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說完,胡志坤又玩味地補了一句:「當然,這些都是路夢平一面之詞,具體是什麼樣的,還要找出當年參與此事的人,一一核實。」

不過,現在的事情就夠他忙的了,哪有閑工夫去挖這些陳年舊事?

他目光落在陷入思索的辛裕身上,悠悠說道:「你要是有興趣,倒是可以去好好查一查。」

辛裕垂著眸子「嗯」了一聲。

不一會兒,起身說道:「胡叔叔,謝謝您。」

說完,轉身離去。

時間一晃,就到了兩天後。

這兩天裏,齊鈺和劉喜文在外間打起了地鋪,每天負責的主要工作就是:點餐,取餐,收拾餐具。

至於手術室……自從沈老把褚臨沉那對父子喊進去之後,就沒他倆什麼事了。

除了出來吃個飯,其他時間,手術室的門都閉得緊緊的,保持着絕對的神秘。

每當齊鈺和劉喜文試探地想打聽一下他們「元副院長」的情況時,都會被沈牧用眼神警告一番,兩人自然也就不敢多問了。

他們能做的,只有等。

除此之外,和他們同樣也在等待消息的,還有其他的國醫院院士。

他們每天早上都會來房門外停留一陣子,就跟打卡似的,然後才回自己的研究室,開始工作。

轉眼到了第三天。

清晨的陽光撒在屋頂上,那悄然融化的積雪,變成了晶瑩剔透的水滴,從瓦檐上緩緩滑落,預示著寒意的消融。

眾人和先前一樣,來到了房門外。

沒有人知道房間里的情況。

但房間外,已經放了不少表達緬懷的黃白菊花,甚至,還有人弄來了一排花圈,擺在牆角……

辛寶娥在辛裕的強勢「陪同」下,拿着重新打印出來,並且簽好了字的申請書,硬著頭皮往招新辦公處去。

到了辦公室,卻空無一人。

一打聽才知道,人都在沈牧那邊的手術室外面守着呢。

辛寶娥計上心頭,拿着申請書,提議道:「哥,不如我們也去那邊看看,也許能找到齊長老他們。」

辛裕盯着她手裏的請辭信,眉頭皺了皺,提醒道:「不管怎樣,今天一定要把辭職信給交了,以後國醫院的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是。」

辛寶娥一臉「謹聽教誨」的神情。

手術室里,齊鈺和劉喜文終於被沈牧喊了進去。

一進去,就被裏面的場景看傻眼了。

不等兩人回過神來,沈牧嚴肅的聲音響起:

「待會兒出去后,你們倆務必要保密,在外面一個字也不準多說。」

沈牧盯着兩人,提醒道。 褚洲神色一動,立即看向衛何,「說說具體情況!」

「好。」衛何應了一聲,忙打開了下屬傳過來的視頻,一邊解釋道:「這是我們從路面監控系統的視頻里找到的一段影像,這兩人,一個是秦小姐,另一個就是我說的那個幽嵐族老人,這是他們拋車時的影像,不過我覺得有些奇怪……」

說到這裡,他突然遲疑地皺了皺眉,似乎遇到了什麼不能理解的事情。

褚洲的目光落在監控視頻里,若有所思地點出了衛何的疑惑:「從視頻里看,秦舒像是自願跟對方離開的。」

衛何立即點頭,「沒錯!」

「臨沉的情況危在旦夕,不管有什麼理由,秦舒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離開他。」褚洲篤定地說道。

他話音落下后,辦公室里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衛何垂眸想了好一會兒,重新抬頭看向褚洲,不確定地猜測道:「難道是因為秦小姐已經確定褚少沒救了,所以退而求其次,打算從那個老人手裡把金章拿回來,減少褚氏的損失?」

