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蘇榮華挑眉:「又失憶了?」

貝塔看著蘇榮華:「你們中原的男人都這麼好看嗎?」

蘇榮華朝貝塔揚起淡笑:「那就請這位美麗的小姐告訴我,她這是怎麼了?看樣子好像不記得許多人和事了。」

「他……」貝塔指著與秦黎辰和林長老打鬥的秦驍說道:「他說他是她的未婚夫。可是他也說是她的未婚夫。到底誰才是她的未婚夫?你先告訴我,我再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榮華回頭看了一眼,淡淡地說道:「他們都不是。這是我妹妹。她沒有未婚夫。」

貝塔瞪大眼睛:「真的?」

「嗯。」蘇榮華在心裡補充一句:連女人都保護不了的男人,有什麼資格做她的未婚夫?

貝塔撇嘴:「就算不是。他說出這番話來,肯定也是喜歡她的。」

「小姐,她到底怎麼了?」蘇榮華問話時,從外面衝進來許多人。

混亂的戰鬥持續著。

「算了,先離開這裡再說。」蘇榮華看見秦驍,對貝塔說道:「你先帶我妹妹出去。這裡太危險了,要是傷著你們就不好了。」

貝塔擔憂地看著自己的哥哥林長老。

外面的那些人之中只有一小部份是他們的人。這次明顯他們占不到上風。

「哥,不要再打了。哥哥……」貝塔朝林長老喊道。

林長老一劍刺向秦驍,回頭對貝塔怒斥:「你呆在這裡添什麼亂?馬上離開這裡。」

蘇雯瀾看著打鬥的秦驍以及秦黎辰。就在秦驍刺向秦黎辰的時候,她大喊了一聲:「小心。」

秦驍聽見她的聲音,手裡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也就是這麼一下,秦黎辰避開了重要的心臟,只受了一點小傷。

蘇榮華輕輕地搖頭:「這小子怕是要氣死了。」

唐炙從外面殺進來,見到蘇榮華還在那裡悠哉地看戲,沒好氣地說道:「你在這裡做什麼?皇上吩咐的事情做完了?」

蘇榮華將蘇雯瀾抱起來,直接交到唐炙的手裡:「這是我妹妹,蘇家大小姐,先交給你照顧一下。」

「喂……」唐炙剛想抗議,見蘇榮華躍向秦黎辰,只有作罷。「就他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不如交給我呢!」

貝塔見越來越多的人湧進來。有人的目標是她哥和秦黎辰,有人的目標是另一撥人。總之,裡面特別的混亂。

她們要是繼續呆在這裡,說不定被人誤殺都有可能。

再看蘇雯瀾,她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而她的身邊有個高大英武的男人。那男人一直盯著她不放。

貝塔不知道蘇雯瀾到底是誰的未婚妻。只知道這裡不適合女子呆著。她悄悄靠近蘇雯瀾,對她說道:「我們出去吧!」

唐炙回頭,見到貝塔,說道:「你又是誰?」

貝塔挺了挺胸膛:「我是貝塔。你又是誰?」

「你認識她?」唐炙指了指旁邊的蘇雯瀾。

貝塔點頭:「當然。我們是朋友。」

壁咚男神:迷妹染指成婚 「行,那你帶她出去。」唐炙等的就是這句話。

他來這裡可不是為了保護一個女人。見其他人打得這樣火熱,他早就按捺不住了。要不是被蘇榮華那個傢伙牽制著,他犯得著這樣憋屈嗎?

「好。」貝塔拉著蘇雯瀾往外面走。

蘇雯瀾看著打鬥的中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誰。

就在貝塔要拉著她出門的時候,只見秦驍的劍刺向秦黎辰。

蘇雯瀾甩開貝塔的手,撲向秦黎辰。

撲哧!劍尖劃破她的手臂。

在幾個男人震驚的目光下,蘇雯瀾為秦黎辰擋了一劍。

「辰,你沒事吧?」蘇雯瀾受了傷,還在為秦黎辰擔憂。

秦黎辰所有的疑慮消失。

他緊緊地抱起蘇雯瀾,不等秦驍反應過來,以極快的速度躍出門。

秦驍這個時候回過神來。他馬上追了上去。

可惡的秦黎辰!

