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蘇瑾笑道“地獄手冊排名第一的強者,怎麼會被這點小事嚇到。”

“第一!?”杜蘭德翻了個白眼道“聽起來倒是很幽默,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確實爲這件事情而感到自傲過,但是自從諸神墓穴的事件之後,我只會覺得這是一個笑話,如果是別人說的話,我更絕對是對方的一種挑釁,當然你除外!”

蘇瑾笑着搖了搖頭,他道“別那麼想,當初誰也不知道地獄手冊居然有那麼多區域,不過即使如此,當時能夠凌駕於我們之上,佔據第一的位置,你依舊可以自傲!”

被蘇瑾這麼一說,杜蘭德哈哈大笑起來“哈哈……說的沒錯,勞資可是曾經凌駕於反抗者之上的高人。”

“沒錯。”蘇瑾也笑道。

杜蘭德開心夠了,便問道“跑到我這裏來是有什麼事情吧?之前我可是看到了地獄手冊對你的通緝令,好傢伙……你都不知道多少人眼紅啊!”

“不單單是眼紅,還真有一羣人跑去圍殺我,結果他們自己反倒中了地獄手冊的計,死後被地獄手冊當做降臨的祭品,不過說起來那次……我還真是差點被幹掉。”蘇瑾也有些心有餘悸,那一次地獄手冊如果召集的宿主能夠更多一點,爲他的降臨提供更多的能量,自己說不定真的要撲街。

“好傢伙,你是說……地獄手冊親自出手幹你?”杜蘭德唏噓道。

“恩,地獄手冊的化身。”蘇瑾點頭。

“長的怎麼樣?”

“醜,相當的醜!”蘇瑾搖頭,不過他說的是實話,那小丑的模樣足以讓一些有特別癖症的人嚇死過去,蘇瑾可是聽說西方有不少小丑恐懼症的患者。

兩人蹲在一起,一邊聲討地獄手冊,一邊唏噓過往時光,幾個小時過後杜蘭德先憋不住了,扭着頭對蘇瑾發問。

“我說,你來我這不是光鄙視地獄手冊的吧!?”杜蘭德問道。

蘇瑾點頭,他道“你還記得我們之前說過的話吧?”

“之前說過的話?”杜蘭德一愣,疑問道“你說的是哪句?”

“就是我要是建立了自己的神庭,你過來跟我混啊!”蘇瑾說道。

杜蘭德先是一愣,然後呼哧一下就站了起來,瞪着眼睛道“我靠,這麼重要的事情你跟我掰扯了這麼長時間再說?”

蘇瑾撓了撓頭道“我也知道很重要,所以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啊!”

“你這個時候扭捏什麼?我要是不問的話,你準備繼續跟我在這裏掰扯下去?”杜蘭德問道,而蘇瑾則毫不猶豫的點頭。

“你總會問的不是。”蘇瑾不好意思的笑道。

杜蘭德有點哭笑不得,實際上蘇瑾確實是不好意思說,畢竟這是等於拉桿子,扯旗起義,自己一個人把腦袋被在褲腰帶上殺個興起都無所謂,但將杜蘭德捲進來,就等於把別人的腦袋也拴在了自己的褲腰帶上,最主要的是自己無法對他們的安全做保證,說不定今天過來,明天就死。

杜蘭德很快也猜到了蘇瑾的想法,他嘿嘿一笑道“你不要想這麼多,當初我和奧斯卡既然答應你,自然是做過深思熟慮了,而且我們都是成年人,做出的決定無需你來負責。”

“當時我就順嘴一提,你們順嘴也就答應了,這也叫深思熟慮?”蘇瑾一副驚訝的表情,惹的杜蘭德直瞪他。

“那行吧!我現在正式代表我的神庭邀請你,杜蘭德先生!”蘇瑾伸手對杜蘭德說道。

杜蘭德也伸出自己的手笑道“和地獄手冊作對,這件事情很有挑戰性,我接受你的邀請!”

