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要是隻是劉國邦的事情,或許趙剛還會放楊易一馬,但加上以前的事情,那就是不死不休了,俗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周洪對他有知遇之恩的,而且想到楊易是讓他變成喪家之犬的罪魁禍首,怎麼會放過楊易。

“這不是剛剛把你打暈的那個小子麼,怎麼成你表弟了。”

周圍一個見證了楊易打進去的人道出了真相,一時間本來不明真相的人,都對楊易怒目而視,看向宋明的眼神也變了,隱隱形成一個包圍圈,把楊易包圍在裏面。

楊易看出情況不對,抓住宋明向人羣人去,身子也緊跟着宋明的身影向外衝去,楊易知道會有一場惡戰,能做的就是把宋明和自己劃清界限,雖然把宋明扔了出去,但是出手的力道還是把握的很好,既能達到目的,也不會給宋明造成什麼傷害。

楊易的突然發飆,事先沒有和宋明商量,但是這次楊易的“仁慈”並沒有封住宋明的行動,讓宋明有了可趁之機,也顧不上隱藏自己的實力,一個空翻穩穩的站在地上,楊易沒有意識到會出現這一幕,但是也做出了反應。

周圍的人看到宋明的身手也是一驚,但是很快就被楊易的事蹟震驚了,楊易已經在他們愣神的瞬間向外衝去,宋明沒有站定就有倒下了,司機緊緊的跟在楊易的身後,從衆人跌倒的一米寬小路中衝了出去。

眼看就要衝出來包圍圈,楊易剛撥開兩人,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手掌,拍的迅猛有力,楊易不敢硬接,一個後翻,從司機的頭上翻了過去,順手拉住前衝的司機,力道用盡的手掌和司機的鼻子只有一尺的距離。

楊易的努力都白費了,除了和司機調換了一下位置外,一步也沒有移動,而且這次周圍的人都有了防備,不讓楊易有可乘之機。楊易站穩纔看清手掌的主人,那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中年人,有些消瘦,要不是剛剛的那一掌,楊易一定會以爲這位是個教師。

只有近距離接觸了,才能感受到這位消瘦的中年人的實力是多麼恐怖,楊易隨着他不斷前進的步伐,向後退去,不多時就推到了院子裏,這和要衝出去的願望差距很大。

中年不怒自威:“敢來我的地盤撒野,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說完又睥睨的看了一下週圍的衆人,“我剛閉關兩月,家就讓你們糟蹋成這個樣子,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敢來這撒野,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周圍的人都不敢擡頭,斜眼惡狠狠的盯着楊易,把心中的怨恨都歸結到楊易身上,楊易也知道眼前的這位是個大人物,給楊易的威脅比張鵬飛的還要大,今天有可能要交待在這裏了,只能祈禱張鵬飛能快點找到這裏來。

“三爺,屬下無能,請您責罰。”都不敢反駁,只能認錯,這就是這位三爺的威勢,身上上位者的氣勢讓楊易一怔,楊易也算見過形形**的人很多,除了在郭建軍發怒的時候感受過這種氣勢外,這是第二次見到。

比起郭建軍弱了不少,但是一看也是生殺予奪的人物,楊易還在猜測眼前的這位的身份呢,但是他接下的一句讓楊易驚訝萬分。

“明兒,你怎麼過來了,你爸給你的懲罰你都照辦了?”

“馬叔叔,五爺幫我求情了,所以我才跑了出來,不然還要半年呢,要不您幫我在求求情,我還小呢,不着急結婚呢。”宋明向這位馬三爺有些撒嬌的說道,這讓平時看不起宋明的人心頭一緊。

誰也沒想到加入青龍三年,被人欺壓的宋明,還有這樣的背景,要是被馬三爺知道以前的事情,不死也要脫層皮。 魔界——

睡得正甜的希希忽然聞到一股鮮美的烤肉味兒,於是貪婪地舔舔上下嘴唇,猶如夢中正有人喂著她吃美味佳肴一般。

耳旁忽然吹進一陣風,伴著男人磁性的聲音飄進她耳里:「看來你是真的又累又餓了。」

誰這麼大膽,竟敢趁她睡覺的時候在身旁唧唧歪歪,當真是活膩了不成。

她煩躁地將頭埋進被窩裡,但又真切地感受到那股烤肉味兒的存在,不禁蹙緊了眉頭。

「你這一睡可是睡了三天三夜。」那聲音再次在她頭頂響起。

什麼?她竟然睡了三天三夜,哪個王八羔子胡亂造謠是非的?!

兩顆晶亮的眼珠迅速從被窩裡露了出來,轉了一圈后,焦距停留在一張距離她的臉不到三公分的魔頭臉上。

那張妖魅的臉上噙著一抹令人目眩的笑容,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稜角分明的冷峻,濃密的眉毛略顯叛逆地向上翹起尾巴,長而微卷的睫毛下,泛著一雙幽暗深邃的水眸,英挺的鼻樑,性感的薄唇,無一不在釋放著他狂野不拘,邪魅性感的個性,最重要的是,那身散發著威震天下的王者霸氣頓時讓她驚坐了起來。

「易兮?!」

「你醒了?我準備了些吃的,你睡了這麼久,定是餓壞了吧?」說話間,他的手裡突然出現一個托盤,上面盛放著各種各樣的烤肉。

好香呀!

