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話一出口,就聽到門口傳來某人憤怒的聲音:「你叫誰母鴨呢?」說話間對方便一臉憤怒的來到白秋樂身邊:「就你這樣的貨色還敢辱罵本小姐,你自己連母雞都不如。」

白秋樂淡淡的挑眉,抬眼望著面前囂張的柳慕雅,無聊的反駁:「我當然不如母雞,因為我壓根就不是母雞。母鴨小姐!」

「你……」柳慕雅剛要反駁,就聽到身後再次傳來一個聲音,東南微面無表情的走到柳慕雅身後:「慕雅!你和這種人一般見識做什麼?我們該回去了,馬上就要上課了。」

東南玥聞言,頓時起身看著東南微:「微微姐,哥哥說以後讓樂樂姐和我們一起住,要我們多照顧照顧她。」

聽到她這麼說,東南微面色微沉:「哥哥什麼時候喜歡管起別人的閑事了。」

「樂樂姐不是別人,她是小時候白姨家的那個姐姐。」東南玥有些開心的走到東南微身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卻看到東南微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堪起來。

白秋樂一臉奇怪的望著她們姐妹倆,這東南浩的妹妹們可真多!還沒完了了。

就在白秋樂鬱悶的同時,東南微突然湊近白秋樂,靜靜的打量了她一眼,這才不屑的開口:「長成這樣,媽是什麽眼光?」

白秋樂微微蹙眉,這女人對自己散發出的敵意是如此明顯,再怎麼反映遲鈍也不能把人當成傻子啊!

想到此,白秋樂頓時起身走到東南微面前,把臉伸到她面前詢問:「評價完了?是不是該我了。」 侯青林說要將那人擊殺,便沒有任何的猶豫踏入了天龍皇所擁有的傳送祭台,讓人群震撼,他們根本未曾想到侯青林敢這麼做,殺向一個武皇的地盤,這需要何等的勇氣,然而,侯青林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正如木塵所形容的詞,瘋魔!

在木塵看來,侯青林是註定將要成為武皇的人,若不瘋魔,何以為皇。

而人群則是震撼於兩人回來的速度,太快了,從林楓消失在傳送祭台到現在,不過短短片刻時間,兩人便通過試煉之地又一次來到了這裡,這等速度讓人感覺駭然,心中暗暗感慨,這木塵不愧為石皇和禹皇門下排行第一的親傳弟子,他的實力恐怕是驚人的。

「我去看看!」腳步一跨,木塵朝著那天龍皇一方的傳送祭台而去,瞬息落在其上,讓人群心頭又是狠狠的抽搐了下,侯青林過去了,這木塵,他也要去?

木塵和侯青林二人,身為石皇和禹皇親傳弟子的前兩位,竟然一起前去天龍皇的地盤,以侯青林的執著,想必過去之後真會將那人給擊殺掉,那麼天龍皇一方之人會作何感想?豈不是要瘋掉,他們豈能看著侯青林或者離開,那讓他們的顏面何存!

木塵和侯青林此行,恐怕會在天龍皇的地盤掀起軒然大波。

「師兄,我能否過去看看!」林楓對著踏上傳送祭台的木塵問道。

木塵目光閃爍了下,隨即微微點頭道:「上來吧,我便帶你前去見識一番也好!」

「謝過師兄!」林楓腳步跨出,到達木塵的身邊,他也踏上了傳送祭台。

祭台啟動,虛空的力量蔓延而出,人群的目光閃爍不休,緊緊的凝視著兩人,瘋了,這是都瘋了。

因為那守護天龍皇一方祭台的尊者對林楓下達殺手,不知道將會引發多恐怖的風波。

…………

林楓這一來一回的時間雖然短暫,但對於踏入了天龍皇地盤的侯青林那邊而言,足夠引發巨大的波濤了。

此時,一片虛空當中的浩瀚地域,一座座龍形宮殿威嚴無比,在其中某一巨龍雕像之上,有一道身影踩踏在上面,左手提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赫然正是那想要擊殺林楓之人。

而他的右手,則是握著一柄銀光璀璨的利劍,透著輪迴的氣息,正是青林輪迴之劍!

