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裁判員失神片刻,吹響了進球的哨音。

「哄!」

這如此詭異的進球,頓時讓看台上的球迷們發出陣陣驚呼。可以說,剛才的進球,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

足球場雨棚頂端,陳帆終於按捺不住了,站起身來,一臉震驚的望著那個名叫海曼的不列顛門將,心中若有所思。

通過剛才海曼的撲球動作,他判斷出,那是一種叫做瞬息移動的異能。這種異能,可以改變空間的軌跡,將身體迅速分解又迅速重組,在一瞬間送到另外一個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而剛才那個進球,似乎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將足球送到空中,瞬間改變空間的運行軌跡,讓足球在華夏隊的球門附近出現。

這是一種極其強大的異能,也是一種逆天的能力,也就是說,只要他原意,完全能夠抱著足球在華夏隊的球門裡面出現。

若是這種能力沒有任何限制,可以無限使用,那麼此次,華夏隊必敗無疑。

不過,這不是陳帆所關注的重點。其實從最開始,他就覺得今天這場比賽有些不對勁。憑藉第六感,他發覺,在這場比賽之中,一定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因為從不列顛球員登場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息。這種氣息他很熟悉,但一下子有說不出來是什麼,只是覺得似曾相識。

此時,賽場內比賽仍在繼續。

在丟失一球之後,華夏隊重新開球,與之前一樣,慢慢向前方推進。

似乎並沒有受到之前那一球的影響,中場球員黃超再次組織進攻,僅僅只是通過幾次倒腳之後,便將足球帶到了對方的禁區前沿。

因為有了第一次的失敗之後,這一次華夏隊特別謹慎,在禁區前沿連續幾次傳遞后,拉出一個巨大的空檔,而後帶球的中場球員黃超背身將足球臨空挑起,回傳給身後跟上的後防線球員尤凌的腳下。

尤凌接球后,沒有停頓,腳尖輕輕一挑,將足球輕鬆的挑過不列顛防守球員的頭頂。

就在這個時候,前鋒趙天野與褚可反越位成功,同時搶到落點,在距離球門僅僅只有10米遠的距離抬腳抽射。

這一次,為了加大足球的力道,趙天野與褚可同時出腳,一左一右,分別踢在足球的兩端。兩股大力同時施壓,將整個足球都踢的變了形,可見力量之強勁。

若是趙天野踢出的球速能達到600公里每小時,那麼這一球,至少也有1000公里每小時,雖然沒有1+1≥2,但至少也是1+1≥1,而且還是在如此近的距離。

「啪!」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還是再次發生了。

幾乎就在兩人將球踢出的瞬間,不列顛門將海曼再次憑空出現了兩人的面前,在足球還未飛出之前,單手將足球卸了下來。

與此同時,趙天野與褚可兩人在經受到足球的反作用力之後,腳下一陣酥麻,身體猛然向後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草坪之上。

「哄!」

現場的球迷震驚了,紛紛站立起身。電視機前的球迷,也不由自主的趴到電視機前,仔細觀察著轉播視頻的慢動作回放。

在這一刻,陳帆更是要緊牙關,雙拳緊握,恨不得自己親自下場,去領教領教那個不列顛門將的實力。可是,讓他感到無奈的是,以他現在的身份,什麼也做不到,只能幹著急。

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深吸一口氣,盡量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隨後重新坐回到雨棚頂端,繼續關注比賽。

「唰!唰!唰!唰!……」

就在這時候,雨棚頂端,突然出現了十幾道身影。

由於之前一心在關注著比賽,直至那十幾道身影出現在身旁,陳帆才反應過來。

出於本能,他一個閃身與那十幾道身影保持距離,而後定睛望去。結果,當他看清楚那十幾道身影的穿著之後,頓時愣住了。

只見此時,站在他面前的,是十幾個身穿華夏【五星游龍】戰衣的男女,而帶頭的,赫然是他曾經見過,但卻又多年未見的華夏巔峰存在,擁有世界龍榜第一之稱的——龍王!

—————————


三千字大章,今晚三更是來不及了,因為22:30分,小月就要去上夜班了,書友們,好好看吧,看完別忘記投票喔? 龍王傲世,無人可擋!


龍王揮刀,血流成河!

龍王暴怒,屍橫遍野!

龍王一出,誰與爭鋒!

