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要是鄭太后的老師韋君相在此,必定瞪大那雙銅鈴大眼,冷哼道:「都是皇上自己作的!」

可不是么?鄭太后賓天之後,朝中大將軍死的死,解甲的解甲,剩下的不是隱忍之人,就是像賀應棠這種媚上之輩。

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隱,這固是士子的選擇,何嘗不是將領的寫照?

不管怎麼說,陶元慶若能去關外衛,對他們來說是件喜事。

裴光咕噥了句:「我原以為陶元慶會歸田的……可見局勢瞬息變化,前路也未定。」

去年他出手阻止賀應棠的時候,哪裡會想到現在要促成其願望?

想想真是……略酸爽啊!

想了想,裴光蹦出了這麼一句:「小五啊,鄭姑娘想得比你要深遠啊……」

他拖長了尾音,顯然別有所指。

裴定眼角抽了抽,隨即便從容自若地答道:「父親說得很對,鄭姑娘的確很了不起。」

布局北州的商議還如在眼前,裴家往北州送去的人還沒打開門路,鄭姑娘便想到辦法改變北州格局了。

換防,就是最好的改變方式。

朝香暮籽的影響,不僅僅在於南景,還在於北寧!

想到這裡,裴定唇角微勾了勾。

他心悅的人這麼了不起,他只有滿心歡喜。

當然,因這個結果而滿心歡喜的人,也不只是他一個。(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宣軍制每三年一換防,作為當朝尚書令,葉獻不可能不知道。

事實上,他早就為此作好了準備:他原打算趁換防的時候,將屬意的人推上京畿衛大將軍之位。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皇上竟有意將賀應棠調進京。

京畿衛圍護京兆,地位何等重要,怎麼能落在賀應棠手中?

這個結果,當然不是葉獻想見到的。

只是他作為尚書令,已經位極人臣,明面上絕不能干涉軍中大事。

重生之富婆系統 況皇上只是有這個打算,尚未下旨令中書省出詔,他就更不能做些什麼了。

但他還是暗中找了兵部尚書郭邕,並且暗示郭邕聯合大理卿魏延知,試圖影響皇上,令皇上改變注意……

一連串動作下來,紫宸殿卻沒什麼動靜。——這可真合了「帝心難測」這四個字。

儘管葉獻心中急躁異常,面上卻完全沒有表現出來,甚至在中樞三省議事時,還故意避開了此事。

只可惜,上一次至佑帝大清洗之時,葉家也折損了不少人,這會兒宮中也沒有太多有用的消息傳來。

倒是江南道,傳來了一個個消息。

每接到一個消息,葉獻的眉頭就一皺。到了後來,他的雙眉幾乎攏在了一起,嘴唇也緊抿著。

很顯然,他心情並不好。

其實,「心情不好」這個形容還是輕了,此刻他有滿腔的怒火,還有說不出的晦暗。

這樣的心情,他有多少年沒感受到了?

自入尚書省之後,他就一直官運亨通,在就任尚書令之後,更是無往不利。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怎麼到了現在,就事事不順了?

他謀划好的前程,本想收入勢力當中的京畿衛,看著就不能如願了;他鋪陳好的局面,在江南道那些穩固的勢力,現在正受到衝擊……

因為一個胡賢妃,弄出了這般翻天倒地的動靜!

御史台和大理寺能在江南道查出什麼,這尚且不能知,但可以預見的是,江南道勢力必定會隨之一變。

江南道是凌雲葉家的根基所在,這變,對葉家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葉獻疲憊地揉揉眉,不用照鏡子,他都知道自己白髮多了幾根。

他苦心孤詣,十數年才布下一番局面,如今隱隱有傾頹之勢。

怎麼會這樣呢?他絕不能接受!

