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說著說著,唐正信的聲音就開始顫抖,他不斷地後退,結果就沒有站穩,然後一屁股坐在地面上,開始向後挪動自己的身體。

「你看看你看看,哪裡有一點像是有錢人。」李文軒嘲諷道,這是來自上輩子對有錢人的嘲諷,他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這輩子。


所以李文軒不會殺了這個唐正信,李文軒想到這裡就開始生氣,生氣生到極點,就跟著開始嘲諷。

「大俠饒命,你現在有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唐正信不斷地說著這些話,畢竟是在謀取自己的生命,往往人在死亡的面前,所有的反應都會是過激反應。

所以這些話,李文軒只會當做是耳旁風。

但是現在李文軒不打算要了這命,要是這樣殺了他,真是太便宜他了,唐正信這人在李文軒的眼裡和那些國際上的通緝犯沒有任何區別,在都城當中,仗著自己有錢,為所欲為。

「呵。」

李文軒冷笑一聲,「你放心,我是不會要了你的命的。」

說完李文軒就把手搭在唐正信的肩膀上,唐正信立刻就渾身顫抖。

李文軒故意湊近說道,「畢竟我要殺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你今天回去先把我們公司的藥草還來,不過這藥草我估計你也是燒掉了,一個億的藥草你自己看著辦。」

「是,是,小的知道了。」

李文軒冷笑看著唐正信的胯下濕漉漉的,沒想到自己這樣一放手,就把這傢伙給嚇尿了,真是沒用!

接著李文軒又從周圍拿了些繩子,他就直接把唐正信綁在這個地方,既然要玩就好好讓這傢伙玩一玩。

「你就好好待在這裡,這裡這麼多屍體,足夠吸引那些山林猛獸了,而且這地方到了夜晚將會極其寒冷,祝你活下來。」

李文軒笑了笑,「想要活下來,就看看你的家裡人是否會更先找到你好了。」


雖然這樣做會比較霸凌,但是李文軒想到自己前世受到的苦,父母都消逝的苦,李文軒一定要把這人好生招待一番。

不過藥草的事情就這樣暫時解決了。

「喂,碧蓉。」李文軒即刻給洛碧蓉打了一個電話,「待會你會收到錢,大概一億左右,你自己看看,之前的那些藥草再購進一匹,放在倉庫里,這次定要好生保存,馬上就上市,到時候需要的產量一定是很巨大的。」

接著,李文軒就離開這地方,本來是打算回去的,但是現在不能先回去,還有一個地方在等著他,那可是一筆巨大的錢財。

李文軒拿起蒙多的頭顱,「走,去歐洲。」

有一架私人飛機真是一件好事。

「老闆,現在去歐洲大概要到晚上才會到。」

「沒事,到時候到那邊了,我們就在飛機上隨便吃一點就可以了。」

大家沒有想到,有這樣實力的人,竟然會在飛機上解決晚飯,這傢伙還真是節儉。

「還有,你們必須答應我一件事。」這個時候李文軒的語氣突然冰冷下來,「雖然我也不會對正經人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不過用這種語氣說完,已經沒有人敢違抗李文軒這傢伙了。

……

……

很快就到了歐洲,不過以李文軒現在的身份應該不能和歐洲聯盟的人取得聯繫,不過李文軒也不是沒有辦法。

他直接找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然後報警。

很快,歐洲聯盟的人就來了。

畢竟蒙多的腦袋,在外國是很有名頭的,幾名探員直接包圍了這酒店,然後禁止酒店裡的所有人出入。

「你就是報警的人?」警察看到李文軒的模樣,感覺有些不敢相信,畢竟蒙多可是一個高大兩米的壯漢,而眼前的這個男人不過一米七出頭,而且是亞洲人。

這就有些尷尬了,這樣瘦小的一名亞洲人,說自己手上有國際通緝犯蒙多的頭顱,誰會信?

