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說着,小奶包一聲大喝,握緊拳頭衝了過去……

PS:小奶包發威了,呃,今天學校組織補考,學校所有WIFI路由器全部關閉,那個,所以發的晚了點。 章節名:第六十四章這就是秘境?!

上校的替身新 ,是一片看不到邊際的沙漠。

烈日高懸,明明初冬的季節,這裡,卻熱得讓人只是落地一瞬,便覺得口乾舌燥。

一望無際黃沙佔據所有人的視野,黃沙遍地的沙漠反射出金色的光澤,十分的醒目耀眼,讓人無法忽視。



這就是秘境?

眾人目光古怪的看著眼前的一片無邊無際的黃沙。

這,就是他們拼死拼活的,好不容易掙得名額,要進入的秘境?

如果此時有漫畫配圖的話,每個人頭頂上一定都會頂著大大幾個問號。

因為進入秘境的資格原本就是天大的機緣,所以,在所有人的默認中,進入秘境的名額,從來都不會重複,而還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則就是,關於秘境得到的一切資源,都不允許外傳,否則,等待他的將是第一學院的秘境除名令。

以及,整個大陸修士的覬覦和截殺。

畢竟,天材地寶是何等動人心?也沒有人真的傻到到處去喊自己得到了什麼寶貝。


而關於秘境內的一切,就是眾人想傳,也傳不出來,秘境本身就設有禁制,每一個出了秘境的人,就會忘記與秘境有關的一切記憶,所以,至今為止,只有得到了好處的各方勢力千方百計的送家族最優秀的子弟進入第一學院,耳提面命的要求其不擇手段進入獲得名額,其他的,就是他們也一無所知,他們知道的,就是一旦從秘境出來,那必定是收穫豐盛,隨便的一樣東西,都是足以讓修士趨之若鶩的寶貝!

所以,關於真正的秘境是如何模樣,卻真的並無人知曉,就是擁有秘境守護資格的第一學院,也並不知曉,恐怕唯一一個知道秘境為何樣的,便是從秘境的發現者,第一學院的開山祖師了!

眾人的目光刷的一下看向他們英明神武無比尊崇的校長大人

誰來告訴他們,他們想象中的仙境一般百花叢生原力濃郁風景如畫靈藥遍地天材地寶無數的秘境,會變成這樣一個寸草不生風沙瀰漫烈日炎炎的沙漠之地?

好吧,就算沒有那麼誇張,最起碼,也不至於連一絲原力都感覺不到吧?這簡直比之世俗之地凡人世界的原力都還匱乏,不對,應該說是乾淨,至少他們感覺不到一絲原力。

這……難道就是他們的長輩們耳提面命不擇手段都想要名額的秘境?

眾人糾結鬱悶了!


好吧,除了,明顯不太合群的裊裊姑娘已經十分理所當然的搬出了她金光燦燦足以閃瞎無雙鈦合金狗眼的寶椅,大刺刺的往旁邊一坐。

完全沒有其他人的糾結震驚,在裊裊姑娘的眼中,什麼叫秘境該有的模樣?她完全沒有概念,她只是要進入秘境而已,就是這麼簡單,其他的,跟她有關係嗎?難道秘境跟他們想象中的長得不像他們就不進了?

完全無視眾人看向她的詭異目光,有一顆沒一顆的吃著剝好皮的葡萄。

「啊」

忽然有人驚叫了一聲,眾人的目光頓時落在那人身上,那是一個相貌平平的少女,大比中排名二十七名,木系原師,對戰時以猶為謹慎讓眾人記憶深刻,此時只見她忽然神色驚慌的不斷打出手訣,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表情卻隨著動作越來越驚慌失措。

眾人皆是第一學院的佼佼者,能在八月大比這樣的比賽中獲得前五十名的,哪一個是簡單的,當即有人率先反應過來,跟那個少女一樣,拚命的變幻手訣,卻依舊什麼都沒有,臉色漸漸變得鐵青。

韓羽翎半眯起了雙眼,顯然已經瞭然此時的情況。

竟然,無法使用原術!