「侯青林,你太放肆了!」

此時,虛空當中滿是強者,一個個都透著讓人震駭的恐怖氣息,無一例外,這些人全部都是天龍皇門下尊者。

侯青林,竟然殺到他們天龍皇的地盤而來,簡直無法無天,根本沒有將天龍皇放在眼中,這是對他們所有人的蔑視和侮辱。

「此人竟在祭台對我師弟下殺手,該死!」侯青林目光平靜,淡淡的吐出一道聲音,一人一劍,傲視天地。

在人群的遠處,古梟看著這邊發生的一切,目光鐵青,他當然明白侯青林在說什麼,沒有人被他這當事人更清楚了,然而古梟怎麼都沒有想到,因為他的事情,竟然引得侯青林殺來這裡,震得他此刻心還未能平靜下來。

「既然他該死,那麼,你也該死!」此時,虛空當中,有一人吐出一道寒冷之音,道:「青林輪迴劍,他日都說你是未來能夠成為皇的人,然而今日,將命留下來吧、殺!」

這一道殺字落下,頓時一道道殺伐之力量傾灑而下,全部朝著侯青林籠罩過去,這恐怖的殺伐化作一輪輪巨大的殺伐光幕,朝著下空絞殺過去,無影無形,空間寂滅,所有的一切都要在這股可怕的殺伐奧義之下毀滅掉。

虛空當中幾十位尊者同時釋放他們的殺伐奧義,蕭殺之意要將所有的一切都毀滅掉,那無形的殺伐光幕,就彷彿要摧毀一切。

侯青林仰起頭,神色淡漠的看著恐怖的殺伐力量傾灑而下,左手一顫,頓時將手中的人頭朝著虛空中擲去,道:「不將石皇和禹皇放在眼中之人,如何能不死!」

說罷,侯青林右手中的劍緩緩的斬了出去,這一劍戰場之時,彷彿有著一股無比強烈的律動,他手中的劍彷彿在瞬間發生了成千上萬次顫動,與天地共鳴,當劍落下的那一刻,彷彿要讓世界傾盡所有的芳華,銀色的劍芒似乎將虛空都斬出一道裂縫來,劍所過之處,有一條無比清晰的劍之痕迹,那頭顱只是在劍氣劃過的瞬間便灰飛煙滅。

嘶嘶的聲響傳出,沒有可怕的爆裂巨響,然而那寂滅的光幕被劍撕開來,彷彿是天空被撕裂出一道缺口來,侯青林腳步一踏,步伐當中似蘊含道韻,瞬息從那缺口踏出,宛如瞬移。

「侯青林,今日你若不死,我們顏面何在!」


伴隨著一道聲音傳來,侯青林的頭頂上空出現一無邊巨大的手掌,將天都遮擋住了,這巨大的掌印彷彿就是蒼穹倒塌而下,嗡嗡的聲音讓人生出顫慄之感。

「無上苦海印!」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出,隨即在那無邊巨大掌印的周圍,有苦海傾灑而下,將天地籠罩住,這片苦海翻滾,透著毀滅之力量,朝著侯青林身上灑落。

「苦海再苦,也要入輪迴!」侯青林淡漠說道,青林輪迴劍又一次揮灑而出,輪迴的力量綻放,伴隨著他的劍芒綻放,彷彿有一深邃無邊的輪迴浮現在那,將苦海都吞入其中。

輪迴瞬間擴張,包容萬物,要將那無邊巨大的掌印都一起包容進去,讓它入輪迴深淵!

「輪迴無盡,如何能夠逃脫!」低語一聲,輪迴包裹天之掌印,將之捲入其中消失不見。

「輪迴無盡,也逃不過天地之手!」

此時,剛才那一直說話之人手掌猛然朝著侯青林一張,頓時虛無當中幻化出一無比可怕的巨大手掌,從虛無中出現,直接將侯青林的身體扣住,牢牢的束縛。

「冰封的世界,是生命的靜止!」

只見一人悠然的吐出一道寒聲,頓時咔嚓的聲響傳出,以侯青林為中心的整片天地虛空,化作一無邊巨大的冰雕,全部冰封其中。

「殺!」

那人聲音再度吐出,頃刻間,這無盡冰封的力量化作無盡的殺伐之氣,絞殺著侯青林的身體,要將侯青林絞得粉碎。

一股璀璨的光華將侯青林的身體包裹在其中,任何的力量都無法將他絞殺得了,手中的輪迴劍再度劃過,冰雕碎裂,隨即湮滅於空,只是他天地大手,依舊牢牢的將他扣著。

「侯青林,你的命,止步於今日了!」幾道身影朝著被虛空大手握住侯青林殺來,然而他們卻只看到侯青林臉上的冷漠,依舊那波瀾不驚的心。

「既然這裡有人能夠殺我,卻也輪不到你們!」侯青林手掌一顫,劍再度劃過虛空,似有一片汪洋呼嘯撲出,汪洋當中,綻放的是輪迴的氣息,這是輪迴之海洋。


「嗡!」兩道身影剛接近侯青林,便被這股輪迴汪洋吞沒掉,沒有任何的交代,甚至連話都來不及說,便被吞沒死亡,屍骨都消失不見。

「這實力是何等的逆天!」


此時遠處的虛空,木塵和林楓已經到了,他們正好看到剛才那一幕,太震駭了,這等可怕的戰鬥,他根本連參與進入其中的資格都沒有!

