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見此情景,陽凌既不阻攔,也不救援,竟然還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只見殺向清靈劍的十八柄長劍,如願地擋在了清靈劍前!

劍身之上煞氣噴涌,眼看就要和清靈劍撞在了一起!

就在此時清靈劍竟然詭異的在空中轉了一個劍花,幽然躍起,從空中躲過劍網的封鎖,帶著森然的殺意,直接斬向了黑色虛影的頭顱!

「啵!」下一刻,被殺戮劍勢觸及到的黑色虛影竟然如同一個氣泡一樣破開了!

與此同時,十八柄長劍虛影也詭異地消散,化為煞氣,在了空氣當中!

「好!」見此情陽凌大聲叫好,興奮之色溢於顏表!此情景與他設想的一模一樣!

「沒想到這御劍術竟然這麼好用!」沒錯,剛剛清靈劍的悠然轉動,正是陽凌的傑作–御劍術!

御劍術是劍道修鍊之上的一個極為強悍的法門!此術以神御劍,練至大成可以神御劍殺敵於千里之外!

陽凌早在靈劍閣前的巨劍之上便已經見識到了御劍術的強悍!他一直想從那段影相中領悟御劍術,然而,努力了許久,卻不得其法最終無奈放棄!

而今,在試煉之中再次見到御劍術,讓陽凌再次看到了領悟御劍術的希望,第二場測試黑色虛影以神御十八柄長劍,更是讓陽凌羨慕不已!陽凌一直在暗中觀察,值此危急關頭竟然真的被他領悟到了!他怎能不興奮?

緊接著,陣中一陣烏光閃過,陽凌再次得到了玉色小劍的三分之一!

更令陽凌詫異的是,兩枚短劍接觸之後竟然詭異的合二為一!

「天劍老人功參造化,出手之物果然非比尋常!」陽凌對天劍老人留下的這一手極為羨艷!

把玉色短劍收了起來,這次陽凌沒有貿然的繼續挑戰,而是來到了石壁前,靜心打坐修鍊恢復真氣。

兩番大戰,陽凌消耗不少,第三關要比之前兩關更困難,而陽凌對於山嶽劍勢的理解卻是最差的!

不得不說,陽凌福澤深厚,在靈丹、石珠,還有靈火的共同作用下,僅僅用了半個時辰便再次恢復了巔峰狀態!

「真正的挑戰終於到了!」陽凌盯著,十八個測試區中的一個黃-色的測試區,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一戰,決定著陽凌是否能夠得到天劍老人的傳承,決定著陽凌的未來!

「我一定要贏!」陽凌堅定的想到。在陽凌看來,這不是傳承的問題,這是楊凌的道!

劍道!

從很小的時候,陽凌便開始練劍!與其說陽凌向武道,倒不如說嚮往劍道!

從得到石岩初,陽凌便開始瘋狂的修鍊!起初他是為了自保,為了給弟弟撐起一片成長的天空!後來他是為了見到父親,這到後來他希望能以自己的力量為父親報仇!

這一路走來陽凌經歷了很多,長大了,成熟了!陽凌明白,以前在武道這條路上,催促他前行的,都是臨時的!

仇恨不應該是動力!真正的動力應該是自己的心!一顆探索武道的心!其他的,都是輔助!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陽凌的開始人的心思發生了轉變!他開始打磨自己的武道之心!一顆嚮往劍道的心!

而就在此時,天劍老人的傳承無疑是給他的劍道之路,打開了一扇無比光明的大門!他怎麼可能放棄?

「區區一道劍勢也敢攔我?」想到這裡楊凌對眼前的劍勢測試,充滿了信心!連一道劍勢都修鍊不到圓滿的境界還妄談什麼劍道!

不再猶豫,楊凌直接大踏步的走進了山嶽劍勢的測試區!

如何面對這一關,陽凌早有計較!

山嶽劍勢,著重點便在這個「山」上!