這次他居然真的成功讓她成了他的傀儡。

蘇榮華也是被這場景雷住了。

蘇雯瀾為秦黎辰擋劍?

那一劍還是秦驍刺的!

這一切透著詭異。

「人已經跑了,你還發獃呢!」唐炙提醒蘇榮華。「皇上說了,趁這次機會好,把秦黎辰就地解決,免得放虎歸山。」

蘇榮華睨他一眼:「我也想就地解決。只是……你也不看看時機。行了,追出去看看。我妹妹還在他手裡。」

當他們出門的時候,現場的混亂讓他們根本找不到秦黎辰等人。

到處都是人頭,密密麻麻的。有自己的人,也有對手的人。

「侯爺,唐將軍,我們要找的那個東西被人拿走了。」一個手下匆匆找到蘇榮華和唐炙。

唐炙和蘇榮華聽見這個消息,兩人相視一眼。

「如果在秦驍的手裡倒是好辦,要是在秦黎辰的手裡……」

「追查下去。那東西絕對不能落到秦黎辰的手裡。要不然我們所有的努力功虧一簣。」唐炙說道。

另一邊,秦黎辰將蘇雯瀾緊緊地抱在懷裡,騎著馬兒飛奔出去。

蘇雯瀾劇烈咳嗽著。

秦黎辰控制著馬兒放慢速度。

「是不是傷口不舒服?」秦黎辰問道。

蘇雯瀾搖搖頭:「我沒事。他們追上來了。我們趕快走吧!」

秦黎辰溫柔地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再忍耐一下。只要甩開他們就好了。」

「貝塔和林長老他們……」蘇雯瀾語帶擔憂。

「放心,他們不會有事的。」秦黎辰的眼裡閃過冷光。

拓跋族的死活從來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更何況他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

原本他們與拓跋族的交易就是為了那個東西。既然已經到手了,那就沒有必要再與他們周旋。

咻!咻咻!

一支又一支箭射過來。

秦黎辰躲開了那些冷箭。

「嗚!」馬兒發出凄慘的叫聲。

緊接著朝地面摔去。

秦黎辰抱著蘇雯瀾騰飛起來。

「放開瀾兒。」秦驍看著秦黎辰的那隻手,恨不得將它砍了。

秦黎辰不僅沒有放開蘇雯瀾,反而將他抱得更緊了。

他挑釁地看著秦驍:「瀾兒本來就是我的未婚妻。你搶了一次,這次該物歸原主了。」

「瀾兒有自己的感情。你以為牽制住她,就可以控制她嗎?你不懂得尊重她,永遠也得不到她的心。」秦驍冷道:「放開她。」

秦黎辰輕笑:「這次是你錯了。瀾兒的心在我這裡。剛才她冒險為我擋劍,你不是看見了嗎?如果她不愛我,怎麼會為我擋劍?瀾兒,告訴這個傻子,你到底是誰的未婚妻?」

蘇雯瀾看著秦驍,認真地說道:「我是辰的未婚妻。這位公子,我根本不記得你是誰。請你不要再糾纏下去了。」

「你現在失去記憶,我不怪你被他蒙蔽。只怪他太卑鄙,總是用這種手段來得到你。」秦驍說著,騎著馬躍過來。

秦黎辰對蘇雯瀾說道:「乖,在旁邊等我。正好我也想和他做個了結。」

蘇雯瀾看著打鬥在一起的兩個男人。

她的視線停留在秦黎辰的身上。

秦黎辰受了傷,看起來行動緩慢了些。而秦驍的每個招式都很凌厲,彷彿要將他置於死地。

就在秦驍揮劍劈過來的時候,蘇雯瀾發出尖叫聲:「啊!!」

秦驍的動作停下來。

秦黎辰朝旁邊滾動了幾下。

這時候,一支馬隊朝這裡駛來。

馬蹄聲越來越近。

秦黎辰一個躍身,躍向蘇雯瀾,抱著她躍了出去。

秦驍還想再追,可是他看見了地上的東西。

那是一些細針。

細針上還有黑色的液體。也就是說,細針上面有毒。

他行事光明磊落,從來不用這種帶毒的暗器。那麼使用它的人就只剩下秦黎辰了。

那剛才蘇雯瀾尖叫是因為……

這些細針。

她沒有失憶?

