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血海融化了無數生靈血肉,將他們體內本源融入血海,這片血海就是一個巨大的融池,有多寬,多大,戰無命一無所知。

戰無命向血海深處推進千丈,四面八方的壓力驟增,血海深度已經達百丈之深,以他現在的肉身,在百丈之深的血海壓力下竟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百丈深的血海,生機彷彿要結成塊,四面八方已不再是流動的血色液體,而是逐漸凝結成血晶,血晶入手溫軟,如同牛油一般。

這血海真的是當年渾天魔神蛻變的混沌血池嗎?不對!這血海的能量太大了,不像是渾天魔神蛻變出來的,而像是成就了渾天魔神的。那團渾天魔神的血肉騙了他,這血海的威力太大了,很可能是當年的渾天魔神闖入了這血海空間,在這裡成長起來,衝出血海時,已無敵於天下。

戰無命心中一動,沒有立刻修行,而是向血海深處游去,他不敢潛入血海深處,他只想看看血海中見究竟有什麼秘密。

這片血海非常詭異,戰無命向血海深處遊了百餘里,發現血液中那股狂暴的怨力和魔性竟然讓他的身體隱約有種要裂開的感覺。這是一種積壓了無數歲月的怨念,是一種介於意志與神念之間的負面情緒,無數歲月積累下來,形成恐怖的煞氣。

戰無命終於明白為何狐小青的同伴會一落入血海便立刻被分解成無數碎片,融入血海中。如果不是因他的身體中有渾天魔神魔化的細胞,古神體已接近四星,都扛不住這股魔煞之氣。

戰無命無法想象,血海中心是怎樣的情景,現在看來,就算他突破神王階,也只能在這片血海邊緣萬里左右修行。現在,他只能像狐小青一樣在血海上空飛飛,看看血海的壯闊。

戰無命無奈,回到血海百里處,運轉太虛神訣轉化血海中磅礴的生機和能量,至於那入體的魔煞之氣,則小心煉化,這種東西對身體有危害,但是轉化之後,對身體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血海中蘊含著古老的規則和本源力量。

戰無命放出自血祖那裡得到的血河舟,血海能傷害人類,但對血河舟來說卻有如母體胎盤,一年多,血河舟幾次蛻變,現在舟體上隱約的秘紋充滿了玄奧莫測的氣息,器魂已經擁有完整的靈智,與戰無命靈魂相契。

戰無命可以感覺到血河舟的強大,如果說之前血河舟只是一尊神胎的話,現在的血河舟便是已破胎而出,成長起來。血祖身體內的血胎都比不過眼前血海的能量和生機強大。

……

「嗡……」

數日之後,戰無命的心神彷彿與這片天地達成某種共鳴,就在他極享受這種感覺時,猛然感覺天地間彷彿有某種劇烈的波動生成,就像是有一扇巨大的石門轟然滑開,空間中的能量狂暴起來。

戰無命從修鍊中回過神來,感覺自己的神體隨時可以突破,魔煞之力對他的身體產生了莫名的刺激作用,使得身體中的各種血脈融合得更加快速,包括潛於身體中的鯤鵬血脈也隱有與古神血脈相融合的跡象,這讓他十分意外。

血海上的蒼穹不知何時滑開一道巨大的天門,巨大的陰影自天門中緩緩降臨,如同一顆巨大的星球般。

「那是什麼?」那東西像是一艘巨大的神靈戰舟,又像是曾經出現在眾生戰場的蟲巢。

一股不好的感覺在戰無命心頭升起。 手機閱讀

巨大的陰影迅速擴張,不知幾萬里。品書網戰無命潛入血海,依然感受到巨大的威壓,那種威壓讓戰無命想到了庚金之主,一股無盡蠻荒的氣息使得原本波濤翻湧的血海變得平靜下來。

看著那巨大的蟲巢緩緩而落,最後停在血海上空的虛空,相對於這片巨大無比的血海,那隻蟲巢也不過像是大海中的一片懸浮的小島,不算什麼,只是蟲巢正在戰無命上方,戰無命可以透過血海看清蟲巢下一根根粗壯如龍的肉管不斷蠕動。