山有其氣,重其神!一劍使出,給人以泰山壓頂,劈川斷水的感覺!

陽凌如今的劍勢,只有山的氣息、山的厚重,卻無山的挺拔、山的直插雲霄、超越天地的勢!

所以陽凌打算,以山對山,以自己的山嶽劍勢將測試的山嶽劍勢的那股厚重抵消,而後以肉身承受山的勢!介於感受山的,超越與直插雲霄的勢!來完善自己的山嶽劍勢,站在測試區中,陽凌以自己的山嶽之勢將測試的山嶽劍勢引發!

頓時無邊的土屬性靈氣從土黃-色的地表噴涌而出!緊接著,測試區中央的土地一陣晃動!

「轟隆隆!」一座足有五米高的土黃-色巨石從地下長了出來!

沒錯,正是長了出來,好像一株植物一般從地下一點一點地長了出來!

「吼!」緊接著黃-色巨石當中竟然發出了一聲如野獸一般的怪吼!下一刻,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之間的黃-色巨石猶如一個蜷縮起來的石巨人,竟然咔咔地站了起來!

「天吶!第三關的指揮者竟然是一個石巨人?」陽凌有些難以接受,是巨人乃是天地間的一種奇異生靈,是在名山大川當中,經過無數年吸收天地精氣與日月精華而孕育出的一種特殊生靈!這等生靈千古難尋,而此刻竟然被當住測試區的守護之靈!這樣陽凌如何不震驚?!

「以石巨人作為守護之靈,那這是巨人竟然通曉山嶽劍勢!」這讓陽凌很費解,「石巨人怎麼會通曉山嶽劍勢呢?」

這一點,石巨人給出答覆。

就在楊凌的眼皮之下,石巨人在瞬間凝聚成了山嶽劍勢!一道巨大的山嶽影像在石巨人的頭頂凝聚!

… 面對著巍峨的山嶽影像,陽凌感覺自己彷彿是面對的並非一道劍勢,而是一座實實在在存在的山!

陽凌甚至能感覺到這座山的靈動,生機!

「這便是大成的山嶽劍勢?」陽凌的心被深深的震撼到了,他能感受到山嶽劍勢遠比他想象的要強大得多!

山嶽劍勢越強大便意味著陽凌通過的難度就越大!這對陽凌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但是陽凌並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懼意!嘴角微微翹起,彷彿找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樣,「這場測試越來越有意思了!」

要問陽凌對自己的哪方面最有自信,那他的答案毫無疑問,一定是領悟力!

就在這時,那龐大的山嶽終於朝著陽凌壓了過來!

陽凌絲毫不懼,心神一動,立刻指揮著背後的山嶽虛影,朝著,那宛若實質的山嶽頂了過去!

以山對山!

只瞬間便將山嶽劍勢帶來的壓力抵消了!然而陽凌絲毫沒有興奮之情,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是一場硬仗!

他需要在接下來的這幾天的時間裡,將山嶽的勢完全領悟!否則他便不可能得到這份傳承!

陽凌坐在地上閉上眼睛,絲毫沒有防禦,任由那直插雲天的山勢朝著自己壓了過來!

「嗡!」山勢終於壓下來,陽凌只覺得彷彿有一座大山壓在自己的心頭,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大的壓力!

「堅持,一定要堅持住!」陽凌在心裡不斷的告誡自己,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同時開始感受這股山勢的龐大,領悟這股山勢!

「山,之所以高是因為,他要突破,是因為他想要看到更遠的地方………」

「山,之所以直插天際,是因為它要越過浮雲,他要天再也止不住它的眼睛……」

「山,之所以巍峨,是因為他要………」

漸漸的陽凌完全沉入了山的勢當中,他一點一點地分析著、體悟著,漸漸地他明白,山為什麼那麼高,那麼龐大,那麼巍峨,那麼……

腦海中已經神遊天外,而現實中楊凌就這麼坐著,時而哭,時而笑,時而震驚,時而平淡!

