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袁哲倒是相當的隨意,輕笑一聲,「哦,也是……」說著袁哲身上的鎖鏈砰的一聲悄然如冰雪消融一般的消失了。妖妖也在那鎖鏈斷開的一剎那整個人軟了下來,順勢就倒入了風夕的懷中!

「他沒事!」看著風夕但有的眼神,袁哲說道。

完美盛宴

而滄海卻是相當的有不適應的感覺,開口問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我感覺這麼的奇怪。」滄海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她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中有一股力量在躁動不安,而且能夠感覺到全身的血液彷彿都要沸騰了起來。

袁哲看了一眼滄海,「你不是天族……不過看得出你應該能夠使用咒術吧,你身體上靈力的流動看起來不太完全啊,這是……」袁哲略顯疑惑的說道,顯然他是在用自己的思索方式在考慮問題!

「我是海族,我們的祖先是天族和獸族,混血的種族!」滄海毫不避諱的說道,當然滄海對於袁哲知道並不多,她只是知道眼前的這道靈體一般的人就是傳說中的創世大神!

「啊,混血的種族啊,天族……看來我的能力已經為這個世界上的許多人所掌握了啊!」袁哲說道,「不過怎麼看起來你並不能完全的使用其中元素之力呢?就你身體的能量流動來看的話,你能夠使用的只有五種元素,水,風,雷,和陰陽屬性啊,其他的兩種看來沒有被開發出來的!」袁哲若有所思的說道。

袁哲直接說出了滄海的能力,讓滄海瞬間對於袁哲佩服的五體投地,同時也是對他更加的信任了。

「嗯,不過看起來這幾種元素之力你修鍊的參差不齊啊,唯有風元素之力和水元素之力還算是像那麼一點樣子,其他的都不是非常的好啊!」袁哲說道。

滄海突然覺得也許在這裡能夠解開術的秘密,便直接開口問道,「那麼暗常理來說是否所有的擁有術士體質的人都能夠修鍊七種元素之力啊?」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的!」袁哲說道,「不過看你的樣子恐怕就現在的你是不應該能夠使用出術的,因為你身體中微弱的靈力波動並不能夠調動的起相應數量的自然元素之力才對啊?」

「這就全要仰仗我們的靈媒,我們通過它們與自然之力進行聯結和施術!」滄海說道。

袁哲點了點頭,臉上滿是讚許的神色,「看來你們都對於術已經相當的有研究了啊!知道你為什麼感覺奇怪嗎?」袁哲問道。

滄海搖了搖頭,而風夕卻是悄悄的握緊了玄冰,因為他感覺到了附近有一股極為不妥的力量在澎湃,而且這種力量正是雷元素之力!不過相比之下,風夕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因為漫天的雷光瞬間從袁哲的身上暴起,風夕幾乎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那雷光就從袁哲身上蔓延到了滄海的身上,並且瞬間將滄海包裹在了其中!

「不要!」風夕大喝一聲,抽出了玄冰,自己的玄冰可是靈魂之刃,可以說是靈魂的剋星,當然風夕並不知道對於神級的魂魄有沒有效果!風夕根本沒有凝聚光劍就直接朝著袁哲砍去。

「風夕!」滄海說著,同時琴音響起,一團不規則圖案的風元素之力猛地炸出,朝著風夕河源這方向飛去,在風夕面前爆了開來,將風夕的身形往後一推,「我沒事!」

風夕詫異的收回了自己的光劍,他聽得出,滄海的話語中充滿了興奮的音色,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了風夕並不確定,不過就在剛才的一剎那,風夕想起了自己曾經在離開時光之海的時候袁哲有提醒過自己,如果一旦遇到了另外的袁哲,一定要注意對方是否是黑袍的,如果是黑袍的,那麼不要相信他說的話!風夕本來還以為之前袁哲所說的話不過是開玩笑,但是看到他對滄海出手的時候風夕瞬間覺得自己大意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風夕不解。

「傻小子,剛才那個很明顯不是術!」羅桑解釋道。

「呵呵,看來有些事情必須得先解釋清楚才能去做啊!」袁哲開口道,「剛才這位姑娘趕到奇怪的原因是因為她能夠使用咒術,也就是說她的身體中有靈力在流動,她擁有我的力量!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洪荒大陸上的大部分術士都或多或少的繼承了我的部分力量,但是他們繼承的並不完全。這位姑娘不過只能夠使用物種元素之力,而她的這五種元素之力當中有一種是雷元素之力!而這雷元素之力就感應到了這裡的特殊存在而產生了共鳴,因為這裡是噬身上的的神印,其中封印著雷元素神力!」