不……

韓羽翎仔細感受了下丹田,試圖調動一絲原力,卻一點反應也無。

眉頭,頓時皺起。

準確應該說,是根本無法動用原力。

一直被韓羽翎抓著怕他亂跑的彥則是拚命的對著裊裊使眼色,又是揮手又是小聲喊著:「小裊裊……小裊裊……」對於裊裊完全無視他的反應一點都沒有介懷,依舊不折不撓的小聲喊著。

上次比斗的時候看到小裊裊伸手重傷他當時擔心死了,立刻就要去看她,卻被羽翎哥阻止了,說是小裊裊一定會沒事,但是如果他不好好比賽,贏得名額,他就去不了秘境有很久不能再看到小裊裊了,他本來還是要去看小裊裊,羽翎哥卻跟他保證小裊裊一定會沒事,又說了小裊裊那些神奇的丹藥,他這才相信,也相信小裊裊那麼厲害一定會沒事,只是後來每次去找小裊裊她卻都不在,剛剛出發的時候小裊裊又是踩著點才到,他一直沒有機會跟小裊裊說話,不過看到她一點事都沒有,自然十分開心的。

現在他一門心思的想跟裊裊打招呼,自然沒有注意到眾人的擔憂,矢志不渝的繼續著揮手喊叫的動作。

韓羽翎看到彥的小動作唇角抽了抽,因為剛剛的發現而皺起的眉頭也不由得鬆開了,無奈的看向裊裊,頓時最後的擔憂都化作了虛無。

任誰看到這兩個,一個不在狀況,一個徹底無視的人,也興不起什麼擔憂的心思了。

那種感覺就似乎他擔憂都是多餘的。

再看一眼對於這種狀況完全沒有一絲異色的校長和長老們,韓羽翎忽然勾唇笑了笑,拍了拍彥的腦袋,道:「你想去就去吧。」

看著瞬間化身撲向骨頭的小狗一般迫不及待朝著裊裊撲過去的彥,韓羽翎無語的搖了搖頭,要是裊裊再大個八歲,他估計就該發愁了!

眼睛頓時再次眯了起來,看來,這次的秘境之行,他必須讓那個人眼裡只能看到他的存在才行!畢竟,夜長夢多。

絲毫不知道自己正被一頭大灰狼盯上的小綿羊已經跑到裊裊面前十分熱情的吧啦吧啦起來,一大堆的問題問得裊裊二話不說一顆葡萄堵上了他的嘴,瞥了一眼笑的寵溺無奈的韓羽翎,眼神里赤裸裸的寫著「管好你的人」幾個字。

韓羽翎對她投去無奈一笑,好吧,這個狀態的彥,他也管不住。

再說,他還想著,彥能跟她的關係更近一些,畢竟,意外無處不在,秘境那般天大的機緣,什麼危險都可能存在,他也希望彥能夠多一個人的庇護!

裊裊姑娘明顯對於這個話嘮的自來熟毫無耐心,在他第二次試圖開口的時候再次一顆葡萄堵住了他的嘴,微微半眯起眼,忽然覺得小三丫鬟還是不錯的,至少她剝的幾大盆葡萄她除了吃又有了新的用場,唔,那這次就大度的原諒她一次好了。

而發現不能使用原力的眾人徹底慌了神,他們是天之驕子不錯,天賦絕佳實力超群,可一旦當這些實力徹底變成不能動用的東西,他們就徹頭徹尾的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失去實力,這無異於讓他們從雲端跌落崖底,誰還能鎮定?

至尊戰神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能使用原術!」

「不對,是連原力都用不了!」

「啊!」原本還頗覺幸運自覺有了優勢的武師也突然有人驚叫起來,武師原本就不多,面對同階原師也是處於絕對劣勢,所以獲得名額的武師僅僅只有六人而已,本就覺得處處受制的他們頓時頗有默契的組成一隊,而剛開始發現原師們居然使用不了原力的時候還沾沾自喜,這時突然聽到同伴的驚叫,第一反應就是紛紛試圖運行內力,這一試,頓時也傻了!

他們竟然連內力也動用不了!