漸漸的楊琳開始從山的了解者,變成了山的傾訴者,最後他感覺自己,變成了山!

不覺間,時間流逝!五天過去了!

今天就是離開劍冢的日子,石岩和大熊等人都已經在劍冢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個個眉開眼笑,同時還帶著一絲擔憂!

不時朝著偏殿和主殿望去!

漸漸地,已經快到午時了!

眾人眉宇間的那一絲喜悅早已逝去,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擔憂!

冰玉看著偏殿和主殿的方向,急得直跺腳,「鄭凱和陽凌這兩個傢伙有完沒完了?怎麼還沒結束啊?還走不走了?」

也難怪冰玉如此,鄭愷和陽凌自從進入傳承室,便再沒了消息,眼看著就要被傳送走了,若是二人不能夠完成測試,這損失可是影響他們一生的!冰玉怎能不為他們擔憂!

「算了吧,冰玉,你急也沒用!還是坐下來慢慢等吧,我看……」石岩被冰玉在眼前走動,晃的難受,不由得出言說道,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側殿傳來!

「七情六慾、人生百態!練劍即練心,空渡二十載虛度光陰,實在不該!」

眾人聞言先是一愣,然後全部將眼神投向了側殿!

只見一個背著一把古樸長劍的浪子形象的人出現在他們的視野當中!

「你是……鄭凱?」大熊瞪著一雙牛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浪子問道。

再看其他人,眼神是何其的相似!顯然他們的內心也和他們的表情一樣都充滿了不可置信!

也難怪他們如此,實在是鄭愷在接受傳承的前後氣質上差距實在太大!

原本的正楷因為失去了兄弟心情有點兒沉悶,看起來像一個悶葫蘆!可是現在……在他們眼前的完完全全是一個洒脫至極,志在浪跡天涯的劍仙!

沒錯,現在鄭凱身上的那股洒脫、那股飄渺,彷彿看透人世,一心求索大道的隱士!


「如假包換!」鄭凱的語氣很平淡,彷彿世間的一切都已經不被他放在心上。

「可是你……」冰玉反駁,因為這前後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鄭凱微微一笑,一雙彷彿已經經歷了百世輪迴般的滄桑眼眸,遠眺天空,輕聲說道:「無他,看透一些事情罷了。」

眾人的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看透了一些事情,看透了什麼?人生百態?七情六慾?


似乎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費口水,眾人都很有默契的轉一個話題,將話題換到了陽凌身上!

「只剩下半個時辰了,不知道陽凌能不能通過這次考驗?」即使是我,一直沒心沒肺的大熊也開始為陽凌擔心了起來。「鄭凱,你能不能感受到陽凌現在的情況?」這個時候或許也只有鄭凱能為他們提供一些線索了。

「啊?」鄭凱微微皺眉,因為他一直在看,可是卻並沒有什麼大收穫,「其實我一直在觀察,可是除了一絲若隱若現的滄桑之外,什麼也沒有感覺到!」

「而且這股滄桑之感,和我的七情六慾劍道中的滄桑完全不一樣!就好像是………是……」鄭凱眉頭緊鎖因為他實在是找不到什麼詞語來形容這部滄桑。

「究竟是什麼,你倒是說呀!」大熊急了。

「等等,讓我想想……」一直眉頭緊鎖的鄭凱突然靈光一閃,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就像是一座從遠古穿越而來的神山!這是山嶽劍勢大城的標誌!看來他要成功了!」接受了七情六慾劍道的傳承,鄭凱對劍冢的主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為陽凌感到高興。

突然鄭凱產生了一股怪異的念頭,「這麼算的話,陽凌豈不是我師叔了?」

他接受的是天劍老人的弟子七情劍帝的傳承,算是天劍老人的徒孫,而陽凌接受傳承,算是天劍老人的弟子,這輩分剛好差了一個級別!想到這裡,鄭凱一些凌亂了!