蟲巢的模樣,與神魔戰場中花神丘下的那頭巨大墟獸有些相似,如同一條條巨大的肉管交織包裹而成。當那巨大的蟲巢在虛空停滯時,包裹在下方的無數粗如巨龍般的肉管迅速向兩旁蠕動滑開,緩緩露出一個巨大的洞穴,透過幽暗的光潤,隱約可以看到那巨大的洞穴越來越深,不知道通向何方。

戰無命在眾生戰場,近距離接觸過蟲巢,知道這條通道必定是通向蟲巢內部的入口,只是這隻蟲巢的體積太大了,這個巨大的入口太深,以至於他根本就看不到通向哪裡。

就在戰無命猜測這條通道究竟有多深時,蒼穹之上猛然傳來震蕩之聲。無數黑點自蒼穹上灑下來,如同雨點一般,瞬間在天空鋪了厚厚的一層暗雲。

「人……」戰無命心頭狂震,血海上的暗雲竟然是一個個生靈,所有人都是無意識的,自蒼穹墜落,像雨點般接近血海。

等他們近了,戰無命發現並非只有人族,還有魔修、鬼物、凶獸……各種生靈都有。就像是倒垃圾一樣被丟入這片血海。

戰無命想到狐小青說的,整個羅越城的所有生靈全都被某種神秘力量捲走,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被誰抓走的,更不知道是如何到了這片血海上空。

戰無命不敢動,那隻巨大無比的蟲巢給他的壓力太大了,他將呼吸都降到了最低,保證自己的呼吸頻率與血海一致。幸虧他這一年多吸收了血海無盡生機和能量,使得他的氣息幾乎可以與這片血海融為一體,蟲巢沒發現他。

有人落在戰無命頭頂,血海有超乎想象的浮力,那些人在身體接觸血海的瞬間,一下子清醒過來,肉身分.裂的劇痛讓血海上發出一陣陣凄長的慘嚎,他們除了掙扎外,根本沒有辦法脫離這片血海,最後骨化形銷,靈魂升上虛空,發出哀號。靈魂的力量也受到牽引,難以掙脫出去。

這片血海對於神魂的融化速度不像對肉身那般強大,強大的靈魂勉強可以掙脫出去,逃離血海,進入血海外的魔林,血海空間有一種古怪的規則,使其生機越來越弱,等逃到那片魔林,已無力逃得更遠。

在漫長的歲月中,慢慢被血海的牽引力捕捉,這也是為何戰無命在外面的魔林中看到無數怨魂掙扎,卻永遠也逃不出這片魔林,最後成為整個血海的養分。

這片生靈剛在血海中融化,又是一波生靈自天空灑落,如同一陣暴雨,在血海表面砸出一個個深坑,被血海吞沒。

當生靈融入血海,戰無命感覺這片血海的魔煞之力迅速增強,其中的生機也變得更強狂暴,所幸戰無命在這片區域已經修行了不短時間,早已適應了這種狂暴的衝擊力,就算是此刻變得更強,也不足以對他形成傷害。

只是這股恐怖的魔煞之力他卻不敢吸收,畢竟那座巨大的蟲巢還在頭頂,任何異動都有可能會引起對方的注意。

「救我……」就在戰無命猶豫時,一個淡淡的意念傳入他的意識,戰無命吃了一驚,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並沒有立刻融化,身體外泛著一層微光將那血海的侵蝕之力阻擋在身體外,但是那恐怖的壓力卻讓那道身影在血海中無法移動。

「救我……」戰無命又聽到那聲低呼,似乎是自心靈深處傳來,戰無命頓覺不妙,因為蟲巢有一絲異動,一道巨大的身影自蒼穹飛撲而來,如同一座大山般,一股蠻荒的氣息將他這一方空間完全籠罩。

「靠……」戰無命罵了一聲,這個該死的傢伙雖然只是靈魂傳音,但也沒逃過那蟲巢的監控,蟲巢發現這個人竟然未能消融於血海,戰無命便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神識自他的身體上掃過,自己就像剝光了衣服坦露在冰天雪地中的獵物一樣無所遁跡。

這個時候他才明白,並不是他的潛匿能力有多強,也不是他與血海整合得完美無間就可以躲過那蟲巢的探查,他之所以沒有被蟲巢發現,是因為蟲巢從未想過在這片血海中會出現活著的生靈,無數年來的慣性思維讓它們已經習慣了,懶得來探查這片血海,可是這個不知道以什麼方式活著的傢伙向他求救,一下子將他暴露了。

