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蘇蒹葭也站起來,就要向廚房走去。

「不用,小昊剛回來,你們練聊著,我這邊一會就好。」

鳳清雅將蘇蒹葭按在沙發上,蘇蒹葭拗不過只好在客廳里坐著。

「老婆你怎麼在我家?」

「胡說!」蘇蒹葭瞪了一眼他,「我說過我是不是你老婆!」

「那可不行!」林昊跳了起來,從脖子上拿下來一塊玉佩,遞給蘇蒹葭,說道:「你看看這是什麼?」

蘇蒹葭接住,這可不是一塊普通的玉佩,這是他們蘇家的玉佩,在蘇家這樣的玉佩只有三枚!

一枚在蘇蒹葭的奶奶手裡,還有一枚在蘇蒹葭的母親身上,這一枚居然在林昊手中。

「你怎麼會有這塊玉佩呀?」

蘇蒹葭睜著那可笑的大眼睛,似乎想要從林昊這裡知道確切的答案。

「這是你爸爸當初交給我爸爸的,這是咱們定親的信物知道不,什麼叫信物,你看這上面還有一個蘇字,這總不能是假的吧?」

這塊玉佩不可能是假的,這上面還有蘇家的標記,怎麼可能是假的。

蘇家和林家當時確實和他們兩個定了親,不過在大多數人眼中是玩笑而已,想不到爺爺將這塊玉佩了林昊!

「這……」

「這什麼呀,這就是證明,我是我媳婦這是跑不掉的。」

林昊十分得意,其實他重生回來不僅僅是感激蘇蒹葭,蘇蒹葭在那一段日子裡對他們母子幫助頗多,林昊確實感激。

其實林昊還是喜歡蘇蒹葭的,兩人雖然平日交流不多,可是畢竟是從小定的娃娃親,也許林家當時不出事,等到林昊大學畢業就順利結婚了。

但是誰讓林家出事了,林家的太子爺脫毛的鳳凰不如雞,當時定親的時候蘇家高攀林家,但是林昊落魄了了,他連高攀蘇家的資格都沒有了。

從此再也沒有提婚事這一說了,蘇家也是避而不談,林昊更加不會說的。

其實在林昊身死的那一刻他心裡都有這個蘇蒹葭這個人,現在重活一次,那還不把握住。

「你,我……」

蘇蒹葭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她對林昊現在也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感情了。

要說愛情還沒有,她幫助林昊母子純屬是因為鳳清雅對她很好,她也不忍心看林昊母子受罪。

想不到現在他們母子情況改變了很多,尤其是昨天林家發生巨變,林氏企業董事長都換人了,現任董事長林俊那是林龍的心腹!

林家嫡系現在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據說是昨晚一場大火全死在這裡面了,有那麼巧合嗎?

所以蘇蒹葭昨晚就來皇家花園詢問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結果林昊不在家,她也沒有走成,被鳳清雅給留下來了。

這不,一大早林昊就回來了,還說這些事情。

「蒹葭呀,我們家小昊說的不錯,當時你們定親我就在場,抽個時間我要跟你母親商議一下,看看你們兩個的事情。」

鳳清雅端著飯菜走了出來,蘇蒹葭連忙起身幫忙。

「鳳姨,這個……」

「怎麼,是不是嫌棄我們母子落難了配不上你了呀?」鳳清雅笑著說道。

「不是的鳳姨……」蘇蒹葭連連擺手!

「不是那就好,小昊你準備一下,最近去你蘇叔叔家裡拜訪一下,畢竟你也是人家的未來女婿,五年以來都沒有去過也說不過去!」

「我知道了媽,對了媽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您,咦,這麼快就來了。」林昊抬頭看向外面,有一個車隊停在皇家花園外面,車門紛紛打開,十三個西裝革履的人走了進來。

蘇蒹葭瞳孔緊縮,這是林俊還有林氏的各個經理,他們怎麼會來這裡,特別是林俊昨晚剛剛擔任林氏董事長,今天怎麼就到這裡來了?

他是林龍的心腹,現在當了董事長第一時間是就來接林昊母子,這也能說的過去。

「噗通!」

林俊居然直接跪在了鳳清雅的面前。

「少奶奶林俊前來跟您請安了,這五年以來林家讓您受苦了。」

「林俊這還幹什麼,趕緊起來!」鳳清雅坐在那裡根本起身,一股雍容華貴得到氣質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

「少奶奶,現在少爺再一次成為林家的家主,您應該回去祠堂祭拜老家主。」林俊並沒有站起來。

什麼?

林昊成為了林家家主,這麼怎麼可能?

蘇蒹葭滿臉疑惑。

「媽,昨天一不小心將林家給滅了,所以……」

林昊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好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大男孩。

啥?