“好,那接下來我們去找奧斯卡吧!”蘇瑾長出一口氣,實際上他來之前是做好了被杜蘭德拒絕的準備,就像他之前說的,當時我只是隨口一提,而杜蘭德和奧斯卡答應的也有些太過隨意了,兩人不是沒有可能在深思熟慮後反悔,當然如果兩人反悔,蘇瑾也只能表示遺憾。

從對抗地獄手冊和宇宙意志這件事情上來看,自己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輸的那一方,別人不看好他纔是正常的。

“到了奧斯卡那裏由我開口提這件事情,不然你不知道又要耽擱多長時間!”杜蘭德沒好氣的說道,蘇瑾只能在旁尷尬的傻笑。

杜蘭德讓蘇瑾稍等片刻,在這個星球上他還有一些事情要交接一下,畢竟杜蘭德本身就擁有屬於自己的勢力,不過杜蘭德沒有要求這些人跟自己一樣加入蘇瑾的神庭,就像蘇瑾覺得不應該勉強杜蘭德一樣,杜蘭德也不會勉強那些人。

三天之後杜蘭德安排好一切,跟隨蘇瑾一起前往了奧斯卡所在的宇宙。 “搞什麼,弄成這樣,地球上的生物還不來個大滅絕!?”杜蘭德皺眉說道。

“先進去看看吧!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蘇瑾心中不安,帶着杜蘭德直接瞬移到了地球,一進入地球兩人眼前的光線就黯淡了許多,太陽光完全被地球外的那一層暗影所籠罩了,不過在暗影籠罩的範圍內,有一些發光的機械體懸掛上天空,似乎暫時替代着太陽的作用。

“能鎖定奧斯卡的氣息麼?”杜蘭德問道。

“稍等!”蘇瑾點了點頭,不過很快蘇瑾就愣住了,他確實鎖定了奧斯卡的氣息,但不是一道,而是兩道,奧斯卡的氣息被分爲了兩股同時存在,一個位於歐洲,另一個則躲藏在南極的冰層下。

“怎麼回事?”蘇瑾喃喃道,他對杜蘭德道“我找到了兩股奧斯卡的氣息,一個在歐洲,另一個則在南極。”

“咦,兩股?”杜蘭德也很是意外,他想了一下道“要不然我們分頭行動,各自尋找一個?”

“可以,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直接喊我的名字就行了,我將一股力量牽在了你的身上,到時候可以瞬移過來。”蘇瑾對杜蘭德道,兩人說好,蘇瑾將位於歐洲的奧斯卡座標告訴杜蘭德,然後自己向着南極瞬移了過去。

到達南極,蘇瑾感覺南極的冰蓋範圍似乎擴大了不少,不過這也不奇怪,那天空的機械太陽顯然不是真正的太陽,性能上看起來終歸有些折扣。

“在這裏!”蘇瑾走到一處巨大的冰山處,他將手按在冰山上,直接就推開了一扇門,他對着門裏喊道“奧斯卡,我是蘇瑾,我要進來了。”

蘇瑾完全可以直接瞬移到奧斯卡的身邊,但奧斯卡的身上發生了這麼奇怪的事情,蘇瑾還是決定小心一些,倒不是擔心自己危險,而是怕到時候會意外的傷到奧斯卡。

“站住!”就在蘇瑾走進冰山沒幾步的時候,奧斯卡的聲音傳來。

“奧斯卡,是你麼?”蘇瑾道“什麼情況,我感應到你的氣息被分成了兩股,怎麼會這樣?”

