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說起來,小冊子具有神奇的靈魂防禦能力,楊玄真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去創造靈魂防禦手段,他需要的是強大的物理防禦手段。

楊玄真創造出強大的攻擊手段后,又接著創造防禦手段。 「宿命?」

一道道玄奧的宿命之力在楊玄真的體內流轉,強化他的細胞,強化他的身體。

「宿命?」楊玄真有些明白了,只要參悟出宿命玄奧,就可以用宿命之力來改善身體,強化身體。

還是那句話,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他命中注定了身體強大。

如四神獸,四大主神,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青龍命運中註定了身體強大,力量強大;而白虎命中注定了速度快;朱雀命中注定了恢復能力強,且擁有涅槃的能力;玄武命中注定了防禦強大。

世界萬物,皆是命中注定,他們都有自己的命運。

用現代的話說,有些人命好,他出生在富貴家庭,含著金鑰匙出生;有些人命差,出生在貧苦家庭,一生凄苦;這就是命,是宿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無法更改。

有人腳踏七星,命中注定要當大將軍,封侯拜相,有些人命中注定了要當皇帝,此為命,乃宿命。

無論是富貴,還是貧窮,皆是命。

話說,宿命不可更改,不過,天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一,此為天道留一線,所以,人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現在,楊玄真在參悟命運法則,參悟預言和宿命,他就是在一步步的改變自己的命運。

「預言,宿命,緣分,造化,因果,時空!」楊玄真越是參悟,越發感覺命運的不可測,同時,又能感覺到其中的一些聯繫。

「星球有宿命,國家有宿命,人有宿命,植物,石塊也有宿命!」

隱約間,楊玄真有一種感覺,他好像抓到了緣分玄奧,如果說預言和宿命屬於命運法則中的低等玄奧,那麼,緣分、因果就屬於中等玄奧,造化、時空屬於高等玄奧。

「對了,鴻蒙掌控者說過一句話,在附屬宇宙,任何生靈都無法參悟時空法則。」

時空,這是單獨的法則,又是命運法則中的一種玄奧。

說起來,萬事萬物都是鴻蒙靈氣所化,鴻蒙化混沌,混沌破開,衍化地水火風,此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是以,萬物又是『一』,是道。

如四大至高法則,命運,生命,死亡,毀滅,按理說,生命法則屬於至高法則,然而,大地法則中又蘊含了生之力玄奧,此外,水系法則中也蘊含了生命的奧義,光明法則中也有生命玄奧。