風夕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但是羅桑卻是不過一切的說道,「你剛才對滄海做了什麼?」

「相逢即是有緣,既然有緣何不幫上一把,你們都是我的子民不是么?我只不過是將神印中的雷元素原力分離出一部分打入了這位姑娘的體內,形成了一片雷雲!這樣的話,之後這位姑娘的雷元素之力以後就不需要通過這個稱為靈媒就能直接與自然界中的雷元素之力溝通和使用術了!」袁哲說的相當的風輕雲淡。

不過這些話聽在風夕和羅桑耳中那絕對是震顫到不行的地步!這算什麼?要知道現在的滄海就像是能夠使用其他元素之力的捕風者一樣了。捕風者的來源就是因為無意中在出生的時候融合了有力的風元素神力氣旋形成的,而滄海現在相當於控雷者!「這就是神的力量嗎?如果這樣的話,滄海以後是不是就可以被稱為整個洪荒大陸上唯一的控雷師了?」羅桑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內省驚詫的意思。

滄海也是欣喜的看著風夕,接著轉頭對袁哲說道,「謝謝!」雖然沒有感覺到雷元素之力的修為變高,但是滄海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對於雷元素之力的敏感程度成幾何倍數提高了。單手微微揚起,將古琴放在一邊,一條小型的類點亮出現在了她的掌心當中。

風夕驚呆了,滄海沒有用靈媒就製造出了一條電弧!這是什麼,捕風者在大路上就算的上是極為稀有並且超級優秀的體質了,但是滄海這算什麼?雖然現在滄海的雷屬性之力還沒有達到次神級,但是雷元素之力之後的修鍊對於滄海來說絕對是一路坦途,恐怕比捕風者的風元素之力的修鍊速度還要快上不少吧?控雷師這個稱號對於滄海來說絕對不過分!

袁哲倒是微微一笑,「這不算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只不過分出了極少的一部分雷雲對你的體質進行了小小的改變而已,讓你更加的接近我罷了!可惜我這條魂魄只是雷元素之魂,所以並不能夠對你的其他元素之力進行改造,而且這噬也不是完全體!」

「這就是神和我們的差別么,神的一條魂魄舉手之勞就能夠改變一個修者的整個修鍊之路,可想而知想要成神是多麼難的一件事啊!」羅桑嘆息道。

「煩人想要修鍊成神必須要滿足特殊的要求,沒有八條魂魄的人是不可能修鍊成神的!」袁哲說道,「而且神也不是萬能的!況且就像我這個神一樣也是隕落了不是么?不過現在我想要你們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幫忙!」滄海因為意外的收穫已經忘乎所以了,現在對於袁哲那簡直就像是比親人還要親,那簡直就像是對待自己的父親一樣的愛戴。

而風夕卻是更加理性的看待這件事,世間果然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給予。

袁哲呵呵笑了笑,「我想我的這個忙只有這位小兄弟能夠幫得上?怎麼稱呼?」袁哲對於風夕倒是相當的客氣。

風夕抱了抱拳,認真的回答道,「風夕!」

「好,風夕!」袁哲點了點頭,「說實話我是被困在這裡了,我想裡面的這個東西不管你們人不認識,你們應該對它有所了解!」說著袁哲將所有人引入了那扇門之後的房間當中。

房間當中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傢具,不過在地面之上,卻有著一個巨大的法陣!~

!! 「這是?」風夕看著這巨大的法陣,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這法陣自己雖然不明白運作原理,但是風夕知道他的大概作用應該是用來幹什麼的!

「這難道就是……聚魂陣嗎?」羅桑吃驚的看著這個法陣,因為這法陣的形式他們都見過,曾經在水精靈守的神識海中的一個封印里,他們見到了這樣的一個聚魂法陣!而那個法陣是用來聚攏那神聖巨龍的四條魂魄的!而現在那四條魂魄就在風夕的護心玉中,而且它的聚魂過程也早已完成,就在等待龍族戰龍的召喚中!