「校長,校長!我們……」忽然有人看到自始至終都沒有出聲的校長和幾位長老,頓時像是找到希望一般看向校長,一疊聲的問道:「校長,校長大人,您看我們是怎麼回事!這……這怎麼會?」

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他有些詞不達意。

校長大人依舊一副肅穆威嚴的模樣,對於眾人這樣的表情顯然十分的習以為常,輕咳了一聲,滿意的看到眾人都冷靜下來等著他發言,這才慢條斯理的道:「不必驚慌!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我第一學院的校訓都白學白背了!遇事要沉著冷靜!看看你們的樣子!難道本校長還能害了你們不成?」

眾人頓時羞愧的低頭,是了,是校長帶著他們來的,如果這情況對他們不利,校長和長老們早就做出決斷了,哪裡還需要他們擔心!

再看到年紀最小的裊裊竟然一直坐在一邊悠哉悠哉的吃東西,頓時更是羞愧的無地自容了,他們竟然連一個八歲的小女孩都不如!此時,他們已經完全忽略了就是這個小女孩滅殺了排名第一的南宮斯。

眾人,徹底冷靜了下來。

而以韓羽翎為首的十大天才,不對,此時該說是九大天才少年們,倒是只是最初有些驚慌,待看到韓羽翎絲毫不慌亂,再順著韓羽翎的視線看到彥和裊裊那情況時,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而看著彥被裊裊一顆葡萄一顆葡萄的投喂,從最初的被動到最後竟然主動去接葡萄,眾人都忍不住的唇角抽搐起來,默默的看了一眼滿頭黑線冷氣狂冒的韓羽翎,紛紛抬頭看天表示自己什麼也沒有注意到,他們是真的沒有看到彥被當作小狗一樣投餵了啊! 與此同時,蘇昂、鄭天炮和董月茹在向天上人間進發的時候,蘇昂和鄭天炮就感覺到了周圍有着極其不安的氣息,雖然這種氣息的目標不是自己,但是這種事發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那就要儘自己所能!

蘇昂和鄭天炮相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蘇昂說,“妹妹,咱們走快點,哥哥向快點見到你的擋箭牌長什麼樣,要是沒有哥哥帥,那可不行!”

董月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放心吧哥哥,他一定比你帥!”

蘇昂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說,“這世界上比你哥哥我帥的恐怕就只有兩個人了。”

董月茹啐了一口,說,“還是那樣沒臉皮!你倒是說說,那兩個人是誰呀?”

蘇昂嘿嘿一笑,說,“炮哥就算一個。”

董月茹一聲驚呼,說,“這個神經病?”

鄭天炮滿頭黑線。

蘇昂嘿嘿乾笑兩聲,說,“這個也不和他比我帥有衝突吧?哈哈……”

鄭天炮狠狠的瞪了蘇昂一眼,感情你還真把老子當神經病了?

蘇昂直接不理。

無視無視!

就在三人不停胡謅的時候,一聲悅耳的呼叫聲響起。

“你們想幹什麼?”

若是小奶包在這裏的話立即就要吐槽了。

丫丫的,雙胞胎就算了,你們連臺詞都一樣!


蘇昂和鄭天炮擡頭望去,正看見有七個身穿黃色皮夾克的人攔住了安琪兒和蕭雅的去路。

這些都是猛虎幫高層,根本沒有天上人間那些成員那麼多廢話,直接摩拳擦掌的向安琪兒走去。

蘇昂見狀不妙,說,“妹妹,你呆在這裏別動,我去去就來。”

董月茹木訥的點了點頭。

鄭天炮說,“要幫忙嗎?”

蘇昂笑了笑,說,“小蝦米而已。”

鄭天炮不說話了,蘇昂快速衝到安琪兒和蕭雅身前擋住了那七人猛虎幫成員。

蕭雅驚呼,“小,小黑?”

蘇昂點頭笑了笑,然後又看向猛虎幫成員,說,“你們想要做什麼?”

那七個猛虎幫成員見蘇昂小胳膊小腿的,頓時樂的捧腹大笑。

其中一個猛虎幫成員站出來說,“小子,想要英雄救美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夠不夠格!我們猛虎幫辦事,滾遠點!”