那如山般的身影是一隻巨大的荒蟲,比戰無命所見過的最大的荒蟲還要大上許多倍,如果說在雲霧峽谷外那兩隻可以力敵數名天神的荒蟲是普通的人類,那麼,眼前這自蟲巢撲來的巨大荒蟲則是一條巨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就連戰無命在血海中都有種窒息的感覺,自上而落的巨大荒蟲只是這隻蟲巢中微不足道的一隻而已,從粗壯的肉管中滑落……

「該死的傢伙!」戰無命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不由一聲低喝,伸手將那個緩緩向他靠近呼救的人抓了起來,一把塞入天堂神器。他的身體也自血海沖了起來向那如山一般的荒蟲撞去。

他終於結成了自己的神格,突破金神,馬上就要突破四星古神體,這一年多,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經增強了許多,但是究竟有多強,他也很想知道。反正已經被蟲巢發現了,也不在乎再多暴露一點。

「轟……」戰無命的拳影有如一顆星辰般與那巨大的身影撞在一起,一股浩瀚的巨力就像是整個蒼穹一下子壓下來。

戰無命一聲悶哼,感覺手臂的骨頭髮出一陣陣清脆的鳴響,彷彿颶風中不堪承重的樹枝,雖然並未折斷,但是也到了極限。

「轟……」戰無命的身體再度撞入血海,那原本像是雨點驚起的浪花般的血海表面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整個血海海面向下壓出了一個鍋狀,戰無命的身體撞入血海深處。

「死……」就在他的身體撞入血海時,一道狂暴的靈魂風暴無聲地向他的識海捲來,那頭巨大的荒蟲並不只是肉身上攻擊,同時展開了恐怖的靈魂攻擊。

不過這道靈魂的衝擊波在進入他的識海瞬間就被那無邊的金色巨浪捲走,化成了識海的養分。戰無命的識海太廣闊了,那道神魂衝擊雖然很強,但是相對於戰無命的識海來說,就像是一滴水滴入湖泊,那金色的魂液原本就是這片世界最為純粹的神魂之力,這頭荒蟲確實是強大,但是實力也就只是神王階,戰無命的神格擁有十重秘紋守護,早已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範圍,因此,神魂衝擊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戰無命的身體向血海下沉去,那如山一般的巨大身影也隨之壓入了血海內,就在那頭巨大的荒蟲沖入血海的瞬間,血海上驟然翻起了一道巨浪,一道水線有如電光一般延伸,一艘巨大的血色飛舟轟然撞在巨大如山的荒蟲身體上。

「轟……」狂暴無比的衝擊力使得血海上掀起了重重巨浪,席捲蒼穹。山峰般荒蟲巨大的身體重重地砸在血海上。

是一直潛伏在血海中的血河舟。血河舟原本就是血海中孕育出來的生靈,其所帶的魔煞之氣與這血海相近,就算是那蟲巢也沒在第一時間發現血河舟,戰無命衝上虛空,主動出擊,那頭荒蟲自然是以戰無命為第一目標,沒想到一旁還潛伏著這麼一個強大的殺手,被撞個正著。

此刻的血河舟早已完成了數次蛻變,在這片血海中獲得的能量比戰無命還要多。自身幾乎已接近神王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那頭荒蟲頓時吃了個悶虧。

戰無命並沒有戀戰,他已經知道這頭荒蟲應該是神王,如果僅只有這一隻荒蟲,他倒是有些信心將對方幹掉,但是荒蟲不是一隻,蒼穹上還有一群,甚至一支蟲族大軍,眼前這樣神王階的荒蟲不知道有多少,至於那恐怖的蟲族的母巢是不是要命的大殺器現在還不好說。

在那頭巨大的荒蟲倒下的瞬間,戰無命手中經過修復的殘刃猛然切入荒蟲身體,戰無命僅在巨大的荒蟲身上切下一大塊血肉。揮手將血舟收入天堂神器。

蒼穹上,一條巨大如山脈般的觸手自天頂垂落。戰無命只覺得天地猛然一暗,而後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被凝固在某一個狹小的空間,他的身體像是掉入蜂蜜的小蟲,連扇動一下翅膀都變得無比困難。