「木塵!」人群似有所覺,目光轉過,隨即落在了木塵和林楓身上,他們的神色頃刻間更冷了下來,石皇和禹皇親傳弟子中排名第二的侯青林來到這裡放肆還不夠,如今排名第一位的木塵,竟也來了,真將天龍皇之地放在眼中了么! 就在東南微疑惑的瞬間,白秋樂這才眉頭微挑的上下打量了下她,評價道:「為什麽同是一個媽生的,這長得差別怎麽就這麼大?你是你們兄妹三個中,長得最差的一個,也是我見過皮膚最差的一個。」

「你……」東南微有些面色扭曲的瞪著她,恨不得要掐死她。

白秋樂無辜的沖著她眨了眨眼睛,指著一旁的柳慕雅開口:「你還沒有這隻母鴨好看!生氣的時候更丑,臉上扭曲的皺紋都出來了。為什麽你哥哥是校草,你妹妹是天使,偏偏你是…村姑。」

東南微聞言,頓時抬手就一巴掌朝她扇去。

白秋樂見此,身體敏捷的閃開,躲到了柳慕雅身後,一個響徹整個教室的耳光瞬間落在了柳慕雅的臉上。

柳慕雅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給扇的分分鐘懵掉,一臉愣愣的站在原地。

白秋樂一臉驚訝的看著她囔囔道:「母鴨小姐,你臉腫了,現在你比她丑。」說話間頓時指著東南微。

柳慕雅聞言,頓時憤怒的推開她:「你少挑撥離間!這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突然躲到我身後,微微姐又怎麼失手?」

「明明是你中了她的連環打,這是事實,怎麼能說是我挑撥離間?她只是想製造出一個比她更丑的你出來,來彌補她的心理的暗影,你居然還維護她。」說話間還有意無意的挑了挑眉,就在這時上課鈴聲響起。

柳慕雅氣得跺了跺腳,頓時憤怒的望著白秋樂開口:「你…你給我等著!」

待到人都走後,白秋樂頓時無聊的趴在桌子上嘆了一口氣,歪著腦袋就準備睡覺。

一旁的丁瑤見此,頓時推了推她,小聲的開口:「你沒事幹嘛招惹她們倆?等到放學還指不定她們會怎麽報復你呢?」

「報復?她們敢嗎?國有國法,校有校規,我才不怕!」說話間繼續趴在桌子上,玩弄著桌面上的橡皮。誰讓她是東南浩的妹妹了,還和東南浩一個德行。

丁瑤見她這樣,頓時搶過她手中的橡皮:「你能不能不要糟蹋我的橡皮?我再跟你說正事呢?你能認真點嗎?那個東南微可是校長的妹妹,你招惹她不是找死嗎?」

「校長?她不是東南浩的妹妹嗎?」白秋樂一臉疑惑的轉過臉望著她。

「校長就是東南浩,東南浩就是校長,你不會到現在都不知道吧!」

白秋樂聞言,愣了愣神:「壞了!我一直以為他是學生會會長,貌似還得罪了他。」說話間頓時拍了下額頭,自己怎麼就忘了,剛剛那傢伙進教室的時候,就有人在下面喊校長來著,自己咋就不長記性呢?

本來一直以為這小子就是家裡有錢,頂多也就是在學校的地位高了一些,校長老師們都怕三分的主兒,沒想到這變態居然是校長!怪不得今天那個不可愛的小董會去找他告狀!

丁瑤一臉吃驚的瞪著她:「你你你…你居然敢得罪了校長?你真是……」

白秋樂沒有理會她一臉吃驚的模樣,反而一臉若有所思的轉動了下眼眸,這才一臉奸笑的開口:「既然他就是校長,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去找他請假了?」說話間就要起身,卻被丁瑤拉了回來。

「哎呦!你請什麼假!進入聖德學院,你以為還能出得去?只要還有一口氣在,病假都一律都不會准,更何況你還四肢健全的站在這裡。」丁瑤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白秋樂驚訝的望著她,緩緩地開口:「哈?那要是一口氣沒了,還不得收屍?」 「師兄!」侯青林自然也看到了木塵,對著他微笑著點頭,似乎一點也沒有意外木塵的到來,世人都以為他侯青林天賦可怕,卻不知他的師兄木塵最得師尊真傳,既然他來了,便不會有任何事發生了。