本來蘇昂還是和顏悅色的,但聽到猛虎幫這個名字頓時就陰沉了臉。

重生八零之軍少小萌妻 ,欲想對龍門,必先收猛虎!

而一旁的蕭雅見蘇昂一動不動,以爲是膽怯了,不疑的有些鄙夷。

蕭雅對着那幾個猛虎幫成員大聲說,“猛虎幫是嗎?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京城趙家?你們小小猛虎幫惹得起麼?”

問言,七個猛虎幫成員頓時哈哈大笑,其中一個說,“小小猛虎幫?真是搞笑,這是我聽過最搞笑的笑話了!京城趙家麼?我們好怕啊!俗話說的好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在A市這一畝三分地上,我們可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你……”蕭雅啞口無言。

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蘇大殺手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蘇昂利箭一般竄出,在那大笑的猛虎幫成員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拳擊中那人的小腹,那個猛虎幫成員哇的一下吐出了胃液,然後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兩眼瞪的像是要凸出來一般,不停哼哼呻.吟着。

這突如其來的雷霆一擊讓衆人應接不暇,特別是蕭雅,她離得最近,非常清晰的感覺到蘇昂的速度,並慚愧的自嘲了兩聲,剛剛自己還鄙夷他來着,現在真是……

董月茹也不例外,雖然剛剛從蘇昂的狂妄口氣中瞭解到,蘇昂定不是紙糊的,但也沒想到如此厲害!

其餘六個猛虎幫成員頓時嚇了一跳,紛紛露出驚恐的表情。

在場除了當事人以外,安琪兒和鄭天炮是極其鎮定的。

安琪兒嘟囔了兩句,“還是沒有龍哥哥厲害。”

蕭雅直接翻了個白眼,這丫頭着魔了!

但若是蕭雅見識了龍浩然的實力後,肯定又會自嘲了。

蘇昂說,“你們別發呆了,快點打起來啊!老子哪有心情陪你們玩乾瞪眼啊!”

那六個猛虎幫成員面面相覷,然後紛紛點頭,大喝一聲向蘇昂衝去,蕭雅和董月茹都是心頭一緊,但見蘇昂那鎮定的表情,也就都放下心來。

蘇昂吊兒郎當的迎面走去,好不瀟灑!

最前方的一個猛虎幫成員一拳攻了過來,蘇昂左手一把抓住他的拳頭,然後猛的向下一撇,頓時聽到咔吧一聲,手腕骨斷了,緊接着一聲慘叫。

蘇昂癟了癟嘴說,“下盤不穩,長拳出擊腰勁渙散,看來沒少交歡……嘖嘖!”

衆人滿頭黑線,這是在武術講說嗎?

好吧,就算是武術講說,交歡這詞也用的忒勁爆了點吧!

蘇昂看向還有五個猛虎幫成員,說,“還來麼?”

那五個猛虎幫成員已經做好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回去若是沒完成任務也得受罰,還不如搏一回!

於是,剩下五個猛虎幫成員全體出動,分別瞄準蘇昂的頭部、頸部、肩部、腰部還有下陰!

蘇昂右腳後退劃出一個半圓弧,腳尖踮地,左手成手刀對準來敵,右手挎腰,緊握成拳,蓄勢待發。

來了!

第一個是攻其頭部者,蘇昂左手手腕猛的擡起,想以四兩撥千斤之勢散其力度,卻不料那人聲東擊西,另一隻拳頭瞬間及至,蘇昂猛的一驚,顯然是低估了其實力,畢竟剛剛雷霆手段以爲他們都是草包,便生了輕敵之意。

衆人皆是猛的一驚,紛紛屏住呼吸,大氣不敢出一口,焦急的看着蘇昂。

蘇昂眼中厲光一閃,右拳嗖的一聲擊出,由於蓄勢,所以這一拳的力度和速度都是非同小可!

那人的拳頭在距離蘇昂頭部十釐米處停滯了。

衆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只見那人緩緩倒下,兩眼空洞,像是死了一般。

蘇昂蹲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說,“我日!一拳打在肚子上竟然死了?太不經打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