戰無命的心中滿是絕望,這條觸手的強大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但是這條觸手不過是那巨大蟲巢的某一根而已,僅僅是這蟲巢上的觸手的氣息就比剛才與他交手的那頭荒蟲要強大得多。如果想不出辦法,他會在這條觸手下化成一堆碎片。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給我爆……」戰無命一聲低吼,手中那柄已經修復得差不多的殘刃炸開,就連其中的器靈也在瞬間化成了狂暴的能量向四面八方涌去。品書網(.VoDt.coM)

戰無命身邊那種禁錮的力量鬆動了一些,也僅僅只是鬆動了一些,那柄殘刃自爆所生成的毀滅之力作用在戰無命的身上,他那幾乎已經達到四星的古神體上,道道猙獰的裂紋擴張,不過戰無命已經顧不得疼痛,手中多出了一枚詭異莫名的血眼,細看下,彷彿是一道烙印在虛無中的符文,又像是一隻眼睛。戰無命想也沒想,直接將這顆血色的眼睛捏爆。

「轟……」血眼符文瞬間暴開,化成一團血霧,瞬間將戰無命的身體完全籠罩,整個血海顫抖了一下,狂暴的血浪衝天而起,在戰無命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球。

「轟……」那條自蒼穹垂落的巨大觸手轟然抽在那隆起的巨大血球上,轟成了無數的血雨再度灑落在血海上,但是在那血球中卻沒有了戰無命的影子,唯有血海的海面上,一個內旋的旋渦越旋越細,直到整個海面被洶湧的浪濤淹沒,戰無命憑空消失。

「嗷……」那頭巨大的荒蟲自血海中浮出來,一聲咆哮,剛才戰無命竟然在它身上切走了一大塊數千斤的血肉,雖然這塊血肉對於他如山的體積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對他來說卻是一種莫大的屈辱。

剛才他的身體被撞入血海,正好沒有被那條巨大的觸手波及,不過他的咆哮聲才落,那條還未收回的觸手已然重重地抽在它身上,那如山的巨大身體竟然飛出數千里,這才重重落下。

「再敢在聖祖祭地咆哮,死……」血巨大的蟲巢上傳來一道冰冷得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讓那剛才咆哮的荒蟲禁不住顫抖起來,巨大的身體完全放開,任由那條巨大的觸手將其捲起,收回蟲巢。

「能夠在聖祖血海中潛伏,還能在這聖祖空間遁走,這小傢伙還真有些意思……」在那頭荒蟲被收回蟲巢之後,那巨大的蟲巢中傳來淡淡的聲音,不知道是欣賞還是憤怒,抑或只是一種喃喃自語。

「發下命令,我要找到那個小傢伙,他身上的秘密真是令人心動……不,是令蟲心動啊……」恍惚之間,彷彿有聲音在虛空顫抖。這片血海中,沒有任何回應。

「嗡……」那巨大蟲巢下方的那無數觸手再次蠕動起來,緩緩地將那道通道封閉。

「轟……」一道血光衝天而起,巨大無比的蟲巢化成一縷血光,漸漸淡去。無邊的血海也再次恢復平靜。原本還在血海中掙扎的生靈,早已化成了血海的一部分。

……

「轟……」戰無命只覺身體猛然一抖,彷彿在顛簸通道中不斷沉降,他已經出現裂紋的身體在這瘋狂的顛簸中散了開來……

也不知道多久,戰無命昏昏沉沉的意識猛然一輕,在一股狂暴的亂流中被沖向了一片未知的星空。

一股浩瀚的天威自四面八方湧來,擠壓在他的身上,彷彿要將他的身體撕成碎片。

當這股天威湧入他身體的瞬間,一股血光在他身上泛來,在戰無命額頭一隻血色的眼睛驟然睜開,那股浩瀚的天威頃刻間如潮水一般的退開,那血色眼睛也隨著這股天威的退去逐漸淡去,最後在戰無命額角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紅色秘紋,漸漸消失。

良久,戰無命的身體在這片虛空飄流的速度穩定下來,戰無命感覺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只是記不清楚這個夢中究竟有什麼,當他想要努力記住這個夢中的情景時,驟然醒了過來,一股涼涼的寒意讓他坐了起來。

「這是……」戰無命坐起之後,熟悉的感覺自他的靈魂深處蘇醒。

「仙界……」戰無命站了起來,他感覺到這片世界的氣息無比熟悉,竟然是在仙界的虛空。看來當年那隻血眼並沒有騙他,送他一隻血眼之符,讓他有一次機會從神界回到仙界。

他一直沒捨得用,沒想到這東西竟然真的有效,在那血海中,他也不過是死馬權光活馬醫,畢竟他身上的開天甲根本就無法激活,他連氣海星空都不曾打開,哪裡能找到圍在混沌神樹周圍的開天甲呢,就算是開天甲能取得出來,他可以擋得住那條觸手一擊,還能擋得住第二擊嗎?