「實際上,這個並不是聚魂法陣,而是護魂法陣!這是我在到了這裡之後設下的法陣,為的就是不讓這一條魂魄散去!」袁哲說道,「不過如果說是一個聚魂法陣也沒有什麼錯,畢竟他們的作用差不多,當然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因為我的這一條魂魄已經不再需要這種東西了!」

「那您想讓我們怎麼幫你?」羅桑開口問道。

袁哲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既然我的一條魂魄已經在那護心玉中,我想我也進去,不過以我現在的能力恐怕進不去,所以我想讓你引導我進去!」袁哲看著風夕說道,不過眼神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風夕的胸口!

風夕沒有說話,而是在神識中與羅桑交流著,「你覺得他可信嗎?」

「這個我怎麼知道,不過不管可信不可信我們也沒有評判標準不是么,我知道你在猶豫什麼,你是否想起了之前在時光之海中的那條袁哲的魂魄所說的話?」羅桑回問道。

「的確是這樣,雖然同為袁哲的魂魄,但是一個身著白袍,一個身著黑袍,這讓人很不好判斷到底誰說的是正確的,他不讓我相信黑袍的袁哲,那不就是在否定他自己么?」風夕相當的不明白袁哲到底是什麼意思。而且對於現在這個袁哲,雖然風夕一直有所防備,但是不管怎麼樣,這袁哲彷彿從來就沒有做過什麼對自己不利的事情,而且這護心玉也本來就是他所有的東西,他提出這個要求也並不過分啊,但是這和之前另一條袁哲的魂魄所要求的事情並不一樣,那一條魂魄可是融入了羅桑的身體當中,而這一條卻是要求進入到護心玉當中!

「怎麼了?」袁哲見風夕不說話問道。

風夕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讓您進去,實在是現在情況相當的複雜,複雜到我也不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因為這護心玉在機緣巧合之下,曾經收入了四條當年與您戰鬥的那條龍的魂魄!」

袁哲一聽臉色大變!「這……你你們之前融合的我的魂魄是在哪裡找到的?」袁哲問道。

「時光之海!」風夕毫不隱瞞的說道,在不知道誰是誰非的情況下,風夕沒有必要為任何人隱瞞實情。

「什麼?你們進入過時光之海?」一旁的滄海聽到風夕說出時光之海后,驚得說不出話來,那可是傳說中有進無出的海域啊!

「這個以後在慢慢說,」風夕拍了拍滄海的肩膀,望向袁哲。他知道時光之海中的白袍袁哲不喜歡這個黑袍袁哲,但是到底誰是正確的或者說到底誰說的話更加可信,這就全憑風夕自己的判斷了,現在參與上古之戰的人除了那些神獸,其它的恐怕的翹辮子了吧!

「你們融合了那一條魂魄?」之前的驚詫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欣喜,袁哲那不易察覺的笑容卻是被風夕看在了眼中,他不明白這個笑容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有時候笑容並不代表是高興地意思!

「前輩……上古那一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現在關於上古一戰的傳說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這個問題,風夕實際上和羅桑自己已經討論過了,自從從時光之海中出來之後,風夕除了修鍊之餘就是思考上古時期創世大神和龍族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現在關於上古一戰的說法與從袁哲口中所聽說的有那麼多的不同?風夕認為,首先上古時期的那場神與龍的戰鬥,幾乎可以說是毀天滅地的戰鬥,就連時空可能都被擊潰,何況是生物,沒有人來傳承那場大戰,就算戰的再精彩後世的人也是無從知曉的!也就是說那場戰鬥幾乎引起了世界的大毀滅,當然這個說法風夕自己也覺得有一些牽強,畢竟在神與龍的戰鬥之中,天族扮演的角色可是神的僕人,而獸人則是龍的追隨者,魔族並沒有參與進去!但是這三個種族最後都沒有滅亡,而是傳承了下來,發展了相當燦爛的文明!