“蘇瑾……你走吧!不管你來的目的是什麼,我恐怕都幫不上你的忙了。”奧斯卡的聲音裏充滿了頹廢和絕望。

“到底什麼情況,你這邊發生了什麼?”蘇瑾大步流星的走向奧斯卡,當到達視野範圍的時候,蘇瑾看到奧斯卡的一條手臂已經斷了,從肩膀處斷裂,他的身上裹着厚重的皮毛,用於禦寒,即使這樣依舊瑟瑟發抖。

蘇瑾感覺不可思議,要知道奧斯卡雖然不是以肉身著稱的高手,但其肉身強度也不低,南極這邊的溫度雖然比以往也低的多,但也不至於讓奧斯卡這個樣子吧!而且的手臂是怎麼回事?受傷?可如果是受傷,地獄手冊就能夠幫助他恢復,不至於弄成這個樣子吧?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蘇瑾直接問道。

奧斯卡頹廢的坐在地上,他微微搖頭道“我說了,無論你來的目的是什麼,我恐怕都幫不上你的忙了。”

蘇瑾一把將他拉起來,皺眉道“先別說那些,我是問你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看到外面的暗影覆蓋了整個地球,你又搞成這個樣子,另外另一股你的氣息是怎麼回事?”

“我……我被搶劫了。”奧斯卡臉上露出一絲自嘲,隨手在身上摸出了一瓶酒,大口的灌了起來。

“被搶劫,什麼意思?”蘇瑾更加不解了。

奧斯卡喃喃道“那些天才,我被那些天才搶劫了。”

“天才?”蘇瑾一愣,然後立即追問道“你是說你渡了神劫?該死,我之前不是提醒過你麼?”

“我找到了一個辦法,可以避免被天才奪舍,而且當時地球遭受了另一個區域的地獄手冊宿主的覬覦,我必須要成神才能夠保護地球,所以我使用了那個辦法,但是沒有想到最後關頭出了差錯,還是被一名天才降臨,好在那個辦法多少有點用處,我的身份,我的地獄手冊,我的力量都被奪走,只有自己苟延殘喘活了下來。”奧斯卡將手中的酒瓶扔在地上,整個人頹廢的靠在冰山的山壁上,他喃喃道“苟延殘喘,還不如死了來的乾脆。”

蘇瑾皺眉,他一把拉起奧斯卡道“快走,杜蘭德現在朝那個天才是去了,我們要去救他!”

“救他,你去就行了,我一個廢人去了有什麼用!?”奧斯卡搖了搖頭,他現在一條手臂都沒有了,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連個健壯點的普通人都打不過,更別說去跟一個神明動手了。

蘇瑾嘆了口氣道“隨便你吧!沒有了力量又怎麼樣?在進入地獄手冊之前,你不也是一個普通人,但現在你丟棄了比力量更重要的東西!”

蘇瑾沒有強迫奧斯卡,他直接瞬移離開了,當蘇瑾離開過後,奧斯卡雙眼通紅,他顫抖的手又撿起剛纔的酒瓶,他將酒瓶遞到自己的嘴巴前,就在酒液將要入口的瞬間他的手不再顫抖,他惡狠狠的將酒瓶砸在了冰壁上。

“去tm的,去tm的,去tm的!”奧斯卡不停的罵道,他的聲音越來越大,最終變成“幹tm的!”

蘇瑾瞬移到了杜蘭德的身邊,發現杜蘭德正站在一處高樓的頂端,靜靜的觀察着對面的大廈。

“還好。”蘇瑾長出一口氣。

杜蘭德看了蘇瑾一眼,然後道“裏面那個傢伙不對決,他有着奧斯卡的氣息,但絕對不是奧斯卡。”

“你也發現了?”蘇瑾道。

杜蘭德點頭道“恩,雖然他看起來就是奧斯卡,但感覺不對,奧斯卡這個人……是人,這傢伙不是,他眼睛裏的光彩更像是單純的野獸。”

神眼小農民 “好厲害的直覺,裏面的確實不是奧斯卡,南極那邊的那個纔是。”蘇瑾將奧斯卡的事情告知了杜蘭德。

杜蘭德聽完後雙眉緊鎖,忍不住罵道“蠢貨,他應該向我們求救,而不是用風險這麼大的方法。”