神王器太古殘刃自爆,只是為了讓自己有一丁點發揮的空間,使用血眼之符,如果不能直接逃回仙界,哪怕是逃出血海空間也行,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回到了仙界。

很快又發現了不對,他發現這片星空他十分熟悉,但並沒有濃郁的仙靈之氣,而是一種特殊的氣息。

「靠,這裡是無盡星海死冥星域啊……」戰無命突然記了起來,這片星空竟然是他當年驅駛血河舟狼狽而逃的死冥星域。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當年一看到只能遠遠逃走的死冥船,已經不算什麼了。他心中十分好奇,那死冥舟究竟有什麼秘密。因此,他的神識向遠處傳送出去。

千里……萬里……十萬里……百萬里……戰無命發現整個死冥星域在他的神識下纖毫畢露,沒有一點脫離他神識探尋。連附近的幾個星域也都在他的神識的覆蓋下,他,彷彿是這片天地的主宰。

在這死冥星域,他沒有發現死冥船的影子,彷彿一切都是不存在,這讓他有些意外,這片死冥星域的死氣並未消退,但是卻沒有見到死冥船的影子,只好作罷。戰無命一步跨出,跨過了無數的星空,來到一塊石碑前,晶瑩剔透,透著一絲玄奧莫測的力量。

「夢月之城……」戰無命心中感慨,這裡便是當年的眾生之城夢月之城,後來這夢月之城被那渾天魔神的魔氣侵蝕,其中的生靈盡數被吞噬,這裡早已成了一片死域。原本在這夢月之城外還有一個輔城,為了守護這夢月之城的入口,現在也不存在了,但這塊石碑依然存在,他知道在這座石碑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世界,但是他卻無法進入,一旦他進入,必會使這石碑中的空間直接崩塌。

裡面的規則根本就承受不起他的神體。他隨手將夢月之城的石碑收入戒指,儘管裡面已沒有生命。在他的神識之中,這片眾生戰場所有的眾生之城都已經化成了一片死域,這方石碑就這麼飄浮在虛空中,許多星域,死寂一片,透著邪惡的氣息。

顯然,這片星空的生靈要麼已經逃離,要麼成了渾天魔神那團血肉的養分。只是他在這片星空沒找到渾天魔神的影子,他很想會會那團當年被五行神格鎮壓了無數年的渾天魔神血肉,究竟有多強大。

最初,戰無命覺得這無盡星海甚至眾生戰場可能是存在於天地間的兩重不同的宇宙。這片世界或許可以稱之為原始宇宙,在他之前所在的九玄大世界,甚至是元界都是新宇宙,而兩片宇宙相通,卻又平行存在。現在看來,他當初的認知還是狹隘了。

如果說這片世界存在許多個宇宙的話,那也只是對於這片下界來說,對於神界來說,或許不過是多個神國而已,一個強大的神靈,他們可以打造出自己的世界,這片世界相對於生活在其中的生命來說,是一個宇宙,他們所生活的宇宙,也可能是他們生活的全部,也只有等他們衝出了這片世界,他們才可以看到,這個天地完全與他們所想象的不一樣。

這些宇宙就像是一個個浮於這片空間的氣泡,有些氣泡中生活著無數生靈,有些氣泡中什麼也沒有。他所在的下界,抑或整個仙界都不過是某位大能建立起來的氣泡。

這片眾生戰場,無盡星海、始原、荒原都是氣泡中的東西。古神界破碎之後,一些碎片刺穿了氣泡,與裡面的世界整合,形成了一個全新的共同體。一個個氣泡隔斷了神界的聯繫。

神界碎片沖入氣泡之後,被裡面的世界同化,神靈氣流失,變得平庸起來。

戰無命幾步跨過,進入荒域,荒域沒有太多變化,還有一些零星的凡修在裡面尋找自己的機緣,就算眾生之城大部分化成了死地,但是,大荒原生的生靈反而不受影響,一些在荒域中歷練的凡俗,意外地躲過了這場浩劫。