每當想起這四句話,陳帆就覺得熱血沸騰。

曾經,在離開奇迹山脈之後,他有好幾次都想再回去與龍王見面,請教一些關於修鍊上的問題。

可是迫於無奈,他並不知道如何前往奇迹山脈。

而如今,這個讓他尊敬無比的老人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試問這如何能讓他不感到激動。

「龍王前輩,您怎麼來了?」猶豫片刻,陳帆快步迎了上去。

似乎早已發覺了陳帆的存在,龍王微微點頭,並沒有與他對話,而是將目光放到賽場的比賽當中去。

觀察許久之後,他轉頭說道:「陳帆,對於這場比賽,你怎麼看?」

「你問我?」用手指了指自己,陳帆感到有些意外,同時再次將目光放到賽場上,面無表情道:「從比賽開始,我就已經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但是卻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在達到了化氣後期境界之後,我能夠對天地靈氣的變化,感受到一些微小的細節。但與龍王前輩您比起來,還是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具體有哪裡不對勁,還望龍王前輩指點!」

說完,他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能夠感受到這裡的變化,說明你已經成長。」聽完陳帆所說的話之後,龍王微微點頭,表示讚許,而後語速極慢的說道:「相信不久之前,世界各地發生的墜機事件以及沉船事件,你應該已經有所耳聞了吧。」

「是的,龍王前輩。」陳帆默默點頭,毫不隱瞞道:「實不相瞞,我本身也是墜機事件受害者。這一次,我之所以抵達不列顛,一方面是來替我的隊員們加油,而另一方面,是因為我的第六感,引導我來到這裡。對了,龍王前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聽陳帆提及第六感,龍王的表情微微出現了些許變化,不過僅僅片刻,又恢復正常。遲疑片刻,他淡淡的說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也許憑你現在的涉及層面,還無法理解。不過,今天你既然出現在這裡,那麼也算是天意。」說完,他轉身對身後的一名【五星游龍】的組長點了點頭。

在得到龍王的授權之後,那名組長上前一步,與陳帆握了握手,然後面帶微笑道:「陳帆你好,我在很久以前就聽說過你的名字。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趙炎,是華夏【五星游龍】下屬龍刃的組長。」

陳帆微微點頭,在與對方握手之後,等待著對方的敘述。

遲疑片刻之後,趙炎開口敘述道:「其實從三天前華夏CA1083民航客機失事開始,我們就接到了國家下派的命令,對該事件展開調查。通過調查,我們發覺,此次墜機事件,並不是人為也不是儀器失靈造成的。而是一種名為蛟的生物,在化龍階段對民航客機進行了攻擊。而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各國又相續出現類似事件,這自然引起了我們的高度關注。隨後,我們與各國秘密機構取得聯繫,並追蹤那頭黑蛟的下落。最終,我們在喜馬拉雅山脈附近發現其蹤跡,併合力將其擊殺。通過對黑蛟屍體的解刨,我們發現,這頭黑蛟僅僅只有620年的壽命,並未達到化龍階段,而是因為一滴血,導致了它提前進化。」

「一滴血?」陳帆微微皺眉,心中充滿了震撼:「你的意思是說,正是因為這一滴血,導致了它性格狂暴,攻擊民航客機?」

「聰明!」趙炎點點頭,繼續說道:「隨後,我們將那滴血液送往【五星游龍】總部進行化驗。而在化驗之後,我們得到了一個讓人無比震驚的結果!」

「什麼結果?」

「這滴血液,來自於血族!」

「血族?」聽到這個辭彙,陳帆徹底愣住了。對於這個辭彙,他非常陌生,但卻又略有耳聞。腦海中努力搜尋著記憶,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看到陳帆的反應,趙炎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耐心解釋道:「血族,就是人們口中經常提到的吸血鬼,傳說中邪惡的超自然生物。他們與我們華夏的殭屍一族一樣不老不死,永生不滅。他們牙齒尖長,皮膚蒼白,以吸食人類或者動物血液中的血精來維持生命。而根據其壽命以及實力的強弱,可分為低級血族——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大公爵——親王——大帝。傳聞中,低級血族害怕照射到陽光,在太陽下會立刻灰飛煙滅。而高級血族可以在維持在太陽下不死,只是能力有所下降。他們懼怕十字架和大蒜,無法穿越流水渡河。他們沒有影子,有可變身為蝙蝠,或者化身霧氣等的說法。使用聖水賜福的銀制武器能給於其重創,而將其頭顱砍掉,或者將其心臟取出,才可將之殺死。」

