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許久后,果然有數道身影在虛空中拉出弧光,猶如劍虹,速度非常快。

「來了。」蘇陌心語,暗中埋伏。

「鐺、」

最先一人落定身子,他一襲青衣,並沉默的巡視四周,眸子間怒氣翻滾,「這幫窩囊廢,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若是事情敗露出去,將會致使南荒大亂。」

蘇陌眉頭一跳,這句話超出他的預料,看來跟黑深淵有關係。

「唰、」青衣男子袖袍一甩,一股勁風將山谷遺留的血跡全部清空,讓這裡轉換容顏,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旋即他又看了幾眼黑深淵,眸子中泛出反常的忌憚。

而他身後的數位跟隨,皆是大氣不敢出,許久才有一位年輕男子小聲道,「長老,這下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不該問的別問。」青衣男呵斥一聲。

「這些年我們不斷的加寬洞口,目的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搭建數座殺陣,完成永久性的封印。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意外。」

「鐺鐺鐺。」

青衣男子再度揮手,憑藉敦實的修為斬斷三丈外的數塊巨石,切割成圓形狀態,將黑深淵廣闊的洞口封住。並種植上草被,形成視線障礙,若不是親臨此地,極難發現這裡的怪相。即使有人御空經過此地,也不會發現端倪。

而且自始至終,這些人都沒有過度靠近黑深淵,頗為忌憚。

「建造殺陣?」蘇陌在暗中聽得一清二楚,很是意外。

「我們去另外的據點看看,這邊損失就損失了,希望不會耽擱計劃,後面就讓另外一支隊伍接手此地。」青衣男言語一句,起身離開,數位跟隨也快速離開。

「果然還有另外的據點。」蘇陌出現,他詫異的看了一眼被隱蔽洞口的黑深淵,跟上那些人。

一處流寇就害的扶風鎮民不聊生,若是不連根拔起,即使扶風鎮能安然無恙,對於別的凡人,也是潛在的危險。

數百裡外,一處山谷篝火冉冉,足達數百人的流寇站成一列,他們的身後則是數個羈押凡人的涵洞。

青衣男子在巡視一番,確定安全后,再度離開。

如此反覆數次,蘇陌跟著他們找到了五個據點,流寇總數超出三百人。而且蘇陌也得知,這些流寇的核心任務負責抓捕凡人,然後遣送到黑深淵一代,進行山谷開闢,拓寬黑深淵的洞口。

後半夜,青衣男確定不再發生危機,終於離開。

「現在該輪到我出場了。」蘇陌五指咔哧作響,這些人前腳離開,他就出現了。

「轟、」

第一處據點,超過五十人的流寇相擁一起喝酒,酒興正濃,一隻土黃-色的大掌橫空碾壓下來。金光燦爛如流星,瞬間將此地炸沉。

「什麼人?」此地大亂,一位賊首怒吼。

「殺你們的人。」蘇陌冷笑,兩道天脈一起發威,海量靈力沖卷,如大海澆灌,將這片領域的流寇全部斬殺。

「噗、」僅剩的一位賊首踉踉蹌蹌倒退數步,張嘴咳血,他陰沉沉的看著金光中隱藏真身的蘇陌,「你竟然敢動我們,你可知我們背後的家族?」

「啪~」蘇陌一巴掌扇過去,「我現在不想知道你們替誰辦事,只想斬了你們。」

「你、」賊首大怒,「我等並無仇恨,為什麼殺我們?」

「這些凡人跟你們也沒仇。」蘇陌咬著牙,「身負修為,罔顧人道,誰給你的膽子殘害凡人?難道南荒的規矩你們不懂?」

「人道?」賊首大笑,「我們是流寇,是盜匪,你跟我談人道?真是滑稽。」

「確實如此。」蘇陌摸摸鼻子,「還不如殺的一乾二淨。」

「唰唰唰、」

蘇陌身輕如燕,一路橫推,將此地的流寇殺的片甲不留。

耽擱數息,他將被羈押的凡人全部安頓好,便迅速離開,進入第二處據點。

一夜時間,蘇陌連斬帶殺,將隱藏在山谷各處的三百多流寇,殺的一個不剩。並且在他們就近的地方,搜尋出數百斤原石。

原石光芒燦燦,潔白如玉,內部有大道痕迹在流轉,非常不凡。

「果然好東西。」

蘇陌微笑,一甩袖袍,將原石全部納入乾坤袋。

「可惜問不出這些人到底在替誰辦事。」他有點惆悵,心中不甘,這些暗中為禍鄉里的流寇嚴密行事,相當狡猾。其中更關鍵的是,一旦關乎核心問題,這些人不是自爆就是被莫名斬殺。