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的眉頭略略舒展開了,吩咐左右:「去喚大少爺來!」

大少爺,當然是葉獻孫輩中排行第一的葉雍。

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孫子,葉獻臉上的鬱結之氣散了些,卻又長長嘆息了一聲。

雍兒最近的表現,可不算好……

在見到葉雍憔悴的神色后,葉獻心中的不滿變成了關心:「雍兒,發生了什麼事?」

他這幾天忙著換防和江南道的事情,還沒見過雍兒,不想就見到了雍兒這副樣子。

似乎……遭受了什麼打擊一樣。

該不會雍兒的心中,還想著之前的事吧?這都過去好一段時間了,雍兒的想法還沒轉過來嗎?

年輕人,果然還是歷練太少!

「祖父,我很好,請祖父放心。」葉雍坐了下來,這樣回道。

他臉頰上有酒窩,看起來臉上總是帶著笑,卻因為眼神沉靜,整個人便多了穩重。

葉獻也不細究,只點點頭道:「那邊好。心裡的坎,只能自己才能越過去。你是葉家將來的繼承人,祖父相信你能克克服這些困難。」

葉獻指的是葉家謀算一事,但葉雍心裡所想的,卻不是這些。

他這幾日總會想起提點所那一幕,總想起裴定與鄭衡一前一後離開的身影。

那兩個身影如此和諧,似乎自成了一個世界,旁人根本就無法插足。

那一刻,他驚愕至極,彷彿覺得雙眼都刺痛。

也就是那個時候,他知道了千秋與鄭姑娘之間肯定有些什麼。

在對待鄭衡這事上,葉雍從頭到尾都很克制,也很清醒。——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與鄭姑娘有什麼聯繫。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親身遭遇又是另一回事。

在見到千秋與鄭姑娘在一起的時候,他難過不已,還有一絲被隱瞞的難堪。

他竟不知,千秋是何時與鄭姑娘有聯繫的!

葉獻見到葉雍這副神思不屬的樣子,不禁有些怒意。

葉家現在事事不順,雍兒若還沒醒悟過來,這可是大大不妙!

他正想說什麼,便聽到葉雍問道:「祖父,不知您喚孫兒來,是有什麼吩咐?」

說這話的時候,葉雍的心神已回到當下,強迫自己不去想提點所的事情了。

祖父說得對,自己是葉家的繼承人,有什麼不能克服的?

況且他早就明確自己要走的路,這條路上,絕不可能有鄭姑娘……

葉獻上下打量了葉雍一遍,才道:「我喚你來,是想問問你有何打算。你在刑部員外郎一職上,也有些日子了,是要再進一步了。」

哪怕事情有種種不順,但葉獻都清楚應該做什麼。——哪怕意外被打亂了腳步,但前行的方向並沒變。

為葉雍謀算、為葉家夯實基礎,這才是葉獻要做的事情。

「勞祖父掛心了。此事孫兒也有考慮。只是此前朦朦朧朧的,現在倒有了些確實想法,請祖父指點。」葉雍這樣回道。

葉獻聽了,心中倒起了好奇。哦?雍兒有何想法?

葉雍沉吟良久,將心中的想法細細過濾了一遍,才道:「祖父,孫兒自出仕以來就一直在京兆為官,這是好事,卻也有不足。故孫兒想,若是想走得更遠,就不能繼續留在京兆了。」

以葉家的家世,葉雍想要再進一步,可以說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如何進,就要計量一番了。

這一下,葉獻眸光亮了亮,然後問道:「這麼說,你想好去哪裡了?」

葉雍點點頭,道:「孫兒是這兩日才想好的。孫兒想,也應該回祖宅看看了。」

葉家祖宅在江南道,葉雍這是打算回江南道任職了。

葉獻「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甚好,甚好!雍兒有此深謀遠慮,祖父極為歡喜!」

如今江南道勢力動蕩,或許格局大變,現在去江南道任職,正是合適時候!

葉雍笑了笑,彷彿下定決心般,快速說了出來:「不過,在孫兒前去江南道任職前,還有一件緊要的事情,得先辦了。」

什麼緊要的事情?

(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227章親事

(第一更!)