戰無命看了幾眼,幾步跨到始原,始原的天地規則依然沒什麼變化,已然無法壓制戰無命,在聖山,依然可以看到恭華天的弟子在這裡建立起來的道統。戰無命離開仙界之後,失去了兩界的通道,因此,恭華天的弟子已經多年不曾有人下界,回到仙界倒方便,只需要放開自己的境界,讓天道感應到,就會自動飛升而去,只是回去之後想要再回這始原卻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在下界逛了一圈,沒有什麼改變,他出生的那片破炎大陸此刻還在他的天堂世界,在這下界沒有什麼好流連的,因此,他直接撕開下界與仙界的壁壘,這裡是當年他進入仙界的那條通道,當初還是仙帝時,他無法自那條通道穿行,但是現在他卻可以輕易做到,就算是遇到了黑暗魔神,他也可以輕易轟碎。

當戰無命再次出現在絕望荒原,呆住了,這片絕望荒原依然是荒寂,但是在這片荒原上卻瀰漫著滔天的魔氣,整個荒原完全籠罩在重重黑色的迷霧之中。

「怎麼會這樣?」這裡應該是須彌天的地方,可是,這恐怖的魔氣,讓他想到了當日鬼河谷所看到的那漫天的魔軍。

想到這裡,他一步跨入須彌城,這裡是絕望荒原最近的城池,他想知道這絕望荒原究竟發生了什麼。

本書來自品&書#網 「咦……」須彌城中,一名渾身籠罩在一重重黑色的霧氣之中的魔神猛然抬頭望了一下蒼穹,卻並未發現任何異常,可是剛才沒來由的一陣心神悸動,使他覺得自己似乎是錯過了什麼,只是這種悸動更像是一個錯覺,瞬間即失……

「魔十三,去給我帶幾個最強壯的人族女人來……」魔神思忖了一下,沒來由的煩悶,對帳外的守衛呼喝了一聲。

「是,落月大人……」帳外迅速傳來了一聲恭敬的回應,沒問什麼原因,他太了解眼前的這位落月魔神大人,一旦心情不好,通常就會找一些人族女人發泄,普通的人族女人根本就承受不起魔神大人的摧殘,魔神大人的口味倒也一般,只需要一些強大強壯的女人就行,至於長相,也沒有幾個人類的女修比落月魔族的魔女長得更難看。

在落月大人的眼中,人族的女人個個都算得上是美女,一些連魔族都覺得難看的,早就已經餵了魔仔了。

魔十三的腳步漸遠,落月魔神感覺心頭彷彿有一團火緩緩升起,當他幻想著一群強壯的人類女人在他身下慘哼的時候,突然覺得帳中似乎多了點什麼,猛然抬頭,卻見到一個年輕人的人類不知道何時居然出現在他身前。

「什麼鬼,魔十三,你怎麼給本座找個男人來……」落月魔神不由大惱,他對男人可沒有興趣,剛才明明吩咐了魔十三要一群強壯的女人,卻搞出來一個男人……

「滾……」落月魔神不由得一聲低喝,不過他的聲音剛落下,一隻大手已如一對鉗子般掐住了他的脖子。

「嗬、嗬……」落月魔神發出一陣嗬嗬聲。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戰無命那隻掐著他脖子的手。

「你、你究竟是誰?」落月魔神的眼裡閃過一絲驚恐,眼前這位人族的強者,竟然隨手就將他提著脖子抓了過去,他甚至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從這一點足以看得出眼遂位人族的強者修為已經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裡並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戰無命冷冷一哼,而後抬手直接自這尊魔神的腦海之中搜索出自己想要的記憶,。

「居然擁有神徒階修為。」看著手中化成一團黑暗接近成形的神格,這是由黑暗的魔氣所凝聚而成。之前,仙界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突破神階,連半神的都十分少見,可是這魔頭竟然已經是神徒階修為,在這仙界之中,是不是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得了魔族的擴張?