木塵微笑了下,隨即目光看向那匯聚而來的天龍皇門人,淡漠的道:「天龍皇前輩也算是成名已久,如今門下弟子怎如此無能,這麼多尊者圍殺我師弟一人,不覺羞愧嗎!」

「木塵,侯青林殺來天龍神堡,在這裡將我們的人擊殺,視我天龍神堡無人,他必須要死在這裡,你大不必言語相激,另外,你擅自踏入我天龍神堡,我們且不與你計較,但若是你插手,就和你師弟一起將命留下吧!」

那使用天地之手的強者冰冷說道,今日若是讓侯青林安然離開,天龍神堡顏面何存,天龍武皇豈非要龍顏大怒。

「你說錯了,是你天龍神堡派遣於試煉之地守護傳送祭台之人攻擊我方傳送祭台在先,無視我兩位師尊石禹二皇,我二師弟前來替天龍皇清理門戶,坦坦蕩蕩,何錯之有。」

木塵聲音飄然,繼續說道:「我師弟侯青林修為尊武五重之境,若你們天龍神堡有修為同境界之人能堂堂正正的擊殺我師弟,我一句話不說,然而若你們以眾欺寡,恃強凌弱,我自不能坐視不理,且此事傳出,他人倒會說天龍皇門下無人。」

同境界擊殺侯青林?

天龍神堡的尊者心中冷笑,誰人不知道侯青林實力恐怖,手掌輪迴之力,同境界想要擊敗他都難如登天,更何況擊殺。

對方掃視木塵一眼,神色冷漠:「今日若是讓他活著離開,他人才會言天龍皇門下無人!」

「殺!」

一道殺伐之音滾滾而出,竟化作可怕的殺伐之光,朝著侯青林綻放,同時,他的手掌再度一顫,化作遮天大手,要將侯青林輾壓死!

「石皇和禹皇的門人,豈容他人欺!」木塵看到對方出手,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手掌揮動,頓時林楓被一道道光幕籠罩在其中,而木塵的身影卻消失不見。

林楓自是知道木塵這是在保護他不受傷害,看著木塵一步跨出的身影,竟給他一種錯覺,他的步伐就是天地大道,與天地完全相融,蘊含道韻,一步跨出,虛空挪移,木塵的身影直接出現在了侯青林身邊,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笑,並肩而戰!

璀璨的輪迴之光再度在天地間綻放異芒,一道光華沖向天際,侯青林依舊平淡的斬出了一劍,然而他人根本不會明白這一劍有多少次的顫動,真正溝通天地輪迴的力量。

空間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輪輪的深淵輪迴再現,在那破開的虛空深淵之地,彷彿有冤魂在咆哮,有鬼魂在度輪迴,恐怖的輪迴力量從中蔓延而出,化作一輪輪的恐怖吞噬之力,彷彿要將整片天地都吞入輪迴當中。

「給我滅!」一道寒聲吐出,那天地大手印比幾座山都要浩瀚恐怖,人影在這天地大手印面前顯得格外的渺小,直接這天地大手印直接印在了虛空輪迴的吞噬口,將輪迴虛空都扣住,然而卻無法將之轟滅掉。

虛空之上,無盡的恐怖攻擊朝著侯青林和木塵輾壓下來,每一道攻擊都讓天地顫抖,強大到讓人窒息。

林楓看著那虛空中一道道攻擊,只感覺心驚膽戰,太可怕了,只要其中一縷攻擊落在他的身上,就能將他滅掉。

「悠悠天地,可破萬法!」木塵嘴中吐出一道聲音,隨即無盡的光芒從他的身上蔓延而出,彷彿是一條條光芒藤蔓,化作億萬,蔓延而出,頃刻間,整片天地間全部都是這種光華藤蔓,無窮無盡,滲透到所有的攻擊當中。

「塵歸塵、土歸土,湮滅!」木塵淡淡的吐出一道聲音,頃刻間,這無窮無盡的攻擊瞬息化作虛無,湮滅於空,淪為一粒粒真元塵埃,正如木塵口中所說的那樣,塵歸塵、土歸土。

「這是什麼力量!」林楓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下,一言天地驚,一念破萬法,石皇和禹皇親傳弟子第一人木塵,好恐怖的實力。