褚洲眸光微暗,一言不發地注視著衛何。

最後,既沒認可他的猜測,也沒反駁。

他神色莫名地收回目光,有些疲憊地說道:「繼續追蹤,把人找回來再說。另外,查一下這個幽嵐族人,我不認為這麼一個隱秘的部族會突然跟褚氏為敵。」

記住網址et

「是。」

「還有,」在衛何還沒轉身離開前,褚洲提醒道:「情況沒有查清楚之前,先不要讓其他董事知道。」

衛何眼中閃過一抹幽光,「明白。」

褚洲注視著他離開,剛收回目光,便聽到急促的腳步聲走進來。

抬頭,有些意外地看著來人,「哥,你怎麼來了?」

褚序的面色很是凝重,直接在他辦公桌對面的椅子里坐了下來,一隻手臂搭在桌沿上,面色沉重地看著褚洲:「我找你是要跟你說兩件事。」

褚洲微微坐直了身體,洗耳恭聽,「你說。」

「一,我已經跟雲希那邊說好了,她會配合咱們這邊的行動,幫助陳雲致重掌陳氏大權,這樣一來,那對不知天高地厚的陳遇西父子倆,也就別想繼續在背後搞小動作,圖謀我褚氏了。」

「雲希答應了?」褚洲有些微訝,目光從褚序臉上劃過,不明所以地說道:「這是好事,你看起來很憂慮的樣子。」

褚序嘆了口氣,另一隻手臂也隨之抬起來,搭在了桌上,整個背脊呈微弓的姿態。

他低下了頭,語氣愁悶:「我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嗯?」

褚序抬頭,迎上褚洲審視的目光,緩緩說道:「暗部的代表來找過我了。」

聞言,褚洲神色頓時一變,忍不住猜測:「是因為金章遺失……他們向你施壓了?」

「暗部對褚氏的忠心源自當年老爺子和那位訂下的金章之盟,現在老爺子離世幾十年,他們早已是只認金章不認人了。」

褚洲對褚序的話表示贊同,若有所思地說道:「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要儘快把金章找回來……」

「沒錯,金章和秦舒,都要找到……否則暗部那邊一旦亂起來,整個褚氏將會面臨真正的滅頂之災!」褚序毫不誇張地說道。

褚洲從椅子里起身,走到他身旁,抬手在他緊繃的肩膀上拍了拍,「哥,你先去處理陳氏和那些對褚氏心懷鬼胎的小嘍啰,我這邊已經有了秦舒的蹤跡,一定會把她和金章找回來的。」

褚序聽到這話,臉色終於好看了些,起身離開辦公室。

褚洲則低頭繼續處理手頭的文件。

因為褚序帶來的關於暗部的消息,難免讓他多了幾分心事。

……

這一晚,褚洲在公司里加個通宵,凌晨五點才躺在沙發上睡了一會兒。

突兀的鈴聲驟然將他驚醒。 「起源世界在亘古久遠的時代,發生過一次所萬族大戰,不少地方被打碎,散落的碎片飄到了宇宙各地,這些碎片形成了飄浮在宇宙中的陸地或者星球。」

「而你們的世界,曾經就是起源世界的一小塊碎片所化。」

地球是起源世界的一部分?

哪怕蕭越腦洞再大,之前都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導師不給蕭越思考的機會,繼續道:「這些碎片雖然散落宇宙各處,但冥冥中始終與起源世界有所聯繫,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向起源世界靠攏,最終重新融入。」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蕭越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導師的意思就是即便人類現在不遇到起源世界,將來某一天還是要上演今天的一幕。

「不過碎片重回起源之地,時間太漫長,各種族出手尋回碎片,會在冥冥中得到起源世界的回饋,提升種族氣運。」

「種族氣運?」

蕭越感覺知道的越多,反而疑惑更多了,起源世界對他而言是未知的,一切都透著神秘與新奇。

「種族氣運,族內才會誕生更多的天才與強者,甚至因此提升種族的等級,起源之地各族間的競爭是很殘酷的,每天都有種族被滅,所以各族都會拚命提升自己的實力。」

對於氣運的妙用,蕭越聽過便不再關心,這些東西離他太遠了。

按導師的說法,人類現在的實力能不能渡過眼前的難關都不一定。

「起源之地為什麼這麼在意碎片的回歸?單純是因為氣運?」

「據說完整的起源世界,牽扯到一個秘密,但這些並不是我能知道的,總之各種族非常希望得到你們的世界,將其重新與起源世界融合,但各族並不歡迎碎片上的生命。」

「我知道了,謝謝導師。」

說白了,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完全是多餘的,各大種族會在拿回碎片前,順手將生活在上面的人類抹去。