「聽你們說,這傢伙的腦袋值五千萬美金?」

李文軒笑了笑,問道。

「是,五千萬美金,但是我們要確認這腦袋是不是那狗東西的。」一名男警官罵道,說完就起身過來準備拿走那個袋子。

「別,就在這裡測,你們的專業人員不是已經來了么?」李文軒笑著說道。

警官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畢竟他們沒有道理。

「你們可不要想賴賬,這就是蒙多的腦袋。」

「我們不會的,先生。」男警官很是認真的說道。

李文軒確實相信這名男警官不會,但是身後的女警官就不一定了。

「等等,我們是有規定,獎金是給那個殺死蒙多的人,我想你應該不是殺死蒙多的人。」果然,身後的女警官說道。

「我就知道,真是麻煩。但這確實是我做的,他們一整個雇傭兵團隊,都是我滅的。」李文軒站起身繼續道,「你們看看吧,但是五千萬美金,我希望你們能夠信守承諾,否則會成為國際上的笑柄。」

「這確實是蒙多。」男警官剛說完就沖了過來,緊緊握著李文軒的手。

李文軒倒是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會這般熱情。

「這傢伙我對他就是恨之入骨!真是非常感謝您啊先生。」男警官繼續說道,「這是我的名片,我是歐洲聯盟里的一名警長,以後您有什麼事情請和我聯絡。」

「對的,我正有此意。」李文軒說道,「看來還是有明白事理的人,之後我還會繼續盯著國際上的通緝犯,不過過幾日我可能要去東方的島國,如果那裡有什麼有賞金的活,希望你們能夠全力援助我。」 「不過,您剛才說您一個人就把這一整個雇傭兵軍團給挑戰了是嗎?」也就在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名男警官突然說道。

李文軒頓時知道,這幾名探員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可能需要給他們準備一下了。李文軒冷笑一聲,不過這要怎麼個準備法還是要看看這兩個人究竟有什麼態度了。

「您是洛先生是吧?」這個時候身後的那名女警官湊了上來,然後說道,「其實是這樣的,畢竟如果說蒙多這傢伙是意外死亡,他的手下想要他的頭顱賞金也不是不可能,所以為了公平起見,我希望你能配合我們。」

「怎麼個配合法。」李文軒已經很無語了,他只是想要錢,沒想到以有錢著稱的歐洲聯盟竟然會在錢這件事情上這麼斤斤計較。

「算了,我也沒有什麼本事。」

李文軒突然換了一個語氣,語氣變得異常冰冷,好像整個酒店房間里的空氣也因此冰冷下來。

女警官有些害怕,如果說這個男人真的是那國際通緝犯的手下,那麼現在她的處境將會是極其危險的。


「你不用擔心,我的名字是洛碧蓉,明天我的賬戶上需要見到錢,我只是一名正經的中國商人。」

李文軒說完,用雙手把自己手掌心中的槍支捏成畸形。

「這……」

男女警官大吃一驚,這傢伙究竟是什麼時候把自己的配槍奪走的?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

……


「我的賬戶上又多了三億多rmb!」

第二天一早,洛碧蓉就打來電話,三億是個什麼概念?

「恩,這是我最近給你準備的三億底金,所以你也不用擔心什麼,想做就放手去做,這三億做夠你做任何事情了。」

李文軒笑了笑,這歐洲聯盟的動作還真是相當快,就算他們之後查到他李文軒是什麼人又怎麼樣,現在李文軒在上層人士的身份就是富豪洛碧蓉的保鏢,不過現在要做的,就是掌控整個商業,之後再向軍方發展,接著就去島國。

島國那裡,還有一些他李文軒沒有完成的事情。

很快,這一匹藥劑就開始上市。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李文軒的藥品一上市就出現了缺貨的現象,因為一家市中心的一家私立醫院購進一匹當做癌症治療的緣故。

可以說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癌症竟然真的被治好了。看著新聞的李文軒也只是冷笑,畢竟沒有修行過的人才會覺得癌症是絕症,他在仙界呆了五百年,這都不是病。

癌症本來就是細胞變異導致的癥狀。

可是自己的藥品是天地間的靈力幻化而成,靈力屬於控制細胞的一種力量,雖然說這種力量可以治百病,但是對於癌症,簡直就是天敵一樣的存在。

「太厲害了。」

世間對這藥品的反響越來越劇烈話,這藥品被捧上天。

不過李文軒不怕,要知道,這些都是他穩紮穩打步步為營的結果,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的結果。


此時的唐正信還在修養。

上次在西北極寒地區,他在那裡整整熬了一個晚上,因為害怕被猛獸襲擊,尋找他的人也一直到第二日才找到。

「這他媽簡直就是恥辱!」

唐正信咽不下這口氣,那天的事情對於他來說就好像做夢。

「來人!」

「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老子這輩子非要弄死這小子不可!」唐正信冷笑一聲,「上次混入李文軒公司的幾名人員都怎麼樣了?」

「這幾名人員做的都還不錯,沒有被發現什麼,他們依然在工作。」

「好,這就讓他們想辦法混入工廠,然後在那批藥品裡頭,加入一些毒藥,最好是能夠直接致死的藥品!」

哈哈哈!