如果沒有失憶,她為什麼要跟著秦黎辰走?她到底想做什麼?

剛才她還為秦黎辰擋劍,那這樣說來,她是為了取得他的信任?

這個傻女人,真是氣死他了。 陳靈兒原地凌亂了。

流逝空間 看着漫天飛舞的黃紙火焰,她感覺渾身冰涼。

說好的法餐……就是這樣的法餐嗎?

她身體顫抖了起來,心裏衝撞的小鹿在這一刻變成了熊熊火焰,迫切的要噴發出來。

她緊握着雙拳,緊咬着銀牙,強忍着衝過去掐死白小鳳的衝動。

本小姐花了那麼長時間準備,精心挑選的長裙,精心化妝,你一言不合給本小姐來一場這樣的法餐,良心不會痛嗎?

嘶!

好強的怨念!

好濃的殺意!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擡眼就看到陳靈兒正怒視着他,他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這丫頭……病的不輕了啊!

“靈兒,快吃呀,我這法餐可是廢了好大一番功夫呢。”白小鳳笑着說道,“吃了這頓法餐,侵襲到你身體裏的陰氣就能解決了。”

陳靈兒嬌軀一顫,忽然想到遇到白小鳳之前的那種劇痛折磨。

自從白小鳳給她黃符貼上後,她就再也沒有劇痛過,所以都把這事搞忘了。

這傢伙……其實是想幫我解決陰氣?

心中想到,陳靈兒的怒火也減弱了一些,下意識地看了看身上穿的長裙,然後幽怨的坐在了餐桌前,看着面前的“美食”,她擡起玉手狠狠地揉着腦袋,好痛啊,腦殼真的好痛啊。

白小鳳也放下了銅鈴和桃木劍,坐在了餐桌旁,指着桌上的食物笑着說:“這粥和煎餅果子是我用五穀和雲英雞蛋做出來的,毛血旺是用公雞血做出來的,吃下去,足夠祛除你身上的陰氣了。”

陳靈兒幽怨的看了一眼白小鳳,很想發火啊,但人家是爲了自己好呀,這火根本發不出來的呀。

她深吸了一口氣,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毛血旺放進嘴裏,整個桌上,也就這一個菜勉強算是硬菜了。

“嗯?!”剛一放進嘴裏,陳靈兒嬌軀就顫抖了一下,臉上幽怨的神情一下子變得驚訝起來,脫口道:“好好吃。”

“那是當然,本大爺不僅抓鬼是天才,做飯也是天才。”白小鳳自豪的笑了起來。

陳靈兒滿臉驚訝地仔細咀嚼品味起來,然後一口吞下,登時,她就感到一股暖洋洋的感覺順着食道一路涌到了胃裏,再蔓延到了小腹處。

這感覺,彷彿是大冬天忽然喝下了一口熱水,一下子全身都溫暖起來了。

“嗯……”感受着小腹處盪漾開的暖意,陳靈兒忍不住蹙着眉發出一聲嚶嚀:“好,好舒服。”

“快吃吧。”白小鳳笑看着陳靈兒,激動地握着雙拳,只要這大小姐吃完了,那以後的日子就算舒坦了。

“嗯嗯。”陳靈兒點點頭,然後就悶頭吃了起來,隨着那股暖意不斷涌向全身,她甚至已經顧不得優雅了,狼吞虎嚥起來。

其實她癡迷的不是白小鳳的廚藝,而是吃下食物後那種蔓延到全身的溫暖的感覺。

真的很舒服,彷彿一下子將全身毛孔都打開了一般。

隨着陳靈兒將食物送進嘴裏,很快,白小鳳就看到一抹抹漆黑的陰氣從陳靈兒的身上飄了起來。

這些都是被食物的陽氣給催發出來的陰氣。

Leave a Comment.