而羅桑更加支持的一個推測就是有人故意的掩蓋了真相,而能夠有這樣實力的人只有兩個,一個就是這個自稱是創世大神的袁哲,而另一個一定就是龍族的那個最強族長神聖巨龍!到底他們誰在歷史上動了手腳,羅桑和風夕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根本無法統一起來。

「唉……上古一戰啊,那是許久許久之前的事了吧,計算我都是無法記起到底是多麼久遠的事情了。」袁哲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那滄桑的眼神中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看透的東西,「有時候我都在想,如果當時我全力以赴的話,這個世界時候會是另外的一種結果,當然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結果,我這條魂魄也並非全部知曉啊!」

「上古一站您贏了為什麼還這麼說?」風夕試探性的說道,這是流傳於大路上千萬年的傳說了。「上古一戰,您斬殺了惡龍,並且詛咒了整個龍族,難道還有什麼遺憾的事情么?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您贏了為什麼還落到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九條魂魄都被振散了!」風夕故意說得就是這樣流傳於洪荒大陸的傳說,他沒有說出白跑袁哲對自己說的那些其他的東西。

傳說中,上古一戰,創世大神,為他的子民剷除了惡龍,並且詛咒了整個龍族,並且剝奪了他們的能力。實際上按風夕和羅桑的理解,這個所謂的詛咒應該是創世大神抽離了龍族的第八條魂魄,剝奪了他們以後能夠修鍊成神的機會,這也是防患於未然的一種方法。當然這個推測自然是建立在袁哲戰勝了神聖巨龍的基礎上出來的,但是現在事實怎麼樣,風夕可是不明白了。

本來風夕並不覺得這些事情有多麼的重要,因為畢竟那都是千萬年前的事情了,不過之前時光之海中的袁哲說過一句讓他相當介意的話,大概意思就是這個世界即將大禍臨頭了。而且,曾經他在天族的墓地,天空之城中的尖碑上也有記載著一個預言,那預言記載著傳說中的天啟之門重新開啟,什麼世界末日的意思!

「可惜你們的這個傳說錯了啊,上古一戰實際上是兩敗俱傷,如果非要定個輸贏的話,那麼就是我輸了,當然那畜生也不比我好到哪裡去,我也同樣的震碎了他的四條魂魄,即使我先他一步隕落的話,那也一定活不長久!」袁哲說道。

風夕心下暗自對這條袁哲的魂魄多了幾份信任,至少他說的和白袍袁哲說的話多少還是差不多的。「那當年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如果說真的是那神龍贏了,那麼當年袁哲是為什麼要討伐那神龍的,它為禍一方?還是要消滅其他種族?風夕覺得最可能就是那神龍威脅到了袁哲的統治!不過這種話風夕自然是不可能說得出口的,即使自己那非常的可能,也是不可能直接說出口的,因為其一這是在別人的地盤,自己隨便開口說話,即使自己沒事也可能連累其他人,雖然對方不過是一條魂魄,但是他可是神的一條魂魄啊,一條魂魄就能夠駕馭者一隻雷之神獸,那麼神級的力量到底是怎樣的風夕簡直不敢想象!

「上古時期,整個世界上修者並不多,實際上,真正的修者只有龍族!而只會種族有三,天族,魔族和龍族!」袁哲解釋道,「我雖然是神,但是實際上我很少干預凡人界的事,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我的天賦神域中統治著我的子民,而天族中的族長則擁有著與我對話的能力,畢竟,天浮大陸雖然在九重天,不過是在第一重,而我的天浮神域則是在九重天的第九重!而且,天族的特殊體質讓他們能夠靠靈力凝聚出翅膀飛行!所以我選擇了他們作為我的僕人,共同制定這個世界的法則和秩序!」

「難怪天族一直稱自己是半神,這樣看來,如果真的是神的僕人話,那麼被稱為半神一點也不為過啊!」羅桑說道。

袁哲看了一眼風夕的胸口,繼續說道,「當時龍族雖然桀驁,但是也並非萬千的反抗我,不過直到有一天,龍族中出現了一位神級人物,就是你口中的神聖巨龍吧!」袁哲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這龍人名為龍辰,此人實力非凡,竟然在龍族的短暫壽命當中修鍊到了神級,而且能夠變身成為真龍!這實在是一件非常讓我吃驚的事。」

「是啊,一個世界不需要兩位神來統治!」羅桑幽幽地說道,多少有些諷刺之意。


風夕倒是對於羅桑的這句話,心下一緊,這要是惹怒了袁哲,恐怕事情就不好辦了。不過看到袁哲並沒有多少表情變化,風夕稍稍放了些心。

「是啊,一個世界是不容許有兩位真神出現的,當然不是世界法則不允許,而是他們互相的不允許啊!」袁哲嘆了口氣,「成神的龍辰開始對於我很謙卑,並沒有多少想要反抗我的統治的意思,但是實際上他已經在暗地裡開始組織征服整個世界的勾當了!」袁哲說道。