最後蘇陌索性放棄,自己動手。

「轟、」一簇烈火燃燒,蘇陌將最後一處據點的屍首全部燒滅,徑直離開。

「那處黑深淵要不要下去看看?」蘇陌在猶豫,他又想到了扶風鎮附近山谷隱藏的黑深淵。須知,這些流寇可都圍繞著那座黑深淵,極為可疑。

「能夠動用如此多的人拓寬深淵口,試圖架構殺陣,這下面難道鎮封有絕世凶獸?」蘇陌猜測,如果真的有絕世凶獸,他興許能截取獸血,為晉陞藏兵境鞏固基礎。

「富貴險中求,干·了。」

蘇陌一咬牙,決定鋌而走險,走一趟黑深淵。

「轟轟轟、」

第三次登臨黑深淵,蘇陌站在深淵口,神色冷靜。

興許是感知莫名氣息,黑深淵水面浪潮滾滾,陰寒之氣席捲而上,令天地都驟然降溫。隨即一汪黑水掀起狂瀾,形成道道光柱,沖濺上來再墜落下去,引發轟鳴。

「嗖、」

蘇陌剛欲抬腳,突然一條碩大的黑影在水面下翻江倒海,宛若蒼龍起舞,妖光碩碩。隨著莫名黑影的翻動,深淵底部的部分屍骨沖濺上來,就這樣懸浮在深淵表面,陰森慘白,要多駭人就多駭人。

「那是什麼?難道是一條真龍?」。

… 88_88035成片成片的屍體在下面沉沉浮浮,將那條始終盤旋遊動的巨影掩蓋。

「吼吼、」

驚人的咆哮在轟鳴,撞擊的深淵兩壁都在猛烈顫動。

「什麼鬼東西?」

蘇陌下意識的後退幾步,眉頭蹙起,這種狀況給他本能的危機感。

「嘩嘩嘩、」

持續許久,那條巨影一個猛子,扎進深淵更深層。沉沉浮浮的屍骨也隨之安靜,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按照蘇陌的大致猜測,也許是一隻真正的大龍在下面,因為軀體太大了,先前的黑影簡直就是一堵活動的城牆。

「下去看看再說。」

蘇陌性格本就果斷,他深吸幾口氣,掏出黑木令,咬在嘴上,心語道,「一切就靠你了。」

「砰、」

他縱身一躍,拉出一道弧光,倒衝進黑深淵。這口黑深淵太深了,蘇陌沉墜很久,還沒到底,唯有兩壁極速下降的溫度,讓他心神緊繃,不敢放鬆。

五百丈后,微微波動的水面才出現。

「嘩、」

初入水面,一股冰涼帶著刺骨的寒意,刺激的蘇陌所有汗毛都立起來。

「啵、」蘇陌身體逸散出光輝,藉此抵消寒意,但本能的寒冷還是讓他渾身顫抖。而且這不是關鍵,深淵下的能見度很低,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鐺、」

這還沒走一步,一塊巨大的骸骨遊動,撞擊向蘇陌,發出嗡嗡輕鳴。隨即越來越多的屍骨沉浮,將他四方道路都掩蓋。

一整座黑深淵,似乎是葬屍山,密布八方,皆為骨骼。

陰森慘白的骸骨,在微微波光的襯托下,越發顯得死寂,蒼涼。

「唰、」

突然一架肢體完善但肉身全無,身高丈許的人影漂浮過來,在他的眉心還釘有一根黑褐色的利劍。利劍自後腦穿過,洞穿前額,劍鋒朝向蘇陌。

「鐺、」

蘇陌一巴掌扇過去,嗡鳴陣陣,頓時讓屍骨偏移軌跡,划向另外一邊。但他狂霸的一掌竟然沒有將其震碎。

那具高大的屍骨不動如鍾,撐開雙眸,於黑水中瞪視蘇陌。

「媽·的,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蘇陌心語,渾身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