只見葉雍背脊微微挺直,笑著說道:「祖父,孫兒及冠已幾年了,是時候把親事定下來了。」

聽了這話,葉獻真是大吃一驚。

所以,雍兒所說的緊要事,便是將親事定下來?實在沒有想到!

不怪葉獻如此詫異,因為他知道孫兒還沒想過成親,這會怎麼就起了心思?

太意外了,雍兒為何突然想成親了?

葉雍是凌雲葉的嫡枝嫡長,以後是要繼承葉家的,他的妻子將來就是葉家宗婦,這絕不能有半點馬虎。

就是因為太重要了,葉獻才遲遲沒有為葉雍定下親事。

他暗地裡一直在尋找那種貴極的命格,最後終於通過永安寺的正元大師找到了,當中激動欣喜自是不用多說。

為此,他還將正元大師滅了口。

只是後來發生了太多事情,葉家不能避免地捲入其中,以致他還沒來得及籌謀此事。

不想,雍兒卻主動提出來了。

既然雍兒有成親的打算,那麼雍兒看中的是哪一家的姑娘?

葉獻想起了妻子崔氏的話語,心中不免有些猜想——

雍兒該不會熟意鄭家那姑娘吧?這可萬萬不行!

別說鄭家現在成了永寧伯府,就是鄭家還是永寧侯府,他也不會答應這親事。

鄭仁治家無方,那鄭姑娘又是喪婦長女,這樣的家族,這樣的姑娘,怎麼能配得上雍兒?

若是雍兒想納她為妾室的話,他倒願意成全雍兒一番情意。

只能是這樣了,這是他最大的讓步了,斷沒有別的可能。

他略思片刻,故作大度地說道:「那雍兒可有屬意的姑娘?儘管說出來,只要與葉家相配的,祖父便應承。」

葉雍臉上還帶著笑,只搖搖頭道:「祖父,我沒有喜歡的姑娘。祖父覺得哪一家姑娘合適,我都沒有意見。」

這一刻,葉雍覺得娶誰也沒有關係。反正……

葉獻皺了皺眉,慎重地說道:「雍兒,此乃終身大事,怎麼能如此隨意,這樣可不行!」

葉獻有些擔心,雍兒對待親事太輕慢了,恐怕以後會引起家宅不寧,這會釀下禍端的。

況且他選中的那戶人家,也不容許葉家有輕慢之舉。

婚姻乃結兩姓之好,他可不想為葉家招致仇人,雍兒這樣的態度要不得!

葉雍收斂了笑意,正色道:「祖父,我並無他意。祖父請放心,不管是誰成為我的妻子,我都會好好對她的。」

我會隆重迎娶她,我會給她葉夫人的尊榮,我會看重她所出的兒女……

凡是世族夫人會有的一切,他都不吝於給她。只除了……他的感情。

無論是誰家的姑娘,只要適合做葉夫人就行了,是誰都不重要。

世間夫婦,多少人就這樣過了一生,他與他的妻子,自然也可以。

想到這裡,他唇角勾了勾,繼續道:「祖父,這是一件緊要事,我想在離京前辦妥,一切就勞煩祖父與祖母了。」

挑選怎麼樣的人家、怎麼樣的妻子,明面上是后宅的事情,實則是前院的事情。

他的妻子人選,必是祖父再三考慮丁定下,然後才會交給祖母去操辦的。

家裡一定會將此事辦得妥妥貼的,他壓根就不用去操心。

至於他的妻子是誰……時候到了,他也就知道了。

既然葉雍再三這麼說了,葉獻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說到底,在葉獻的心底里,婚姻大事本來就與感情沒什麼關係,他才不當一回事。

最後,他點點頭道:「這的確是件緊要事,是要費一番心思了。」

姑娘的人選他是想好了,但怎麼促成這樁親事,他還得想一想。

首先,他得找一個中間人去探探口風……

這一日,刑部尚書薛以侑的夫人林氏去了王家作客,其與王元鳳夫人姜氏相談甚歡,兩人還約定了下次相聚的日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