要是人類跟著融入起源世界,相當於各族又多了一個潛在的對手,這種事情沒有哪個種族願意看到。

「為戰而生……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蕭越鄭重道:「我叫蕭越。」

「蕭越,我還是那句話,儘快強大起來,當初暗星大人與各族約定給你們萬年時間的發展,如今時間已到,先期進入你們世界的怪物,只是一些小族的試探,如果擋不住……」

蕭越點點頭,要是連簡單的試探都擋不住,人類被抹滅也怨不了誰,想要成功渡過危險,只能靠自己。

「導師,進化液有危險嗎?」

「進化液對修鍊者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如果你殺死了來自起源世界的凶獸,別忘了將晶核收起來。」

蕭越目光一閃,之前他隨手殺了幾隻鐵喙鳥,但沒有在意它們的屍體。

「導師,晶核有什麼用嗎?」

「晶核作用很多,其中一個重要作用就是提取進化液,」

蕭越吃驚道:「進化液是晶核中提取出來的?」

「對,不過進化液的提取手法各族從不外泄,如果你們的世界有機會融入起源世界,最好想辦法弄到進化液的煉製方法。」

「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了……蕭越,我很看好你,因為你的天賦與眾不同,希望將來你能夠以真身降臨朱雀城。」

「會有那麼一天的。」

蕭越神情鄭重的保證,送走導師便直接下線,向葉萱等人說明了剛得到的消息。

「那還等什麼啊,這幾天全力刷怪,爭取關服前弄到更多進化液,到時我也是超級高手了。」

鈴鐺一握拳,滿眼的嚮往。

可惜眾人的想法很美好,還不等付諸行動,王圖就打來電話抱怨起來。

「老蕭,我後悔當初沒聽你的,現在殺怪已經不掉東西,這下虧大了。」

「……」

計劃還沒開始就胎死腹中,蕭越無奈道:「既然沒法鑽空子,你們現在就上線,將所有進化液用掉,能提升多少就提升多少。」

眾人不敢怠慢,紛紛跑回屋裡上線,包括方月竹五個女孩全都在玩起源,這樣的天大機遇自然不會放過。

至於蕭越,則是守在別墅注意著四周的動靜,生怕這時突然有怪物跑來。

半小時后李欣先出來了,看她頭髮濕漉漉的,應該是突破時排出了不少雜質,順便去洗了個澡。

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雙手,不時的揮動下手臂。

看似細弱的小胳膊,每一下揮動都帶起呼呼的勁風。

「蕭少,我現在是凡胎三重的高手了。」

「恭喜,你現在也是武者了。」

「嗯嗯。」李欣激動的點頭。

說話間,關琳、趙雅和周敏一起來到客廳,頭髮同樣是濕的。

三人和李欣一樣都成了凡胎三重的武者,放在以前這樣的實力單挑一群兵王都很輕鬆。

四個小女傭興奮的湊到一起,討論著彼此的變化。

差不多又等了十分鐘,方月竹和蕭茜一起出現,前者達到了凡胎六重的修為,蕭茜則是達到了凡胎七重。

「真可惜,就差一點就凡胎八重了,可惜進化液不夠。」

蕭茜一出現,就嘟著小嘴一臉的不開心。

蕭越捏住她的臉,向兩邊扯了扯:「知足吧。」

「討厭,臉都被扯大了。」蕭茜不滿的搖頭掙開。

沒用多長時間,葉萱和鈴鐺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