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見到他這副模樣,華天免不了,感到有些心急起來。

「到底是什麼,你快說。」

華天還出言催促道。

也正是因為,他將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對方的話語里,他絲毫沒有注意到,在此刻,齊天飛偷偷地往前挪了一步。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這件事情,乃是……你的命!」

在「命」字出口之後,也不見齊天飛的手中,有任何舉動,一柄長劍,就此出現在他的手中,而後斬向華天。

「恩?」

像是沒有從這突兀的一幕中,醒悟過來一般。

華天猛地愣了一下。

也就是這一愣神,齊天飛手中的劍,就此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你居然敢殺我?我可是華天少主!」


感受到冰冷的劍意,那華天也是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對齊天飛說道。

而後,在說完這番話后,他就此倒地。

顯然,已經沒了生機。

從很久之前,齊家族比剛開始之際。

齊天飛便是已經聲名鵲起。

他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便是因為他手中的劍,夠快!

常常能夠幫助他越階而戰。

而今,他已經突破到凝血之境。

以他如此修為,對付一個華天,自然是綽綽有餘。

故而,這眼下他只是才一出手,便是直接將華天斬殺。

這一幕,看起來像是有些不可思議,畢竟,這過程,太過於輕描淡寫與順利,但實際上,卻是在情理之中。

畢竟,以齊天飛的心性,若是沒有把握,他當然也不會出手。

釋放出神識,在華天的身上,查探了一番之後,確認對方已經沒有生機,死絕了之後,齊天飛也是吐了一口氣。

他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他知道,對付華天這等位高權重之人,若是一步錯,則會陷入到步步錯的境地。

所幸,這種局面並不曾發生,他輕易地終結掉了對方的性命。

「現在,總算是幫那對母子,化解掉了一個麻煩。想必,神風城少主身死,這乃是一件轟動全城的大事。如此一來,應該再沒有人會清閑到去找一對手無傅雞之力母子的麻煩吧!這也算是解了我的一個心結。不過眼下,我的事情卻是還沒有做完。如何能夠全身而退,卻是一個問題。」

看著華天的屍體,齊天飛也是沉吟道。


之前入府,他乃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來的。

他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有華天的指引。

眼下,對方已經身死,他自然不可能再如何大搖大擺地離去。

如若不然,那些城主府的護衛,只看到他,而沒有看到他們家的少主,對方必然會起疑。

「該怎麼做呢?」

齊天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昂!」

也就在他陷入到思考中之際,那原本安靜地趴在牢籠里的冰霜巨熊,卻像是發狂一般,突然嘶吼了起來。

它的這一生吼叫,無疑,也是打斷了齊天飛的思考。

「恩?這冰霜巨熊,莫不是受到血氣的牽引,這才導致它開始發狂?」

看著牢籠里的冰霜巨熊,齊天飛也是挑了挑眉頭道。

他知道,妖獸大多都是茹毛飲血的物種,就算這冰霜巨熊,也不例外。

所以,眼見華天身死,體內的血氣,流露出來之後,受到這股契機的牽引,那冰霜巨熊也是就此變得躁動起來。

「我之前只想著自己應該怎麼離開,倒是將這頭妖獸給忘了。這可是冰霜巨熊,是堪稱九幽神狼的存在。不,甚至於,單純的論及力量,它還要比九幽神狼,來得強大。既然華天已經身死,這等強大的妖獸,我又怎麼可能讓它繼續留下此地,我應該將其一併帶走便是!」

冰霜巨熊的吼聲,提醒了對方自己的存在。

為此,齊天飛覺得,將這難得一見的妖獸,一併帶走。

「該怎麼帶走呢?不若就讓它與那狂戰妖獅,待在一起吧!希望它們兩個能夠安安分分地,不要就此廝殺才是。」

齊天飛心語道。

而後,又是一股龐大的威壓,從他的體內爆發開來。

受到這股威壓的壓制,一開始,還怒嘯連連的冰霜巨熊,其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變得越來越弱。

直至最後,完全的消失不見。

見到這一幕,齊天飛知道,時機已經成熟。為此,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對方攝入到妖獸空間里。

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已經氣勢全無的冰霜巨熊,在進入到妖獸空間之後,那股嗜血狂暴的氣息,再度從它的身體之中,升騰而起。