說完時空,再說命運,就比較好理解了,命運,可以把『命運』看成一條線,一個人的命運一條線,預言,宿命,緣分,造化,因果,時空,都是這條線上面的東西。

命運這條線,不斷的向前,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這是命運,命運之線,生老病死。

當一個人蔘悟了命運法則,知『命運』,能運用命運法則時,就能改變這條線,改變自己的命運。

現在,楊玄真就在改變自己的『命運』,他的身體在不斷的強化。

當楊玄真的身體強化到一定程度后,他明白,『只能這樣了!』他的命運法則才剛剛入門,還沒有成神,所以,對命運法則的運用非常有限,因此,對生命的強化也有一個限度。

身體無法強化后,楊玄真又嘗試著把宿命之力化成一件鎧甲。

隨著時間的流逝,楊玄真再次震驚,「沒想到,脈動鎧甲竟然和宿命之力融合了,而且,防禦力提高了十倍。」

「呼!」楊玄真長出一口氣,緩緩起身,看著周圍的一切,曾經被『宿命之力』斬斷的小樹已經長大,原本,那棵小樹只有嬰兒的手臂粗,現在,已經有成年人的大腿粗。

楊玄真立即拿出手機,發現手機早已經沒電了,楊玄真心神一跳,「過了多久了?」

此念一生,楊玄真用心計算了一下,才知道過去小半年了,此時,離過年僅僅十來天。

「時間過的好快啊!」楊玄真感嘆了一聲,心念一動,下意識的施展出預言玄奧。

「一步千米!」這也是一種預言,對自己的預言,他預言自己一步能跨出一千米,預言成真,他就真的跨出了一千米,這是一種無形的力量。

「比瞬移還要快啊!」楊玄真心念一動,以極快的速度往回走,僅僅數分鐘,他就回到了家中。

只見母親在家裡打掃衛生,準備過年,楊玄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媽!」

「你還知道回來?」何珍嘴裡有些嗔怪,心裡卻非常開心。

「媽!」楊玄真喊了一聲,說,「我來幫你。」

隨即,楊玄真施展預言玄奧,剎那間,玻璃上的灰塵消失,他預言在下一個時間結點,玻璃沒有灰塵,也不會沾上一點灰塵,當然,楊玄真只能預言一段時間點,這也是受實力限制。

何珍看著乾淨的玻璃,有些驚訝,「這是什麼功夫?」

東方玥,蘇沐曦,楊千尋都學過魔法,楊玄真的父母沒有學過魔法,這會兒,何珍以為兒子用的是功夫。

楊玄真微微一笑,「媽,這是魔法,如果你感興趣,我可以教你。」

「魔法?」何珍有些好奇,卻不想學,「我沒興趣!」

現在,何珍是一所幼兒園的老師,每天和一群孩子玩耍,回家后,種種花草,生活非常愜意,她也喜歡現在的生活。

楊玄真還想繼續施展魔法時,何珍擺擺手,「玄真,我知道你有神通,不過,有些事情,需要腳踏實地的去做。」

「嗯?」楊玄真似有所悟,從臉盆里拿出抹布,用手擦柜子和茶几。

楊玄真在家裡呆了兩天,幫母親打掃了一下衛生,再次進入盤龍世界,而後,下意識的施展預言術,卻讓楊玄真心神一震,預言術竟然失效了。

「奇怪?」楊玄真暗自琢磨,在附屬宇宙,不能參悟時空法則,也不能參悟預言玄奧嗎?

接下來,楊玄真又施展了另外一種預言術,這一次,到是成功了。

楊玄真站在原地,試了一下預言玄奧的其他運用方法,他終於明白了,在盤龍世界,時空法則被禁止了,速度也被至高法則限制了,所以,只要在盤龍世界,無論實力有多強,都無法瞬移。

「四神獸的天賦神通帶有時空天賦,這麼說,可以在這個世界用時空法則。」楊玄真暗自思量。

隨即,楊玄真微微抬頭,向天上看了一眼,又想,『鴻蒙不會注意到我吧?』

「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楊玄真心中一橫,心靈放鬆,前往奧布萊恩帝國,他和小龍女有一種感應,他知道,小龍女和雪姬在奧布萊恩帝國。

楊玄真想,『在盤龍世界不能參悟時空法則,也不能施展時空法則,在原世界應該可以吧?』

另外,楊玄真還想找個時間參悟一下時空和預言,看能不能創造出一兩種天賦神通。

如,噬神鼠的天賦神通,四大神獸的天賦神通,都和時空有一些關係,也非常強大,楊玄真也想創造出類似的神通。 奧布萊恩帝國,西北行省,有一座非常寧靜的小山村,村子里約數十戶人家,每戶人家都有一個獨立的小院。

這會兒,有兩個漂亮的少女站在小院中,其中一個少女在院子中施展魔法,只見她施展了一個水球術,而後,問,「師傅,你看這樣行嗎?」

「嗯?」小龍女微微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雪姬看到小龍女臉上的笑容,有些驚訝,『師傅竟然笑了?』

平時,小龍女冷若冰霜,即使面對自己的徙弟,也沒有一絲表情,不過,雪姬能感受到小龍女對自己的關心。

雪姬走到小龍女身邊,好奇的道,「師傅,是他回來了嗎?」她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小龍女只會對一個人笑。

「嗯!」小龍女微微點頭,她和楊玄真心意相通,再者,兩人都修練了大預言術,心靈感應非常強。

夜幕降臨,小龍女一直站在小院中,雪姬已經準備好晚餐,她看著小龍女,喊了一聲,「師傅,吃飯了!」

「你吃吧!」小龍女淡淡的回了一句,不在說話。

雪姬暗中嘀咕,「師傅好是好,就是太冷了。」隨即,她自己走進屋子,獨自吃飯。

其實,達到聖域境界后,已經不需要通過食物來獲取營養,聖域強者享用食物,只是純粹的滿足口腹之慾。

當月亮升到半空時,虛空中出現一個黑點,黑點的速度極快,僅僅一會兒,那黑點就進入小山村,落到小龍女身邊,小龍女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你回來了?」