聽完趙炎的敘述,陳帆心中也算是明白了個大概。但讓他不解的是,這裡是世界盃比賽的賽場,和那個什麼血族又有什麼關係。

看到陳帆衣一副疑惑的樣子,趙炎走到他身旁,用手指了指此時球場不列顛球門的位置:「你看到那個叫海曼的球員了嗎?」

陳帆點點頭,表示自己也一直在關注。

趙炎繼續說道:「這個叫海曼的球員,就是血族。而且,從他剛才擋住華夏隊射門的動作來看,他在血族中的地位,至少也是子爵級別。」

「你說什麼?」聞言,陳帆驚呼:「你說這個海曼是血族的子爵?那麼其餘球員呢?莫非也是血族?」

趙炎微微點頭,表示肯定了陳帆的猜測。

看到趙炎的反應,陳帆徹底愣住。不過,與此同時,他也算是明白了過來。

血族,傳說中的存在,各方面素質都要凌駕於人類之上。而趙天野他們,只是普通的人類,憑藉煉體巔峰的實力去面對血族的子爵,那無疑是拿著雞蛋去碰石頭。這也就完全可以解釋,之前那個叫海曼的血族,為何能夠輕易攔下趙天野射門了。

想到這裡,陳帆開口問道:「他們怎麼會出現這裡?」 「因為他們想要通過人類大範圍的聚集,收集血精!」

就在陳帆開口詢問的瞬間,天空中突然降下一道身影。緊隨其後,又有數十道身影從天而降。

通過觀察,陳帆驚訝的發現。這數十道身影各個金髮碧眼,顏值極高,男女比例各一半。男的身穿全黑戰鬥服,女的上身穿白色戰鬥服,下身穿紅色迷你短裙,給人的感覺非常精神。在他們的胸口處,清晰的刻畫著一個金色盾牌。而在盾牌頂端,用英文寫著神盾局三個字。而在他們的手臂上,懸挂著一副巴掌大小的美利堅國旗。

「美利堅神盾局的人?」陳帆不由再次發出驚呼。

對於【神盾局】,他曾經略有耳聞。【神盾局】與【五星游龍】一樣,是美利堅政府專門用於同超能力英雄接洽並進行管理的特殊部隊。成員主要以海豹特種部隊、海軍陸戰隊、五角大樓特別行動組、反斷箭特種部隊、內斯特快速反應特種部隊以及中央情報局戰鬥部隊中選拔。同時吸納像蜘蛛俠、金剛狼、夜魔俠、美國隊長、尖峰哨兵、鋼鐵俠、黑寡婦、貓女、蛇女、影子女郎這樣的超級英雄組成。其全稱為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其代表著美利堅異能組織的全部,實力不容小覷。

「唰!唰!唰!唰!……」

正在陳帆心中無比震驚之際,又有數十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不遠處的地方。

由於剛才【神盾局】出現時已經驚訝過,這一次陳帆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於震驚,只是懷著好奇的目光向他們看去。

與【神盾局】類似,他們身穿一套紫色的緊身戰鬥服,腰間配有手槍、匕首、手雷等常規作戰武器,而根據每個人風格不同,他們還配備有激光劍、激光狙擊槍、鈦合金長弓、鈦合金彎刀、秘銀長矛、秘銀雙節棍等特種作戰武器。從他們左肩懸挂的國旗可以判斷出,他們來自於法蘭西。

在陳帆印象當中,法蘭西國防部隱藏的非常深,平時非常低調,所以,也並沒有在公開場合宣稱擁有類似於【神盾局】、【五星游龍】的這樣的超人組織。而且,即使是現在,他們的衣服上,也沒有標明他們所在組織的稱呼。

帶著心中的疑問,陳帆將目光放到趙炎的身上。

從陳帆的目光中,趙炎已經判斷出他在想些什麼,不等他發問,開口說道:「他們叫做【終結的熾天使】,隸屬於法蘭西特殊部門,與【神盾局】和【五星游龍】一樣,是法蘭西最強的異能部隊。」

聞言,陳帆默默點頭。

今天,他的內心完全要以跌宕起伏來形容,眼前出現的這三大組織,實在是太讓他感到震撼了。


同時,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能夠讓各國如此重視,派出最強者抵達這裡,相互協作完成任務,可見血族實力之強悍。

就在陳帆思考之際。

又有好幾個國家的特殊組織抵達現場。

除去華夏【五星游龍】、法蘭西【終結的熾天使】、美利堅【神盾局】之外,還有來自於烈陽的【曉】、德黑的【夜叉】、蘇俄的【裝甲騎士團】、以色列的【白色獵人】、不列顛的【女王之刃】、荷蘭的【魔法滅絕者】。

多達九個國家的最強組織,約三百餘人,全部聚集在這裡。

望著自己身旁這三百餘名來自於世界各地的強者,陳帆心中驚訝的完全合不攏嘴。。

看這個陣勢,人類與血族之間的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了。

不過,讓他感到疑惑的是,這三百餘名強者在聚集於此之後,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站在球場的頂棚上,默默注視著球場內的動態。他們似乎並不急於出手,反倒是有種給對方以威懾的感覺。

這讓陳帆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現在已經臨近傍晚,若是按照之前趙炎所說,血族在夜間能夠發揮最強的戰鬥力,那麼如果不趁早動手,到時候,必然會處於不利的局面。