唐正信想著想著竟然笑了出來,「要是這批藥品能夠出人命,那市場上的輿論足夠讓這傢伙倒閉!到時候,這傢伙沒了錢財,我看他還怎麼狂!」

李文軒回到市區之後,就進入工廠開始排查,因為之前的那批藥草是他自己安排放置的,而且安置了監控。

不過這個監控安置的相當巧妙,因為李文軒做事有這麼一個習慣,總喜歡在背後留上一手,而且這一手是悄悄流露出來的。

於是這監控內,就看到三個人點火。

「這三人還是穿著我們的工服。」負責人看著視頻對李文軒說道。

「沒事,就讓他們再免費幫我打幾天工,過幾天他們應該就要動手了。」李文軒笑著說道,「他們昨天就調到裝配廠了吧?」

「對的。」

「好,明天晚上,準備動手。」

李文軒冷笑一聲,現在就是要把唐正信的手一點一點掰斷,然後在讓他倒閉,就是這麼簡單。

……

第二天晚上,通宵的班總是讓人疲倦,這樣管理和監督上也會鬆懈,於是就在這個時候,那三個人準備開始動手了。

「我說,少爺讓我們準備能殺死人的藥品啊?」

「這招可真妙!」

其中一人就這樣說道,「而且少爺直接給我們一袋砒霜,要知道,這些東西足夠毒死一堆人了,到時候我們就能看李文軒的好戲。」

「看誰的好戲?」李文軒早就來到他們身邊,可是他們卻毫無察覺。

「李文軒的啊!」

三個人一起回頭,一瞬之間,人頭落地。

「老闆,這……」

身後的那名負責人沒有想到李文軒會直接殺人,本來不是應該留上一手,然後拿去打官司這樣會更早地讓唐正信倒閉!

「沒,我只是聽到他們說的,不太舒服。」

李文軒沒有多說什麼,本來這三人也只是為唐正信做事,他李文軒也不想為難,可是剛才的對話太讓他心寒了。

「人力資源部,以後這種人就不要讓他們進來了,你們懂得。」李文軒繼續道,這種事情本來他是不想管的。 「這傢伙就是李文軒?」王潔看著照片上的這個男人,從穿著打扮,還有樣貌上,真是完全看不出這就是個身價上億之人。

李文軒的藥液開始上市。

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風靡全國,加上洛碧蓉本來就極其擅長宣傳與把控時長,這批藥液的擴張相當快。

風靡全國,讓洛碧蓉和背後的老闆李文軒在全國的商業圈子出名,越來越多的人認識這位發明了「包治百病」藥液的大佬。

而在全國的醫院連鎖上,一直有人控股,這人就是王潔。

王潔算的上全國十位首富當中比較靠前的那一位了,之前會議的時候她也有出現,就是那個老老的女人。

李文軒之前有注意到過,但是此人好像不多講話,了解的比較少。

此時的王潔看著照片上的這個男人,內心波動得相當劇烈,可是表情平淡,本以為發明這樣藥液的男人,回事一個糟老頭子,怎麼說也得有三四十來歲,可是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是什麼情況?

「你確定?」

王潔還是疑惑地問了一句。

「小的確定,可是,老闆我懂您為什麼叫我去查他的底細,難道是他的藥液有什麼問題嗎?」秘書在邊上小心翼翼地問道,他之所以這麼害怕,是因為,王潔是出了名的暴脾氣。

「混賬!」

果然,王潔拔怒而起,一掌拍碎了眼前的實木工作桌。

「老子研究多年,都沒有研究出什麼所以然,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搶了老子的名頭?」王潔冷笑一聲,其實搶了名頭還不算什麼,重點是這短短一個月,公司入賬就少了百分之十五的點。

「這個可惡的李文軒,發明了什麼狗屁的藥液,而且還特別便宜,導致我們醫院的利潤大大降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