此時,小龍女就像一個等待丈夫回家的普通女子。

「姐姐!」楊玄真喊了一聲,伸手摟住小龍女,「我的命運法則終於入門了。」

「嗯!」小龍女也非常開心。

隨後,兩人坐到竹椅上,楊玄真把自己的感悟講給小龍女聽。

時間緩緩的流逝,不知何時,雪姬也來到了院子中,她靜靜的坐在旁邊,然而,她完全聽不懂,『法則?玄奧?這到底是什麼啊?師傅的境界,真的很難理解,難道說,這就是聖域強者參悟的東西?』

雪姬雖然聽不懂,不過,她暗暗的把楊玄真所說的話記在心底,她想,等我的境界到了,就能明白了。

這段時間,小龍女帶著雪姬遊歷,遇到喜歡的地方,就會多呆些日子,所以,她們在小山村多呆了些日子,而後,悄無聲息的離開。

楊玄真,小龍女,雪姬三人離開小山村后,小龍女和雪姬換了一身普通的魔法師長袍,楊玄真則是一身戰士打扮,看上去,三人就像一個普通的冒險小隊。

如楊玄真他們這樣的冒險小隊,玉蘭大陸非常多,當年,就有一隻冒險小隊來到烏山鎮。

路上,楊玄真和小龍女隨意的閑聊。

「姐姐,有不死戰士的消息嗎?」

「沒有!」

楊玄真記得,林雷遇到的五個不死戰士生活在混亂之嶺,後來,被教廷抓走,剛好經過西北行省,被林雷救下來。

「姐姐,如果再找到不死戰士,我就能參悟出土之本源,或許,有希望成就玄黃不滅之體。」

林雷剛剛打破宇宙,進入鴻蒙空間的時候,就是玄黃不滅體,後來,林雷創造宇宙后,才成就鴻蒙聖體,成為鴻蒙掌控者。

楊玄真猜測,「姐姐,你說,教廷有沒有抓到那幾個不死戰士?」

「應該沒有!」小龍女輕聲說了一句。

這一段時間,教廷一直在幫楊玄真尋找四大終極戰士的後裔,同樣,耶魯,迪莉婭等人也在幫楊玄真尋找四大終極戰士的後裔。

「嘀噠噠,嘀噠噠!」

陣陣馬蹄聲傳來,楊玄真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了一支商隊。

楊玄真拉著小龍女的手,側身讓開,準備讓商隊先過,當商隊從楊玄真他們三人身邊經過時,竟然停頓了一下。

一個中年男子從馬車上跳下來,給小龍女和雪姬行了一禮,「尊敬的魔法師,能幫我們一個忙嗎?」

「什麼忙?」雪姬有些好奇,同時,也覺得有些無聊,她想,『如果師傅不介意的話,就幫幫他吧。』

中年男子看了雪姬一眼,心中驚嘆,『高貴的魔法師就是漂亮。』他不知道,小龍女和雪姬為了不引人注目,特別化了淡妝,掩蓋了原本的絕世容顏。

中年男子看了雪姬一眼,下意識的低下頭,他知道,魔法師的地位非常高,實力強大,而且,脾氣有些古怪,不能輕易得罪。

緊接著,中年男子說,「尊敬的魔法師,我們可以給你一些傭金,希望你們護送我們一段路。」

「這個?」雪姬不敢答應,她向小龍女看了一眼,小龍女把目光投向楊玄真。

商隊的人明白了,真正做主的人,竟然是這個看起來有些稚嫩的少年戰士。

楊玄真問,「你們要去哪?」

「省城!」

「哦?」楊玄真想到了一個人,『西北行省的聖域強者好像居住在省城吧?他好像叫麥克肯希吧?』隨即,他點點頭,「我們正好去省城,可以和你們一起走。」

中年男子聞言,非常開心,「多謝尊貴的魔法師。」隨即,他拿出一大包金幣,說,「這裡是兩萬金幣,算是訂金,等我們到達省城后,會付給你們另外十萬金幣。」

「呵呵!」楊玄真淡淡的一笑,接過金幣,心想,『在玉蘭大陸,聘請七級魔法師,應該是這個價位吧?』顯然,這支商隊把小龍女當成了七級魔法師。

當然了,七級魔法師已經非常強大,也非常稀少,一位七級魔法師,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能獲得非常高的地位。

