,一直在悉心照料的白髮蒼老身軀突然顫慄起來,凄厲夜諦般的哭聲陡然響起:「倫王殿下……檳天了。」

原來,床榻上躺着的男人是大秦帝國八皇子歐陽慧倫。

一眾人等皆頃刻間惶惶不安跪下悲鳴不斷,眼看着床榻上的男人面色漸漸泛青起來。

床榻前,一絕美小女孩身體不斷顫抖著緩緩跪下,兩行清淚無聲話落臉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