蘇瑾則苦笑道“我們這些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太驕傲了,你有身爲地獄手冊宿主第一強者的傲氣,奧斯卡何嘗沒有自己是這個星球保護神的傲氣,不過他確實太冒失了。”

“現在這麼辦?”杜蘭德問道。

“當然是幹掉那個假貨,然後把力量還給奧斯卡了。”蘇瑾理所應當的說道。

“你有辦法把力量還給奧斯卡?”杜蘭德很是驚訝的說道。

蘇瑾點頭道“是有,不過……我能還,奧斯卡未必能收啊!”

“什麼意思?”杜蘭德不解的問道。

“內心,奧斯卡曾經的強大不止是各種能力和技巧,他的內心也要同樣的強大,而這次奧斯卡受到的打擊不小,他看起來……完全變了一個人,如果他的內心無法駕馭住強大的力量,對他來說恐怕反倒是一場災難!”蘇瑾解釋道。

杜蘭德暗暗點頭,他承認蘇瑾說的話沒錯,身爲強者強大的不止是力量,內心同樣也很重要。

“不過不管怎麼說,先幹掉這個假貨纔是第一要務,沒錯吧!?”杜蘭德說道。

蘇瑾笑着點頭道“當然了!”

“那我開頭,你收尾!”杜蘭德咧嘴笑了笑,他向後退了一步,然後猛的加速從大樓的頂端跳了出去,狠狠的砸入了對面大廈的一個窗口。

“這風格……還真是硬派啊!”蘇瑾不由的咂舌道。 杜蘭德實力自然沒話說,其肉身在某種程度上堪稱不死,在經歷了諸神墓地之後,實力又更進一步的成長了。

他直接衝入了進去,巨大的衝擊力帶着漫天的玻璃,顯得氣勢十足,而在他的面前,奧斯卡正在和幾個人說着什麼。

“咦,杜蘭德!”奧斯卡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道“你怎麼來了?”

杜蘭德看了眼奧斯卡身邊的幾人,奧斯卡立即示意幾人出去,當人都離開後奧斯卡笑道“你這來看望朋友的方式是不是有些奇怪?走門啊!”

“如果是我的老朋友奧斯卡的話,我自然是走門,可惜你不是!”杜蘭德死死盯着眼前這個奧斯卡,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奧斯卡微微一愣,然後忽然露出一股陰冷的笑容問道“哦?你是怎麼知道的?對了,你是怎麼突破我的封鎖,進入地球的?”

“我自然有自己的辦法,所以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天才麼?”杜蘭德問道。

“知道的不少嘛,可惜你不該說出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我還是你的朋友,依舊可以爲你赴湯蹈火!”奧斯卡緩聲說道。

杜蘭德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別逗我笑了,爲我赴湯蹈火,你……也……配!?”

杜蘭德最後三個字一字一頓,喝聲如雷,讓奧斯卡的臉色愈發的難看了起來,他是不死不滅的天才,連宇宙意志面對他這樣的存在都要妥協,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我要你死!”奧斯卡起身化作一道黑影衝向杜蘭德,他對影子靈能的運用顯然無比高超,只是一瞬間的工夫便將整個辦公室偶讀圍繞在自己的影子之中,這樣就等於將辦公室變成了他的小世界。

杜蘭德雙眼盯着奧斯卡,就在奧斯卡靠近他的一瞬間,他身外忽然一層白光炸開,奧斯卡所化作的黑影立即退散,好像冰雪遇到了烈火一樣。

“雖然說是朋友,但你應該知道,越是朋友就越清楚你的弱點!”杜蘭德身放白光直接追了上去,他的肉身無比強悍,就算是曾經的蘇瑾也不敢說就一定能夠穩穩壓住他。

轟……!

