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變得十分的憔悴。

「現在還需要打嗎?」劉俊之淡淡的說道。

他想要收服這方勢力,金屬人擅長煉金。

而如果是綠魔人打理紅楓山莊的葯田,會收到意外的效果。

許德拉呆過的地方,會產生一種十分稀有的礦物。

而且這種礦物,劉俊之現在也是挺需要的,因為神武大陸沒有這種東西,他就可以拿出這種東西去換錢。

系統臨走之前告訴他,逍遙帝君現在十分的需要錢。

雖然不知道逍遙帝君用這些錢去幹什麼,但是既然系統這麼說了,劉俊之決定全力的支持逍遙帝君。

對於賺錢這種事情,劉俊之是最為擅長的。

現在的紅楓山莊。所有宗門的日常開支。劉俊之只需要負責一半就夠了。

所以剩下的錢,都由劉俊之支配。

而且這些錢基本上,都被劉俊之運用妥當。

而且現在劉俊之手裡的錢夠紅楓山莊宗門日常開支的兩倍。

也就是夠紅楓山莊兩年的開支,這些錢劉俊之能夠自己支配。既然逍遙帝君需要的話,劉俊之可以通通給他,來換取自己所需要的物品。 對於劉俊之而言,神武大陸處於十分的混亂當中。

這是他不想看到。

武神血脈 因為這個已經打亂了他原來所有的計劃。

根據原來的計劃。

他只要坐上人皇寶座,然後再收拾三大宗門和妖族即可。

可是現在這種混亂的局面,劉俊之以前所制定的計劃已經完全沒有效果。

現在的他要改變策略方針。

但要確保袞州在自己的手中,只有袞州全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才可以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可是掌控袞州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件事情劉俊之也是知道的。因為袞州王是人皇的絕對支持者。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如果想讓他支持自己。那就得登上人皇寶座才行。

劉俊之想來想去。這哪裡是重新制定了計劃,人皇還是會作為自己最主要的目標。

只不過其餘的計劃發生了改變,大體上來說,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不過劉俊之現在考慮的因素要多得多。