希希伸手拿了一串,隨即狼吞虎咽起來,「唔——好吃,真好吃!」

「你就不怕本尊給你吃的是——人肉?」

「噗……」剛剛咬在嘴裡的肉渣盡數噴出,「你竟然拿……拿人肉給我吃?!」

易冷兮看著她生氣的模樣,愈發覺得她可愛,於是繼續說道:「本尊向來不吃任何食物,魔界內的大小也基本不進食,若是要吃,也是擒了個人類就能解決溫飽。」


「你……」

希希才想說話,就覺得胃裡一陣翻滾,方才最早下肚的那一口肉渣想必正在進行消化,此時她巴不得切了自己的胃,把它們全都吐出來。

看她竟然當真不說,還格外難受地嘔了起來。

「本尊騙你的,那不是人肉,是我特地從人界的商販攤子那裡帶回來的燒烤,我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就猜想你可能也愛吃。」

燒……燒烤?

她沒聽錯吧,是他從人界買回來的燒烤?

這下她鬆了一口氣,整個人軟在床上,隨後河東獅吼般地聲音響徹整座魔殿:「你想死啊,竟然欺騙我!你知不知道敢騙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

「哦?那我的下場是什麼?」

希希瞪了過去,腦海里一閃而過他尊貴的身份,臉色一變,馬上轉移話題:「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吃飯要給錢的,你不會是沒給錢就拿回來了吧?」

「恩。」他回答得理所當然。

果然如此,「你們不吃東西,肚子不會餓嗎?」

「不餓,等你在這裡呆久了,自然也不會餓,整日吸食天地精華足以。那些道行不夠的魔雛,便要通過人血或者人肉來加強自己。」 “啊!對不起,沒事吧,優璇?”我立即從易優璇身上起來,還摸了摸她的腦袋,看看剛剛與她相撞的地方有沒有腫起來。


“沒事啊,沒關係。”易優璇擺了擺手說道。

看起來她應該是沒事,見她還躺在沙發上,我便身一隻手想要把她拉起來,一邊向她說道:“那,我們一起看電視吧。”

誰知易優璇突然愣住,轉而好像有淚水在眼睛裏打轉。

“嗯。”她應道。

“優璇,你怎麼了?沒事吧?”


她搖了搖頭,明明是一副要哭的樣子,卻微笑着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都快不好意思了 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與她那麼長時間的對望。

或許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她做出了什麼選擇吧。

———————

到了第二天下午,校門口來了一幫混混,我數不清混混的數量有多少,不過估計至少得有20個。

像這樣大規模的羣架,主謀被校領導知道的話,肯定是要被開除的。

不過虞天藝這傢伙估計已經做好了準備要跟我弄個魚死網破,已經叫來20多個人,他就不相信我能逃脫。

下午放學了,外宿的學生們陸續出校門,而他們顯然是沒見過那麼大世面的,都躲避到一邊,繞着走。

(好吧,其實我也沒見過那麼大世面……)

人零零散散的,在人羣裏很容易被他們認出來。

很快,他們便認出了我,然後一羣人圍過來。

“喲喲喲,這不是昨天那小子嗎?敢對我翔哥動粗!”說話的是一個小光頭,頭上殘留的頭髮在頭皮上映成兩個字“威武!”

我的天,演古裝片呢!

我正想吐槽,這幫人已經開始要動手了,個個掄起棍子,棒子。

我倒是沒想到他們會那麼快動手,連忙一邊躲避一邊還擊。

林猛叫的十多個人也都衝過來幫我。林猛也是衝到了最前線跟我站在一起。

雖是這樣,卻也打得十分吃力,但也算是生猛了,畢竟從20多個人裏殺出一條血路可不如電影裏演的那般輕鬆。

但是,很快他們就停下了手,因爲他們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

“肥哥,你看,後面停了輛警車。”

“那警車剛來的吧?上面好像坐着一個人。”

“你說要不要收手啊?”

“這特麼不是廢話麼!雖然上頭有勾搭警察的,但我們這些下面的被關進去上頭根本不會管我們咧。”

這幫人停手,個個看着後面警車的情況,顯得十分滑稽,畢竟他們剛纔還打得不可開交,此刻的停頓卻像條被踩着尾巴的狗。

警車上下來一人,那人卻沒穿警服,只是在警車旁點了一根菸,連望也沒望這邊的情況。

“我勒個去,被坑了,肯定是假警察!那丫見我們人多假裝沒看見呢!”那胖的說了一身,轉回頭卻被我踹得“波瀾四起”。

我和林猛他們像說好的一樣把他們引到了巷子旁,繼續打着。

虞天藝這傢伙倒是沒敢過來找我,畢竟他也是怕我的。

只是,打了沒多久,卻聽見有個混混說:“老大過來了!”