很快戰無命就從落月魔神的意識之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自落月魔神的意識中獲得消息之後,戰無命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他自仙界離開進入神土,過了不到十年,可是對於這仙界來說卻已經過去了千年。在這千里中魔族竟然衝破了神魔戰場的九道光柱的封印大陣,進入神魔戰場,還自神魔戰場的通道進入仙界,最大的入口便是絕望荒原,有許多裂縫。

當年戰無命便遇到釋天帝在那深淵裂縫中埋伏孫聖帝,只是那時候九道光柱的封印之力依然十分強大,導致魔族的真正強者根本就穿透不過來,這些年來,那九道光柱的封印之力在魔族的攻擊下,已經越來越弱,能越過封印的魔族修為也越來越強,千年之後今日,魔族進入神魔戰場的最強者竟然已經是遠古天魔的層次,黑暗魔神比比皆是。

這種情況下,整個仙界幾乎完全淪喪,許多人被逼進入神門,但是神門外的時光大陣沒有幾個人可以穿過,再後來魔族更是控制了無空之界的那座神門,使得仙界無人能靠近那裡,更別想藉助神門逃離仙界。

仙界最大的勢力恭華天與古神域以及妖族聯合整個仙界各大仙域共同對敵,但是這些年來除了開始還能夠佔優勢之外,幾乎完全處在挨打局面,不知道有多少仙帝死於魔族之手。

後來,有些仙帝終於突破了半神,還有些半神終於突破了神境,擁有了神格,但是,就算如此,對於那些魔族連續不斷輸入的強者來說,他們只不過是略微強一點的螻蟻而已,最後整個仙界的最核心的力量只能全都退縮至了定界星。

定界星是當年戰無命成道之時所形成的一顆巨大的星辰,在無盡的星空深處,只有幾道由戰無命建立起來的空間蟲洞可以連接妖族祖地和恭華天,在這顆大星的周圍,星空被戰無命布下了無數大陣,魔族想要攻入其中並不容易。

定界星一開始在仙界知道的人很多,但是那裡是整個仙界的聖地,在那裡可以讓人們更深層次地感受到天地大道的規則,在這裡立有仙界無數年來最強大,最接近神靈的無上主宰戰無命的雕像。

各大仙域只有一些表現超卓的天才弟子才有機會獲得少量名額進入定界星修行。就連恭華天的人也不是隨便誰都可以進入定界星的,所以,雖然仙界都知道定界星,但究竟在仙界的什麼地方,卻很少有人知道,因此,最開始仙界的戰火併沒有影響到定界星。

仙界的天道規則對魔族還存在一定壓制,因此,就算是同階魔族與仙修對戰,通常是仙修更佔便宜,仙界的那些天才,對戰魔族的時候,通常能越階挑戰,只是後來仙界的各大仙域受著強大魔氣的污染,導致整個仙界魔道規則迅速變強,最後反而中和了仙界的規則力量,在這許多年的征戰中,終於有人找到了可以利用魔族的魔核突破的方式,於是原本卡在了半神境的老祖們因吸收了強大的黑暗魔神魔核突破,形成了自己的神格。

在戰爭中,仙界的仙修們開始變強,連連突破,只是好景不長,畢竟他們再怎麼突破,時間還是太短了,魔族將九大封印再度削弱時,更強大的魔人進入仙界,如此一來,原本仙界的仙修形成的優勢立刻蕩然無存。

正常情況下,定界星也早已被魔族攻破,就算是仙界最強的幾位神靈聯手,也不是遠古天魔的對手,遠古天魔並不只一位,而是十數位。

最後在定界星幾乎要攻破的時,一個巨大的黑洞突然出現,將定界星吸入了那個巨大的黑洞,魔族一下子失去了定界星的影子。傳說稱定界星依然還在仙界,不過是在古仙域經過的那片星空中的一處黑洞中。

經過數百年的發掘,魔族終於找到了進入黑洞的方法,只是在這黑洞後方出現了另一方空間,在這方空間充滿兇險,魔族的軍隊在其中不知道損失了多少,這沒有消除魔族要將那定界星完全征服的念頭。

在魔族的眼裡,仙界就是一方樂土,這裡的規則並不算強大,這裡的天地靈氣也不見得適合他們,但是這片天地卻異常美麗,生機勃勃……他們將這仙界當成了自己的後花園。自然不想這片後花園之中存在隱患。

神門,對於魔族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誘.惑,只是這片空間的歲月之力太強大,並非誰都可以輕易闖過,神門前的歲月之力遇強越強,遇弱則弱,一旦強者想要通過神門,神門之外的歲月規則便會更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