一不小心滅了林家,您要是小心也了得,蘇蒹葭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這消息有點太震撼了吧? 「你說什麼?」鳳清雅驚奇的看著林俊,林昊昨晚殺了林家現在的嫡系一脈?

林俊現在當人林氏董事長?

「少奶奶,現在林家家主是小少爺,我們唯小少爺的命是從。」

林俊帶頭下,其他人都開始紛紛表忠心,生怕被林昊一巴掌給拍死。

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當時他們進到林家大宅看到的到底是什麼,殘肢斷臂,都是眼前這個少年所為。

「所以還請少奶奶和小少爺回去完成林家最後一項儀式。」

林俊再一次說道。

「好,兩個月後,是昊兒十八歲生日,那個時候我帶著昊兒會家族祠堂你們下去準備一下吧。」

鳳清雅點點頭說道。

林家家族繼任都需要去祠堂祭告先祖,這也是林昊為什麼要讓他們用最快的速度將林家大宅給重建起來,就是為了祭拜先祖。

兩個月的時間足夠了,相信一定能夠在原址上重新建造一個林家。

「不要著急,將祠堂里林家豪直系的令牌給我扔出去,我不想在祠堂里見到他們,去吧!」

林俊點點頭,林家豪說是和林佳邦是親戚,但是兩人是遠親,他的直系親屬和林昊這一脈聯繫不是那麼緊密。

「昊兒!」

鳳清雅想要出現阻止,畢竟她覺得死者為大,但是還沒有說完就被林昊給阻止住了。

「媽,不要說了,他們和我們家沒有多大的關係,而且他當家的時候,爺爺的靈位都不能入祠堂,我可沒有那麼大度!」

林昊昨晚才將林佳邦的靈位請到祠堂里,之前他的靈位都不知道被放在什麼地方了。

再怎麼說他也林家上一任家主,可是卻不能進入到宗祠,林昊也不會那麼大方。

林家豪是不會有進入到宗祠的那一刻,那麼他的直系親屬也不要在裡面了。

如果換成其他人還行,但是林昊絕對不會讓之前的事情再一次發生。

他可是記得前世林天武當著自己的面在林佳邦的牌位上撒尿,將林佳邦的排位扔到豬圈裡。

雖然只是一個牌位不是真人,但是那也是對先人的不敬,更何況那是自己的爺爺!

如果林昊沒有重生,那麼這些事情還將一一重演,現在他已經滅掉了林家豪,這些事情不會發生,但是他心中的恨意依然沒有消除。

五年以來的種種深深的留在他的心裡,成了心魔,其實在魔界的時候他一直沒有忘記這些事情,甚至有幾次因為這走火入魔。

即使在十大仙帝圍攻的最後關頭,他的腦海閃現的依然是這些,死了之後重新回到十八歲,報仇雪恨,仇已經報了,恨還有完全消除。

現在就是雪恨的時候了。

「媽,這些事情聽我的,就這樣定了。」

鳳清雅看著一臉堅決的兒子也沒有說話,蘇蒹葭難以置信的看著林昊。

他成了林家的家主,他殺了林家豪一脈?

「林昊,你真的殺了林家豪他們?」

美目中充滿了疑惑,希望林昊給自己一個肯定的回答。

「怎麼可能,我怎麼會殺那麼多人,我可是好人來著,現在是法治社會,這可不是一個小的罪名。」

林昊笑著說道。

鬼才信你,你是不會殺一個人,你要殺就一連殺幾個,前段時間你在這裡殺了林無敵還有不少林家的人。

現在你殺了林家豪,將你們林家給奪過來了,怎麼變得有點油嘴滑舌了。

「怎麼不相信,我可是從來不說謊的,尤其對我未來的媳婦!」

林昊嘴上開始花花:「是林家豪覺得這麼多年對不起我,他的兒孫也是如此,跪在我們面前大聲懺悔,最後呢他們一不小心引火自焚連骨頭渣都沒有,有什麼辦法?」

林昊擺出來我很無辜的樣子,是他們自己覺得慚愧。

蘇蒹葭白了一眼他,這樣的理由你也能說的出來,你也是一個奇葩。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說這些事情了,對了昊兒蒹葭今天也沒有事情,你陪她出去走走。」

鳳清雅又看向蘇蒹葭,:「蒹葭你陪這個臭小子去買幾件衣服,你看這穿的什麼,亂七八糟的,這男孩子就是邋遢,以後你可要管管他!」

「鳳姨!」蘇蒹葭滿臉通紅,「我怎麼管他?」

「他要是不聽你的話,你就擰他耳朵,他最怕擰耳朵了,還怕癢,你記住了嗎?」

林昊無語了,老媽貌似我才是您的親兒子吧,這些事情怎麼能夠跟她說呢,這是您老的專屬呀!