「今日之事,錯在那祭台守護之人,想必天龍皇前輩在一樣不會寬恕於他,我師弟將他擊殺,此事便算過去,就此別過!」木塵淡漠的說了一聲,他身為大師兄,自然不會將事情鬧得不可收拾,否則天龍皇一怒,到時候真會引動武皇大戰,又得要麻煩師尊了。

「師弟,我們走!」木塵對著侯青林說道,隨即腳步一跨,瞬息降臨林楓的身邊,拉起林楓一起飄然而去。


「想走!」天龍神堡的強者神色一滯,隨即猛的追擊而去,木塵和侯青林前來大鬧一場便離開,他人會如何看到他們這些天龍神堡的尊者,懦弱、無能,堂堂武皇之地,卻被人隨意而來,隨性而去。

木塵三人並未朝著天龍神堡外面而去,只是來到了他們傳送而來的位置,只見木塵心念一動,頓時眉心之處彷彿有億萬神念幻化而出,直接鑽入虛空當中,同時,他的手掌在虛空中不斷的揮動,似乎在刻畫著什麼。

「這是在幹什麼?」林楓神色一凝,木塵所刻畫的應該是聖紋的力量,而且透著強大的虛空之力,前方的天地虛空有強烈的虛空力量滲透而出,虛空呼嘯,彷彿有一道口子被撕開來。

「虛空之門,開!」

木塵手掌一顫,頓時那片虛空徹底的張開來,化作一扇虛空之門,恐怖的力量滾滾不休。

林楓根本看不清楚剛才木塵那短暫的瞬間揮動了多少次,又刻畫了多少繁複的聖紋,他只感覺心一直在跳動不停,木塵以手,打開虛空之門!

「進去!」木塵低語一聲,帶著林楓跨入虛空之門當中,侯青林也隨之步入其內,頃刻間,林楓只感覺一陣目眩,他發現此刻的他有種乘坐虛空祭台的感覺,木塵用自己的力量代替祭台,啟動了虛空,將他們傳送回去。

身後的一道道怒喝之聲依舊回蕩,不過很快便漸漸的淹沒掉,消失不見,三人被虛空之光芒籠罩,正在虛空中穿行。

林楓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卻聽侯青林傳音道:「林楓,不要打擾大師兄,大師兄來時雖定好了位,但在虛空中穿行依舊會導致空間錯亂。」

目光猛的一僵,隨即林楓點了點頭,木塵一言不發,那億萬的神念力量彷彿永遠在前方開道,林楓這一次真正體會到了以人力開闢時空穿梭,這在以前他簡直不敢想象,太過駭人聽聞!

「嗡!」一股恐怖的空間波動傳出,林楓只感覺身體在不停的顫抖,隨即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身上,猛然間一縱,隨即天地旋轉,林楓感覺腳步落在了地面之上。

當他穩住身形看到眼前景象的時候,依舊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回來了,他們直接返回了試煉之地的傳送祭台這裡。

不僅是林楓獃滯,此刻人群一個個都獃滯的看著他們三人,這試煉之地的祭台都是單向傳送,這三人是直接破開虛空然後穿越虛空而來?

侯青林、木塵,以及林楓三人,他們真的在天龍皇的地盤走了一遭,然後安然無恙的從虛空中折返?那天龍皇一方之人,豈不是要瘋掉!

ps:竟然保持了一晚上的第一,不錯,哈哈,兄弟們繼續加油哦! 聽到她這麼說,白秋樂頓時乖乖的趴在了桌面上,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怎麼辦?丁瑤你打殘我吧!我真的需要回家一趟。」

丁瑤見她這幅摸樣,無奈地搖了搖頭:「你還是安安分分的待著吧!我可不想因為打你扣學分。」

聽到扣學分,白秋樂頓時覺得又戳到了自己的痛處,無奈地哀嚎:「我這學期還剩2分,難道真的要去擦馬桶才能解決嗎?」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東南玥頓時走到白秋樂身邊:「樂樂姐,要不要我先帶你回我們住的地方看看?你熟悉一下環境?」

白秋樂聞言,淡淡的搖了搖頭,起身離開的座位。繼續駝著背,耷拉著腦袋,如同一隻斗敗了的公雞一般無精打采。


一旁的丁瑤和東南玥相視對視了一眼,東南玥一臉疑惑的詢問:「樂樂姐她怎麼了?」

丁瑤無奈地攤了攤手,望著她:「從進入教室開始就一直弱怏怏的,估計是被你哥打壓的直不起來了,我看這一時半會兒也是振作不起來了。不如你先回去,探探你姐的口風,看看她們打算怎麽對付樂樂,也好讓她有個防備。」

東南玥聞言,頓時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好,我這就回去。」說話間轉身就急著跑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