「轟隆隆!」就在這時,陽凌所在的主殿的大門突然一陣巨響,緊接著陽凌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大門口!

眾人看著陽凌,一時有些呆了!此時的陽凌依舊是那一頭的雪白秀髮,但是他的雙眸卻詭異的呈現太極狀!彷彿能看創天地的一切!

緊接著就在眾人驚異的時候陽凌一眨眼,雙眸再次恢復正常!

「陰陽眸果然世間最強大的瞳術之一!」此時的陽凌雙手微顫,興奮的難以自制!

就在剛剛他拿到第三片玉劍的時候,三柄玉劍如想象中的一樣,融合成一柄玉劍!

但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那顆被陽凌吸入識海的疑是菩提子的寶物突然發出一陣綠光,緊接著它竟然自行從識海中跑了出來,直接化作一代流光撞進了玉色小劍中!

陽凌大驚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正在他不知所措之時,玉色小劍竟然如冰雪般融化了!而更讓人難以接受的盡然是竟然被綠色種子當成了肥料吸收了!而沒了玉色小劍做載體,十八種劍勢雛形開始暴動,大有逃走之勢!


就在此時,陽凌丹田裡的石珠再次大發神威,只一道光華閃過,十八把劍勢雛形被盡數吸納進丹田!

緊接著陽凌感覺到十八種劍勢雛形被石珠分解化為精神能量融入陽凌的靈魂中!這下陽凌受不了了!十八把劍勢雛形是陽凌在短時間內悟到九陰九陽劍勢的捷徑之一,現在沒了,陽凌豈能不怒!

但是對方是從一開始就幫自己的石珠啊,陽凌有些氣,卻不得不強行壓下!

而就在這時,終於吞噬往玉色靈液的綠色種子終於再次化作一道流光進入陽凌的眉心。緊接著陽凌就不知不覺的學會了這門陰陽眸!

而擁有了陰陽眸的陽凌一經使用才知道這陰陽眸究竟有多強大!同時在陰陽天劍的傳承之地用陰陽眸也讓他看見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在他觀察丹田的劍勢化作的精神能量的時候他才意識到石珠這麼做的用意!

這十八把劍勢雛形是很好,能幫陽凌在短時間內掌握十八把劍勢雛形,但是外物終究是外物,使用劍勢雛形就意味著陽凌要走天劍老人的路,並且一定要順著他的路走下去!而沒有了這劍勢雛形,陽凌的劍道之路反而少了限制,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和本心走下去!

此時的陽凌才意識到這才是自己的路!其他人無論走的多好只能成為借鑒,自己終究不能走別人的老路!

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每一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

而意外的得到了陰陽眸,陽凌對自己的路更是充滿了信心!

「陽凌,你······?」冰玉不可抑制的問道,沒辦法陽凌剛剛的樣子實在是太讓人好奇了,恐怕沒有哪個人能忍住!

陽凌微微一笑,看著一個個好奇寶寶似的眾人,輕聲道:秘密!」

… 可是,她又不欠他錢。

也沒做過什麼得罪他的事情。

他擺著一張臭臉給誰看呢。

就因為他家先生給了她五千萬,所以就讓他這麼不爽?

又不是他拿的錢。

他不爽個屁!

姜洛離當然知道徐助理不是GAY,她剛才就是故意說那些話氣他的,誰讓這個男人這麼討厭呢。

他不讓她心裡不爽了,她也不會讓他舒服!

「你,你胡說八道!」徐助理果然被氣得頭頂都快要冒煙了,掄起拳頭一副要去找姜洛離干架的姿勢,「姓姜的,你這是造謠毀謗!你再亂說,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任何一個直男,都很反感被別人說成是GAY。

而且對於徐助理來說,墨時修是他極其崇拜的人。

他絕不容許姜洛離這個女人這麼玷污他的偶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