一拳擊中奧斯卡化作的黑影,奧斯卡化作的黑影歷經猛烈的向後竄去,就好像被狂風吹動的煙霧一樣,但是他核心的一部分卻死死咬住了杜蘭德的拳頭。

“破!”杜蘭德手腕一抖,一股暗勁順着他的手臂振盪開來,作爲以肉身爲主的宿主,杜蘭德對天下所有的,對肉身使用的技巧都非常熟練。

奧斯卡坐化的黑影振盪不停,但就是不鬆口,漸漸的杜蘭德開始大喘粗氣,他發覺自己的力量漸漸衰弱了下去,就好像被什麼吸走了一樣。

“你……你在吸取我的力量!”杜蘭德雙眼圓睜。

“嘿嘿……看來你還是不瞭解你的朋友,怎麼你都不知道影子的力量中有這麼一項麼?”奧斯卡怪笑。

白楊樹 杜蘭德越來越虛弱,眼中浮現出一絲不甘,但也只能喊道“沒辦法了,拜託你了!”

“你在跟我說話麼?”奧斯卡疑惑道。

“不,他是在跟我說話!”蘇瑾的聲音從兩人身後的辦公桌後面傳來,只見蘇瑾此時正坐在辦公椅上,饒有興致的擺弄着辦公桌的小擺件。

“蘇瑾……你是那個反抗者!” 絕品玩美高手 奧斯卡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沒錯!”蘇瑾點了點頭。

“哈哈……沒想到你居然敢來我這裏,我現在只要……!”奧斯卡傲氣十足,但他話說到一半,忽然間化作一道黑光躥了出去,顯然從一開始他就想要逃離,而不是和蘇瑾對抗。

蘇瑾笑了,他何嘗沒有猜到這一點,所以奧斯卡化作的黑光剛剛竄出去沒有數百米,就被一層起色光壁給擋住了。

“沒用的,要是讓你跑了,我朋友的苦不是白吃了?”蘇瑾起身,他張手往回一抓,奧斯卡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被抓了回來。

假奧斯卡知道逃不掉,乾脆全力攻擊蘇瑾,他的身體直接平鋪開來,化作黑影向蘇瑾籠罩,可蘇瑾不躲不避,隨手一抓便將他抓住,而後奧斯卡發覺自己的靈能好像無法使用了。

“該死……你……你在吸取我的靈能!”奧斯卡大驚失色,就像之前他吸取杜蘭德的力量時一樣。

蘇瑾一邊將靈能從假奧斯卡的身上弄出來,一邊好奇的道“原來如此,我還在想奧斯卡既然躲過了被你奪舍的下場,你這身體是哪裏來的,原來是他的那條手臂,利用地獄手冊的力量,你給自己培養了一具身體啊!”

“請……請放過我吧!你應該需要強力的幫手吧!我從這個人的記憶裏得知,你曾經邀請他加入你的神庭,我比他強大的多,我是真正的神明,我願意協助你,請放過我!”假奧斯卡哀求道。

蘇瑾則全然不管,這些轉世的天才自然不是不死不滅的,只不過宇宙意志比較忌憚他們的力量,所以纔給予了他們特權,而這些天才如果凝聚在一起,也確實恐怖,自己如果被古往今來的天才們圍住,那十有八九是要跪的,但只是斬殺其中的一個,對於蘇瑾來說毫無問題。

漸漸的,假奧斯卡的身體融化成了一灘血水,而在蘇瑾的手中則是一個黑灰色的光球,這裏面就是影子靈能,是屬於奧斯卡的力量。

而在黑灰色的光球外,還有一點光芒,那便是屬於那個天才的靈魂,只不過現在被蘇瑾拿捏在手上,想要將他抹掉也不過是蘇瑾動動手的事情。

“接下來,去找奧斯卡麼?”杜蘭德問道。

蘇瑾剛想點頭,就聽到外面傳來呼嘯聲,那聲音彷彿某種戰機從頭頂飛過的聲音,兩人互視了一眼,便從之前被杜蘭德擊碎的地方跳了出去,正看見一架造型獨特的戰鬥機從頭頂劃過。