想到這裡,他走到龍王身前,開口說道:「龍王前輩,陳帆斗膽進言。如今九國近三百餘名高手聚集於此,為何還不動手?」

龍王回頭看了他一眼,又將目光放到場地中去,意味深長道:「暫時只做觀望,若是對方不展開行動,我們就不出手!」

「可是龍王前輩,再過不久,就要入夜。之前我也挺趙炎所說,一但入夜,血族的力量就會提升,到那時候,若是要對付起來,勢必會有些困難。」

「陳帆啊,你說的這一點,我們又何嘗沒有想過。」龍王苦笑了一下,繼續說道:「血族擁有著比人類更久遠的歷史。曾經,雙方水火不容,相互廝殺,最終人類以龐大的數量佔據了絕對優勢,將血族控制在見不得陽光的暗處生存。為了防止遭遇滅族,數千年前,血族的帝王與人類的強者們定下了約定,雙方停戰,血族無條件退出都市,而且從此不以吸食人類血液為生。若是有特例違反,人類可逐個誅之。也正因為如此,數千年來彼此相安無事,也並未發生過大規模的戰爭。」

聽到這裡,陳帆終於明白了一個大概。也就是說,按照約定,若是血族不吸食人類血液,那麼人類就沒有理由將其滅殺,最多也只能通過威懾力,將其驅逐出都市。

在了解到了整個事件的起因,經過之後,陳帆沒有在追問下去,而是與龍王以及那三百餘名世界強者一樣,站在球場頂棚上,繼續觀望比賽。

與此同時,華夏隊與不列顛隊的比賽已經進入了下半場。

此時,場上的比分為0:3,華夏隊落後。

面對血族強大的戰鬥力,華夏隊全員上下,各個都已經精疲力盡,但他們的目光卻始終沒有變過,依然不屈不撓的進行著反擊。

全場比賽,華夏隊射門37次,射正31次,沒有取得一粒進球。而不列顛隊,射門3次,射正3次,取得了3粒進球。

如此懸殊的差距,幾乎已經確定了比賽的結果。

但即便如此,華夏隊不屈不撓的作風還是感染了全世界的球迷。不僅僅是現場的球迷,甚至連電視機前的球迷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高唱起華夏人民共和國的國歌。

此戰,華夏隊雖敗猶榮。

相比而言,不列顛隊在上半場10分鐘時間進了3個球之後,便再也沒有發動進攻,只是龜縮在己方半場,仿若閑庭信步,絲毫沒有任何進攻慾望。

比賽漸漸進入尾聲,夜幕也隨之慢慢降臨。

「咀——!咀——!咀——!」

伴隨著裁判員的終場哨吹響,比賽結束。

最終,不列顛隊以絕對優勢3:0大勝華夏隊,取得了本屆世界盃的冠軍。

——————

今日第二更,稍後是否有第三更不確定,因為晚上,小月可能要出門一趟。 一如既往,廣播中傳來了《你們是冠軍》的閉幕式音樂。

雙方球員相互握手、鞠躬、交換球衣,隨後,世界盃第三名的球隊巴西隊也來到了賽場上。

三支隊伍重新列隊,緩緩走向領獎台。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自然,沒有任何特別的事情發生,彷彿這就是一場正正噹噹的世界盃決賽。

隨後,來自多個國家,漂亮的禮儀小姐與主辦方一同上台替獲得冠軍、亞軍、季軍的三支球隊頒獎。

站在球場頂棚之上,陳帆默默的關注著一切。突然,他心中一顫。人群中,他赫然看到了一個不該出現的身影。

那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擔當此次大會贊助商之一的——東方韻月!

只見此時,東方韻月已經換上了一身純白色的休閑套裙,穿著粉色的高跟鞋,正與站在最前面的一名禮儀小姐一同,捧著一個裝有金牌的頒獎禮盒,滿臉面帶微笑的向冠軍隊不列顛所在的講台走去。

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陳帆心中暗叫不好,慌忙起身。可還來不及行動,肩膀上卻被一股巨力壓制了下來。

他茫然回過頭,卻看到龍王對著他微微搖了搖頭。

於是,他只能暫時隱忍下來,繼續觀察著後續走勢。不過,讓他最感疑惑的是,為什麼世界盃這種世界級的比賽,頒獎的人不是舉辦國的總統或是總理,而是東方韻月這樣的贊助商。

與此同時,東方韻月與那名禮儀小姐已經走到了不列顛隊的領獎台前,她面帶微笑,從頒獎禮盒中取過一塊金牌,轉身向不列顛隊的隊長詹姆士走去。


可是,走了才沒幾步,她突然愣住,腳下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直至最終,手中的金牌應聲落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