明顯是對方的頭目要過來了,稀里嘩啦中我還聽到說他們老大那邊也帶着一幫人。

“你的死到了!”虞天藝這是笑着看着我。

我不以爲然,一腳給他踹了過去。

我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根本不着急,因爲一切都按我想要的結果運作着。

就連他們頭目過來,也不算出乎我的意料。

很快,一個壯漢領着一隊人馬過來,打架的都停了下來。

虞天藝捂着他的豬頭再一次笑道:“葉月,你的(X達)死期到了!”

我回頭就是一巴掌:“是你的(X達)死期到了!”

周圍了驚訝的望着我,似乎是在驚訝:這傢伙沒看見我們老大都過來了嗎?現在還能嘴硬?不怕老大當場收拾他?

我這時笑了笑,望向了他們所謂的老大:“鐵拳,你說是吧?”

鐵拳之前因爲人多,也沒看清楚我在,而在我一巴掌扇到虞天藝臉上的時候,周圍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包括鐵拳。

“你小子是誰?我好像見過你。”鐵拳有點懵了,似乎已經將我忘記,轉而他皺着眉頭想了片刻,卻突然驚訝起來:“你是葉川的兒子?!”

“對,沒錯。”

這一聲不是我應的,而是鐵拳身後的一個人應的。

“葉川?!”鐵拳驚訝一聲。

“嘖嘖嘖,那麼久不見,還是老樣子啊,帶着一幫不三不四的人還混着呢?”老爸毫無緊張感的笑着。

旁邊一混混明顯是智商有問題,看着自己老大都沒碰人家呢,他倒是生氣起來:“你丫誰啊?找掄是吧?”

說完混混一個棍子砸向老爸,老爸輕輕一躲,轉而抓住了混混的棍子搶了過來。

“誒呀,你丫還敢囂張!”混混任然不知道情況的嚴重性,過去想跟拿着棍子的老爸肉搏。

噗!肉搏!還沒到老爸旁邊就被老爸一巴掌ko了。

“鐵拳,你要收小弟就收點有智商的好不好?見到這種小傢伙我也是怕啊……”老爸笑着。

旁邊的林猛則是看呆了,偷偷在我旁邊問道:“他就是你爸?”

我回頭笑道:“怎麼?羨慕?”

林猛點點頭。

“羨慕就給你吧,我纔不喜歡這種腦殘老爸呢。”

……

最終以一個誰也沒想到的結局結束了,那幫混混倒是全讓老爸給放了,而老爸讓鐵拳當場解散他的紅染幫,鐵拳當然不願意,不願意的他就被老爸帶走了。

我們剩下的人,則是各走各的,誰也沒敢再碰我。

紅染幫這幫混混錯,就錯在昨天追着我跑的時候,不應該喊:“紅染幫你也敢惹?!”這樣的屁話,要是他們沒喊這話,估計也不會有今天老大都被警察帶走了這個結局。

其他幫派我是不清楚,總之紅染幫的話,老爸一人也能搞定的。

原本我也沒想到紅染幫老大鐵拳會過來,想着只要老爸在就能應付,但後來鐵拳竟然真的來了,估計是老爸用什麼辦法把鐵拳引出來了吧。

昨晚跟老爸打電話的時候,他也算是氣得不輕,估計就是這股氣,使得他產生了滅掉紅染幫的想法吧。

所以說,人啊,還是別小看人的好。 希希的嘴角又開始抽了……等了好一會兒,她的精神才恢復正常,「那你以前……道行不夠的時候,也是吃人嗎?」


她弱弱的聲音,要是常人定是聽不見的。

易冷兮忽然開懷大笑,「為何你總這麼多的問題,你難道不去尋人了?」

希希一驚,對呀,她記得之前自己是急著要去找人的,沒想到易冷兮忽然吹了口氣過來,自己就不省人事到現在,他……他竟然做這麼卑鄙的事!

但看著他依然笑得好看的那張妖魅的臉,她始終還是生不起氣來。

「找就找,難道我會找不到嗎?!」她賭氣地跑下地,走出魔殿,見他並沒有跟上來,心裡更是脹氣,他堂堂魔界至尊,將她擼來這個地方后,還讓她自己一個人到處在此遊盪。

好啊,等她找到老爹和如風,就帶著他們兩個偷跑出這裡,看他氣不氣。想到這裡,她咧嘴一笑,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身後的冷兮微微頷首,一抹舒心的微笑從心底油然而生。

雖然只遊覽過一次魔界,但對希希來說,地形已經熟悉地差不多了,每個出口和入口她都熟記於心,但這麼多魔獸居住的地方,她該去哪裡尋找他們呢。

聽易冷兮提起,只有魔雛才會吃人,她不妨去第四空間看看蹤跡,於是提腳一飛,便落在了第四空間的進口處。

這裡最為熱鬧,各個魔雛有互相切磋武藝的,也有販賣人間珍寶的,還有的一些魔雛正在閉目修魔中。

希希小心翼翼地走上前,不想腳下卻絆倒一個金屬物體,發出清脆的「咣當」聲,惹來了眾魔雛的觀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