“好傢伙,這可不是地球能夠有的科技。”杜蘭德眼中浮現出一絲喜色,因爲他看見了戰鬥機的駕駛員不是別人,正是奧斯卡。

蘇瑾也微微浮現出笑容,畢竟是地獄手冊的頂級宿主,怎麼可能是那些因爲一些挫折就喪失了信心的傢伙。

奧斯卡顯然也發現了兩人,他將戰機直接停在了大樓的頂端,然後從戰機上跳了下來,對蘇瑾和杜蘭德苦笑道“之前頹廢了點,希望還來得及!”

“當然,永遠都來得及,這個還給你!”蘇瑾將手中黑灰色的光球直接拋給了奧斯卡。

奧斯卡下意識的接過光球,可光球剛剛碰觸到他的身體,就直接鑽了進去,消失在奧斯卡的手掌心中。

奧斯卡身體狂震,他的身上發出噼噼啪啪的響動,就好像炒爆的豆子一樣,那是靈能重新充斥於他身體細胞時發出的聲音。

片刻後奧斯卡睜開眼睛,他的目光恢復以往時的自信,不過更多的是驚訝,他向蘇瑾問道“這是……?”

“你的力量自然歸還給你,另外還有你的手臂!”蘇瑾說罷將那縷天才的靈魂之力直接拍在了奧斯卡的肩膀上,一條純粹由能量組成的手臂浮現!

奧斯卡驚訝無比,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新的手臂,有一些失神。

而蘇瑾則道“你成神之後就無法再參加地獄手冊的事件了,想要恢復手臂就要想些其他的辦法,不過我覺得這傢伙既然奪了你一條手臂,他自己補上正好。”

蘇瑾以強橫的力量強行把天才的靈魂實體化,成爲了奧斯卡的手臂,而奧斯卡這條手臂以後在戰鬥中,將能夠發揮出驚人的力量,那畢竟是一個天才級強者的靈魂精華。 奧斯卡和杜蘭德又跑了一趟蘇瑾的世界,現在蘇瑾可不敢隨意回去,誰知道地獄手冊是不是又弄了一羣宿主來陰自己,所以只能請奧斯卡和杜蘭德跑一趟了,他需要大天狗他們來一趟神庭,給他們和神庭建立聯繫,這樣以後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利用神庭的力量將他們直接傳送到神庭中避難。

奧斯卡因禍得福,現在已經是真正的神明,而且因爲那天才奪舍的原因,他還是頂級神明,一身神力非常充沛,他如果不加入蘇瑾的神庭,只要繼續等待下去,等到舊圓破滅,新圓到來的時候,他就將是執掌一方的大神。

此時他來到了一處海島,這裏一座活火山冒着黑煙,一副隨時都有可能噴發的樣子,這裏正是畢方的沉睡之地。

“反抗者的後代,蘇瑾還真是厲害,這樣的存在都找的到!”奧斯卡喃喃自語,他直接展開自己的神力籠罩了海島,但並不侵入其中,只是爲了給畢方一個信號,有人前來拜訪。

畢方果然很快就甦醒了,他清楚的察覺到了奧斯卡的神力,那澎湃充沛的力量非常駭人,如果兩人交戰的話,畢方沒有絲毫的勝算。

“好像並無惡意!”畢方感覺很奇怪,如果一尊神明滿懷惡意而來她還能理解,但現在對方似乎沒有惡意,可自己的主上是反抗者,神明不天生就是自己的敵人麼?

畢方沒有讓奧斯卡等待太久,她從火山中飛出,展現畢方本體,向着奧斯卡喊道“強大的神明,爲何來打擾我的沉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