不僅如此。

除了冰霜巨熊,那狂戰妖獅的體內,一樣是升騰起一股好戰的情緒。

「這……這是要分出個勝負,互相爭搶地盤?」

見到這一幕,齊天飛頓時感到有些無言。

他知道,自己想得太過於簡單了。

原本,按照齊天飛的猜想,自己利用氣息震懾了冰霜巨熊之後,對方應該會懂得「安分守己」四個字。

畢竟,這乃是一頭冰霜巨熊幼獸,還遠遠沒有到了成年的時候。

但是,透過眼下的一幕,他明白,自己還是低估了這些妖獸的野性。

爭鬥地盤,這對於任何妖獸而言,似乎是天生便攜帶而來的習性。

為此,不管是何種妖獸,只要是見到有人甚至於是同類,闖入到自己的地盤之中來,那妖獸都會奮起反抗。

顯然,眼下齊天飛所見到的,便是這樣一番光景。

那狂戰妖獅,已經是將這妖獸空間,視為自己的地盤。

故而,在見到冰霜巨熊闖入之後,縱使震懾於對方血脈里的威壓,但它卻是依舊不曾屈服,選擇爆發出自己身體里的戰意。

狂戰妖獅如此,那冰霜巨熊亦是如此。

雖然只是幼崽,但它的身上,亦是有上位妖獸的威嚴。

而今,威嚴受到挑釁,這冰霜巨熊自然不會再選擇忍耐。

兩頭妖獸之間的戰鬥,一觸即發! 對於眼下的一幕,齊天飛也是感到頗為無可奈何。

他雖然名義上,是這狂戰妖獅的主人,可他本身,卻不是一名訓妖師。

這便是使得,他只能夠對那妖獅,下達一些簡單的命令。

諸如眼下,讓對方停止發怒,給這冰霜巨熊讓出一塊地盤來的指令,對方必然不會接受。

「如此說來,我沒有辦法帶著這冰霜巨熊一塊離開了?」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齊天飛的心裡,也是有些諸多遺憾。

成年冰霜巨熊的厲害,他乃是一清二楚。

為此,相比較於這頭狂戰妖獅而言,齊天飛當然更喜歡這頭巨熊。

但是可惜,他只有一處妖獸空間。

眼下,既然兩頭妖獸,表現出水火不容的樣子,為了避免多生事端,他怕是沒有辦法,帶著這頭冰霜巨熊離開了。

「哎,真是可惜……」

齊天飛搖頭嘆息道。

也就在他準備,要將那冰霜巨熊,從妖獸空間里召喚出來之際,突然,從他的懷中,也是響起一陣柔弱的叫聲。

那叫聲,像是貓一般輕靈,但仔細一聽,卻是又不同於貓叫。

齊天飛形容不出來,這陣叫聲。

但也就在這陣叫聲響起之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原本還表現出一副劍拔弩張樣子的兩頭妖獸,居然就此停止了對抗,反倒是各自找到一個地方,趴了下來。

只不過,雖然不再對抗,可不論是狂戰妖獅,還是那冰霜巨熊的眼中,卻是都飽含著對彼此的怒意。

「這……」

見到這一幕,齊天飛不由地也是瞪大了雙眼。

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他也是趕忙扒開自己的胸脯上的衣物往裡面望去。

那頭在戍風攤位上,被他強行佔取的不知名妖獸,也是嬌媚地打了一個哈欠。

看到齊天飛朝自己望去,那頭妖獸像是在撒嬌一般,朝他的胸脯處,蹭了蹭,而後繼續埋頭睡覺了。

「這個小傢伙,還真是的……」

見到此情此景,齊天飛也是搖了搖頭。

他雖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剛剛那陣妖獸的叫喚聲,但他卻是分辨得出來,那聲叫喚,乃是從自己懷中妖獸的口中,散發出來。

「也是,只有這個神秘的小傢伙,才有這樣的本事,僅僅是憑藉一聲叫喚,便是止住了冰霜巨熊與那狂戰妖獅的戰爭。」

齊天飛也是笑著評論道。

他雖然之前,已經猜測到自己懷中這頭小傢伙的不凡之處,可眼下,見到這一幕,他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震驚。

要知道,狂戰妖獅,本身便是妖獸之中的王者。而至於冰霜巨熊,那更是了不起的存在。

可以說,這兩頭妖獸,假使放在叢林之中,被那凝血中期的武者遇到,怕是都足夠他們喝上一壺。

但眼下,他們之間的怒火,居然如此輕描淡寫地被制止了。


如此一來,這也是讓齊天飛,對於這頭幼獸的來歷,感到更加好奇了。

只不過,他也知道,就如同玉玲瓏塔的神秘來歷一樣,這頭妖獸,一樣不是凡物。他就算再怎麼挖破頭腦,想要追尋他們的出處,也只是徒勞。

「只能夠等待日後,慢慢挖掘,如此,才能夠讓這二者的來歷,慢慢浮出水面了。」

齊天飛也是在心中,如此對自己說道。

而後,眼見狂戰妖獅與那冰霜巨熊,各自安分了下來,他也是關閉了自己與妖獸空間的聯繫。

「是時候,離開這城主府了。如果我繼續待在這裡,時間一長,也是會惹人生疑。這對於我的安全,沒有保障。乘著現在,還沒有人發現,我還能夠跑遠一些,如若不然,要是在這神風城便是被人給截住的話,就算是我的身法,再高超,怕是都不能夠再完好地離開此地。」

齊天飛在心中思囑道。


他知道,不論如何,這神風城,都是別人的地盤。

在別人的地盤,與敵人作戰,這無疑,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齊天飛不傻,自然,也就會儘力地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心中如此想到,而後他也是點了點頭,直接暗下牆角處的開關。

隨著開關暗下,頓時,一陣轟隆的聲音,也是就此發出。

那是石門開啟的聲音。

站在石門上,齊天飛並沒有著急離開。

他知道,不論如何,自己都不可能這麼輕易地離開。

在略微沉吟了一番之後,他也是仰頭,朝著城主府的方向,大喊道:「不好啦,少主出事了。」

喊完這一嗓子之後,齊天飛也是立刻,施展出了身法。

他自然不是在為自己挖坑,在為城主府的人報信。

他這乃是聲東擊西,故意借用此地的動靜,來將城主府之人,吸引到此地來,而後,他才好安全的脫身。

而情況,也正如同齊天飛所預料的那般。

在他喊出那一嗓子之後,頓時,數股強橫的氣息,也是從城主府四面八方升騰而起。

而後這些氣息,無一不是朝著他之前身處的那間暗室飛速地奔走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