「那麼之後呢?」風夕問道,「即使組織再多的人,您是神,能夠作為您的對手的人也只有這龍辰一人才對吧?」

「不錯,能夠做為我的對手的人不過只有龍辰一人,只要打倒了我,整個世界就是他龍辰的了,不過他組織的人實際上是要整征服天族!」袁哲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當時那個世界,除了天族,沒有人擁有資格隨意的接近九重天的第九重我的天浮神域的,但是龍龍辰在暗地裡控制了天族的族長,再一次普通的與天族會面的時候,龍辰發動了突然的襲擊,並且打傷了我,從那時起,便拉開了整個世界的戰爭,而為了應付那如潮水般湧來的龍族士兵,我不得不建造自己的軍團!我是一個人,天族並沒有能力幫得上忙,而龍辰則不一樣,龍族可是當時整個世界上最強的種族!所以我必須擁有能夠對抗龍族普通軍隊的幫手!」

「七神獸!」風夕下意識的說道。

「是的,正是七神獸!」袁哲說道,「七頭神獸的力量實際上並非你們現在所看到的這麼的弱,實際上當時的七神獸,每一頭都有次神三級的實力,當然除了這一頭,這頭是當時我手下的七神獸裡面最弱的一頭了,所以我將自己的一條退路留在了它的身上,至於它為什麼最弱,那屬於別的原因了。」

「龍族對上七頭神獸,怎麼可能贏的了?」風夕倒抽一口涼氣,七頭神獸合力的力量那絕對不是七頭神獸的力量簡單的相加,以風夕的推測,這七頭神獸如果合力,以次神三級的實力來推算的話,他們絕對有神級的實力。

正如風夕所推測的,袁哲說道,「的確,按我的計算,我的這七隻小傢伙的實力加起來絕對能夠有與我相當的實力,但是我實在是低估了整個龍族的實力,他們竟然將我的七神獸穩穩的壓制著,雖然沒有贏,但是卻一直處於上風的局勢,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龍族早有預謀,他們早就估算好了自己的實力,否則不會這樣出手的!」

「龍族有這麼強?」羅桑不敢相信的問道。

「當然有這麼強,當時的龍族中,除了龍辰,光次神二級實力的高手就有十幾個,而且還有三名次神三級的高手!」袁哲對於這些數據竟然能夠記得如此的清晰!

「這……怎麼會這麼厲害?」風夕不明白了,即使當時的龍族能夠修鍊也不會一下子跑出來這麼多高手啊,次神三級,而且一下就是三名次神三級的高手,要是到,千年前人族的聖戰當中,整個洪荒大陸上所有的種族加起來也不過只有一名次神三級的高手,而次神二級的高手也只有幾名,那麼次神一級巔峰的高手都能夠馳騁大陸了,但是龍族這樣的實力也太逆天了吧。

「那看來龍族的確是有備而來啊!」羅桑下意識的說道,他也很難想象,當時的龍族天賦得有多高,當然那時候的龍族是未受到詛咒的龍族!

「是啊,」袁哲點了點頭,看著風夕和滄海投入的表情,袁哲對於這一切都是相當的滿意,「而且,龍辰的實力也是讓我吃了一驚,本來以為剛剛成神不久的他開始憑著偷襲傷了我,但是就算如此他也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只要讓我解決了他,那麼結局還是不會有多大的變化,可惜我又一次錯了!」

「怎麼錯了?」風夕詫異,普通的修者突破到次神二級都能夠引發自然法則的變化和天雷滾滾,要是成神那還不帶時間萬雷齊動啊?

「雖然龍辰剛剛成神不就,但是他的實力卻並非是簡簡單單的神級,他擁有者與我相近的實力!」


「這怎麼可能,他的修鍊難道是跳躍式的不成?」風夕對於袁哲的這句話是絕對的不相信的,剛剛突破一個瓶頸,是不可能立刻有大的飛躍的!

「我也覺得不可能,所以才吃了大虧,交手不到十招,他就震碎了我的一條魂魄!」袁哲眼帶悲傷的說道,「而且震碎的那條魂魄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一條!」袁哲說著,雙手在自己的身上自上而下的比劃了一下!