幸好這些屍骨並沒有殺意,應該徹底死絕,隨著水流出現在此地。蘇陌下意識的遊動,沿邊不斷發現屍骨。

而且這些屍骨大部分都完善,像被什麼東西一口吞滅肉身,骨骼完全脫體,並未遭受破壞。身高丈許的巨虎,骨盤寬闊的妖靈猿,四肢雄健的白目天狼等。


「哎~」突然一聲呻·吟,讓死寂的水下徹底。

蘇陌更是毛骨悚然,因為那一聲呻·吟,竟然是人聲,雖然很虛弱,但他絕對沒聽錯。

「難道下面還有活人?」蘇陌喉結蠕動,張嘴咬緊黑木令,這是他的保命底牌,玄妙無雙,一旦出現危機,足可抗衡,不然他也沒膽子進來。

「咳咳~」

虛弱的聲音越來越明顯,由先前的唉聲嘆氣,變成斷斷續續的咳嗽,自不遠處傳來。

蘇陌就勢看去,不遠處浮光閃閃,似有星辰懸浮在上方,整個能見度也迅速提高。

「嗖、」

他一腳飛掠,快速靠近,靈動的身軀漸行漸遠,然後驚人的發現前方無路,被徹底截斷。

「嘩嘩嘩、」

蘇陌發現一睹高不知幾百丈的銅皮如神牆般,橫亘在面前,銅皮牆上雕刻莫名字元,一個一個字元在閃爍發光。

「原來都是這些光發出的。」蘇陌心中言語,上下打量。

銅皮牆寬度多少,他並不清楚,但這堵牆侵泡在黑水中,竟然並不腐朽,更關鍵的是它的中央位置,被人為洞開九道口子。

九口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環,再在包圍的中央位置刻印一副八卦圖。

「轟轟轟。」

銅皮神牆的後方,水流轟鳴,滔滔不絕,渾似九天銀河傾瀉,形成漩渦。

「咳咳~」虛弱的咳嗽聲再度傳來,竟然源自銅牆之後,真的是人聲。


「到底是誰?」蘇陌眉頭緊蹙,僅是微微嘀咕一聲,突然整個黑深淵都起來。

「吼、」

一聲怒吼彷彿帶著滔天-怒氣,攜帶滾滾血腥味,衝擊的蘇陌一個趔趄差點翻到。旋即一顆巨大的頭顱,自其中的九口洞中探出來。

妖光烈烈,殺氣沖卷。

「唰、」它兩顆巨大的眸子,如燈籠般,就這樣冷冷的注視著蘇陌。眸子下方,一條猩紅舌頭,如綵綢,上下舔動。

「媽·的。」蘇陌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罵罵咧咧,渾身都在發抖。

「吼、」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瞬間將蘇陌沖飛,巨大的衝擊力差點令他軀體爆裂。

「咳咳。」蘇陌咳嗽,身體異常難受。

值此之際,那頭巨大怪物露出大半個身子,懸浮在水下。它渾身鱗片閃動,像是披了一層甲衣,通體漆黑如墨,散發幽光。

而它的軀體更是長到不可思議。

蘇陌猜測,至少有兩百丈,猶如一條真正的大龍在水下蟄伏。

「黑金蛟龍!」

蘇陌迅速反應,猜出這隻巨大的怪物,竟然是號稱水路無敵的天級妖獸。最為關鍵的是,這頭蛟龍已經生出了四隻爪子,在水中搖擺,蒼勁有力,鋒芒顯露。這比在推雲山遇到的那隻吞天蟒,還要強橫數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據傳,蛟龍無限接近真龍,一旦五爪並生,可一步化龍,成為真正的天地第一大獸,五爪蒼龍。

「它差一步就能變成真正的蒼龍了。」蘇陌吸氣,下意識的後撤數步。

「吼、」

黑金蛟龍咆哮怒吼,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蘇陌,似乎後者打擾了它的休息,口中衝出滔滔妖光。

「鏗鏘鏗鏘。」

妖光陣陣,如鋼筋鐵骨,全部打向蘇陌,殺傷力巨大。蘇陌來不及躲避,一掌橫掃,衝撞出層層火星。

「噗、」這才交手一招,蘇陌被迫倒退,整隻手臂都在微微顫抖。

「根本就打不動,完全不在一個等級。」蘇陌心語,臉色鐵青,遇上只差一步就能化龍的黑金蛟龍,等若進入必死之地。

「咔哧、」


黑金蛟龍前游,殺氣騰騰的靠近蘇陌,並且撐開血盆大口,準備將蘇陌一口吞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