楊玄真把金幣丟給雪姬,「你拿著吧。」

雪姬接過金幣,心想,『這支商隊走大運了,花這麼一點金幣,就請到了兩個聖域強者。』

事情談妥之後,中年男子輕出一口氣,心想,『這下好了,有這兩個魔法師保護,應該能順利抵達省城了。』

說起來,這支商隊已經遇到過兩次襲擊,商隊的雇傭兵死傷過半,還有三位六級魔法師,五位六級戰士死亡。

原本,這支商隊的人都有些絕望了,卻意外的碰到楊玄真幾人,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邀請楊玄真他們加入商隊,沒想到,還真的成功了。 楊玄真,小龍女,雪姬三人加入商會後,商隊的會長給他們安排了一個乾淨的馬車,馬車上墊著一層稻草,之後,又在稻草上鋪了一層軟棉,如此一來,坐在上面非常舒適。

傍晚時分,商會停下來,找了一塊乾淨的地方紮營。

雪姬和小龍女、楊玄真坐在一起,其他人不敢過來打擾他們,雪姬向周圍的人掃了一眼,輕聲說,「師傅,有好多人受傷呢。」

「嗯!」小龍女淡淡的應了一聲,除了楊玄真,她從不關心其他事情。

周圍的商人和傭兵一邊搭建帳篷,一邊閑聊,有一些人偶爾往楊玄真他們這邊看上一眼,而後,又急忙低下頭,不敢多看。

一顆小樹旁邊,有三男兩女,他們一邊搭建帳篷,一邊說話,突然間,一個女的皺了皺眉頭,一個男人問,「你的傷口又裂開了?」

那女的搖搖頭,「沒事!」她嘴上說沒事,其他人都能看出來,她的臉色極為蒼白。

其中一個男的說,「卡瑪,你休息一會吧。」

或許,這位叫卡瑪的女人真的支撐不住了,她點點頭,靠在小樹邊,半閉著眼睛,周圍的同伴看到她的臉色,心裡非常擔憂,又顯得無奈。

像他們這樣的傭兵,四處遊走,沒有安寧的生活,隨時都有可能死亡。

另外一個女人向楊玄真他們三人看了一眼,小聲說,「帕林大哥,你說,那兩個魔法師是哪一系的?」

「不知道!」叫帕林的男子回了一句,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小龍女,又急忙收回目光,好像生怕小龍女發現,「從法師袍上看,她們是七級魔法師。」

「如果他們是光系,或許水系魔法師就好了。」

「哎!」帕林嘆息一聲,「即使她們是光系,或者水系魔法師,想請一位魔法師為我們治療,也需要付出高昂的費用。」

剛才說話的女人不在說話,繼續扎帳篷,她明白,請一位魔法師治療,需要大量的金幣,她們只是普通傭兵,付不起高昂的治療費。

楊玄真和小龍女說了一會話,閉上眼睛,參悟大地法則,坐在地上,可以更清晰的感受到大地脈動。

過了一會,帳篷搭建好了,眾人升火做飯,食物是乾糧和干肉,只需要用火烤一下,就能食用,非常方便。

食物烤熟之後,兩名女子拿著一些食物,走到楊玄真他們身邊,恭敬的道,「尊敬的魔法師,請用晚餐。」

小龍女看著黑糊糊的肉乾,眉頭皺了一下,「不用了!」

同樣,雪姬也看不上這些食物,她搖搖頭,「不用了,我們自己帶了食物。」

兩名女子不敢多說,轉身離開。

雪姬從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一些糕點,問小龍女,「師傅,你要吃嗎?」

「不用!」小龍女搖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