「震碎?那麼說這個法陣真的就是聚魂了?」風夕看著袁哲問道。

「不錯,開始時候是由聚魂的能力。少了一條戰魂,讓我實力大損,不過龍辰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我了解他的弱點!我切割了他的魂魄!」

「切割?」羅桑對於這種說法相當的不理解,其實不止是羅桑,風夕和滄海也是聽得摸不著頭腦。尤其是滄海,對於剛才他們的對話,簡直要比童話故事還要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對就是切割,神都有九條戰魂,我把他的戰魂分成了四條和五條兩部分!四條陰魂和五條陽魂!」袁哲說道。「唉,可惜我再一次失算了,如果我當時仔細的分析的話,應該把他的神魂分到他的陰魂那一邊,可惜我沒有那麼做。龍辰成神之後形成的神魂是陽魂,也就是說他是陽神!我將他的陰魂切割出來,將他的神魂留在陽魂的身邊,這樣會助漲他神魂的力量!」

「不理解!」


「聽不懂!」

「啥意思?」

風夕滄海和羅桑三人分別用不同的三個字表達了自己的見解,而至於這個見解是什麼意思,大家肯定是一目了然了。

「哪裡不明白?」袁哲看著風夕問道。

「全部!」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成神九魂的道理你們懂?」

「懂!」

輕狂 !」袁哲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生物出生的時候都是四陽三陰七條魂魄的,這叫陽盛陰衰,才能留在世界上!」

!! 「也許你們知道這個世界上的生物魂魄形式,但是你們並非真正的了解這個體系!」袁哲說道,不過當他看到風夕幾人的反應之後,便知道這個東西他們知道的非常有限,畢竟有些事情不管你知道與否,他們都會簡單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會影響他們的正常生活。就像是與你朝夕相處,天天想見的東西一樣,也許你對他們根本就是一無所知,但是你照樣能夠輕鬆的生活下去。「人的魂魄雖然分陰魂陽魂,但是如果實際上細分的話,還有在成神時候形成的第九條魂魄神魂,當然對於你們來說那是永遠也不可能達到的事情,因為你們天生只有七條魂魄。」

風夕點了點頭,對於這些他自然是理解的,實際上早在這個黑袍袁哲說之前他就對這魂魄的概念有所了解了,而且自己先天的魂魄缺陷也是讓自己對於這方面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一些。如果說普通人是七條魂魄無法成神的話,那麼對於風夕來說就更加的不可能了,因為風夕天生只有六條魂魄,三陰三陽,這樣的魂魄形式的風夕本來不可能活下來的,但是最後風夕活到了現在,這就是一個奇迹。

「不過人的魂魄分陰陽神之外,還有一條起始之魂,」袁哲頓了頓,「這起始之魂實際上決定了你的體質是否能夠獲得修鍊的能力!也就是說,你是否擁有修鍊的體質!」袁哲說道。

「起始之魂?」羅桑不解,不過他的心中也隱約的了解到了這個問題,「那起始之魂是否就是傳說中天生的第八魂呢?」

「可以這麼說!你的悟性很足!」袁哲不覺的讚賞著說道。

「哪裡哪裡,是您教的好!」羅桑謙虛的說到。

「不,你的悟性的確是非常的好,如果說在上古那一戰之前我就遇到了你的話,說不定會收你做我的弟子……」

看著這個死人的魂魄在這裡互相的吹捧,風夕倒是感覺相當的不自在,這兩個傢伙怎麼看都有些說不出的相似之處!

「咳咳,前輩能否繼續講下去了呢?」風夕催促道,現在時間緊迫,他必須得儘快的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之後就離開這裡,而且他此行的目的並非是為了這條神魂而來,他的目的可是為了救出月青,而龍幽還在另外的一個次元空間中等著他們,他可不想把時間都浪費在聽這兩個死鬼在互相吹捧上!