盛寶閣不愧是消息靈通。現在各種各樣的情報。

都已經到達了他的手中。

什麼發現了只剩下骨架。卻能行走的奇怪生物。

什麼從口中噴出各種元力的大蜥蜴。而且這些大蜥蜴還會飛。

反正是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情報,全部彙集在劉俊之的手中。

而劉俊之面前站著的金屬人,綠魔人,許德拉。就是出現在袞州的一小股勢力。

後面的武者十分佩服劉俊之。

眼前的少年在對魔族的戰爭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們已經很是敬佩。

而現在是十分敬佩,他們根本看不出油頭的稀奇古怪的種族。

這個叫做劉俊之,一眼就能將其認出來。

擁有此等見識,再加上本身實力不凡。他未來的道路一定會走得更遠。

那個綠魔人終於知道了,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少年不是普通的敵人。

而且對他們知根知底。

所以這場仗並不是很容易打。

而且似乎這方世界,和他們的世界有所不同。

這裡的木元素十分的充沛,而且降臨這方世界之後,自己的實力竟然有所提高。

而且突破了他原來根本無法突破的階級。

雖然自己的實力有所提高,可是這個木魔人在面對劉俊之的時候,也十分小心翼翼。

他不了解這個世界如何劃分武者的實力。

所以一切都要以小心為上。

而且他是十分的小心。

一直在觀望,並且沒有動手。

不過他不動手。並不代表別人會不動手。

而且眼前這個女子,一手冰元素。

讓這個綠魔人十分的頭疼。

並且頭疼到了一定的地步。

這個女子所施展的冰元素。對他有著天生的剋制。

而且這種克制,讓這個綠魔人十分的難受。

那一片黑壓壓的野豬人,並沒有動靜,因為他們在等待著他們的指揮官下達命令。

那個鐵魔人雖然極力控制自己,不再去想那句廢銅爛鐵。

可是在面對劉俊之的時候,他卻十分的無奈。他沒有想到這個男子,竟然能控制雷電。

作為金屬人,他們最懼怕的就是雷電。

而這個男子似乎掌握了他的這個弱點。

並且針對這個弱點。無限的放大。

這讓金屬人十分的鬱悶。

並且沒有辦法找到應對的方法。而且這個少年,在不停的騷擾著他,讓他根本沒有時間思考,做出自己的應對。

而最鬱悶的莫過於那頭許德拉,他發現自己的對手,十分的難纏。

而且全面的壓制住它的三個頭的屬性。

讓他根本無法發揮自己原有的實力。

看來只能變成人身,和面前這個女子對抗。

不過他剛剛變成人身,就被整個的出去。

這頭許德拉他並沒有想到。這個少女的力量會如此的巨大。

在他變成人身的過程當中。將他整個人都扔了出去。

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這頭許德拉知道他自己在變身的時刻。

本體的體重會瞬間增加兩倍。那少女竟然在這個時候將他整個舉起。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十分的不可思議。

這頭許德拉被扔出去的時候,早已經變成人類的形態。

唯劍永尊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女。

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迅速向那個綠魔人靠攏。

他知道,僅憑他一個人的力量。

是根本無法抵擋那個少女的。

所以他只能幫手。

大哥離他太遠了。所以他只能找二哥幫忙。

因為只有他的二哥,能夠解決他現在的困境。

他們身後那群野豬人並沒有動。因為現在不需要他們動。

現在已經是處於劣勢。如果發動全面戰爭的話,沒準是更處於劣勢。

「我們不是對手,撤。」這個綠魔人高喊了一聲。

然後迅速的向後退去,並將他身邊的鐵魔人,也向後拉去。

剛化作人形的許德拉聽完話后。也迅速的向後退去。

因為他們面前的敵人十分的強大,是根本打不過的。

所以只能先暫時的撤退,因為處此之外,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別的辦法供他們選擇。

但是對於劉俊之來說,肯定不會讓他們輕易的撤退。

因為原因很簡單。

不管是許德拉還是野豬人。 左相大人的小嬌妻 對於現在的劉俊之來說,都是十分需要的。

野豬人雖然食量巨大,攻擊力也不算太高。

但這些傢伙對於建築。擁有著十分高明的技巧。

而且他們能口吐人言。所以溝通起來沒有任何的問題。

所以劉俊之肯定不會放他們走,因為在劉俊之面前,他們就是資源。

一筆十分巨大的資源。

而且這筆資源就站在他面前,怎麼可能讓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子下溜走!

那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劉俊之突然加速,他自認為,在神武大陸這片土地上,除了素問心以外,還沒有人的速度能超過他。

就連身為鯤鵬一族的雕爺,在速度上恐怕也會比他慢上半步。

而劉俊之出手的目標不是那個金屬人,而是那個綠魔人。

因為他隱隱約約的看出來,那個綠魔人才是他們三個人當中的主心骨。

那個綠魔人眼前一花,然後他整個人就被劉俊之捆起來倒在地上。

那個綠魔人一臉的無奈,自己只看見一個影子,然後就被抓了,這叫什麼事? 那個金屬人直接變成了一具冰雕,被寒冰所籠罩著。

至於那頭許德拉,更是十分的慘淡。

因為他整個人被人摁在土地當中。口中吞咽了很多泥土。

這頭許德拉他就不明白了。

剛才勢均力敵的敵人,突然間變得無比的強大。

這他喵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是主動投降。我將僱用你們。看你們一身打扮應該是奴隸吧,如果不主動投降的話,你們還是做奴隸吧。」劉俊之沖那個綠魔人說道。

對於劉俊之來說。他當然希望這些種族自動投降。

因為這樣的話,他不用擔心哪一天他們會叛變。因為主動投降會是雇傭的關係,他會給他們這些人錢財。

因為是雇傭關係,這些種族處於自由之身。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明顯是營養不良。

吃飽肚子應該才是他們最大的心愿。

「這個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綠魔人原本聽到劉俊之的話后,心中十分的錯諤,這個男人怎麼知道他們是奴隸。

但是不管這個男人是怎麼知道的,好像他對於自己等人並沒有任何惡意。

而且剛才他抓住自己,自己很可能又將會變為奴隸!

但是這個男人並沒有那麼做,而是給他兩種選擇。

「商量個啥。先說說我們主動投降的條件吧。」那個金屬人說道。

他們從一出生就是奴隸,從沒有被當過正常人。

他們的主人高興的時候,賞他們一碗飯。不高興的時候。

他們就只能餓著肚子。

而且他們還要去替他們的主人打仗。

不是打仗,對他們來說是既殘酷又幸福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