「好了,你們出去玩吧,今天是周末,年輕人就應該多出去走走,去吧!」

鳳清雅幾乎是趕一般的將他們兩個敢趕出家門。

鳳清雅看著林昊和蘇蒹葭走出家門,留下了興奮的淚水。

「龍哥咱們的孩子出息了,出息了,你到底在那裡呢?」

鳳清雅擦了擦淚水,直接撥通了林俊的電話。

「林俊我要你親自去一趟蘇家,送一份聘禮,對就是替昊兒提親,昊兒成為族長這件事你不要說,看看他們怎麼說。」

鳳清雅掛上電話,眼神變得十分冷。

「我們母子非但沒有死,反而昊兒也變強了,你們是不是很失望,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

鳳清雅語氣十分冰冷,好像似有所指。

於此同時,林俊準備了一份大禮直奔蘇家,他也知道當初林家和蘇家確實訂了一門親,在當時蘇家是高攀了林家,不過好在鳳清雅和蘇蒹葭的母親是閨蜜。

蘇家畢竟是三流家族,他親自去其實就是給蘇家面子,更不用說他現在是林氏集團的董事長,按理說只是一個電話就可以了。

可是鳳清雅是誰,是他的少奶奶,她的話林俊不敢不聽,何況是給他們小族長提親,這樣的事情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

自己本來就是林龍的心腹,算是林昊的長輩,於此同時也是林昊的下屬,提親那都是有分量的,讓他去確實是他的榮幸。

林俊的到來確實讓蘇家忙活了一陣子,永市林家的董事長這是尊大神,來這裡幹什麼。

就連許久不露面的蘇老爺子也出來迎接,林俊沒擺譜,將禮物送上,直接說明來意,他是來提親了,可是這句話一出,整個蘇家都懵逼了。 在蒼茫的宇宙中,有一顆藍色的星球,它有一個偉大的名字——地球!

地球上,生活著數不清的生物與植物,在這顆美麗星球東方的一角,有一個美麗的古鎮,它的名字叫做鎮遠。

鎮遠是一個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的地方,生活在這裡,或是來過這裡的人們,對這個美麗的地方,都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

青灰色的石板路,古樸的青磚,別緻的屋檐,悠長的巷道,老舊的牌坊總能道出許多古老的故事,青山環繞,綠水長流。

厭倦了城市生活的脂粉氣息,商業化千篇一律的高樓大廈,走在這樣一個美麗古鎮的一角,神思前所未有的輕鬆。

這個美麗古老的地方,出了一位紅遍大江南北的少女,她的名字,叫做秦夢舒。

她生得傾國傾城,膚若白雪,,擁有著古典少女的問完氣質,卻又不失現代少女的嬌俏可愛,黃金比例的身材,將她完美的身形承托得愈發迷人。

這樣的盛世美顏,大抵就是傳說中魅惑眾生的存在了吧。

最關鍵的是,他分明是一個可以靠臉吃飯的藝人,卻偏偏比大多數的藝人還要努力,完全就是用實力證明自身的典範,完美的詮釋什麼叫做了百分之百的天顏與百分之二百的努力。

這樣一個少女,不紅,似乎都沒有天理。

近日,在她的一力堅持下,這部名叫《尋墓之旅》的大電影,經過各界投資方的不斷爭執讓步之後,終於將最後的拍攝地點,選在了秦夢舒的家鄉,這個美麗的古鎮。

鎮遠固然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但也有著連綿不絕的群山以及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這樣的先天條件,自然也是投資方最終低頭的原因。

自從去年考取了上海戲劇學院之後,秦夢舒的星途,一片坦蕩,雖然還未畢業,但片約卻從未斷過,能夠留在家鄉,陪在父母親人身邊的日子愈來愈少。

隨著時間的流逝,心中對於家鄉的依戀也愈發濃郁起來,如果能夠將拍攝地定在家鄉,對於秦夢舒來說,無疑是件大好事,所以,她費盡各種人脈關係,最終將拍攝地定在了鎮遠。

拍攝地定下之後的兩日,秦夢舒拜別家人,隨著大部隊,進入了群山連綿的原始森林。

根據地質勘查方面的專家專業的勘查,最終將拍攝地選擇在了深入山脈腹地兩千多米的群山之間。

拍戲所需的各種物資,只能通過飛機空降而來,包括吃的、喝的、用的,以及一系列的拍攝機器、服裝、道具等等。

在這些輔助類的東西上,歡愉傳媒展現出了他娛樂圈中霸主級別的地位。

在這樣一個科技還不是很發達的年代,他們公司不論拍什麼樣的戲,都苛求盡善盡美,能夠實物拍攝的,絕對不會使用綠幕,當然了,也正是這樣認真的態度,更加穩定了他娛樂圈霸主級別的地位。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