袁哲點了點頭,「嗯,好吧,這個起始之魂也成為人的第八魂,這第八魂魄是天生的戰魂,有了它就能夠與這天地相連,奪天地造化,成就自己的不朽身體!當然即使是同樣擁有第八戰魂的人,也是有資質好壞之分的,不然那這個世界上豈不是遍地都是神仙了么?」

「按世界法則來看的,當人的陰魂和陽魂如果相等的話豈不是不能活得長久?」風夕終於問出了自己長久以來困擾自己的問題,畢竟自己就是因為三陰三陽而導致了自己自小體弱多病,身體弱的無法堅持到他長大成人啊。

「的確,時間總有陰陽兩面,想要留在塵世,那陽魂一般會佔據主導地位才行,人的七魂魄中,四陽三陰每一條的能量都是相等的,而擁有八魂的人則不同,第八魂魄實際上是出於封印狀態,當成就了身體之後,第八魂的力量才會完全解開,與第九魂神魂相互羈絆與纏繞形成神格!而這兩魂的相互協調也會成就出你的神通!」袁哲說道。

「神通?」風夕一愣,對於這個神通,不止是自己沒有聽過,恐怕在場的所有人都么有聽過這個所謂的神通是什麼東西吧。

「呵呵,神通就是神技,一種特殊的能力,這個一般由你自身決定,又由不得你,而且是不可選擇的。」袁哲說道,眼睛不自覺的望向妖妖的方向。

「那前輩您的神通是……」羅桑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的神通就是御獸!」袁哲說道,「而且看來我的這個神通已經沒魔族給繼承了下去?」

「御獸也算是神通?」風夕突然覺得這個技能有點不太符合自己的想象,簡直是弱爆了,費了這麼大的勁終於成神了,為什麼獲得的技能竟然只是這樣一個普通的技能。

不過羅桑卻不這麼認為,「難怪這御獸術是無法直接學習的,因為它根本就不屬於任何一種術,他就是一項本能。

「這就是我的神通,不過魔族這丫頭雖然繼承了我的神通,但是他們用出來和我當年用出來的效果那絕對是不一樣的啊!」袁哲說著呵呵笑了起來。

風夕心中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看著倒在一旁的妖妖,不禁為妖妖趕到一陣心悸。畢竟這可是算得上在自己的祖宗面前班門弄斧啊,被反控制那絕對是必然的,沒被直接反控制致死已經是袁哲手下留情了。

「既然這個世界上的人除了遠古龍族都只有七條魂魄,那麼您是怎麼修鍊到神級的呢?」風夕提出了質疑,風夕始終也是不太相信,眼前的袁哲就是所謂的創世之神。

袁哲沒有說話,顯然對於風夕的這個問題,他有些略微的吃驚。「我……」

「您應該也是通過修鍊到達神級的吧?」風夕推測到,當然風夕能夠得到這樣的結論也並非是天馬行空的亂想。畢竟如果真的是創世之神的話,怎麼可能被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打敗,而且還打敗的這麼徹底!

袁哲搖了搖頭,「我比較特殊,以後有時間會告訴你的,不過現在我感覺到了那龍魂的覺醒,如果龍辰重新覺醒,那四條戰魂歸位之後,龍辰一定會捲土重來,黑暗絕對會籠罩這個世界!現在我需要與我的其他戰魂進行合併,小子,如果可以我覺得既然另一個我選擇了,那麼他一定是信任你的,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讓我與另外的我的魂魄合併,儘快在惡龍復活之前集齊我的戰魂,那樣也許這個世界還有救!」

風夕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你覺得他可信嗎?」風夕在神識海中與羅桑快速的交流著。

而羅桑對於風夕問出這個問題感覺相當的吃驚,畢竟袁哲所說的,和自己的推測以及現在這個世界的具體情況還是相當的有聯繫的,就連羅桑這個邏輯性非常好的死鬼都找不到一絲絲的破綻,這就讓羅桑不得不相信眼前的這黑袍袁哲了。「你覺得呢?我覺得很可信,至少他說的這些和這個世界上的現在的情況和很多之前我們想不通的地方都得到了解答!」

「可是我總覺得眼前這個袁哲在隱瞞著什麼?」

「隱瞞什麼?他可是比之前時光之海中的袁哲給我們解釋的事情要清晰的多啊,你還是在想之前時光之海中那位白袍袁哲的話不成?」羅桑沒好氣的說道,「我說你小子的腦袋是不是不轉彎啊,當然世界上任何的人都有說謊的權利,不過我們要做的就是揭穿他們的謊話,而這謊話是否能被揭穿實際上不過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因為謊言永遠就是謊言,不會成為真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